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鋒一轉,羅蘭的語氣變得十分無奈,「可是我們現在很窮,非常窮。而且我們時間又很緊張,非常緊張,據我所知,長則兩年,短則半載,這片大陸上將會爆發大規模的軍事衝突,所以,我們需要在最短的時間內發展壯大。但是你也看到了,從長遠看,法其頓的地理位置確實不錯,但是短期來看,相對匱乏的資源將會成為限制咱們快速發展的最大瓶頸,僅僅是赤血盜匪團繳獲的那點資源,還是遠遠不夠的。咱們需要一筆不菲的資源突破這個瓶頸!」

說到最後,羅蘭的目光轉移到了西北收稅軍原先的營盤上,那是由一輛輛巨大的輜重車組成,這是西北三領今年的秋稅,裡面還有法其頓城堡的一千枚銀幣,按照往年慣例,稅收中的糧食將會押解往鎮北特區,那裡有整個西北最大的糧倉——鎮北糧倉。

糧食入庫之後,剩餘的稅銀將會被押解往帝都斯坦德威克,然後西北稅收軍在那裡接受為期兩個月整編和軍事特訓,來年春雪融化之際,再返往大西北,進行春稅的收繳和押運工作。

羅蘭與其在安慰勸說溫蕾薩,不如說在堅定自己的信心更為合適。

眼前的財富實在太大了,由不得他不眼紅。

只是利益與風險並存,財富越大,其中蘊藏的危險也就越大,稍有不慎,便將萬劫不復。

在埃拉西亞王國,領的概念,基本上等同於羅蘭前世的省。

雖然西北三領是埃拉西亞王國最貧瘠的三領,三領加起來也比不上南方一個富饒領的產出,但三領半年稅收,依舊是一個讓人發狂的數字。

布朗設計襲擊西北收稅軍,為的並不是這筆龐大的財富,而是為了仇恨,事後,可以毫不猶豫的派人將其付之一炬,但是羅蘭卻無法眼睜睜的看著他這麼做。

一旦將這筆財富搞到手,羅蘭的暗夜精靈基地將會搭上發展的特快列車,短時間內積攢出一股屬於自己的力量,用於應付未來局勢的突變。

羅蘭現在上躥下跳,雖然看起來過的有滋有潤,卻掩蓋不了人員匱乏、戰力稀缺的事實,雖說在赤血軍寨召喚風之古樹的時候,有不少意外收穫,但是相對於動輒上千上萬的軍事衝突來說,那大隊龍蠅王戰兵又委實算不了什麼,就像今天晚上,若是將它們投進去,只怕連個水漂都打不上來,大量轉化智慧古樹,組建暗夜精靈軍隊才是羅蘭的最佳選擇。

羅蘭盯著溫蕾薩,認真的道:「眼下是最好的情況,由他們代勞,不用髒了咱們的手。等一下,說不得我們還需要親自補漏,要麼不參與,要麼就做到盡善盡美,將所有的威脅扼殺在搖籃之中。若是下不去手,提前跟我說,我不會怪你,我會親自動手,但若是因為你心中的那一點點慈善,故意放過他們……不管有沒有給法其頓帶來致命損失……那麼抱歉,我就必須將你重新送回戰爭古樹進行重塑了!」

隨著最後一句話吐出,空氣遽然便的陰寒了數分,場中一陣無聲寂靜。

「少在這裡嚇唬小孩,我倒是想要看看你怎麼個重塑法?」一個沙啞低沉的聲音打破了這種陰寒沉靜,一隻纖細秀美的玉手將溫蕾薩一把拉到了自己的身後,對著羅蘭怒目而視。 「瑪維姐!」溫蕾薩好像看到了救星一般,躲在了憑空出現的身影身後,再也不敢多看羅蘭一眼,強忍著才沒讓眼眶中的淚珠掉下來,她被嚇到了,雖然從頭到尾,羅蘭語氣沒有絲毫的起伏,只是在描述一個事實,沒有半絲威脅之意。

