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風緩緩的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說什麼,轉身離去。

「這個小子,那身古怪的武技是哪裡學來的呢?難道是老祖宗教的?可是沒聽說家族裡面有這種武技啊!」

看著陣台里的背影,趙鴻的眼中浮現出了一絲迷惑,喃喃的自言自語著。

… 在一個寂靜的夜裡,所有人包括二皇子都在關注神劍道的事,在羅林的安排下,三皇子帶著近百個護衛,悄悄的離開了神劍城!

雖然名義上趙風是這次護衛三皇子的主力,但是羅林也十分明白讓趙風這次去十萬大山的背後到底是什麼目的,為了保險起見,依舊派出了二十名軍營的高手,增加了一下守衛的力量。

這些軍人都是羅林軍營中的佼佼者,實力都頗為強橫,最次的也有著武玄境的實力。

這並非是羅林派出他們的目的,這群士兵,最厲害的,不是打鬥,而是偵查,全是屬於斥候之類的人,對於十萬大山這一路上的地形非常的熟悉,能起到一個嚮導的作用。

除了這二十名士兵之外,剩下的就全部是三皇子的護衛了,雖然為了避免引起有心人的主意,三皇子特別的減少了守衛的數量,但是依然足足有近七十人。

這群守衛都是三皇子這麼多年來,從各地選拔上來的好手,實力最弱的也有武玄境,整體的實力也算得上十分的強悍了。

而守衛的領頭人,正如趙鴻所猜測的那樣,依然是由穆氏家族的長子——穆戈!

這位賤客騎士,雖然在戰鬥中輸給了趙風,但是傷勢卻並不算嚴重,由於騎士本身的肉體就夠強橫,再加上神劍城內也有著治療外傷的好葯的存在,沒幾天的時間,騎士已經恢復如常。


只是傷勢這個東西也許很好治療,但是其他東西,卻並非是可以化解的。

雖然在羅林和三皇子的勸阻之下,再加上騎士本身那種準則作怪,穆戈並沒有找趙風的麻煩。

但是穆戈看向趙風的目光卻依舊十分的不善,雖然沒有什麼太大的恨意,但是每次看到趙風的時候,眼中總是會爆出一陣陣強烈的戰意,這讓趙風一直懷疑著,這個傢伙說不定什麼時候忍不住,還得找自己打上一場。

利益大於一切!

這句話現在完美的體現在了三皇子的身上。

自從知道這次任務已經和趙風拉扯上關係之後,三皇子似乎完全換了一個人般,對於趙風似乎沒有了以前絲毫的芥蒂不說,而且還特別給趙風也安排了一個馬車,待遇之好,就算是穆戈都有些嫉妒。

還不止這些,沒事的時候,三皇子還不停的找趙風閑聊著,那種熱情的程度,彷彿趙風是他一個多年的老朋友一般。

這讓趙風不得不一陣陣感慨,無論什麼人,只要踏入到了政治的圈子裡面,至少城府是絕對練出來了。

趙風心裡很清楚,其實在三皇子的心裡還是恨不得弄死他為快的,只是現在被這次行動栓到了一起,不得不擺出這副模樣來罷了。

不過這種情況對於趙風來說,至少還算不錯,比自己預料中三皇子沒事就找點自己的麻煩要強多了。

趙風本來還想帶尼雅的,不過她在臨龍城,距離太遠,他沒有辦法在短時間內接來!

和趙風一樣,尼雅也是受到了月神精靈的凈化,所以想到月神精靈,他第一個就想到了尼雅。

而且最主要的是,在趙風看來,十萬大山太神秘了,裡面很可能也存在著言靈族這種古老的部族。

對於一個已經失去親人的孩子來說,能找到部族的人,無疑是個很幸福的事情。

雖然和尼雅相處的時間並不長,但是自從在拍賣場見到了這個可憐的小女孩后,也許是由於那種同樣在這個世界沒有了親人的原因,趙風見到尼雅的那一刻起,就已經把這個小女孩當成了自己的妹妹,能為她做點事情,趙風自然是願意的。

