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話,到現在心裡還有點接受不了,不過事實好像已經不容反駁。

不過日天兄,本瘋子還是想問一句,你真的就是林老魔,左擎蒼真是你殺的?」

心性還是不錯的。

只是這一問,很多人神經又緊繃起來。

林昊淡然道:「一路上我已經說很多遍了,你覺得到現在我還有必要說謊?」

是啊,一路說了不止一次了,奈何當時就是不信!

想著這一路自以為是的表現,劍如風難得的臉紅了。

不過很快他又笑起來,沖神農公子等人道:「剛才誰嘲笑來著?

本瘋子怎麼記得有人說,如果日天兄是林老魔就當著所有人的面吃屎?

神農公子,不會是你說的吧?還是玉公子說的,又或者,你們所有人都說了?」

一邊說,一邊走到一群人跟前,挨個問。

這個羞辱,神農公子等人又氣又急,偏偏礙於林昊淫威,還發作不得。

本心來說,他們還是比較想低頭的!

這不是什麼骨氣不骨氣的問題,事實就是,當實力差得完全看不到希望,骨氣根本沒用。

只是身為誅魔聯盟成員,家族宗門話事人沒開口的情況下,他們根本沒法開口。

所以,只能忍著,任由奚落羞辱!

好在是不想得罪太多勢力,沒多久,金劍真人將劍如風叫住。

而這個時候,林昊已經悄悄站在中央石台上,直面常玉真人!

獨寵冒牌妻 「你是青城山掌教?」石台上,林昊淡淡問道。

常玉真人面色陰沉:「擎蒼真是你殺的?」

一夜歡戀:霸上惡首席 「你可以覺得不是!」林昊並不多麼想解釋。

常玉真人目光更冷:「為何?為何恃強凌弱,為何以大欺小,為何在他逃走之後依然不放過他?」

為何?

因為不該打糖姨的主意?

因為大帝之威不可犯?

想想,林昊搖頭。

其實問題的答案很簡單,但是他並沒有興趣跟一個無關緊要的人說。

轉移目光,看著天邊孤鴻,他道:「不為什麼,本帝殺人,從來不需要理由。

本帝,只是想殺人了……」 本帝殺人從不需要理由!

本帝只是想殺人了!

簡單的兩句話,輕描淡寫,宛如鴻毛一般沒有重量,卻偏偏有種無聲的張狂與孤傲,將人心壓得死死的,連氣都喘不過來。

眾目睽睽之下,遭遇如此羞辱,常玉真人當場就漲紅了臉,目光凌厲,齜牙欲裂。

林昊卻不管那麼多。

宛如周圍所有人都不存在一般,他淡然道:「誅魔大會,誅魔聯盟……

不是要誅了本帝么,現在本帝來了,為何還遲遲不動,是在等本帝先出手么?

若果真如此,那本帝有必要提醒一句,若本帝出手,你們將不再有任何機會。」

愈發的肆無忌憚。

愈發的目中無人。

便是這些話,下面劍如風聽得如痴如醉,驚為天人,金劍真人師天勝等人也暗暗咋舌,直道狂妄。

至於那諸多誅魔聯盟之成員,此時一個個滿腔怒火滿臉煞氣。

這個時候,只要常玉真人一聲令下,他們便能結陣圍攻,行誅魔壯舉。

常玉真人也果然不負眾望!

這個時候已經沒得選擇了。

若早知對手如此兇悍,連惠靜師太這等金丹大圓滿亦說屠就屠,那麼這件事多半就忍氣吞聲,從長計議了。

問題就在於,當時根本沒意識到!

雖然當初也預感到對手很強,絕非易與,所以才大費周章組建了聲勢浩蕩的誅魔聯盟,可說到底,沒料到居然強到如此地步。

等現在發現,一切為時已晚。

此時此刻,眾目睽睽,連惠靜師太也因此而殞命,若是青城山再退,以後必定顏面掃地,淪為長生界笑柄。

如此,為了宗門聲譽,不論如何不能退卻,不戰也要戰!

