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似、弱者,沒有說不爽這個詞的、權利。”他眯着眼睛,微微偏頭,在我的耳畔低吟。

“弱者……?你的定義,實在是太差勁了。”我不滿的癟了癟眉。他這是在、鄙視我麼?

“唔、尊敬的校長先生,在你沒有足夠實力戰勝我之前~還是不要這麼狂妄纔好。”我嘴角竟是冷寒的笑意。

慢慢的走向了銀玖澈,岑尐櫻依舊賴着千本陌塵,這讓我感覺到了萬分不爽,然後和銀玖澈肩並肩的走着,

他的目光時不時向後漂去。我輕聲:“銀玖澈學長,你打算什麼時候告訴我你的祕密呢?”

銀玖澈身形一頓,愣了愣,吞了吞口水複雜到:“恩……會有那一天的。”

“我要具體時間。”我擺了擺手。“下一個月圓之夜。”銀玖澈呼出一口氣。我的眉頭頓時舒展開了,說白了~下週……

“但願,你的答案不會讓我

、深感失望。”然後大步流星的走向了烙之山腳,銀玖澈無奈的搖了搖頭:“我怎麼忍心讓你失望?!” 妖殿馴寵絕版女

“脫掉鞋子吧、”岑尐櫻看着我,笑容陰森無比。“恩。”我微微頷首,脫掉了禁錮在腳上的鞋子。

玉足赤果果的出現在所有人面前,千本陌塵不自然的偏過頭去,銀玖澈盯着我發笑。非禮勿視那都是煞筆的做法。

“唔,你幹嘛?”我皺眉看着銀玖澈,自己被他給攔腰抱起,深感不自在。“學妹,你的幫幫學長不用脫鞋哦,所以我抱着你,走上烙之巔。”

我看着銀玖澈,雖然還是玩世不恭的笑容 ,可是笑容裏面包含了太多我不懂得情愫,他很認真。

“隨你咯、。”我懶懶的擺了擺手,倚在了銀玖澈的懷抱裏面。很溫暖吶。千本陌塵轉過頭來,看着銀玖澈的表情,

眼神黯淡無光,拉着岑尐櫻的手說:“一會跟緊我,那裏很危險。”千本陌塵長嘆一口氣,拉着岑尐櫻走向了烙之巔。

“我的幫幫學長,你是不是該出發了?”我盯着銀玖澈好看的下顎問道,他在這裏愣着是幾個意思?“不急,先讓他們洋洋得意一會好了,作爲學長,我要讓這學弟學妹啊。”銀玖澈抱着我,笑容桀驁不馴。

“隨你好了。”我聳了聳肩,就算沒有銀玖澈,我照樣可以贏過岑尐櫻,以及、千本陌塵……!、“他們不走嗎?”岑尐櫻的藍眸看着山腳下的銀玖澈和我。“不知道,隨他們。”千本陌塵淡淡瞥了一眼岑尐櫻、

“哦、”岑尐櫻失落的點了點頭。她不可以放棄,在沒有完全利用千本陌塵之前,她一定要讓他再次愛上她。

一定!

“吶,幫幫學長,可以走了嗎?”我看着銀玖澈,被他抱着,很舒服。“可以。”銀玖澈微微點了一下頭,邁開了步子,緩步走向了山腳。

等到千本陌塵爬到山腰的時候,岑尐櫻已經燥熱的受不了了,倚着千本陌塵,口乾舌燥的說不出話來。

“笨蛋誒。”我嘲諷的看着岑尐櫻,明明知道自己沒有那個本事,還硬要逞強,真是可笑。

“學妹,抱緊我哦,加速了呢。”銀玖澈沒有絲毫燥熱感,這讓我百思不得其解,他不是至陰至寒的體制啊。

可是,爲什麼一點異樣都沒有?“學妹,你的疑問呢,月圓之夜就會解答的,現在還是專心的控制自己的體溫哦。”銀玖澈邪魅的看着我,

露出了一個狡黠的笑容,

我低頭,呼吸回歸了平穩,樓上了銀玖澈的脖子,千本陌塵看着如此刺眼的一幕,攬着岑尐櫻腰的手也不由得加重。

“櫻兒,抱緊我。”千本陌塵咬了咬牙,直接衝上了烙之巔。

可惜千本陌塵還拖着個累贅,怎麼可能有銀玖澈快?! 22 暖牀奴?