亂想了一通后,趙風直接放下了馬車的門帘,再也不理會三皇子,躺著閉目養神了起來。


其實趙風心裡很明白,三皇子之所以問來問去的,主要目的還是想了解下羅林派來的強者。

自始自終,羅林都說了要派高手,但是卻沒有明面跟隨,三皇子自然無比好奇,在他想來,趙風最有可能知曉情況。

三皇子對這個強者十分的好奇,想搞清楚其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人,而且三皇子還隱隱的抱著一個心思。

想這種強者,大陸上雖然不少,但是卻也並不是很多,如果能想辦法拉攏過來,無疑是對自己日後的上位,多出了一個很大的籌碼。

只是很可惜,趙風這小子似乎很防備這一點,一直都表現得愛答不理的。

雖然生氣,但是無奈,三皇子心裡不禁有些凜然,原本被趙風這種無視的態度勾起的怒火再次隱忍了下去。

「等這次行動完成之後,再狠狠的收拾下這個傢伙,現在一定要忍耐!」三皇子眼中閃過一絲寒芒,心裡卻在不停的勸說著自己。

這裡是兩個國家相鄰且相爭之地,但是由於十萬大山這部分獨特地形的原因,中間多出了一大片真空的爭議地帶。

這裡大部分是山脈和森林,居住的人已經很少,只有一些不大的部落生存在這裡,不過這裡倒是傭兵和冒險者的天堂。

十萬大山雖然十分的險惡,但是出產也是極其豐富的,單單因為這裡生活了無數的妖獸,那體內價錢極高的妖丹就可以讓傭兵和冒險者們趨之若鶩了。

所以,這一路上雖然越走越是荒涼,但是路上的行人卻反而多了起來,大多都是三五成團的傭兵小隊,甚至還可以看到幾十人甚至上百人的大型傭兵團的身影。

由於十萬大山是盛產妖丹的原因,也造成在這種三不管的地帶裡面,繁衍出了一個很龐大的職業團體,那就是盜賊團。

對比其他地方帝國勢力龐大不同,十萬大山這裡太不一般了,無論是神劍國還是鄰國,都不敢在這裡太過張揚,故此這裡駐紮的軍隊數量都極少,只不過是一些邊哨而已,基本上沒有任何的戰鬥力。

這就讓這片地域,無疑成為了盜賊團的天堂!

雖然對比打劫商隊來說,打劫傭兵團和冒險者的危險性要高上很多,因為敢到這裡來的傭兵或者冒險者,無一不具備一定的實力。

但是,由於沒有國家機器的參與,再加上盜賊團的數量實在驚人,妖獸妖丹的價值又高,打劫小規模的傭兵團和單獨的冒險者,無疑成為盜賊團最樂意做的事情。

據不完全統計,在十萬大山這片局域之中,基本上已經聚集了整個神創大陸上,數量最多的盜賊團體。

而且由於沒有人圍剿的原因,這些盜賊團經過這麼多年的展,數量越來越是驚人,據說規模最大的盜賊團,已經達到了近千人的規模。

實力可謂恐怖至極!

三皇子這次出行十萬大山的部落,主要的威脅就是來自於這群無法無天的盜賊團。


而且羅林最擔心的是,如果鄰國得知消息,知道了這次的行動,沒準會和盜賊團勾結起來,生更加惡劣的情況。

所以,雖然為了怕引起不必要的爭議,但是依然讓三皇子的護衛數量達到了百人,再加上派了一個超級強者保護趙風,只要不遇見大規模的盜賊團,應該還算安全。

畢竟,盜賊團雖然人數不少,但是內部卻是良莠不齊,雖然也不乏高手存在,但是更多的,實力也不過武靈武玄初期的,再多也不過只是個數字。

但是,螞蟻多了有的時候可以咬死大象,趙風不得不小心,雖然躺在車裡,精神力卻也一點也沒有放鬆,四處感知。

畢竟,雖然自己這次來十萬大山,最主要的目的是尋找月神精靈的下落,但是如果三皇子真的在這裡出事,趙風絲毫不會懷疑,高級帝國震怒后那恐怖的後果!

