跟慕詩涵簡單收拾了一下之後便直接開車向着公司的位置趕去,大廳裏面也只剩下了羅成和白煞。

如果讓白煞跟着去的話,曲筱雅和慕詩涵肯定會非常彆扭,更何況白煞說了殺手今天晚上纔會趕到,羅成倒是也不着急,那邊也有馮騫的人在守護着。

跟羅成單獨相處,白煞反而不自在了起來,怪異的看了羅成一眼,腦海中忍不住再次浮現出被羅成秒殺的場景。


到現在她也想不明白,羅成跟那個人,到底是什麼關係。

很快,羅成電話的聲音響起,是馮騫打來的。

羅成嘴角慢慢的露出了一絲輕笑,接通了電話,那邊頓時傳出了馮騫那恭敬的聲音:“稟龍尊,令尊的事情我們已經查到了一些蛛絲馬跡!” 聽到這句話,羅成眉頭輕輕挑動,開口說道:“見面說。”

說完之後,羅成直接掛斷了電話,起身向着別墅外面走去,白煞也狠狠的鬆了口氣,終於不用繼續跟羅成單獨相處了。

白煞開車, 帶着羅成向着格林酒店的位置走去。

等羅成下車的時候,已經有兩個黑衣男子在等候,看到羅成也並沒有多說,直接轉身向着酒店裏面走去。


進去之後便看到馮騫正恭敬的站在電梯口的位置等候,爲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煩,羅成跟馮騫見面必須要祕密進行。

來到頂層的一個總統套房之中,羅成直接坐在了沙發上面,白煞默默的站在了羅成的身後。

馮騫將其他人打發走之後在羅成身前站定,下意識看了白煞一眼。

羅成平淡開口:“說。”

聽到羅成開口,馮騫心中也不再有什麼疑慮,連忙開口說道:“那天我們查到了有一輛車曾經祕密到羅家的附近,經過多次排查,我們已經查出了那輛車的信息,只不過那輛車的車主是一個裝修工人,顯然是有人故意掩埋這件事情。”

羅成點了點頭,眼神之中精光閃動,輕輕開口:“繼續。”

“此人叫做王長貴,是一個小建築團隊的一員,我們已經仔細調查過了,這個建築團隊的背景十分乾淨,而且王長貴身邊有人看守,我們害怕打草驚蛇就沒有繼續調查,您看……”

馮騫繼續開口,說完之後便恭敬的等待着。

後面的白煞見狀眼神裏面也忍不住閃過一絲迷茫,她並不認識馮騫,也從來沒有將馮騫向着部隊的方向去想過,可是馮騫的那個氣質還是能夠看出身份不凡。

馮騫又對羅成這麼恭敬,而羅成竟然還知道當初傭兵團的事情,這也讓她對羅成的身份更加的好奇了起來。

羅成手指有節奏的敲打着沙發,眼神裏面也慢慢的浮現出一抹凌厲的光芒:“不用害怕打草驚蛇,把那個看守他的人給我抓回來。”

“是!”馮騫恭敬的點了點頭,隨後不再猶豫,直接轉身走出了房間去下達命令。

羅成輕輕靠在沙發上面,這一天他已經等了太久了,哪怕是將讓整個旌城都轟動,他也必須將這件事情查個水落石出!

隨後便也不再多想,靜靜的等待着。

盜墓往事 ,在羅成的身上,她莫名的感受到了一股無比冰冷的氣息,這還是站在羅成的身後,如果是跟羅成對視的話……

白煞身體都跟着輕輕顫抖了一番,看向羅成的目光也已經充滿了駭然。

直到現在,她才相信那天跟羅成戰鬥的時候羅成真的沒有出手的意思,否則光憑現在這個氣勢,她堅信自己在羅成的手中完全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咕咚!