“呵。我們到了呢。”俯身看着不甘認輸的岑尐櫻,我嘴角的笑容擴大擴大,再擴大。

“接下來,該惺之魂了,那個要被萬鞭抽打,直至將要死亡,然後破鏡重圓,涅槃重生。的東西。”

“不服氣的某些人呢。”銀玖澈垂眸看着山腰上死死咬着嘴脣,不服氣的岑尐櫻,嘴角勾出了一個弧度。

“還是、不服氣嗎?”我失聲呢喃着,好笑的看着岑尐櫻,本來就是冒牌貨,卻還要如此苦苦掙扎,可笑。

“惺之獄、不見不散。”岑尐櫻眯着眼睛,搖着下嘴脣,泛出了陣陣殷紅,千本陌塵攬着岑尐櫻,

岑尐櫻的頭沉重的靠在了千本陌塵的肩上,眼睛迷離的看着前方,帶着些許氤氳的色彩,還略帶旖旎。

“好啊,惺之獄。不見不散。”我沉聲到,看向身旁的銀玖澈,心中不由豎起了大拇指。銀玖澈。很優秀。

“殤殤。”千本陌塵悶哼。眼神錯綜複雜的看着我,我一直在笑,笑的嫵媚魅惑,笑的冷酷無情。

“千本,我可不可以理解成,你現在與我爲敵?”我走向千本陌塵,手臂微微附上了自己的臉頰。

“你和那個男人,到底、什麼關係。”千本陌塵的怒氣一下子涌了上來。“孽?”我冷笑,千本陌塵聽着這個刺耳的稱呼。

強迫自己安定下來。“原來他是玖蘭孽。”

“對啊,我從來都沒有否定過。”我瞥了撇嘴。“你跟他、到底什麼關係。”千本陌塵壓抑着自己的怒火。

“你說呢?”我撇了撇嘴角,“朋友?戀人?還是……”

“暖牀奴?!”千本陌塵諷刺的看着我,“暖牀奴。”我蹩沒,千本陌塵的這個稱呼,真的好難聽。

“哼。”千本陌塵高傲的不可一世從我身旁經過,那背影似乎是再告訴我:天下之大,唯吾獨尊。

“呵呵。”在千本陌塵懷中的岑尐櫻,勾起了一個笑容,把頭埋進千本陌塵的懷抱裏面,眼眸微轉。

千本陌塵的感情、依舊是脆弱的不堪一擊。真是夠可笑。看來她岑尐櫻的希望還不是一般的大啊。

至於、夏末殤,那個礙手礙腳的夏末殤,她是時候應該、下狠手了。

“惺之魂,學妹,要加油哦,不過看你被打的皮開肉綻,心裏還真不是滋味呢。”銀玖澈微微一嘆氣。

“唔,學長,你還是擔心擔心你自己吧,鋒芒畢露貌似對你沒有丁點好處。”我搖了搖頭。“是嗎?可是它可以讓我保護我自己的女人。”銀玖澈長舒一口氣。眼睛定定的看着我。 妖殿馴寵絕版女

