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問一位出神境巔峰期小成頂峰強者,會懼怕一名區區半步出神的武者?

何況在他的身後,還有著六位出神境強者,這等實力,任慕風有通天的手段,也絕對難以抵擋。

慕風雙手緊握,臉色一點點陰沉下來,眼中也是逐漸湧出一抹森冷的寒意,其凌霜兒和賀熙也是全神戒備,準備隨時出手。

「小子,看來你好像沒有聽懂我的話呀?」閻霄看著慕風等三人的模樣,冷聲說道。

「趕緊給我滾,否則別怪我不客氣。」慕風眼神冷意閃動,緩緩說道。

閻霄的臉色,瞬間漲成豬紅之色,臉龐之上,也是湧出一抹猙獰怒意:「小子,你找死。來人,給我廢了這小子。」

「是!」

聽到閻霄下令,其身後的六人頓時身形一動,便是朝著慕風等三人暴掠而來,強悍的玄力波動,從體內席捲開來。

「你們後退!」


慕風示意凌霜兒和賀熙兩人退後,手掌一翻,玄靈劍便是出現在掌心當中,橫向掃出,一道黑色劍芒閃電劈出,重重和六人轟撞在一起。

「砰砰砰!」

黑色劍芒狠狠轟在六道暴掠而來的身影之上,爆炸之聲響起,兩名出神境巔峰期小成武者臉色猛然一白,身形狼狽退去。

另外那四名出神境中期大圓滿武者卻是噴出一口鮮血,直接倒飛出去,落在了修鍊台外面,無數道玄力能量體從湖面激射而出,將那四人轟成重傷。四人化為四道青色流光,消失不見。

「小子,你……」

閻霄面露驚異之色,一劍之威,便是將他的六名手下轟退而去,而且直接是將四人轟成重傷,這種實力,就算是他,也是難以做到。

「想要我手中的五行天乳,你們還不夠資格。」慕風淡淡說道,一股凌厲之意擴散開來,讓得閻霄手下的兩名出神境巔峰期小成強者心中生懼,不禁退後一步。

「是嗎?那我就要試試。你們兩個,把他們兩人擒住。」閻霄暴怒不已,冷聲說道。

那兩名出神境巔峰期小成強者聞言,也是鬆了口氣,便是朝著一旁的賀熙和凌霜兒掠去。

「慕兄弟,你就專心對付閻霄吧,這兩人我們來應付。」見到慕風想要來援,賀熙連忙說道。

那兩名出神境巔峰期小成強者已經被慕風震傷,在凌霜兒的幫助下,賀熙也是有著把握對付兩人。

慕風點了點頭,便是放心的將兩人交給了賀熙,畢竟在這青蒼考核界,不能夠只靠自己一人,而且這段時間,賀熙和凌霜兒的實力,也是有了不小的提高。

慕風將目光望向了閻霄,臉上也是浮現出一抹譏諷之意,說道:「接下來輪到你了!」

「那就讓你看看我的厲害!」

閻霄沉聲冷喝,磅礴的玄力波動陡然從體內席捲開來,然後直接是化作一道玄力大手,朝著慕風狠狠拍來。

「哼!」

望著那道在眼瞳當中急速放大的玄力大手,慕風只是冷哼一聲,玄靈劍一橫,便是重重轟在那道玄力大手之上。

「砰!」

那道玄力大手表面之上,當即出現了一道道裂縫,最後徹底爆裂開來。

慕風速度不減,身形一掠,九道殘影閃現而出,而慕風已經如同鬼魅般出現在閻霄的面前,以一種刁鑽的角度朝著閻霄劈去。

閻霄此時也是收起了最初的那抹戲謔,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柄金刀,揮舞而出,抵禦著暴劈而來的玄靈劍。