但敏銳的直覺告訴她,羅蘭並不是開玩笑,每一個字都是真心實意的。

「不要怕,有我呢!」瑪維輕輕拍了拍嚇的像小羔羊一樣的溫蕾薩,安慰道。

對於瑪維的神出鬼沒,羅蘭早已習以為常,對於她語氣中的憤怒,視而未見,「你來晚了。」

「你以為老娘鐵打的,兩天半,來回奔波五百公里,鏖戰*場,到現在連眼都沒合,緊趕慢趕的跑來,結果發現你這裡屁事都沒有,自己還在這裡嚇唬小姑娘,你好意思啊!有什麼事情不能慢慢說!」瑪維就像一隻火藥桶,被羅蘭一句話給點爆,她最看不慣羅蘭那副風輕雲淡的模樣,明明頂著一張半大孩子臉,偏要裝什麼冷酷,偏要裝什麼深沉,偏要裝什麼智珠在握,讓人很不得在他那張女人還要嬌嫩的臉上狠狠的捏兩把。

事實上,瑪維也是這麼做的,敢想敢做,一向都是她的風格,像豆蔻一樣飽滿的纖細修長白皙手指,捏著羅蘭的臉頰,一陣惡狠狠的揉搓。

羅蘭肅穆的臉龐,頓時變成了一張苦瓜臉,他不是躲不開,而是不敢躲,多次交鋒經驗告訴他,眼前就是一隻母暴龍,一名女霸王,根子里充滿了邪惡因子,自己越反抗,對方的壓迫也就越厲害,對方調/教的興緻也就越高,尤其是對方在數日沒有合眼,情緒不穩定的情況下,更是不能常理揣測。

瑪維歪著腦袋觀察了一下,拍拍羅蘭的臉頰,露出了一個滿意的笑容:「很好,這才是一名少年應該擁有的表情嘛!連一點激情和衝勁都沒有,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七老八十了呢!擔心這麼多沒用的做什麼,看中了什麼搶回去再說,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等到那些蠢蛋反應過來的時候,說不定咱們早就將法其頓打造成銅牆鐵壁了,要對自己有點信心,就算對自己沒有信心,也要對艾達希爾有點。它可不是普通的生命之樹,說不定暗夜精靈將會在這個全新的世界,在你的手中重新崛起。暗夜精靈一族從來不是任人捏扁捏圓的茄子。」

躲在瑪維身後的溫蕾薩,一雙美麗的大眼瞪的溜圓,目光來回在羅蘭與瑪維身上轉動,裡面燃燒著熊熊的八卦之火,在她的記憶中,瑪維可不是這樣的,嚴苛、刻板、嚴肅、鐵血、冷酷、無情才是她的代名詞,在她們的小一輩中,甚至還有著「冷血教官」的外號,因為她統領的部隊訓練嚴苛程度在整個暗夜精靈都是出了名的,像眼前這種戲耍般的親昵動作,別說見,聽都沒聽說,若是傳出去絕對驚掉一地眼珠子,至於羅蘭先前恐嚇造成的心理陰影早就丟到爪哇國去了。

「咳咳!」在羅蘭的接連示意之下,瑪維才想起,現在並不是兩人私下相處,若無其事的將親昵動作一收,惡狠狠的在探頭探腦的溫蕾薩的小腦袋上拍了一巴掌,「還有你,以前我是怎麼教導你的?竟然連基本的判斷力都沒有了?」

「不要肆意踐踏生命,當初不是你教給我們的嗎?」溫蕾薩捂著腦袋,扁扁嘴,一臉委屈。

「還敢狡辯!」瑪維又給了溫蕾薩一巴掌,「一看就知道你當初沒有好生上課,我讓你們不要肆意踐踏生命,是指在日常的生活中不要以任何形式的殺戮和破壞取樂,沒讓你將善心發在戰場上,那純粹是嫌自己命長,死得不夠快。一旦上了戰場,生命就已經不再是生命,最仁慈的舉動,莫過於用自己的刀箭送他進入生命的輪迴。記住了沒有?」