“塵,我好難受。”岑尐櫻在千本陌塵的懷抱裏面蹭來蹭去。“櫻兒,聽話。”千本陌塵板着臉。

“塵,我真的好難受、”岑尐櫻把嬌豔欲滴的脣湊向了千本陌塵,就等待千本陌塵一低頭,然後他們就可以四目相對,火花四濺,然後她有信心俘獲千本陌塵的心。

“塵~”岑尐櫻在千本陌塵的懷抱裏撒嬌。“櫻兒,乖一點。”千本陌塵俯身看着岑尐櫻,正好對上了岑尐櫻妖媚的眼睛。

“塵~”岑尐櫻嬌滴滴的對着千本陌塵吐了一個音節,千本陌塵俯身印上了岑尐櫻的脣,岑尐櫻得意一笑,

她輸了烙之巔,但是她贏了千本陌塵。

“唔。”岑尐櫻在千本陌塵的懷抱裏支支吾吾的呻、吟、千本陌塵厭惡的皺了皺眉頭,岑尐櫻的呻、吟、讓他感覺很噁心。

一點都不自然,像是刻意裝出來的一樣。給人一種不舒服的感覺。

“櫻兒,準備好惺之魂。”千本陌塵毫不留戀的離開了岑尐櫻的脣,偏頭看向了遠處,我站在烙之巔,看着這樣糾纏在一起的男女。

心裏頓時悶得慌也堵得慌,很難受。真的很難受。

“學妹,走吧。”銀玖澈顯然是不想看到我這副樣子,不由分說的拽了一下我,直至飛向了山腳。

“孽,我好想……喜歡上千本陌塵了。”我淡淡的皺了皺眉頭。

臉紅心跳、

呼吸加速、

會害羞、會吃醋、

這種種跡象表明,她應該是喜歡千本陌塵的。

“呼。”我淡淡吐出一口氣,看向胸前,它一點都不疼呢,一點感覺都沒有、是麻木了嗎?還是……

“╮(╯_╰)╭煩。”我低聲咒罵。“學妹,在一個男人的懷抱裏面,想着念着另一個男人,會讓人很不爽。”銀玖澈停下腳步,看着我。

“你怎麼知道?”我皺着眉頭,銀玖澈,莫非你是神?爲什麼我在想什麼,你都=如此清楚?

“關於學妹的一切,我都知道呢。”銀玖澈的碎髮被風揚起,他的嘴角張揚着放肆邪魅的笑容。

“比如?”

“比如……你簽訂的所謂契約。”銀玖澈淡笑,我垂眸。

“還有?”我微微一咬牙。“還有……你身體裏的那個陌生物體,好像是叫、佐? 喲,好 恩?!”