不知道是趙風的運氣太背,還是越不想什麼就來什麼,剛剛安穩的行進了一天,準備找個安全的地方宿營的時候,前面出現了一大片黑影,朝著自己這群人就涌了過來……

… 嘈雜的聲音瞬間傳入到了趙風的耳朵之中,他臉色猛然一變,身子快的從馬車內鑽出,竄到了三皇子的馬車上面。

這次的行動無論成功和失敗,趙風只知道一點,那就是三皇子畢竟保證要安然無恙,這樣一來,其他的事情就和他沒有任何的關係了。

三皇子的護衛雖然是從各地選拔出來的強者,但是大多也都經過嚴格的訓練,雖驚不亂,在一個明顯是個軍官模樣的人指揮下,快的排成了一個陣型,將三皇子這裡緊緊的護衛到了裡面,一個個臉色如常,兵器卻抽了出來,身上隱隱的散出了冷厲的氣息。

而三皇子的守護騎士穆戈,卻是出了一聲不屑的冷哼,對於眼前這種陣仗彷彿根本沒有放在眼裡,甚至連背後上的長槍都未拿下來,顯然,在和趙風一戰失敗之後,這位高傲的騎士,那種強烈的自信心並未曾受到什麼打擊。

和手下的鎮定不同,三皇子此時也從馬車裡面鑽了出來,看到遠處那一片黑壓壓的人影時,臉色只是瞬間就變得蒼白無比,三角眼中閃爍著驚惶的神色,身子甚至都有些微微的顫抖了起來。

還好,看到趙風和穆戈都守護在自己的身邊,三皇子終於有了些底氣,不過聲音還是有些顫的問道:「這……這是怎麼回事?」

雖然三皇子本身也具備一定的實力,但是出生於皇家這種高貴的地方,過著奢侈而高高在上的生活,何曾見到過真正的廝殺,心裡難免忐忑。

暗自的鄙視了一下皇帝的兒子大多都是孬種之後,趙風身子輕輕一縱,到得了馬車的棚頂上面,接著目光一凝朝著遠方仔細的看了過去。

此時的天色已經黑了下來,不過由於趙風的體質已經被幻雷訣改造過的原因,在黑夜裡的視力受到的影響並不大,可以觀察的距離也遠常人,自然可以清晰的看到前方的情形。

帝非良人 ,目光變幻不停,不知道在思考著什麼。

三皇子自然無法猜測出趙風心裡的想法,看到趙風這種神色,還以為前方的敵人數量實在太多,臉色更加蒼白了幾分,嘴唇也一陣哆嗦。

看著黑影離得自己這方越來越近,三皇子也沒時間去搭理趙風了,馬上轉頭沖著那群護衛大聲呵斥道:「還愣著幹什麼,動手啊!」

為了安全起見,護衛們雖然沒有帶著軍隊裡面威力強大的強攻,但是卻也每個人都配備了小型的弓弩。

三皇子雖然膽量不高,但是還明白,自己這方的人數實在太少,如果真的讓對面那群很可能是盜賊的傢伙衝過來的話,就極度危險了,所以自然想讓讓護衛們用弓弩先攔住那群人。

聽到三皇子的命令,那個軍官眼中寒芒猛然一閃,接著手一揮沉聲道:「全體注意,目標距離三十步的時候,放弩箭擊殺!」

聽到軍官的命令,所有護衛瞬間手在後腰一掏,一把小型的弓弩出現在了手中,接著熟練無比的上上弩箭,平舉著瞄準了起來。

「目標距離四百米!」

「目標距離三百米!」

「……」

「目標距離一百米,全體準備!」

軍官那帶著一種冷厲殺氣的聲音緩緩的傳出著,讓這原本就有些寒冷的夜裡,更是添上了幾抹寒意。

馬車上的三皇子此時不知道是緊張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規模戰鬥的興奮,身子不停的顫抖著,雙手緊緊的抓著馬車上的車廂,嘴裡不知道在喃喃著什麼。