所幸,雖然對手實力強,己方陣營卻也不弱。

金丹期數十,半步元嬰好幾個,如此人多勢眾,即便對手再強,他也有信心將之誅滅。

林昊話音剛落,常玉真人便冷笑道:「既然閣下一心尋死,那就別怪我誅魔聯盟手下不留情。」

話語間,大袖一抖,青色飛劍破空的同時,一縷蒼茫之音響徹天機坪。

「邪魔外道,犯我長生界天威,誅魔聯盟諸位長老聽令,結四象破魔陣,今日,我等共襄盛舉,誅魔,為長生界除害!」

正氣凜然,浩氣長存。

隨著聲音的傳出,天機坪上所有的憤怒消失,一股同仇敵愾的壯烈升起。

「誅魔,為長生界除害!」

「煩長生界天威者,雖遠必誅!」

「四象破魔,吾掌青龍,起!」

「四象破魔,吾掌白虎,起!」

龍圖案卷集 「魔頭,犯我青城,犯長生界天威,今日你死定了,四象破魔,吾掌朱雀,起!」

「魔頭,今日沒人能救得了你,哪怕你是元嬰,亦要於此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四象破魔,吾掌玄武,起!」

「……」

大風起兮,殺機瀰漫。

四象破魔陣,遙遠時代傳下來的合擊陣法,布陣簡單,但是威力極強。

這個陣法不需要專門訓練,幾乎所有修士都會,從而使得陣法十分有通用性。

眼下誅魔聯盟人員結構複雜,精巧的陣法根本用不來,用這個陣法正適宜。

可總的來說,這還是不得已而為之!

若是林昊沒有那麼強,若是林昊不展現出一眼蒼雲真人重傷一念惠靜師太殞命的逆天實力,常玉真人根本不會想到要藉助合擊陣法禦敵。

所幸是林昊先暴露了實力,這樣使得聯盟有了足夠的重視。

若非如此,真要是自信滿滿一個個上,可能聯盟瓦解不過瞬息之間,青城山聲譽陡降也不過旦夕之事。

四象破魔陣一共五個陣位,分別是東方青龍位,西方白虎位,南方朱雀位,北方玄武位。

此四位為四大聖獸位,陣位上一強者踏陣,剩下的人直接輸入真元即可。

四聖位之外,還有最後一個陣位,便在中央,稱中央陣位。

中央陣位之人必然是四象破魔陣所有人中修為最深厚的一個,並承擔著啟動陣法駕馭陣法之職。

眼下便是如此!

青城山四大長老踏四大聖位,負責為陣法聚集真元能量。

中央石台,常玉真人御劍長空,掌中央陣位,負責陣法的最終掌控。

從今天開始教你們做人 而隨著陣起各方就位,彷彿間天地被封鎖,一股無形壓力籠罩著天機坪。

遵循著陣法形成的機理,陣成的瞬間,以石台為中心,地面一圈圈光紋亮起,一個個色澤不同的神秘符文升空。

四方聖位上,四大長老腳底下,依照方位不同,各自形成一個宣傳的聖獸印記。

這個時候其它人也沒閑著。

青龍屬木,白虎屬金,朱雀為火,玄武歸水,根據自身真元五行屬性不同,陣成的瞬間,誅魔聯盟眾人各就各位,開始往陣法中注入真元。

眾人拾柴火焰高!

隨著澎湃的真元不斷湧入,陣法帶給人的壓迫感越來越強,而那四位長老腳底下,四聖獸印記越變越大,越變越鮮活。

而陣法籠罩的天地間,符文涌動,天墜金蓮。

鎮北疆 某一刻,只聽「昂」的一聲,便見東方青龍位,那原本只在地面平面轉動的青龍印記驟然活過來,一條十丈青龍衝天而起,遨遊雲端。

幾乎就在同一時間,南方朱雀舞空,西方白虎行野,北方玄武駕馭得滔天巨浪,威勢無邊。

自此,四象破魔陣已成!

陣法使得原本零散的力量有效聚集到一處,且威力有所提升。

感受到那股可怖的氣息,場邊看著,金劍真人師天勝都暗暗心悸。

不出意外,那將是堪比元嬰修士的攻擊力!