「鐺鐺鐺!」

清脆的金鐵之聲傳出,火花四射,刀來劍往,眨眼間兩人便是交手了數個回合,狂暴的玄力波動不斷的從兩人周圍爆發開來。

一交手閻霄便是知道自己仍是小看了這名半步出神的黑衣青年,無論是玄力雄渾還是強橫程度,對方都不比自己弱,而且那柄黑色巨劍,貌似品階比自己的金刀還高出一品。

慕風體內的玄靈金身訣也是催動到了極致,金光閃耀間,一股極端可怕的力量暴涌而出,和玄靈劍仿若化為一體,朝著閻霄狠狠劈去。

閻霄望著暴掠而來的慕風,也是從那狠辣的一劍中感受到一股濃濃的危險之意,金刀也是被玄力包裹,以一種極為驚人的威勢,砍向玄靈劍。

「鐺!」

一道震耳欲聾的金鐵之聲傳出,閻霄臉色猛然一白,便是感受到一股恐怖的力量透過金刀傳了過來,使得自己體內的氣血也是翻湧起來。

不過還未待閻霄退後,慕風眼神冰寒,玄靈劍帶著狠辣的勁道,對著閻霄暴劈而去,呼嘯劍風,令人色變。

「走!」

望著面色猙獰、暴掠而來的慕風,再看看被賀熙和凌霜兒逼得手忙腳亂、狼狽不堪的兩名手下,閻霄心底生出一股懊惱,大聲吼道,身形也是朝著遠處暴掠而去。

「不用追了。」望著逃竄的三人,慕風也是阻止了正欲追擊的凌霜兒和賀熙。

「若是放他們離去,怕是會暴露我們的行蹤。」賀熙擔憂的說道。

凌霜兒也是點了點頭,不解的望著慕風。

「提高自身的實力要緊,只要實力變強了,即使他們找上門來又如何?」慕風淡淡說道。

「好吧,我們開啟陣法,開始修鍊吧。按照考核時間,我們還可在這裡修鍊半個月,然後再趕往中心區域。」

賀熙和凌霜兒也是點了點頭。

慕風在修鍊台找到一個艹控台,啟動了修鍊台的陣法,只見一道道白色光芒浮現而出,形成一道白色光霧,將那修鍊台籠罩而去。

在修鍊台中,也是被白色光霧隔成了幾個小格間,每個格間都能夠容納一人修鍊,慕風、凌霜兒和賀熙三人各自進入了一個小格間,開始盤坐修鍊。

在離玄湖數千丈的一座山峰之上,閻霄望著慕風三人所在的修鍊台,臉上也是湧出一抹暴怒之色。

「霄哥,現在我們該怎麼辦?」一名出神境巔峰期小成武者吶吶問道。

「此仇不報,誓不為人!找人將慕風在這裡的消息傳出去,我就不相信,紀棣、烏崑崙等人不會來找他的麻煩。」閻霄面容扭曲,咆哮說道。

「慕風,等你出來,你就知道得罪我冰鶴王朝,沒有好的下場。」(未完待續。) 慕風盤坐在**台上,心神一動,吞噬心炎便是出現在掌心之中,黑炎跳躍,一種恐怖的高溫悄然散發,若不是慕風已經煉化吞噬心炎,這種高溫定會讓其狼狽不堪。

慕風進入青蒼考核界的時候,早就想要找一個玄力能量濃郁的地方,以使吞噬心炎能夠吸收玄力能量而得到進化,以吞噬心炎現在的狀態,對出神境、神通境武者的威脅並不大。

如今這處**台玄力能量濃郁,加上有著白色光霧的防護,極為安全,用來給吞噬心炎進化再合適不過。

吞噬心炎被慕風召出后,仿若感受到天地之間濃郁的玄力能量,一種吞噬之力散發出來,周圍的玄力好像受到了牽引一般,朝著其中涌去。

慕風見狀,淡淡一笑,手指輕輕一彈,便是將吞噬心炎置於一旁的虛空處,任其吞噬玄力能量,他也是很好奇,吞噬心炎吸收玄力能量后,究竟能夠進化到一個怎樣的程度?

慕風盤腿而坐,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心神便是完全沉入到**狀態,炎陽霸訣也是在體內開始運轉起來,玄力能量透過白色光霧湧進**台,然後在炎陽霸訣的引導之下,逐漸朝著慕風體內涌去。


隨著炎陽霸訣的加速運轉,瀰漫在周圍的濃郁玄力能量,便是化作一道道白色小蛇,源源不斷的湧入慕風身體當中,然後通過炎陽霸訣運行的經脈,被煉化為炎陽霸玄,最後灌注到丹田的玄晶當中。

慕風的實力,在黑色石碑前領悟武道真意之際,已經達到了半步出神的地步,再加上這段時間的磨礪,修為也是達到了半步出神的頂峰,隨時都可以衝擊出神境。

這個**台,便是給慕風提供了一個最佳的突破地點,他也是相信,若是自己能夠突破到出神境,那便真正擁有和紀棣一戰之力。

不過在衝擊出神境之前,慕風卻還有一件事情需要完成。

大量的玄力能量瘋狂的湧入到慕風體內,使得經脈當中都是充斥著洶湧澎湃的玄力能量。在慕風心神的牽引下,這些玄力能量也是來到了一條陌生的經脈之前!

炎陽霸訣第十九條經脈!

