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明軒點頭,一臉的寵溺,見七七離得遠,不得已自己往前走了幾步。

「來,七七,這是給你的。」


手上拎著的食盒子給遞了過去,七七接過來沉沉的,自然知道裡面是吃的。

「記得你最愛吃糕點了,正巧我帶的那個小廝最會做糕點,就特意給你做的。」

趙明軒解釋一句,他永遠也忘不了當初他還是六六的時候,在九王府,看到七七一見糕點就眼睛發亮的可愛模樣。

這書院沒有專門做糕點的師傅,他們一個月才能出去一次,不能吃到糕點,她一定很不開心吧?

所以,他特意帶來了一個會做糕點的小廝跟著,只希望七七能夠開心就好。

果然,七七一聽到是糕點,眼睛一如先前的明亮。

「糕點嗎?太好了,謝謝六六哥哥,七七兩天都沒吃過糕點了呢。」

七七也確實是饞了,她喜歡吃甜甜的味道,可是來了兩天,都沒發現這裡有糕點的。

「你儘管吃,吃完了我再讓人做,以後隔兩天給你送一回。」

趙明軒彷彿是哄小孩子一般,若是不知道的,還以為七七真的是他親妹妹。

趙明軒何嘗也不是這麼認為的呢。

這兩天他也想了很多,雖然知道七七不是他妹妹,年齡上也是有一點差距的,可是還是忍不住想把她當做妹妹來寵著。

他不知道這是什麼感情,是真的當妹妹,還是跟君北冥一樣,侄女突然變成了小媳婦的寵愛。

他真是想隨著心意而已,哪怕每一次對七七好一點,都會遭到君北冥慘無人道的虐待。

「真的嗎?六六哥哥,你真好!你一定會找到妹妹的,而且做你的妹妹真是幸福啊。」


七七高興起來,有這麼一個哥哥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提到妹妹,趙明軒眸中閃過一絲的哀怨,稍縱即逝,卻是嘴角輕輕一勾:「我說過,七七就是我的妹妹。」

不管是不是,這個妹妹,他是認定了。

七七抖抖嘴,六六哥哥雖然恢復正常了,可是一直把她當妹妹的決心,這一點真是沒變啊。

看來把妹妹弄丟這件事對他的影響太大了,以後她一定也要替他找妹妹,不然怕是他一輩子都不會安心。

也罷,既然他說自己是妹妹,那就是吧,反正她也一樣把他當哥哥看待。 「好。」

七七應了一聲,看她乖巧的模樣,趙明軒也會心的笑了。

「七七,你的劍練的怎麼樣?不如我指導你一下?」

想起後日的鬥武,趙明軒還是很擔心的,畢竟七七才跟君北冥學習幾天啊,以前是一點基礎都沒有,沒有完全的把握他可是不放心。

畢竟龐茗那人睚眥必報,這一次七七又惹惱了他,怕是早就懷恨在心,保不準那一天會使出什麼陰毒手段。

不過想來也不會的,那一天有他和君北冥看著,量那小子也不敢。

七七一聽到可以指導,本來挺興奮要點頭的,可是一想到九叔叔,若是知道六六哥哥教她練劍,那還不炸了!

怕是六六哥哥又要遭殃啊。

還是不要連累六六哥哥了,等她見了九叔叔,給九叔叔講講道理,讓他不要那麼愛吃醋再說。

此時的君北冥一個噴嚏打了出來,皺皺眉毛,看看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

也不知道七七現在在幹什麼,是不是在練劍?

小丫頭不知道參透那劍譜的秘密了沒。

想起了七七,君北冥不自主的往外走去。

正巧看到左雅從一邊走了過來,立馬開口叫了一聲:「左雅。」

左雅剛送完了葯,回來故意走了這條路,本來是想著看看能不能遇到楚玉先生呢,沒想到卻是被雲霄先生給叫住了。

「雲先生。」

左雅訕笑一聲,打了個招呼,心中卻是有點納悶。

她並沒有選武藝課啊,這雲霄先生怎麼認識她的?

許是七七告訴他的?

「這麼晚了,你怎麼在這兒?」

雲霄狐疑。

「哦,七七說燕太子嗓子不舒服,要來給他送葯,可是趙先生去找她,她沒空,所以我就代勞跑了一趟,回來看這條路寬敞,就走了這條路。」

左雅一本正經的老實回答。

她並不知道雲霄就是她的小舅舅,若是知道的話,打死都不會這麼老實回話的。

她只是以為搬出了雲七七和趙先生,看在他們的面子上,雲先生一定不會為難她。

卻不知道,這一句話直接讓雲霄黑了臉!

他的七七竟然要給燕煜城那小子送葯!

還有,趙明軒那廝竟然還有膽子去找七七!

這是當他不存在嗎!