「記住了!」記憶中的那個冷血教官又回來了,溫蕾薩哪敢頂嘴,弱弱的應了一句。


「總算糊弄過去了。」瑪維心底長長鬆了一口氣,守望者半面面具下的嬌媚臉龐飄過了一絲緋紅,剛剛教育溫蕾薩是次要的,轉移話題才是主要的,要是再被溫蕾薩那好奇目光盯下去,她非崩潰不可,而且她更無法解釋,剛剛為何做出這種即便是對於自己的親生弟弟加洛德都不曾有過的親昵動作,總不能解釋為下意識的吧,那樣只會引來有好奇寶寶之稱的溫蕾薩更多問題。

「還不行動?再等下去,你的戰利品就要被付之一炬了!」收斂了一下心神,瑪維沖著下面揚了揚下巴,戰場上,已經有一小隊赤血哨兵結束了自己負責的那一片戰場上的清理工作,點燃了火把,向西北收稅軍的輜重車靠了過去,顯然準備執行布朗的第二項命令。

「嗯!」羅蘭點點頭道,「時間有限,速戰速決,還有,盡量多收集戰魂。」

「啰嗦!」瑪維留給羅蘭的只是一個優美矯健的背影,在復仇之魂軍團的簇擁下,向不遠處的一隊赤血盜匪哨兵隊殺了過去。

瑪維進入戰場百米后,便有無數黑霧涌了過來,直接沒入了她的體內,只是這種情況只持續了短短十幾秒鐘,剩下的黑霧便只能圍繞在她的身體打轉,想進不得其門,隨後瑪維身上綻放出了一個六芒符文星陣,不同於瑪維領悟符文內勁時的銀色符文,構成這道六芒符文星陣的符文是黑色的,純粹到了極致的黑色。

在暗夜精靈,黑色符文有專屬於自己的獨特符文寓意——鎮魂鎖魄。

六芒符文星陣以一種看似緩慢,實則快的不可思議的速度流轉了一圈,便神乎其神的六變九,成為了更複雜、更深奧的九芒符文星陣,隨後就像它出現的一樣,沒入瑪維的身體,消失的無影無蹤。

九芒符文星陣一消失,圍繞在瑪維身邊的黑霧就像開了閘的洪水,眨眼間便消失在她的體內,只是這股洪水實在太大,沒用多長時間,先前那種想進不得其門的景象再次出現,可是這次九芒符文星陣並沒有再次出現。

羅蘭這才想起,他與瑪維身上的戰魂儲存空間都是有等級和儲存限制的,由於戰魂從來沒有寬裕過,他們的戰魂儲存空間都是最低級,只能儲存一百單位的戰魂,顯然瑪維剛剛藉助戰場上白得來的戰魂將戰魂儲存空間升到了中級。

只是中級戰魂儲存空間的容納度也不過是低級的十倍,一千單位而已,相對於這場戰爭龐大的基數,哪怕是加上羅蘭身上的,也不過是二三十分之一,想要將戰魂儲存空間升到高級卻必須自身等級達到高等才成。


想到如此寶貴的一筆巨大財富,眼睜睜的消散在空氣中,羅蘭的心一陣撕裂疼痛。

隨著瑪維身邊的戰魂數量越聚越多,她周圍的復仇之魂軍團陷入了興奮狀態,在黑霧中來回穿梭,如魚得水,隨著穿梭次數增多,它們那如煙如霧的身形正在變的更加高大也更加凝聚,尤其是手中的武器,黑光四溢,宛若實質,與瑪維手中的正版審判之刃已經有七八分相似。

羅蘭身後正在匯聚的影子騎士也在變的騷動不安,它們簡單意識中傳來了強烈的渴求,對於純正戰魂的渴求。

復仇之魂竟然能夠通過吸收戰魂進行成長。

這個羅蘭倒是第一次知道,具現化的終極技能所展現出來的威力,越來越超乎他的想象,同時對於其他終極技能的期待也就越來越大,他現在非常想見識見識其他具現化的終極技能的威力。

若是平時,即便是知道復仇之魂擁有吸收戰魂進行成長的能力,羅蘭也捨不得拿出來,畢竟拿出來太少了,根本就見不到效果,太多了,又捨不得,因為在他的心目中,這些魔法影子戰士是最佳炮灰,衝鋒在最前面,撤退在最後面,即便是陣亡了,很快便會從影子中重新爬出來,殺兩個敵人,搞兩條殘魂補補,便又生龍活虎的。

