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噬抬腳邁出,腳下有符文綻放,瞬間就是數百米,對此他們不敢走的太快,之前就有過經歷,差點送到了一條神鱷的嘴邊。

「跟上!」

結果還是上官閉月低喝了一聲,帶頭追了上去,剩餘二人自然也不廢話,儼然已經是以噬為尊的地步了,抬腳也是跟近。

「方才的黃金獅子哪去了?那體型也太大了些,恐怕是方圓數千里甚至是數萬里內的霸主,能有山嶽那麼高,太可怕了。」

霍老二鬼鬼祟祟時刻注意著周圍,結果心有餘悸的喝道。

顯然,之前的一幕『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把戲將他驚的不行,讓他心中不能忘卻。

「應該是離開了,據我觀察,那天鵬應該是入侵了它的領地,這才遭到金色獅子的捕殺,如今天鵬被殺了,它也自然再次隱去了。」

噬想了想后,得出這樣一個結論,讓所有人都暗自點了點頭。

雖然幾人在這個區域內只是活動了短短三天的時間,然而卻也摸清了眾多凶獸之間的規律。

它們一般都生活在各自的領地中,輕易不會踏入其它凶獸的領地,而一旦踏入別的凶獸領地,必然就要引發大戰,最終只有一方身死才是結局。

顯然,之前的一幕就是這樣的情況,天鵬入侵了金色獅子的領地,這才遭到了它的捕殺,而那條斑斕的巨蛇則很可能是金色獅子的手下或者是。。。寵物。

「起碼數千公里內都沒有什麼危險了,這裡是金色獅子的地盤,其它的凶獸甚少有敢踏足的,即便是領空也是不行。」

噬心有餘悸的抬頭看了看天空,顯然,那頭黃金獅子非常霸道,應該早就已經注意到天鵬侵佔了它領空的行為了,一直都在引而不發,等待關鍵時刻一擊斃命。

顯然,那頭黃金獅子成功了,天鵬喋血,屍骨無存!

「繼續趕路,每次移動的距離都不要太遠,哪怕速度稍微慢一點,也不要驚動了那些龐然大物,如果所料不錯,我們已經進入了核心區域了。」

噬回頭對著幾人叮囑一番,不管是那頭天鵬還是黃金獅子,顯然比自己等人三天內遇到的所有凶獸都要厲害的多,從這些凶獸的戰力中就能夠大體判斷出,自己等人究竟是來到了什麼地方。

「明白!」

所有人都是繃緊了神經,沒有人會在這個時候開玩笑,因為那些凶獸實在是太厲害了,甚至它們之間的戰鬥餘波就能夠將幾人弄死好幾回了,所以到了現在,大家都很謹慎。

幾人化成了一道殘影,在眾多矮山之中來回騰挪,從一座矮山幾個閃爍就來到了另一處矮山上,但是這裡的所有叢林以及矮山等好似無窮無盡般。

凝視天邊,在矮山的盡頭處,似乎依然還是矮山。

「小心!」

幾人神形剛一出現,噬便一把抓住了上官閉月正想要邁步的身影。

前方几步遠就是一潭黑水湖,那漆黑的色澤讓人心中忍不住生出一種怪異的恐懼,緊緊是面對著黑水湖而已,竟然就讓人如此,誰知道其中會有什麼危險?

而且,那湖水十分的廣闊,上面連一絲的漣漪都不曾泛起,平靜的過分,讓人心中不由的跟著繃緊發慌,如果下一次移動位置,肯定會落到湖水中。

「謝謝!」

上官閉月臉色有些發白,一路上大家已經不知道神形變換了多少次,一直都沒有遇到什麼危險,顯然,自己的內心已經放鬆了下來,連危險都沒有發覺,若不是噬及時將她拉住,恐怕真的要危險了。

「提高警惕!」

噬沒有回應她,只是回頭冷冷的叮囑了一句,而後帶領著幾人圍繞著黑水湖邊緣而行,其他人也不再多言,緊緊的跟隨而上。

「殺!」

未來世界之我心安處

「有人在這個地方拼殺?他們不想活了么?」

光頭吃了一驚,不由看了一眼噬,卻發覺他突然間安靜了下來,眼神冷冷的掃向前方几座矮山的方向,散發著冰冷的殺意。

「嘿嘿,有獸吼聲,聽聲音像是『麟角獅』!」

噬的聲音很冷,雖然是在笑,但讓幾人感覺卻彷彿從酷熱的炎夏瞬間跌落到冰窟窿中,然而聽聞『麟角獅』三個字之後,幾人先是一愣隨後有些瞭然的點了點頭。

「這群人,要倒霉了!」

噬沒有多言,瞬間就消失在了原地,他沒有招呼其餘人,顯然是不想讓他們參入其中,但是這幾人一路來生死與共,又怎能真的讓他獨自去面對?