劍如風也有些被嚇到了。

做不到眼睜睜看著,坐視不理,果斷他便要往陣里創。

金劍真人卻是一把拉住。

劍如風頓時急了,金劍真人卻搖頭道:「稍安勿躁,依為師看,這位紫霄真人未必會有事!」

「沒錯,面對此等壓力,紫霄真人神色那麼平靜,一點波瀾都沒有,十有八九,他根本沒把這個四象破魔陣放在眼裡。」

天魔門大長老師天勝也在旁邊說話。

被他們這麼一說,劍如風仔細一看,好像還真是。

如此驚人的殺機,不是針對他他都心裡發毛,沒理由林昊會感受不到。

而既然能感受到,卻還如此輕鬆,那似乎只有一個可能…… 的的確確,林昊沒把這小破陣放在眼裡。

陣法很強,往往能以弱擊強,化腐朽為神奇,哪怕上一世歸為大帝,他也經常性被一些處心積慮布下的陣法,又或者一些殘餘古陣弄得灰頭土臉。

可說到底,陣法能不能管用,還要看人。

一看布陣之人,二看對手實力強弱!

布陣之人強,則簡單的陣法往往也能發揮出極大的威力。

對手實力弱小,則陣法的威力往往會被無限制放大。

可眼下四象破魔陣面對的問題,不僅僅是布陣之人實力有限,還有對手實力之強,根本超出想象。

也就是沒興趣使那種巧勁,否則以林昊對陣法的理解,這種漏洞百出的陣法,他念動間就能瓦解。

可顯然誅魔聯盟眾人不這樣認為!

在他們眼裡,他們集結起來聚合的力量已經足夠強,足以對元嬰尊者構成威脅。

與此同時,在他們眼裡,林昊再強,也不可能強得過元嬰尊者。

此刻常玉真人等人眼中,林昊風輕雲淡一動不動,那不是胸有成竹,而是束手就擒一心等死。

生死之敵,又事關方方面面的利益,這個時候,沒人動惻隱之心!

這個時候,但凡參與組陣之人,皆迫切希望林昊死!

隨著時間的流逝,注入陣法之內的真元越來越多,由此而引發的殺機與異象也愈發濃郁。

東方,青龍舞空,大片木屬性真元滾滾翻騰,醞釀出一片萬古之森蒼翠蔥鬱之幻景。

西方,白虎行野,銳利而鋒芒畢露的金屬性真元凝聚成劍,那煌煌利劍之影,仿如上古劍冢復生。

再次之外,南方北方,皆有無盡殺機與異象。

便在這濃郁的殺機、驚天的異象之中,中央石台,青色飛劍驟然俯衝,瞬間落回常玉真人之手。

「敕——」

一聲輕喝,他怒目圓瞪,劍指蒼穹。

「犯我青城者,死!」

「犯我長生天威者,死!」

「四象破魔,東方青龍,聽吾號令,青龍劍雨,落!」

聲音清冷,飽含殺機。

語落,東方蒼穹,青色雲氣怒卷,萬古之森震蕩,一派末日肅殺之象。

便隨著那震人神魄的龍吟聲傳出,驟然間青龍張嘴。

龍嘴瘋狂吞吸著青木真元,某一刻,驟然噴吐而出。

那是一柄柄青色靈劍,皆由真元凝成,鋒芒畢露,殺機森森。

成千上萬這等靈劍,爭先恐後殺將而來,霎時間天地間一片肅殺,利劍煌煌如雨。

看到這樣的一幕,陣外,金劍真人劍如風等人都不由緊張起來。

而身為主陣之人,不論神農公子還是玉公子,眾人心中皆無比快意,只認為林昊必死。

林昊也沒什麼舉動!

他還是老樣子,彷彿什麼都沒感覺到,依舊閉著雙眼,酷似睡著了。

見狀,常玉真人等人心中狂喜!

待見到煌煌劍雨籠罩,即將臨身,那種欣喜又上一層樓,直接蛻變成嘴角眉梢清晰可見的笑容!

然而……

叮叮叮叮!

咚咚咚咚!

一陣宛如實質般劍碎劍落的聲音傳出,看著那憑空出現、表面遊動著龍影的旋轉血色罡幕,看著撞上去的青色真元之劍不是被帶偏失去方向,就是直接被崩碎,瞬間人群笑容變得僵硬,場面也變得無比冷清。

「這……」

「怎麼可能?」

「這是屬於體修者才會擁有的血罡,怎麼會在一個劍修身上?」

「天底下怎會有如此之霸道的血罡,那遊動龍影究竟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