「七十米!放!」

「住手!」

就在軍官的命令剛剛傳出,趙風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接著身子猛然一縱,彷彿離弦的箭矢一般竄到了軍官的身邊,沉聲說道:「對方不是盜賊團,似乎只是附近的平民!」

軍官是羅林軍營的兵,並非是三皇子自己的嫡系,而是羅林的心腹將領,自然知道眼前這位公子和羅林的關係,聽到趙風的聲音響起的時候,就已經揮手阻止了眾護衛的動作,但是護衛們在那種條件射之下,根本來不及收手,弩箭自然放了出去。

不過幸好的是,在弩箭射出的那一剎那,護衛們的手不由朝著上面揚了下,結果造成了大多弩箭都射向了高空,有十數只雖然依舊射在了前面眾人的身上,但也都避開了要害部位,只是受了點傷而已,並沒有造成傷亡。

「平民?」軍官皺了皺眉頭,卻是並沒有懷疑趙風的話,目光再次朝著對方的眾人望了過去。

其實在這群人剛才過來的時候,軍官已經現了一些不同的地方。

作為神劍城軍營的軍官,他可以說是真正從戰場上成長起來的軍人,經驗自然要比那些護衛強的多,而且對於盜賊團,軍官曾經也曾去圍剿過數次,也不算陌生。

而在這群人朝著自己這方涌過來的時候,軍官就已經現了有些怪異的地方,因為這群人的隊形不但看起來雜亂無章,而且手上大多也都沒有握著兵器,和以往遇見的盜賊團有很大的不同。

但是就算是這樣,沒有趙風的阻止的話,軍官依然會眼睛眨都不眨的讓護衛們起攻擊。

因為作為一個軍人來說,他唯一的目的,就是完成上面的命令,也就是保護著三皇子的安全。

為了執行命令,就算眼前的人真的是平民,軍官依然可以射殺他們,絕對不會有一絲的憐憫之意。

之所以停手,無非是賣趙風一個面子而已,因為據有心人的消息,這位公子,很可能會成為羅林的女婿,元帥大人的女婿啊,先處好關係絕對不是什麼壞事。

在後面的三皇子當然不明白這裡面複雜的東西,見到趙風忽然讓眾人住手,不由一愣,臉色變得更加難看起來,心裡不由開始懷疑著,難道這小子準備用這群盜賊和自己玩一次借刀殺人不成?

三皇子越想越有可能,心裡開始一陣陣顫抖,不由的朝著穆戈那邊湊了湊。

這個時候,也許只能是自己的守護騎士能給自己帶來一些安全感了。

見到沒有人死亡,趙風終於鬆了口氣,看了軍官一眼后,身子一閃,朝著那群人沖了過去。

趙風倒也並不是忽什麼善心,而是由於他目力驚人,雖然是黑夜,但是數百米距離內的情形,一樣可以看得很清楚,和白晝分別不大。

這群人雖然數量不小,但是卻大多都是老人婦女還有孩子,成年人的數量,不過幾十個而已。

而且雖然有些人手裡也拿著傢伙,可惜全部是一些普通的砍柴刀,打獵的弓箭等等,甚至還有拿著鋤頭和劈柴的斧頭的。

而且腳步虛浮,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實力,分明只是一群普通人,很有可能就是這附近居住的山民。

趙風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是對於一群毫無反抗能力的人,還是狠不下那個心來。

如果不何止的話,憑著這群護衛那精良的弩箭,用不了一分鐘,這裡必會血流成河,趙風自然不忍看見這種現象生。

不過趙風也有些奇怪,這群山民,這麼晚跑到這裡來幹什麼?而且一個個身上衣衫還不整齊,隱隱的還可以看到血跡,難道說是這群山民居住的地方生了什麼變故?這群山民是逃出來的?正好在這裡遇見了自己這一行人?