即便大家都知道,麟角獅的主人此番恐怕是活不成了,但還是忍不住朝著那個方向而去,聽聲音不難聽出,好像是神衛在與什麼人相鬥。


不錯,就是羽化仙門的神衛,也只有他們是以蠻獸王者『麟角獅』為坐騎的,而這位少年魔王大人可是跟羽化仙門乃是死仇,不管他們的對手是誰,都註定了要被噬插上一腳。

「交出輪迴信物,我等念在你是輪迴至尊唯一血脈的份上,今日便饒你一命!」

剛到了近前,就聽到了神衛中有人傳來的大喝聲,讓噬吃了一驚,輪迴至尊唯一的血脈?

竟然是碰到了輪迴至尊的後人,而神衛的這幫混蛋竟然想要搶奪他身上的什麼輪迴信物!

一瞬間,噬的心頭便湧現出來了滔天的怒火! 第三百八十三章殺無赦

可有後來人為我守護家鄉?又有後來人為我埋骨何方?

凄愴的話語依然還在耳邊迴響,輪迴至尊以還未達到巔峰的身軀去迎戰,結果堂堂一代至尊落到隕落異鄉的地步,屍骨都不知葬到了何處,連自己的血脈都來不及安置。

可是結果呢,之前輪迴至尊才以最後的執念斬殺了幾尊大凶,解救了諸多的修士,而他所守護的生靈卻要將他的後人趕盡殺絕,居然還要搶奪他後人身上的輪迴信物。

輪迴一脈的證明?

又是這樣的一幕,讓噬再一次的見到,羽化仙門從來便是如此,霸道異常,為了自己的目的從來都不在乎別人心中的想法。

用他們自己的話說,弱肉強食古來便是如此。

自己的姐姐,堂堂『天靈體』,受到上蒼的眷顧,結果就是被其強行擄去,結果導致姐弟二人從此人間無望相聚。

而今,他們又用這一套對待至尊的後人,輪迴至尊為了守護這片大地都戰死了,而他的後人卻淪落到這樣的下場,實在是讓人氣憤的狂。

「羽化仙門,真是好大的威風!你們這樣做可對得起輪迴至尊?」

噬憤怒的狂嘯,身形爆閃留下破空之聲,帶著怒火降臨而下,身後一對羽翼如天刀,瞬間前劈,將地面都給割裂了,留下深深的溝壑,將其中被圍的一名渾身染滿鮮血的青年與對面十多名神衛阻隔開。

「什麼人?」

眾多神衛果斷後退,那天刀太過的凌厲果斷,讓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坐下麟角獅發出憤怒的咆哮聲,卻也只能躲避其鋒芒,遠遠的後撤開去。

「殺你們的人!」

噬從高空處緩緩降落下來,上前一步將那名渾身染血快要栽倒的青年給攙扶住了,冷冷的回應著,甚至都沒有多看對方一眼。

「哪裡來的狂妄小子?敢與我們羽化仙門為敵?你是不想活了嗎?可知道我們乃是羽化神衛!」

這是一整隊的羽化仙門神衛,共有十九名騎士,但是現在顯然已經有五人被斬殺了,連他們的麟角獅坐騎都被撕裂,而此刻神衛的首領人物長戈前指,大聲的呼喝道。

「你沒事吧!」

噬直接將那群神衛無視了,此刻皺眉,將那名年輕人攙扶住,卻意外發現,他身上的血漬並非是他自己的,之所以站不住,乃是因為他中了一種慢性??毒藥,而今又有些脫力所致,並且這年輕人實力極強。

「多謝相助,你還是快走吧,你的好意我心領了,羽化仙門乃是天下一等一的大派,沒必要為了我去得罪他們,今日我柳名若是不死,必會與兄台痛飲一番,別過!」


說完,年輕人被鮮血澆灌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而後若一頭孤狼般推開噬攙扶的大手,朝著神衛等人的方向而去。