“你在查我嗎?”我潔白的牙齒毫無保留的暴露在千本陌塵眼前。

“不是、查你、我是在關心你。”銀玖澈理所當然的扶了扶我的長髮。 妖殿馴寵絕版女

“惺之獄。”我駐足看着這座宛若地獄一般的建築,嘴角的笑容再也掩飾不住了,緩步走進了惺之獄,

只感覺自己的眼前出現了一道黑光,雖然是黑光卻很刺眼,我受不了眼睛的強烈衝擊,閉上了眼眸、。

“小東西,惺之魂可不是你眼中想玩就玩的東西哦。”玖蘭孽就這麼出現在我的眼前。

“孽。”我低聲。“小東西,怎麼了、恩?”玖蘭孽眯着眼睛,我最害怕他這副樣子,會讓我莫名的心虛。

“我……”我欲言又止的看向了一邊。我好想是喜歡千本陌塵的,但是我又不想讓玖蘭孽知道。

“你,要小心。”玖蘭孽順着我的話茬接了下去。“會的。”我微微頷首點頭。“我會保護你。”玖蘭孽看着我這幅樣子,失落的笑了笑。

“知道。”我長呼一口氣。我好想對玖蘭孽不夠公平呢。

“我走了,月圓之夜,我會回來。”玖蘭孽攬着我的腰肢,往前走了一步,在我的耳邊低聲呢喃。

“好。”我垂着頭,玖蘭孽一揮手,消失在我眼前。“呼。”我嘆了一口氣,孽,但願你不會知道吧。

“夏末殤。”現在又是千本陌塵在我眼前。“吶,在。”我擡起頭,看着千本陌塵那種怪異的眼神,皺了皺眉頭。

“你把皇族特許生,讓給櫻兒吧。”千本陌塵掙扎着說出這句話。 一品醫妃 “什麼?!”我看着千本陌塵,眸底閃過一絲疑惑。

“我說,你把皇族特許生,讓給櫻兒吧。”千本陌塵不敢直視我的眼睛。“爲什麼呢?” 極品特工:很萌很潑辣 我皺眉。

“因爲、櫻兒比你更適合,她比你更脆弱。”千本陌塵的表情讓我看不懂,我看着地面,失落的盯着地面看。

“她、比我更脆弱。”我仰頭看着千本陌塵,笑靨如花。我自認爲,這個世界上,我是最強大的人。

可是誰規定,強大的人的心理,就一定必須強大?岑尐櫻、我夏末殤經歷過的,她有嗎?她、有什麼資格、讓你千本陌塵這麼寵愛。

“好,我懂了、”我看向千本陌塵,淡淡的凝了凝眉。“可是,是我的,永遠都是我的,不是我的,永遠都不是我的。”我定定的看着千本陌塵。

“頑固不化。”千本陌塵看向我的時候,語氣雖然是冷冷的,可是嘴角卻閃過了一個難以言喻的笑容。

但是那個笑容,轉瞬即逝,快到讓我無法察覺。

“的確,頑固不化。”我點頭,千本陌塵仰頭::“可是我會幫着她。”

“沒關係,我不在乎。” 25 哀求,憑什麼?

“你當真不在乎?”千本陌塵舔了舔嘴脣。“對。我不在乎,因爲、就算你幫着她,她照樣是冒牌的。”

“爲什麼不說你是冒牌的嗎?”千本陌塵蹩眉、

“烙之巔,惺之魂,枚之燒,銀之渡,我都會通過的,毫無疑問!”我自信的看着千本陌塵。

“那就,走着瞧。”千本陌塵轉過身去,嘴角露出了一個爽朗的笑容。她不會讓着岑尐櫻,這讓他感到很開心。

是她的就是她的,不是她的永遠都不會是她的。

這句話,真心經典。而且,他從她的眼神裏面讀出來,她應該是在乎他的。

“惺之獄。”我步入惺之獄以後,明顯感覺到了一種壓抑恐怖的殺戮色彩,絲毫不輸殺戮世界。

或者、有過之而無不及。

“學妹,這裏很壓抑。”銀玖澈緩步走向我。“我知道。”我點頭,這裏很壓抑,我知道啊。我能感覺到、

“小心點。”銀玖澈第一次這麼凝重的看着我。如果可以的話,他應該會爲了我上去挨那些鞭子吧。

“學長,不要這麼不相信我嘛。”我走進了內堂,換上了一件如若薄紗一樣的衣物,在岑尐櫻身後走了出來。

她扭扭捏捏的,裝作很害羞的看着所有人。而我不一樣,很大氣,每個動作都嫵媚至極,勾人心絃。

總裁的雙胞胎女友 而這一切都是岑尐櫻望塵莫及的。她需要百分之百保證她的清純形象。

“來吧。”我走向了那個冰冷的十字架,整個身體倚在上面,一個長相醜陋的女人出現在我的面前。

手中拿着一條鎖鏈。

“請不要掙扎,。”她平淡無奇的看着我,然後把鎖鏈搭在了肩上,我雙手豎起,直挺挺的靠在了十字架上。

“吱吱。”銀玖澈緊張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千本陌塵皺眉看着我,岑尐櫻就這樣一個人被晾在一邊。

“麻煩你,輕一點。”岑尐櫻很沒骨氣的哀求着眼前的人,另一個拿着鎖鏈的人,緩緩呼出一口氣,

輕手輕腳的給岑尐櫻綁上了鎖鏈。“會很疼。”醜陋女人提醒着我。“你可以選擇,哀求我,讓我輕一點。”

“求你?憑什麼?!”我萬分嘲諷的看着那個醜陋女人,我憑什麼要哀求你,你哪裏值得我哀求?