不過現在戰魂的數量多的裝不下,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重新化為天地間最純正的能量,不用白不用,一把將溫蕾薩拽上灰燼後背,策騎沖入了戰場之中,開啟了戰魂儲存空間的附帶功能——戰魂自動凝聚,頓時無數戰魂,就像煙霧一樣匯聚了過來,就如同瑪維一樣,羅蘭僅用了十秒鐘便將自己的低級戰魂儲存空間升到了中級,用了更短時間將已經擴大了十倍的戰魂儲存空間塞滿了,因為升到中級的戰魂儲存空間的附帶功能戰魂自動凝聚也由低級升到了中級,籠罩範圍也擴大了十倍,由一百米變成了一千米。

羅蘭原本想讓符文大槍好生的飽餐一頓,結果遺憾發現,符文大槍對於這些非暗黑屬性的戰魂根本不感興趣,連動彈都不動彈,無奈之下,只能將另一位靈魂消耗大戶鬼王右手招了出來。

面對像海水一樣翻湧而至的殘魂,鬼王右手興奮的嗷嗷直叫,用自己並不豐富的辭彙給予了羅蘭充分的肯定和讚揚,並且由衷的表示了自己以前有眼不識泰山,以後絕對服從羅蘭的領導和安排,只希望以後有這種好事情,第一時間召喚他出來。 誰說大塊頭沒有智慧?

鬼王右手剛剛展露的這一手馬屁智慧,絕對杠杠的,一頓磕磕巴巴的馬屁下來,讓羅蘭舒服的眼都眯了起來,別的不敢保證,以後有這種事情,絕對少不了他鬼王。

鬼王右手的吃相比復仇之魂們可就兇殘了許多,上手便是一記鬼王嚎叫,連那些擁有靈智的靈體在這個技能下都會主動融入右手的身體,更別說是這些只剩下本能的遊魂殘魄,當場便被震成最純粹的靈魂能力,被右手吸入身體后,直接成了它身體的一部分,而且這個技能的籠罩範圍比羅蘭的中級戰魂自動凝聚功能還要大一圈。

緊接著便是一記終極技能噬靈之魂,無數鬼面妖魂「桀桀」怪叫著從鬼王體內沖了出來,四處飛舞,張大了嘴,長虹吸水般吞噬著那些遊魂散魄。

這還不算完,鬼王右手在屍群中,用巨型鬼頭錘敲敲打打,挑挑揀揀,看到滿意的鎧甲,連同屍體在內,一起拎了起來,直接丟進嘴中,大口的咀嚼起來,鮮血四濺,隨後它龐大的身體上便浮現了一塊塊大小不一的血色甲胄部件,東一塊,西一塊的,就像幼稚園孩童的劣質作品,十分抽象,配合上它那龐大畸形身軀,顯的又醜陋又猙獰。

鬼王右手自己卻十分滿意,身上每浮現一塊血色甲胄部件,便像七八歲孩童般,興奮的又叫又跳,可是這種童真舉動,出現在一個猙獰怪物身上,只會給人帶來噩夢般感覺。

上一次,羅蘭為了快速激活在蜥蜴人弓箭手采尼身上種下的怨力種子,故意讓鬼王右手將赤血盜匪團二首領的屍體連人帶甲生食了,製造出強烈的視覺恐怖衝擊。

究竟嚇沒嚇到采尼,羅蘭不知道,鬼王右手卻搞到了一個意外收穫——天賦技能吞噬融合又增加了一項新的能力,不僅能吞噬幽靈快速提升實力和治癒傷勢,還可以通過吞噬擁有甲胄的戰士屍體,用它們的甲胄、血肉和靈魂,鑄造成專屬於它自己的鬼王鎧甲。

可成長性——這才是鬼王的這個天賦技能最恐怖的地方,也是讓位面法則意志不惜放過雙槐奇迹古樹,也不願意讓其脫離自由的原因——這個傢伙簡直就是為了戰爭而生,一旦獲得了完全自由,為了進化,他絕對挑起無數戰爭——而作為智商只有十幾歲小孩的他,自然不會玩什麼陰謀詭計,而是乾淨利落的毀城滅寨,危險性雖然比不上布朗這種陰人,但造成的破壞絕對不小。