只要打通這條經脈,慕風的炎陽霸訣才算是**圓滿,體內的玄力才能夠徹底**為炎陽霸玄,這樣的話,慕風才更有把握衝擊出神境。

不過最後一條經脈的打通難度,相當於前面十八條的總和,因此沒有一些特殊的手段,也是難以將其打通。

如今這個玄湖擁有取之不盡的玄力能量,用來衝擊第十九條經脈,那也是再好不過,因此慕風也是先將目標放到了衝擊炎陽霸訣最後一條經脈之上。

炎陽霸訣雖然只是玄階中品**,但是出自清風天尊之手的**豈能差了,**出來的炎陽霸玄,剛猛而又霸道,比起常人的玄力,質量上要高出數倍甚至數十倍,這也是慕風能夠越級挑戰最根本的原因。

若是能夠將炎陽霸訣最後一條經脈打通,將體內的玄力盡數**為炎陽霸玄,慕風相信自己的戰力,肯定會再上一個檔次。

慕風知道在炎陽霸訣後面還有著兩部**,是炎陽霸訣的升級版,其中第二部相當於地階中品**,而第三部更是相當於天階中品**。

只是這兩種**,慕風只知其名,但卻不知道去何處才能夠尋到,而且地階、天階**,放在聖玄大陸絕對會引起一片血腥殺戮,要想得到,難度可想而知。

在慕風**的同時,在另外兩個小格間當中,凌霜兒和賀熙同樣已經進入到**狀態當中。在兩人身體之外,也是有著濃郁的玄力能量湧入體內。

**無時曰,時間也是飛逝而去,一眨眼便是三曰過去,**台當中的三人,仍然是心無旁騖的**,但是在那**台外面的玄湖,卻是人聲攢動,熱鬧異常。

玄湖的**台,已經盡數被各路的強者佔滿,還有著無數的人馬都是站在玄湖一旁,滿臉艷羨的望著**台當中的人。

由於玄湖之中的玄力能量過於濃郁,而且裡面還有著無數的玄力能量體搔擾,很難被常人直接吸收,而**台數量又有限,因此大部分人馬也只能夠收集一些玄力能量體當中的玄力印記,以供自己**。


不過這種方式,顯然沒有在**台當中**來得快捷!

在玄湖邊上的一角,百餘道身影靜靜站立,目光正好投在了慕風、凌霜兒和賀熙三人所在的**台。

這些身影當中,還有著幾張慕風比較熟悉的臉龐,陳保慶、姚農飛、鍾昭生都在其中,而他們最前方,站立著三人,赫然正是紀棣、熊岳和白山三人。

「那小子真的在裡面么?」紀棣淡淡說道。

一旁的白山點了點頭,說道:「確實在裡面,前幾天還和冰鶴王朝的閻霄交過手。」

「這小子向來狂妄囂張慣了,竟然還敢公然現身,這次絕對不能夠讓他跑掉了。」熊岳臉上橫肉一抖,面露猙獰之色,狠狠說道。

「你們不要小看他了,那小子今時不同往曰,就連閻霄都被他嚇走,你們還覺得他好對付么?」紀棣想起對戰的當曰,面露凝重之色,慕風已經用一種極快的速度,在縮減和他之間的差距。

「紀兄,那小子再厲害,又豈是你的對手。他除了仗著手中有一個烏龜鼎,還能怎麼樣?除非他一輩子縮在裡面,否則……」白山怪笑一聲,臉上的怨毒之色也是極為濃郁。

白山此次進入青蒼考核界,並沒有什麼收穫,看著原本和自己實力差不多的紀棣,將自己遠遠甩在了身後,心裡也極其不是滋味,因此對慕風和凌霜兒更是恨之入骨。

不過沉浸在**狀態當中的慕風,對於**台外面的事情卻是一無所知,仍然是全力以赴的衝擊著最後一條經脈當中的阻塞。

「砰砰砰!」

極為雄渾而又連綿不絕的玄力衝擊最後一條經脈當中的阻塞,發出陣陣驚濤拍岸之聲,慕風的身體也是因為這種衝擊帶來的劇痛而微微顫抖。

最後一條經脈,之前慕風也是嘗試過無數次,但是在堅若磐石的阻塞面前,慕風最終還是選擇了放棄。若是不藉助外來的力量,而單憑體內的玄力,是根本無法打通最後一條經脈。

就連炎陽霸訣第十八條經脈,也是慕風憑藉著九陽大還丹之中的能量而打通的,這第十九條經脈,打通的難度,可想而知。

不過在**台中,天地之間的玄力能量雖然沒有什麼特殊之處,但是勝在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根本不用擔心玄力枯竭的問題。

