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賓座。

喬璇被帶到這裡時,明顯感覺這兒的氣氛比舞台中央紙醉金迷又迷亂的氛圍,更為肅穆、嚴謹。

尤其坐在中間被人恭維的男人,他長腿交疊,眸色清冷,骨子裡都透著種盛氣凌人的氣場。

來到這裡,讓喬璇覺得不是被請來喝酒的,更像是來談判的。 013敬酒

定睛一看,喬璇這才發現坐在沙發上的男人格外眼熟!

似乎在哪裡見過??

剛才因為離得遠,沒能看清對方的長相,如今走近,是把那張英氣逼人的臉龐看得一清二楚!

對方像是感受到喬璇投來的目光,那對寒徹的深眸肆無忌憚的迎上,眸光沉靜如海。

只一眼,他眼中幽深魄人的暗芒,足矣能讓人神經緊繃,不敢在他面前輕薄。

喬璇腦里忽然劃過一個名字——

權君城!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男人出鏡頻率高,以致喬璇一眼就認出了他。

即便五年沒見,但走到哪兒滿世界都是有關他的話題,彷彿他是為世界而生,與生俱來著吸引力。

這樣的男人,想讓人不認識都難!

「冰,快過來,坐這兒!」

秦姐是個很會看人臉色的人,拍了拍早已騰出的位置,讓喬璇坐到權君城旁邊。

喬璇看了眼坐在那兒無動於衷的男人,沉聲沒有講話,對於自己……

那眼神,淡漠的如同不認識一樣。

不過也是,五年前訂婚宴上自己的出現,這男人已經不認識自己,五年後,估摸在他心裡也沒差!

喬璇沒拒絕,拿人手軟,何況秦姐也在,不可能在這個節骨眼上拂了面子,就坐到了權君城身旁。


場面,冷場。

和這樣一個沉默寡言的男人在一起,且不說這男人從不會主動開口找話題,就連坐在同一張沙發上,都能讓人戰戰兢兢,呼吸都變得小心。

喬璇雖看出冷場,但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自然的很。

「冰,還不快敬權爺一杯!可別失了禮儀!」

秦姐打破了尷尬,提醒示意。

說得好聽是權爺請她過來喝幾杯,但真過來,這小費都收下了自然是要人快活。

喬璇是第一次下台陪酒,以往從沒有看在任何人的面子上陪過,可沒想到自己這第一次陪的,獻給的還是這個男人!換個稱呼,算是把第一次陪酒經歷獻給了前夫!