作為符文大槍暗黑囚籠中的一員,鬼王右手現在的自身實力會受到符文大槍的壓制,現在黃金位階巔峰是它的極限,哪怕他現在吸收再多靈魂之力,也無法突破,而且大部分會被符文大槍無恥的掠奪走,所以,天賦技能開啟新的功能后。

鬼王右手的興趣便發生了轉移,對於鑄造自己的專屬鎧甲抱有極大熱情,因為鎧甲算是他身體的一部分,並不會提升他的靈魂強度,自然不會受到符文大槍的限制。

鬼王惡鬼般饕餮場面當真是要多兇殘有多兇殘,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可憐的風行者三小姐溫蕾薩什麼時候見過這麼恐怖、這麼兇殘的場面,呆坐在羅蘭的身後,竟然連開弓都忘記了。

羅蘭無奈嘆息,人無完人,尤其是少女版溫蕾薩,無論是先前的仁慈觀念,還是現在的驚恐,都是一種不成熟的表現,若是換成成年版的,絕對不會存在這樣的問題,好在這些東西可以學習,以後可以慢慢彌補。

看來以後,就算是智慧古樹塑造出來的暗夜精靈戰士,也需要進行考核驗證,繼承不同年齡段記憶的暗夜精靈需要區分對待。

搞出這麼大的動靜,赤血盜匪團哨兵隊早就察覺了,作為布朗進行培養多年的精銳親衛隊,巨蜥戰術早已經融入了他們的骨髓,隨著一聲一聲尖銳哨聲,分散開來的赤血盜匪哨兵隊就像溪水一樣正在快速彙集,等到超過三個小隊的赤血盜匪哨兵隊彙集到一起,便氣勢洶洶的向瑪維撲了過去。

柿子先撿軟的捏,這個道理誰都懂,相比起體型龐大、吃相兇殘到家的鬼王右手,瑪維和她的復仇之魂軍團更容易對付一些。

作為一支用殺戮和鮮血澆築出來的精銳部隊,赤血盜匪哨兵隊是驕傲的,他們也有資格驕傲——他們既是赤血盜匪團的眼睛,也是赤血盜匪團手中最鋒利的一把刀,衝鋒他們沖在最前面,撤退他們走在最後面,廝殺他們擔任最危險的任務,他們的死亡率自然也是最高的。

危險和死亡,將他們磨礪成了最恐怖的殺戮機器,哪怕是一支赤血盜匪團哨兵隊,他們也敢迎著比他們多數倍的敵人衝鋒,更別說是現在擁有三倍於敵人的數量。

很可惜,赤血盜匪哨兵隊這次選錯了目標,瑪維作為暗夜精靈最出名的游擊英雄,素來不喜歡那種硬碰硬戰術,運動戰才是她的長項。

當年守望者哨兵的最出名銘言是——將游擊戰貫徹到底,將敵人消滅在運動中。

事實上,這句銘言最開始不是守望者哨兵的,而是它的締造者——瑪維*影之歌的。

三支赤血盜匪哨兵隊剛剛匯合完畢,向這邊撲過來,瑪維和她的復仇之魂軍團便已經開始轉移陣地,轉移方向正是羅蘭所在之地。

羅蘭長槍一揮,符文坐騎灰燼長嘶而出,所有影子戰士的胯下同時多了一匹影子戰馬,一瞬間完成了由步兵向騎兵的蛻變。

「影子騎士,衝鋒!」羅蘭長笑一聲,躍馬揚鞭,惡狠狠的迎著三支赤血盜匪哨兵隊沖了上去,他對於騎士的集體衝鋒早就傾慕已久,先前被西北收稅軍騎士的十分鐘超人攪的心癢難耐,現在終於逮到機會,自然不會放過。

和瑪維的復仇之魂軍團恰恰相反,羅蘭的復仇之魂軍團,無論是裝備配置還是技能,最適合的便是攻堅衝鋒,而且在馬戰中才能發揮出大槍的真正威力。

「攢射!攢射!集體攢射!」三支赤血盜匪團哨兵隊的臨時隊長聲嘶力竭的狂吼,見亡靈了,剛剛明明是步兵,怎麼突然間變成騎兵了?他們的坐騎是從哪裡來的?難道是憑空變出來的?