白煞艱難的吞嚥了一口口水,忽然感覺站在這裏都是對她心靈的一種考驗,看着羅成的背影,她連一口大氣都不敢出。

不知道過了多久,走廊裏面終於傳來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白煞擦拭掉額頭的一滴冷汗,狠狠的鬆了口氣。

很快,敲門聲響起。

“進。”看着羅成沒有反應,白煞冷聲說道。

房間門被人在外面打開,馮騫率先出現在羅成的視線之中,隨後便看到兩個黑衣男子駕着一個已經昏倒過去的男人走了進來。

馮騫揮了揮手,兩個黑衣男子直接將那個男人扔在了羅成身前三米處,轉身走出了房間,將房間的門輕輕的關閉。

羅成輕輕擡了擡手指,後面的白煞連忙走了出去帶過來一杯冷水,全部用力的灑在了男人的臉上。

地上的男人慢慢清醒了過來,有些痛苦的揉了揉自己的腦袋:“草!誰特麼打了我……”

話還沒等說完,男人猛然注意到了身前靠在沙發上的羅成,話音戛然而止。

可隨後,男人便憤怒了起來,對着羅成便是一聲歷喝:“你特麼誰啊?幹什麼把我抓到這裏來,你知道老子是什麼人麼?”

後面的白煞眉頭一皺,作勢就要動手。

羅成輕擡手指,白煞這才止住了手中的動作,後面的馮騫見狀倒是一愣,嘴角慢慢的露出一絲笑容。

男人這時候也發現了旁邊的白煞和馮騫,眉頭頓時皺起,眼神裏面閃過一絲憤怒的光芒。

羅成嘴角露出一絲輕笑,輕聲問道:“我倒是很想知道。”

男人臉色慢慢的陰沉了下來,掙扎着站起身,滿是不屑的對着羅成一聲歷喝:“你想知道老子就告訴你?就憑一個老頭子和一個女人也想威脅我?”

“告訴你,我勸你最好怎麼把我帶來的怎麼把我送回去,要不然我讓你吃不了兜着走!”

看着男人那囂張的表情,羅成嘴角的笑容反而更加濃郁,直接將前面茶几上面的一把水果刀拿在了手中,輕輕把玩:“我勸你趕緊說,免得受一些皮肉之苦。”

男人聞言頓時無比囂張了起來,直接狂笑一聲指着羅成非常不屑的說道:“哈哈哈!皮肉之苦?就憑你?”

“我告訴你,我只給你這一次機會,再不把我送回去,我讓你知道知道什麼叫做殘忍!”

話音落下,男人剛想繼續囂張, 卻忽然感覺眼前寒芒一閃,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卻忽然感覺到手指的位置傳來了一陣輕微的疼痛。

低頭看去,自己伸出去的那根手指竟然……沒了?

一道血箭直接順着男人的手指竄了出來,灑在了席夢思上面。

那半截食指和水果刀一起落在了席夢思上,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就連旁邊的白煞都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她甚至都沒有看清羅成到底是怎麼動的,對於羅成的那種恐懼的感覺也愈發的濃郁了起來。

“啊……啊……啊!我的手指……我的手指!”男人慢慢的瞪大了眼睛,足足過去了五六秒鐘的時間才感受到了手指那尖銳的痛苦,臉上的表情也瘋狂了起來,痛苦的哀嚎道。

羅成嘴角露出了一絲輕笑,輕聲呢喃道:“你還有兩次機會。” 十指連心,男人清晰的感受到了那股疼痛之後甚至有一種要昏厥過去的感覺,渾身每一個細胞都在狠狠的顫抖着。

男人臉上的表情也徹底瘋狂了起來,用另外一隻手指着羅成便是一聲怒吼:“你特麼這是在找死!現在就算是你跪地求……”

唰!

話還沒等說完,又是一個無比清脆的聲音響起。

男人瞬間一愣,下意識便向着自己身上看去,可是目光挪動的那一瞬間,他已經清晰的看到了飛在空中的那隻左手!

回頭看去,自己伸出去的左手已經在手腕的位置齊齊斬斷,而白煞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自己的身邊。

咕咚!

看着白煞那完全籠罩在白袍之中的身影,男人艱難的吞嚥了一口口水,感覺身上的痛苦已經在這一刻完全消失了一般。

他什麼都忘記了,忘記了喊叫,忘記了疼痛,眼神裏面充滿了迷茫!