趙風越想這個猜測越有可能,不過就算猜測錯了也沒關係,只要問問這群山民,自然知道前方到底生了什麼。

剛才護衛們的一輪弩箭,已經差點讓這群村民們嚇得魂飛魄散,原來看到這裡有火光,還以為是一群救星,可是沒想到,剛剛到達這裡,還沒等高興起來,對方迎接他們的就是一群弩箭,這讓山民長老布羅姆心裡頓時湧起了絕望,一時間竟然有種無處可去的失落,見到這群看起來像是軍隊的人中衝出來一個人,布羅姆連閃避都懶得去閃了。

往回走,有一群嗜血的惡魔在那裡,去山林裡面藏躲?布羅姆在這裡生活了幾十年,自然要比很多人都明白這十萬大山森林裡的恐怖,那些可怕而又強大的妖獸,自己的族人如果去了那裡,只能是被當成食物的可怕後果,與其如此,還不如乾脆的死在這裡算了。

只是一想到,自己這一脈族人也許就要徹底的從這個世界上消失掉了,布羅姆不由心裡一悲,兩行濁淚緩緩的流了下來。

此時趙風剛剛衝到這個看起來似乎是個領頭的山民身前,還沒等開口說話,卻現這個蒼老無比的老者,竟然一看到自己就哭了出來,這讓趙風不由一陣陣頭皮麻。

雖然趙風承認自己沒有穆戈這位賤客騎士長的帥,但是至少還沒有達到可以嚇哭一個人的程度吧?如果這件事情要是說出去,估計整個趙家的臉都被自己丟光了。

極為鬱悶的嘆了口氣,趙風擺出一副自認為最和善的笑容說道:「老人家,到底生了什麼事情?不要怕,我們是神劍帝國的使節團!」


使節團?布羅姆先是一愣,還以為眼前這個人肯定會殺了自己,沒想到卻聽到了神劍帝國和使節團的名字,臉上頓時湧現出了一陣狂喜,噗通一下朝著趙風跪了下去,大聲哽咽著說道:「大人,求求你,救救我們的族人吧!」

… 見到這老者突然行了如此的大禮,趙風一怔,趕忙把老人攙扶了起來,皺了皺眉頭沉聲問道:「你先別急,到底生了什麼?詳細的和我說說!」

不知道為什麼,見到這群山民后,趙風就隱隱約約的有了一種預感,這次的十萬大山之行,絕對不會是當初三皇子想象中的那樣簡單,而且,麻煩似乎開始已經出現了。

「惡魔,那是一群殺人不眨眼的惡魔啊!神靈在上,那麼多族人就慘死在他們的屠刀之下,我那可憐的兒子啊!嗚嗚……」

布羅姆勉強的站了起來,臉上的悲戚卻是更深,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訴說了起來。

正如趙風當初所猜測的那般,布羅姆等人就是住在這十萬大山邊界地帶的山民。

布羅姆他們的村落距離在十里之外的一座小山谷裡面,原本過著雖然不算富足,但是也算安穩平靜的生活。

這裡雖然已經屬於十萬大山的邊界,但是實際上只不過是十萬大山的外圍而已,離真正的十萬大山還有著一段很遙遠的距離。

而這些山民,也並非是那種生活在十萬大山裡面的傳承悠久的部族,而只是普通的一些由於戰火等等原因,來這裡避難的普通人而已。

這裡資源非常的豐富,雖然周圍的森林中存在著十分恐怖的妖獸,但是那群妖獸似乎也有著一定的原則性,只要不去它們的地盤招惹它們,也就懶得管這群普通人的存在。

於是,隨著當初的第一批人在這裡定居下來,一來二去的,就形成了一個個的村落,大多都是一些樵夫和獵人組成的。

而布羅姆的村落,就是這些村落裡面最大的一支,正因為如此,他也被所有的村落推舉成了長老。

自給自足,雖然有些清苦,但是日子也算過的去,可是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三天前,噩夢開始降臨在布羅姆那個村落的頭頂上。

先是不斷的有人失蹤,大多都是去狩獵和砍柴的人。當時族長和布羅姆還並沒有在意,只是以為遇見了一些大型的野獸什麼的,因為這種情形以前也見到過,所以,在布羅姆和族長的商量之下,和以往一下,派出了十幾個人去山裡面尋找那些失蹤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