天色昏暗,左雅雖然看不到雲霄的黑臉,卻是也感覺到了氣氛的不對勁,心中一個咯噔,不知道雲霄先生這是什麼意思。

「雲先生,沒事我先告退了啊。」


實在是氣場太嚇人,左雅一個哆嗦,沒等雲霄回答,立馬拔腿就跑。

雲霄自然也顧不上她,沉著臉同樣走入了暮色中。

有暗衛跟著也無妨,晚飯後先生們出去溜達溜達也不是不符合常規。

此時,同樣黑臉無比的還有燕煜城。

燕煜城一直盼著七七來送葯,沒想到等來等去等到的卻是左雅,直接氣炸了。

左雅那臭丫頭甚至煞有介事的提醒他,雲七七已經定親了!

這是當他不知道呢,還是警告他不要打雲七七的主意!

二話不說,拿著那藥瓶子就給扔了!

氣死小爺了,雲七七! 周芷蘭手中一晃,十八口飛劍出現,每一口飛劍小巧而精緻,劍身如銀蛇般彎曲,閃爍著玉質的光澤,漂浮在半空中,微風一動,劍身就模糊起來。

「風隱十八劍?這是一整套中品寶期,十八口劍組合成劍陣,攻防一體,威力甚至要超出許多上品寶器!」無塵公子驚呼起來,區區一個築基期的四品宗門弟子,身上的寶器卻是層出不窮,就連他都要遜色幾分。

「傳聞這套中品寶器是用一窩十八頭千年修為的風蛇煉製而成,彼此之間血脈相連,契合完美,而且這十八頭風蛇每一頭都是金丹期的修為,擅長風遁隱匿,煉製成飛劍后這種能力更是得到成倍提升,來去無影無蹤,突然殺至又突然消失,簡直防不勝防!」風墨臉色再度難看起來。

這套中品寶器級的飛劍與周芷蘭的屬性完美匹配,更是能增幅她所修鍊的追風劍訣,如果使用得當,發揮出來的威力甚至不輸於桃神符劍。雖然不知道湯問到底用了何種手段從桃神符劍的小世界雛形中逃脫出來,但想必他此時的狀態應該非常之差,很有可能僅僅是在表面上硬撐著一口氣。

「唉,終究是敵不過如此之多的寶器啊!」風墨無力的嘆息道,一套接一套的寶器出現,在金丹期之下沒有人能抵擋如此強大的寶器攻勢。

中品寶器一般的金丹器強者也就一兩件,而周芷蘭一下子就動用了十八件,而且是一整套的中品寶器,彼此組合能發揮出數倍的威力。

「風隱!」周芷蘭雙手法訣不斷捏出,十八口劍眨眼間消失在風中,氣息點滴未存,就連湯問都無法察覺到它們的存在。

「刺殺!」

兩字落出,十八口風隱飛劍好似穿越時空,瞬間出現在湯問面前,高速旋轉,狠辣刺殺,像是同時有十八個鋼鐵鑽頭兇猛的撞擊而來。

氣流狂暴,颶風飛旋,這一下撞擊要是挨結識了,哪怕是湯問的肉身強度都要皮開肉綻,更別說是同時十八道了。

「爆步!」

鑄成靈魂金丹,但湯問的真實修為仍是築基期八重,硬抗十八口中品寶器級的飛劍太不現實,果斷施展爆步躲避。

這招自創的招式以他四千馬的法力施展開來實在是驚天動地,雙腳烈焰纏繞,猛然踏地,周圍整片大地轟的一下劇烈震動,台下一些修為弱小的人甚至被這一踏給震得七葷八素,倒地不起,而湯問的身體藉助這股強橫的力道如一顆炮彈瞬間躍起千百丈高,巨大的點將台在他視線中變得有如米粒般渺小。

「逃?你逃得了嗎?」周芷蘭陰冷笑道,此時的她再無之前的仙子風度,已經歇斯底里,近乎癲狂。

一股強烈殺意湧現,湯問抬頭,十八口飛劍竟然再度出現在他的頭頂上方。

「好快的速度!」湯問微微皺眉,他非常清楚自己的爆步有多麼強大,一經施展,身體的速度能在瞬間提升十倍,上千丈的高空眨眼間就到達,但這種速度依然無法擺脫十八口飛劍的追殺。

幾次躲避,都無法擺脫飛劍追殺,無論湯問到哪,下一秒飛劍就能同時出現,最可怕的不是飛劍的速度,而是它的運動毫無軌跡可言,像是打破了時空阻隔,如瞬間移動一般迅速。

「不可能,區區中品寶器絕不可能穿梭空間,哪怕真有這種能力,也不是周芷蘭能催動的!」雷無忌已經越來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這周芷蘭是座移動寶庫嗎?一件件珍貴無比的寶器不斷拿出來,而湯問的可怕也是遠遠超出自己的想象,竟然能從小世界雛形中逃脫出來,如今雖然被十八口飛劍不斷追殺,但至始至終都毫髮無損,似乎遊刃有餘,並未半點危險。

白越池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也許我們是時候晉陞金丹期了,再壓制下去就要被十七八歲的後輩所超越了。」