「一個也別想走!」

神衛的首領眼中冒著寒光,一擺手,周圍剩餘的十多名神衛瞬間圍攏了過來,將噬以及輪迴至尊的後人堵在了中央。

「你看,這可不是我多管閑事,是他們主動找上我的,這已經不是你一個人的事情了。」

噬對此卻報以微笑,完全都沒有在意,三兩步再次來到年輕人的身邊抓住了他的肩膀笑呵呵的道。

「唉!神衛聽著,今日之事與這位兄台無關,不要牽連無辜!」

年輕人身軀微顫,搖了搖頭,而後看向了神衛的首領,聲音冷硬的說道。

「哼,除非你交出輪迴信物,我便答應你放這少年一條性命,否則,你們今日都得死在這!」

神衛首領冷笑,居高臨下的看著兩人,緩緩開口道。

「這不可能,除非你們從我的屍體上跨過!」


然而,年輕人聞言,一股煞氣油然而生,朝著周圍衝去,讓所有人都是一陣側目。

「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神衛首領眼中爆發出殺氣,坐下威武的麟角獅感受到主人的殺意也是發出一聲沉悶的低吼,血腥氣開始蔓延開。

然而,他還為說完,就被噬打斷了。

「真是沒有想到,號稱神州第一仙門的羽化仙門神衛竟然都是卑鄙小人,為了對付輪迴至尊的後人還要下毒,看來你們當真是不要臉了?」

噬大罵,上前欺來, 重生軍嫂追愛計 ,顯然,似乎還是小瞧了這個少年了。

「少說廢話,小子,自認為有點實力就敢目中無人?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是么?若是今日你二人死在這裡,天下人誰知道是我神衛做的?」

那首領發出嗤笑,看向噬的時候眼神中透出凝重之色,偷偷向後方做了一個手勢,眾多神衛隨時都會發出致命一擊。

「小心他們身上的毒物,讓人防不勝防,我方才就是在不知不覺中著了他們的道。」

年輕人暗自嘆了口氣,看來這少年是免不了被牽連進來了,心有愧疚,卻只能提醒一聲對方小心。

「哈哈哈哈,羽化神衛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如今只剩下了些下三濫?放心,不過是些許毒物而已,小爺我天生就不怕毒,今日便來大開殺戒一番,新愁舊怨,只能用血來洗刷,戰吧。」

噬大笑,抬手就將年輕人拋飛了出去,力道之大,讓那年輕人睜大了眼睛,他發現自己竟然無法抵抗這股力道,只能被迫被置於後方。

「殺!」

二話沒說,噬眼中充血,他跟羽化仙門已經是死仇,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手中一根石棍出現,散發出奪目的亮光,瞬間朝著其中一名神衛當頭砸落。

『噗』

那名神衛嘴角冷笑,只是沒想到他會先下手,一拍坐下麟角獅,麟角獅頭頂的尖角上挑,迎了上去,而結果自然是悲催的,一聲輕響而已,整個棍子砸入了地下,至於那神衛以及麟角獅則在一瞬間就成為了血霧。

「什麼?」

這一刻,別說是羽化仙門的神衛都瞪大了眼睛,就連不遠處的年輕人也是被驚的說不出話來。

這是何等的神力,一棍子竟然將御天境的羽化神衛給砸了個形神俱滅。

「布陣,快布陣!」

那神衛首領額頭有冷汗流了下來,這才一個照面而已,竟然就有一名御天境的手下被打的形神俱滅,甚至連坐下蠻獸王者都是如此。

這太過可怕了些,這只是一名少年而已啊,為何會擁有如此恐怖的戰力?難道他是至尊轉世不成么?

然而,噬一招得手怎能輕易放過,石棍砸落的同時,一對堪稱華麗的羽翼展開來,發出鏗鏘戰音,若兩柄天刀劈砍,朝著兩邊的神衛揮去。

『咔嚓』

這是刀兵折斷的聲音,前沖的神衛以及其坐騎還未明白怎麼回事,結果突然仰天栽倒,大捧的鮮血流淌下來,整個人連同麟角獅一起,都在中間剖開一分為二。

生命氣息迅速的消失,什麼都沒有留下,顯然那兩人也是已經死於非命。

『嘶~』

神衛首領有些發懵,竟然如此容易的就將自己的三名手下都給擊殺了?真可謂是乾淨利落,這才剛開戰而已,幾個呼吸的功夫,自己一方的神衛竟然只剩下了三成。

「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