羅成淡淡的看了白煞一眼,嘴角緩緩扯出了一絲輕微的弧度。

白煞的做事風格,倒是很符合他的胃口。

良久之後,一道突破天際的嚎叫聲頓時迴盪在整個房間之中。

男人目瞪口呆,劇烈的痛苦讓他直接倒在了地上,雙手的手臂緊緊的擠在一起,可是他也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手腕血流如注!

“啊……啊……啊!啊!”看着自己空蕩蕩的手腕處,男人徹底瘋了,臉上滿是驚駭的表情,大腦之中已經完全短路了。

就在男人呆愣的時候,羅成那清冷的聲音再次在他的耳旁緩緩響起:“還有一次。”

聽到這個聲音,男人下意識擡頭,卻正好對上了羅成那輕笑着的表情。

不知道爲什麼,這一刻羅成的笑容在他的心中就如同一個魔鬼一般!

冷汗瘋狂的順着男人的額頭滑落,尤其是看到了羅成那深邃的目光之後,心裏面更是完全興不起任何一絲一毫反抗的念頭!

再次看了羅成一眼,男人已經徹底被嚇破膽了,完全沒有任何猶豫直接開口:“我說……我說!我什麼都說!”


羅成輕輕點了點頭,輕笑着說道:“我相信你能說實話。”

男人瘋狂點頭:“說實話!我保證說實話!”

羅成嘴角的笑容愈發濃郁,緩緩開口:“誰派你來的?”

聽到這句話, 男人額頭上再次冒出了無數的冷汗,艱難的吞嚥了一口口水,可見他對這個問題還是極爲恐懼的。

可是當他看到羅成嘴角的那一絲輕笑之後,完全沒有任何猶豫直接開口說道:“是盧家!”

盧家?

聽到這個家族,羅成眼神中瞬間閃過一抹寒芒。

雖然現在還不能確定這個盧家到底跟羅家的事情有沒有關係,可是不管怎麼說這也算是一個突破口。

已經過去了這麼長時間,盧家竟然還在派人看守着那個工人,顯然已經說明了一些問題。

羅成緩緩擡頭,將視線放到了馮騫的身上。


馮騫見狀也皺起了眉頭,對這個盧家顯然並沒有任何的瞭解,隨後恭敬的對着羅成說道:“我這就去查。”

羅成輕輕點了點頭,再次看了男人一眼,輕輕開口:“把他也帶出去吧。”

“是!”馮騫答應了一聲,隨後那兩個黑衣人再次走了進來,將男人給架了出去。

“你們幹什麼?放了我吧……放了我吧!”男人瘋狂的呼喊着,臉上也滿是恐懼的表情,可是卻並沒有人理會他。

所有人都出去了,白煞也連忙將地上清理乾淨,再次默默的站在了羅成的身後。

沒過多久,馮騫便已經拿着一份資料走了進來。

羅成輕輕點頭,馮騫也不再猶豫,直接將資料上記載的東西全部讀了出來:“盧家,旌城非常低調的一流勢力,從一個不入流的小診所慢慢發展到了壟斷旌城醫療行業的地步,直到現在仍有很多人不知道盧家這個家族,但是輪家族實力,盧家不比朱家弱。”

醫療行業?

聽到這個字眼,羅成眼神中再次閃過了一抹凌厲的光芒。

既然是從事醫療行業,那麼跟藥閆的丹藥也就有着更加密切的關係。

“什麼時候發展起來的?”羅成輕輕開口。

馮騫緩緩擡頭:“三年前。”

轟!

一股磅礴的氣勢瞬間在整個房間之中瀰漫開來。

身後完全沒有任何防備的白煞下意識接連倒退了數步,再次看向羅成的目光之中已經一片駭然!

如果之前感受到羅成氣勢的時候對於羅成是一種恐懼的心理,那麼現在已經徹徹底底的變成了驚懼,敬畏!

光憑氣勢竟然就能夠如此恐怖,羅成到底有着怎樣的實力?

白煞一臉驚恐的看着羅成,胸口也跟着劇烈的起伏,驚魂未定。

就連站在羅成身前已經有所準備的馮騫都忍不住倒退了半步,看向羅成的目光也愈發的恭敬了起來。

逍遙金仙混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