「也許吧!」雷無忌回答道,不知道是肯定還是否定。

白越池和雷無忌都是金丹期之下數一數二的老牌天才,以他們的修為積累其實早就能夠衝擊金丹,但卻在等待一個更好的時機。如今看到湯問和周芷蘭如此強勢,不得不開始考慮提前一步衝擊金丹,要不然就可能被這兩位小上自己好幾歲的後輩所趕超。曾經被秦天趕出,遠遠甩在後面,如今他們絕不願意再一次被後輩所超越。

「你逃啊,你逃啊,無論怎麼逃都是白費力氣,沒人能在風隱十八劍的追殺中逃生!」周芷蘭

湯問停下了腳步,微微笑道:「逃?我為什麼要逃?該逃的人是你吧!」

「呵呵,你在說些什麼?莫非你覺得能以築基期的修為硬抗我的風隱十八劍?一整套十八件的中品寶期,就算是金丹期的強者遇到都不得不退避三舍!」周芷蘭像是聽到了一個笑話,笑得花枝亂顫,已經頗為豐滿的胸前美景也跟著微微顫動。

「愚蠢!」

啪!

湯問伸手打了個響指,下一秒,周芷蘭的臉色慘白如紙,冷冷問道:「你、你是在什麼時候做到的?我竟然沒有半點察覺到!」

隨著湯問的響指,點將台上一條條的赤炎法力驟然出現,好似蛛般密布,覆蓋住所有角落,十八口飛劍連同周芷蘭的身體都被這法力之所牢牢困住,糾纏,凍結,在半空中不能動彈分毫。

這一手的法力操控細緻入微,在對方絲毫未能察覺之時就布下天羅地,如此精妙的法力運用就連許多半步金丹級的老牌強者都無法做到。但是湯問不同,凝練出靈魂金丹的他已經擁有真正金丹期的靈魂境界,等於說同樣一百馬的法力,他能以金丹期的操控方法發揮出數倍的效果。如果在力量上超越,他甚至能擊敗真正的金丹期強者,因為在力量的使用和控制上,他已經不輸於金丹期強者,唯一的差距僅僅是法力與罡力在本質上的差距。

!! 燕煜城不知道這是雲七七的意思,還是左雅個人的意思。

不過雲七七沒有親自來,想必也是要跟他劃清界限?

想到這個可能,燕煜城心裡這火氣,蹭蹭的往上冒。

定親又不是成親,有必要這麼防備嗎!她以為他喜歡她嗎?

他才不會喜歡那個臭丫頭。

他燕煜城喜歡的女孩子,應該是膚白貌美氣質佳,個子高挑,溫柔體貼,身材火辣。。。。。。

才不是七七那個豆芽菜!

燕煜城彆扭的躺下了,卻怎麼也壓制不住心頭怒火,乾脆起身,想著去教訓一下那臭丫頭。

七七可不知道此時有兩個人怒氣沖沖的朝著她趕來,正拒絕了六六哥哥,表示自己可以一個人練習,有不懂的再去問他。

趙明軒知道七七這只是客套話,她就是不懂也會去問君北冥,怎麼會來問他?

心中說不出什麼滋味,只是笑笑表示沒關係。

「哼,趙先生怎麼在這裡?」

黑暗中傳來一個男聲,有些陰森森的,讓人毛骨悚然。

七七卻是一下子就聽出了這聲音,眸中一亮,甜甜的叫了聲「雲先生」,立馬就奔了過去。

趙明軒望著七七那明亮的笑容,還有跟雲霄明顯比他更親近的態度,心中嗤笑一聲,暗嘆這君北冥來的還真是快。

「給七七送點吃的,雲先生怎麼也來了?」

趙明軒狀似無意的搭話。

雲霄卻是望向了七七手中的食盒子,諷笑了一聲,覺得特別的刺眼。

「只是順路過來看看七七的劍法練得怎麼樣了,趙先生倒是好雅興,這是帶著廚子來了書院嗎?」

雲霄覺得這趙明軒真是太狡猾了,知道七七是個小吃貨,竟然用這一招。

七七聽著九叔叔這酸溜溜的話,再次對吃醋這個詞表示領會了,怕九叔叔對六六哥哥再做出什麼,立馬上前圓場。

「雲先生,你來的正好,我這邊正好有問題要問呢。趙先生,謝謝你的糕點。」

雲七七兩邊打招呼,對著趙明軒眨眼睛,示意他快走。

看她對自己眨眼睛的模樣,趙明軒莫名想要笑,七七這是怕他和君北冥真的打起來會吃虧嗎?

他承認他是打不過君北冥,可是他也不怕被打啊。

若是被打能換來七七的同情,也是值得的。

不過,此刻自然不是跟君北冥較勁的時候,也罷,他就勉為其難的退出吧。

「不客氣,以後你想吃的時候就來找我。雲先生,我先告辭了。」

趙明軒眸中帶著一絲的挑釁,輕輕一劃消失不見,轉身,好似渾然不在意般走入暮色中。

君北冥對他的挑釁想要熟視無睹,卻又控不住心中的酸意,這感覺真是糟糕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