所有的赤血盜匪臉色煞白,比剛剛從棺材中爬出來的吸血鬼好不到哪裡去,他們是從屍山血海中爬出來的精銳戰士,自然知道騎兵的衝鋒究竟有多恐怖,尤其是他們現在既沒有重甲步兵也沒有長槍兵掩護的情況下,在騎兵的鐵蹄面前,只有被慘遭蹂躪的份,現在唯一能寄託希望的便是那一隊半的蜥蜴人弓箭手,利用集體攢射,將這一小隊騎兵消滅在衝鋒路上。

不愧是精銳中的精銳,赤血盜匪哨兵隊的反應能力絕對是一頂一的,原本沖在前面的狼頭人鬥士如潮水般向兩邊退開,讓出了後面挽弓待射的蜥蜴人弓箭手。

「射!」一聲斷喝。

所有蜥蜴人弓箭手齊刷刷鬆手,在一片整齊的錚嗡聲,短矛一樣的鋒利長箭攢射而出。

「錐形陣!」羅蘭有條不絮的指揮道,雖然這是他第一次指揮騎兵衝鋒,但是沒吃過豬蹄卻見過豬跑,尤其是現在他指揮的是影子騎士,那更是猶如臂使,命令剛落,一個完美的錐形陣便成型。

蜥蜴人弓箭手的第一波攢射也到了,密密麻麻的長箭就是像一個攢緊了的拳頭,惡狠狠的轟在錐形陣上,最前面的那名影子騎士最凄慘,當場連人帶馬被砸的倒飛了回來,還在半空中便化成了一團黑霧,隨風消散,旁邊的影子騎士也受到了波及,不是被掀翻便是被頂飛,不過卻沒有人像先前那名被集火的倒霉蛋一樣被當場擊殺——它們物理傷害減半的幽靈之體特性發揮作用了。


若是換成正常騎士的話,這些落下坐騎的騎士,不死也重傷,很遺憾的是,他們並不是,對身上掛著的箭支都不看一眼,爬起來跳上坐騎,再次加入了錐形陣的陣營中,只是由前隊變成后隊罷了,就連先前那名被蜥蜴人弓箭手射殺的影子騎士,很快便從羅蘭的影子中重新爬了出來,遍地都是亡魂戰魄的戰場,是復仇之魂的天堂,只要保證羅蘭的安全和復仇天神的存在,它們便是不死存在。

如實再三,還沒等到影子騎兵衝到近前,三支赤血盜匪哨兵隊便崩潰了,慘叫著四散而逃。

意志再堅定的軍隊,當面對一群殺不死的敵人時,也會崩潰。


但是在騎兵面前,四散而逃,沒有了隊伍的掩護,只是加速自己的死亡而已,呼嘯的影子大槍,就像死神收割靈魂的鐮刀,僅用了兩分鐘,便將三隊赤血盜匪哨兵屠戮殆盡。

夜幕是殺戮最好的掩護。

蜥蜴人和狼頭人雖然天生擁有夜視能力,但是視線終歸不如白天遼闊,三隊赤血盜匪哨兵隊的潰敗速度又實在太快了,其他赤血盜匪哨兵隊雖然聽見了同伴臨死前的示警和慘嚎,但是他們從未想到自己的同伴如此孱弱,從未想到自己的敵人如此強大,更未想到三隊赤血盜匪哨兵隊在短短的數分鐘內便覆滅,所以,他們以更快的速度向事發地沖了過來,形成了最典型的添油戰術。 羅蘭和他的影子騎士組成的鬆散戰陣就像一張鋼口銅牙,撲上來的赤血盜匪哨兵隊進去之後,不用幾秒鐘便被嚼的粉粹,當有警覺的赤血盜匪哨兵隊發覺不對的時候,為時已晚,十八支赤血盜匪哨兵隊只剩下四五支,剩下的赤血盜匪哨兵對望一眼,發出慘烈大笑,高唱著不知名戰歌,迎著影子騎士沖了上來。