“哦?”她猙獰一笑,鎖鏈直挺挺的想我打來,我咬了咬牙,硬生生的捱上了她的鎖鏈,“哼。”她輕蔑一哼。

繞到我身後,狠狠的拉過鎖鏈,眼底裏盡是不屑。“求我吧,會讓你少受點苦的。”她冷冷的逼視我。

“嘖嘖,看來你只有這點本事。”我搖頭。 妖殿馴寵絕版女

“煮熟的鴨子,嘴太硬。”她眯着眼睛,刀疤讓他顯得格外猙獰。“那就看你有沒有資格把我煮熟。”

“哼。你要是有風祭槿的那種水準,我無話可說,可惜、你沒有。”她勾脣,我冷笑,岑尐櫻看向這邊是,目光充滿了慶幸。

“嘶。”當鎖鏈從我的脖子上劃過的時候,我能感覺到她的力氣陡然加重,似乎是想要把我勒死。

“吶,勒死我的話,你會比我死的更慘。”我倚着十字架,被別人嘞着脖子,真的很難受。

“現在我當然不能殺了你,可是等我抽鞭子的時候,就不一定了。”她搖了搖頭,定定的看着我,

轉身去拿鞭子。銀玖澈目光怨毒的看着那個醜陋的女人。我知道,那個女人活不長了。

“麻煩你,再輕一點。”岑尐櫻彆扭的看着自己身後的女人。“求我。”清冷淡漠的聲音自女生的喉嚨響起。

“我求你。”岑尐櫻一字一頓的看着女人說,在她的人生觀裏,權利,金錢,生命纔是最重要的,而所謂的尊嚴,毫無價值。

“那一會,裝死吧。”女人輕蔑的看着岑尐櫻,拿起了鞭子,與此同時:“啪。”的一聲,一條鞭痕綻放在我的大腿上。

“如果,你叫的話,說不定我會、輕一點。”女人似乎是認定了我不會認輸,於是鬆了鬆口,淡淡的對我說。

“不可能。”我淡笑。無論是哪種妥協方式,於我而言,機率爲0。

“哼,那我就打到你叫爲止。”她的目光死死的鎖定我,每一鞭都抽的驚心動魄,我咬着牙,看着前方。

死活不叫出聲來。

銀玖澈咬牙切齒的盯着那個女人,千本陌塵感覺心裏也跟被鞭抽了一樣,火辣辣的疼,疼痛衝擊着我的感官。

“嘶,。”那個女人把一桶辣椒水潑了上來,這讓我深感疼痛。冷汗直流,可是我,死活都不叫出聲來。

叫出聲。那是弱者的一種表現,我不認輸,死也不認。

“叫啊,爲什麼不叫。”她抽的越發有氣無力。“第999鞭,你還差得遠。”我長舒一口氣,淡定無比的看着她。

經管頭髮凌亂狼狽的貼在了臉頰上。“你……在數……我抽打的鞭數。”她錯愕的看着我。“一千都不到,哼。”

“該死。”她帶有刀疤的那一邊臉,微微有些動容,下手越發的狠烈,我咬着牙,冒着汗,一直堅持着。

惺之魂、勝利是我的,必須是我的。不管、付出什麼代價、風祭槿……!我會超過你,我發誓,我會超過你。

從此以後,不止有你風祭槿纔是神話,我也是……! 27 鳳琉璃

“咻。”咻的一聲,狂風大作,女人握着鞭子的手也不由得顫抖起來。最終,在狂風中,鬆開了長鞭。

“你贏了。”女生沉聲看着我。“第……10000鞭。僅此而已。”我慘淡一笑,感覺整個身體都要虛脫了。

“啾。”伴隨着一聲鳳鳴,一個如琉璃般透明璀璨的火鳳凰活脫脫的出現在我面前,我看呆了。

它、好漂亮。

“小丫頭,你很成功,你通過了惺之魂。”鳳鳴聲伴隨着一個魅惑好聽的女聲在我的耳畔縈繞。

整個櫻勳亞爾銘**了。

“夏末殤居然召喚出來了鳳琉璃。”

“天吶,她通過了惺之魂。”

“不可思議,她居然……通過了惺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