喬璇的性子能屈能伸,不至於人都到這兒了,再打退堂鼓。

拿來茶几上早已安排好的威士忌,給兩個空酒杯分別倒入琥珀色的液體,遞給身旁的男人。

「權爺,初次見面,洛冰敬你一杯,就當……我表個小小的心意。」

喬璇一手拿著自己的酒杯,另一隻手則拿著對方的,白玉的手臂直直伸在男人眼前,等待對方接過。

兩人坐在同一張沙發上,喬璇半側著身面對他,借著五彩斑斕的鐳射燈照射在男人近在咫尺的臉上,可以看見他對著自己的側顏線條硬朗凌冽、英氣逼人。

喬璇的手停頓在半空中足足五秒鐘后——

*** 她最喜歡東西做的好吃的人了!

慕顏一回頭,卻對上一雙幽深的眼眸。

那雙眼中,帶著隱秘的探究與興味,又帶著事不關己的冷漠。

待與慕顏的視線對上,對方立刻露出一個溫和無害的笑容。

是三師兄楚末離。

慕顏皺了皺眉,總覺得這位三師兄,外表看上去文質彬彬,羸弱無害,甚至連修為實力也不高,可莫名總讓她有種背脊發涼的感覺。

「小、小師妹,老、老三,快,快吃飯……涼……涼了……」秦酒催促的聲音傳來,讓慕顏回過神。

隨後慕顏後知後覺的發現,整個廚房中,竟然只有她和楚末離在吃飯。

「大師兄,二師兄,四師姐,你們不一起吃嗎?」

冷羽沫咽了口口水,「我們,我們不餓,在,在外面吃過了。小師妹,這是你的接風宴,你,你和三師兄吃吧!」

「對,小、小師妹,你,你和老三吃……吃就好。」秦酒同樣咽了口口水,把視線從那些香噴噴的飯菜上拔回來,「你,你新來,老三體……體弱,俺們沒事,不餓!」

「不用叫師父來吃嗎?」

「嘿嘿,師父讓我們下藥睡著了,不會有人跟你搶的,六師姐,你快吃吧!」落雨露出一個可愛的笑容,可視線完全不敢往那色香味俱全的飯菜上瞟。

慕顏驀然想起了這窮的叮噹響的逍遙門。

聽落雨說的,他們窮到好幾個月都揭不開鍋。

又因為基本上都已經辟穀,不需要吃食,所以每日只夠準備體弱的三師兄楚末離的飯食。


如今,又加上一個她。

慕顏想要讓落雨跟她一起吃。

可這個少年,明明饞的都要流口水了,卻死活把所有好吃的都留給她。

哪怕是在灶台忙碌了一個多時辰的凌宇笙,也沒有坐下來吃過一口美味佳肴。

慕顏輕輕嘆了口氣,與楚末離分食了那一桌無價的美食,起身回了房間。

唇齒間彷彿還留著食物的芬芳,讓她的身體里又流轉起異樣的溫暖。

這個逍遙門,雖然很破很舊,雖然只有九個人。

但她想好好在這裡待下去。

當然,她可完全不想陪著師兄弟們一起挨餓受凍。

看來,得想個賺錢的營生了。

「煉丹嗎?」慕顏在空間草地上寫上煉丹,又劃掉。

她雖然有雲生結海技能,雖然會煉丹。

可是,能煉製的只有三品以下丹藥。

三品以上丹藥煉製需要很多珍稀靈草不說,更重要的是,需要有符陣加持的鼎爐。

問題是,她現在一窮二白,鼎爐還是從演武大陸帶上來的。

上次嘗試在鏡月山脈煉丹,還炸了一個。

而且,她手頭的丹方,只有演武大陸上收集的那幾個。

在演武大陸上能拍出高價,可在修真大陸上,根本沒幾個修士看得上。

「治病?」

也不行,這逍遙門所在的天璇山脈離最近的集市都有半天的路程,想給人治病,都找不到病人。

七煌在一旁見她抓耳撓腮,忍不住嗤笑道:「堂堂神樂師,居然窮的飯都吃不起。君慕顏,你丟不丟人啊!」 014不是時候的玫瑰花

喬璇的手停頓在半空中足足五秒鐘后——

對方仍是無動於衷,沒有伸手接她手中的酒杯,任憑喬璇這麼直直舉著,也沒正眼看一下。

這般冷淡,反倒讓周圍的人摸不著頭腦,但他大總裁態度這副不冷不熱,已是讓坐在一旁的秦姐捏了把冷汗。

連同旁邊幾名商業夥伴,也紛紛挺直腰板個個坐如針氈。

一時間,所有人都看出了他的不悅,但偏偏這男人的性子又讓人捉摸不透,大家都變得手足無措。

倒是喬璇,沒有半點被拒絕了敬酒後的尷尬。

現在她是清楚了,這男人壓根不是找她過來喝幾杯的,不過是打著讓她喝幾杯的幌子讓自己來受氣而已!


喬璇也不自討沒趣,把酒杯擱置在他座位前的茶几上,當作圓自己的場。

秦姐只當是喬璇不夠熱情,乾笑道:「權爺,我們洛冰也是第一次下台陪客人喝酒,可能還不懂事,您別生氣嘛!」

秦姐也不清楚這男人是想要什麼樣的『服務』,但久經夜場的秦姐,自然清楚喬璇比起其他女人要冷淡的多。

起碼,夜宴里的姑娘個個都很會討男人歡心,而喬璇嘛……

恰恰相反,是男人來討她歡心,以致喬璇對這種事不熟悉,也冷冷淡淡的不會去刻意討好別人。

「要不這樣權爺,讓洛冰自罰一杯,一會兒我讓其他美女來陪您怎麼樣?今晚保證把權爺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秦姐道。

這是秦姐慣用的老招數,並且,對於男人次次有效。

這花同樣的錢有兩個女人陪,這麼划算的買賣誰不幹呢!

秦姐是知道喬璇不會做對不起自己身體的事,所以直接跳過讓她繼續陪這男人的事。

喬璇坐在一旁也不講話,倚靠在沙發上,手裡拿著水晶酒杯,有一口沒一口的喝著威士忌,一副置身事外,聽候發落的模樣。

迷幻的燈光照射在她精緻的妝容上,嫵媚,勾人。

對於秦姐的提議,旁邊的男人是直接無視——

微微側目看向身旁的女人,薄唇輕啟:「之前給你的錢不夠花?要到這裡工作。」

語氣,一如既往的倨傲——

冰冷的口吻里,字字側漏出隱匿的勁道。

偏偏他渾身盛滿了傲慢無禮,話的意思,帶著逼問和馴服。

這話,喬璇聽了當即臉色變差!

她清楚,這男人指的錢是五年前離婚後的扶養費,那筆錢早就被她拿去投資開舞蹈室了,現在每月舞蹈室收益確實不錯,但……

她到夜宴工作怎麼了!?

又不是吃他的花他的,管他大總裁什麼事了??!

更重要的是!


那句『要到這裡工作』充滿了對她身份的不屑和看低!

「洛冰小姐,大少爺送您的花到了!」

就在喬璇想要一鼓作氣翻臉時,就被夜宴的一名小弟打斷。

隨後,視線看去時,約莫十個人人手一個豎形花籃,花籃有人那麼高,所以只得一人拿一個。

而花籃里的花嘛……

清一色的玫瑰。

小弟恭敬道:「上回洛冰小姐說不喜歡紅色玫瑰花,這次大少爺留心了,特地給您全換成香檳玫瑰,還叫人給您傳話,說香檳玫瑰寓意著大少爺的心裡,只鍾情你一個!」

看看,身為舞女的她有什麼不好的??

有男人的奉承,有數不完的玫瑰,還有他權君城也主動送上門的支票!

這有什麼不好的!? 「本尊都好不意思說你是我主人!」

「切,你倒是找個人說我是你主人試試看!」

慕顏早看出了,七煌這傢伙膽子有多小,除了小寶和胖兔子、球球,他根本不敢出現在任何人面前。

七煌氣的腮幫都鼓起來了,咬牙道:「本尊不與你這無知黃毛丫頭一般見識!」

可過一會兒,看慕顏煩惱的樣子,他又忍不住道:「有什麼好愁的,直接找一個肥的流油的家族,搶了不就得了!劫富濟貧,一舉兩得!」

慕顏嘴角抽了抽:這器靈真是越來越人性化了。

連劫富濟貧都知道!

===

慕顏想了一晚上也想不出如何為逍遙門增加收入,最後迷迷糊糊在空間中睡了過去。

恍惚中,她聽到小寶輕輕的呼喚聲。

「娘親,娘親,我好想你!」

慕顏的淚水一下子湧上來,「小寶,娘親也好想你,告訴娘親,你在哪?娘親去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