毫無疑問,這種行為是以卵擊石,沒有人能與騎兵在衝鋒中一較長短。

羅蘭肅然起敬,雖然為匪,但是毫無疑問他們同樣是最精銳的戰士,他們也是有尊嚴,寧可倒在衝鋒的路上,也不願意被人從背後像懦夫一樣屠戮,只有置身在血肉戰場上,才會清楚這種需要用生命去維護的尊嚴是何等可貴,沉聲道:「錐形陣,衝鋒。」

既然他們在用生命維護自己的尊嚴,那麼他便用最體面的方法送他們上路。

噗!噗!噗!

長槍入體的聲音就像利刃戳碎麻布,赤血盜匪哨兵身上的皮甲和引以為傲的鱗甲厚皮,在擁有符文大槍部分特性的影子長槍面前,就像一塊塊酥脆的豆腐,直到不能再刺穿之後,槍身也被兩者之間的力量壓彎到了極致,成為一張巨型大弓,影子騎士只需要輕輕一抖手腕,影子長槍便會藉助彈力,直接將敵人挑飛,被刺中的赤血盜匪身上頓時出現了一個血肉外翻的巨大豁口,若是這些赤血盜匪先前還有救,現在是徹底踏入了鬼門關。

空中綻放出一朵妖艷的血花,這是用生命綻放出來的最後煙花。

槍百兵之王也,亦百兵之賊。

何為王?

攻防變幻莫測,防不勝防,若用到極處,只需浩浩蕩蕩一槍,百兵莫敵,是為王者。

何為賊?

竊敵力為己力,無所適從,若用到極處,天地之力皆為己用,百力莫抗,是為賊也。

赤血盜匪用自己的鮮血祭奠了大槍在恩塔格瑞大陸上的第一戰,而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用不了多久,整片大陸都會在這種清鳴震顫下顫抖。

影子騎士的殺戮並沒有隨著最後一名赤血盜匪哨兵倒下而停止,他們接收了赤血盜匪哨兵原本的工作,有條不紊的清理著戰場,殺戮速度遠在赤血盜匪哨兵之上,不僅因為他們是騎兵,擁有更快的速度,還因為它們是魔法生物,判斷一個人的生死,只需要感知他們的能量波動便可,不需要去翻看試探,他們需要做的只是跑過去,刺出手中的影子長槍便可。

在赤血盜匪哨兵的搜索下,還有一些幸運的傷兵能矇混過關,在影子騎士面前,那就十死無生了。

伏擊戰場,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羅蘭的影子軍團和瑪維的復仇之魂軍團拉網式清理過去,用了將近一個多小時,便將這片戰場徹底變成了一片死域。

期間還發生了一件不小不大的插曲,鬼王右手的恐怖尊榮和貪婪吃相,將附近那些躲在死屍堆中,企圖矇混過關的傷兵直接嚇的精神崩潰,齊齊慘叫著跳了出來,試圖趁亂逃走,結果全成了鬼王右手飯後消化食的玩具,被它的血色飛錘砸成了肉餅。

血色飛錘是鬼王右手凝聚鬼王鎧甲的時候,順手凝聚出來的新的武器,這些飛錘是巨型鬼頭錘的縮小版,只有它的十分之一,饒是如此,也比常人用的鎚子大三分,這些飛錘是給他那隻相對正常的左手用的,這是鬼王右手苦心冥思出來的招數,用以彌補自身遠程攻擊不足和控制技能匱乏。

右手巨型鬼頭錘,左手血色飛錘,可遠可近,再出現類似於當初被羅蘭控制的場面,鬼王右手不會再像原先那般毫無還手之力。

只可惜血色飛錘並非用靈魂之力具現的,雖然強度不錯,卻不能像巨型鬼頭錘般收發自如,扔出去便是扔出去了,想要再用,必須撿回來才成。

所以,只能用數量來彌補,鬼王右手一口氣塑造了十二把,將身體兩側懸挂的滿滿當當,也就是體型和力量都極為變態的他,換成其他人,光這十二把血色飛錘就能把人壓趴下了,更別說是戰鬥了!