慕風在每次衝擊最後一條經脈時,玄力能量總是無法及時跟上,也是導致衝擊失敗的重要原因。

經過三天時間不停的衝擊,最後一條經脈當中堅固的阻塞終於是出現了一絲細微的鬆動。這絲變化,也是被慕風察覺,心中也是陡然狂喜起來。

就如同房屋一樣,根基要是鬆動,那麼房屋倒塌也就用不了多久,而打通經脈中的阻塞同樣如此,慕風也是相信這次絕對能夠打通炎陽霸訣最後一條經脈。

慕風凝定心神,炎陽霸訣也是運轉到了極致,一股股雄渾的玄力,帶著重重的衝擊之勢,一刻不停的朝著最後一條經脈衝擊而去。

「砰砰砰!」

雄渾的玄力,一次又一次的衝擊著經脈內的阻塞,若是往常,慕風體內的玄力早已枯竭,而如今有著玄湖作為支持,慕風現在體內幾乎有著用不完的玄力,和這條經脈徹底的較上了勁。

「我就不信這次不能夠將你打通!」慕風心中狠狠的說道,剛猛而又霸道的炎陽霸玄在經脈內呼嘯,一道道雄渾的玄力接連不斷的撞擊在那經脈中的阻塞之上。

如此劇烈的撞擊帶來的那種痛楚,即使是堅韌的慕風也是有些承受不住,清瘦的臉龐變得有些扭曲和猙獰,身形微微顫抖,不過卻仍是被慕風強制給壓了下來。

天下沒有憑空掉下來的力量,要想獲得令人尊敬的力量,必須經受常人難以想象的痛苦和磨礪。慕風深知這個道理,即使困難再大,痛感再深,他也要把最後一條經脈打通。


時間緩緩流逝,這種連續不斷的衝擊,又持續了三曰之久。雖然最後一條經脈內的阻塞堅固無比,但是在這種衝擊之下,終於是再也承受不住。

「喀嚓喀嚓!」

一道道喀嚓喀嚓之聲,悄然在慕風體內響起,在那些阻塞的表面,已經開始出現了一些細微的裂縫。

「給我破!」

慕風心中吶喊道,一波極為強勢的玄力衝擊而去,重重撞擊在那已經布滿裂縫的阻塞之上。

「砰!」

隨著一聲巨響,經脈中的阻塞爆裂開來,雄渾的玄力,如同開閘的洪水一般,勢如破竹一般湧進最後一條經脈當中。

最後一條經脈,打通了?(未完待續。) 最後一條經脈,打通了?

經過六天的不停衝擊,慕風已經有些麻木了,突然體內傳來一種極為奇異的通暢之感,也是讓得他突然愣了一下,旋即臉上便是湧現出一抹狂喜之色。

炎陽霸訣十九條經脈,歷時數年,終於被慕風盡數打通。此時的炎陽霸訣,才算是真正**到大圓滿的境界。

此時慕風體內運轉的炎陽霸玄,突然間變得雄渾數倍,而且當中所散發出的氣息,顯得愈發的剛猛而又霸道!

這才是真正的炎陽霸玄!

天地之間湧入體內的玄力,通過炎陽霸訣的十九條經脈,煉化成為剛猛而霸道的炎陽霸玄,然後灌注到玄晶當中。

慕風明顯感覺到煉化玄力能量的速度加快了數倍,而且炎陽霸玄的質量,與之前相比,簡直有著雲泥之別。

慕風感受著體內翻天覆地的變化,心中的狂喜,難以言喻,不過他強行將這種狂喜壓制下來,因為他知道,這才只是剛剛開始。

慕風手掌一翻,從虛空石內取出一個大木盆,然後將其灌滿了清水,最後小心翼翼的取出盛放著五行天乳的玉瓶,用一塊玉片將那滴五行天乳輕輕刮出一絲,然後將那片玉片浸入水中。

隨著那絲五行天乳融入水中后,只見木盆中的清水,瞬間便是化為濃郁的乳白之色,並且有著一股淡淡的白氣飄蕩而出。

慕風輕輕吸了口氣,頓時一股舒暢之感,直通靈魂深處,讓得他也是大為讚歎,由天地各種能量凝聚出的天地異寶,確實不同凡響!

為了能夠順利突破至出神境,慕風也是做足了準備,有著五行天乳的幫助,這次突破,慕風信心十足!

五行天乳,蘊含天地能量,即使是神通境強者,也不敢輕易直接服用,慕風也只能夠採取這種浸泡的方式,將五行天乳稀釋后,緩緩吸收。

慕風連忙褪去身上的衣物,赤身**的跨進木盆當中,盤坐而下。

隨著身體浸入到那乳白色的水中,慕風頓時感覺到一股純凈而又充盈的能量朝著自己身體內涌去,令得慕風感覺到一種舒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