塑造完血色飛錘之後,鬼王右手得意洋洋的在羅蘭的面前晃悠了七八糟,得到中肯的讚歎和讚揚之後,方才心滿意足的、興緻勃勃的繼續自己撿破爛光榮工作。

不過在羅蘭發現鬼王右手試圖將一柄製造精良的騎士弩塞進自己的大嘴時,立馬火燒屁股的制止了它這項近乎於白痴的行為,並且對他進行了將近半個小時的培訓,用自己的豐富理論知識告訴他,撿破爛也是一件十分有學問的工作。

比如像騎士弩、騎士劍這種精密武器,並不是鬼王右手的最佳吞噬材料,因為它們的體型實在太小了,能為右手提供的材料十分有限,這簡直就是在浪費時間。

那些身體和鎧甲都扭曲到一起的騎士和劍士們,才是最佳的選擇。

一者,他們身上的鎧甲最為齊全,堪稱華麗,那一身身的板甲,每一塊都能夠為鬼王提供一塊上佳的鬼王鎧甲材料。

二者,他們生前通常十分強大,身體在氣的長年累月的滋潤下,較之普通人更具靈性,體內蘊藏的血氣精華也越旺盛,臨死前,這些精華全澆築到了鎧甲上。

三者,他們的靈魂也最為強大,死後短時間內不會消散乾淨。

如此完美的條件,再經過鬼王右手的身體作為烘爐一錘鍊,想不鑄造出最極品的鬼王鎧甲材料都難。

鬼王右手竟然對那些只是外表看起來華麗的騎士劍和騎士弩下手,簡直就是捨本逐末,暴殄天物。

一通訓斥下來,鬼王右手不僅沒有絲毫不悅,反而聽的連連點頭,若是他右手再拿支筆,左手拿個本,簡直就是三好學生的典範,唯一不協調的地方,這個學生聽課的同時,口水稀里嘩啦的流了一地,醜陋大臉上一片躍躍欲試。

一個只有對方大腿高的單薄身影,將一個足有兩層樓高的醜陋怪物,訓的像孫子一樣,那種場面當真是要多詭異有多詭異,只看一眼,便終身難忘。

將鬼王右手扭曲的價值觀念糾正過來之後,羅蘭這才放他繼續撿破爛。

按照羅蘭所說的方法一試,鬼王鎧甲的凝聚速度果然大幅度提升,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羅蘭分析的確實有道理,鬼王右手明顯感覺新凝聚的鬼王鎧甲甲片更具靈性和自身契合度更高,頓時對羅蘭又高看了一眼,大喜過望,正如羅蘭所希望的,開始專門收集那些身穿華麗鎧甲的屍體,對於騎士弩、騎士劍之類的武器棄如草芥,連看都不多看一眼,當然了,這些武器最後說不得還是要落入姦猾某人手中的。

西北收稅軍不愧是直屬於王室的軍隊,準備堪稱精良,所用材料絲毫不打折扣,圍著整個戰場溜達了一圈,鬼王右手竟然生生將鬼王鎧甲拼湊了個七七八八,足有兩層樓高的身體從上到下都籠罩著一塊塊鋼板一樣的血色鎧甲,重量堪比比羅蘭前世的重型坦克,每走一步,都在地上留下一個足有數尺深的大坑。

用符文大槍測試過鬼王鎧甲的硬度和厚度之後,身為它的主人,羅蘭的頭皮也一陣發麻。

鬼王鎧甲正面最厚的地方達到了恐怖的八寸(264mm),最薄的地方也有五寸(165mm)。

天見可憐,重型坦克的炮塔最厚的也不過250mm,鬼王右手的鬼王鎧甲足足比人家厚了14mm,而且這種經過靈魂淬鍊的血色魂鋼比羅蘭所知道的前世最好鋼材,無論是硬度、可塑性都要強了不止一籌,羅蘭現在的最強攻擊手段——脫槍術,也不過是剛剛破開鬼王鎧甲最薄的地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