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久之後,他才問倖存者:「你們做了哪項實驗?」

「我們將魔法陣做了修改,特別是速度的一項,不由不向內部收斂,還向外擴展,達到了光速,也就是啟年.王前一階段發表的論文中的數據。」

「我明白了,原來光速是一個重要條件,雖然你們這次失敗了,但你們開創了歷史,找到成功的希望。」

萊茵哈特聽說出了事故,也趕了過來,等他看到籠罩在百里方圓的不知怎麼形容的景象,也驚呆了,他沒有想到會是這麼一個景象,他心中也為這種武器的威力而震驚,連失敗都會造成這樣的危害,如果成功呢?

萊茵哈特心中下定決心,一定要搞出來。(未完待續。。) 他好好安慰了魔法師一番,下達命令,再難也要搞下去。

以後幾天,格萊沃爾不停地來到這裡,獃獃地看著這些,陷入沉思之中,他明白雖然他的實驗失敗了,但事實上他離成功很近,倖存者雖然跟他描述了當時的情景,但真正主持者卻不幸喪身,許多細節都不完整,不然的話,就是這樣一種無序的展開,作為武器已夠用了,現在卻又要從頭做起,還有投送器具是什麼,投送器具倒沒有什麼問題,伊安國的飛空艇改進一下就成,但魔法武器最致命的問題,就是它的觸發,到現在為止,往沒有研製出不需要魔法師精神力的觸發裝器,這是一個問題。

他想著這些事情,突然他的心頭一突,回過頭,看見王啟年在遠遠的看住他,王啟年的肩頭上坐著小雙。

他並不感到意外,淡淡地說:「你感覺到了?」


他沒有問王啟年是怎樣混進來的,因為他知道,作為一個能夠和他抗衡的人,欺騙那些士兵的眼睛太容易了,就像他進入伊安城一樣,伊安城內所有的魔法裝置對於他來說,等於不存在。

「我感覺到了。」王啟年也是淡淡的說,眼睛望向面前本來是沙漠的地方,現在這裡的一切都不知道怎麼形容為好,時空完全亂了,「你的實驗出了事故?」

「不錯,是出了事故。」

「你還是開發了這種武器!」

「你沒有開發?伊安國購買大量的虛空石做什麼?」

「我的確沒有開發,只做些預先研究。買虛空石是為了拖延你的開發進度,當然這是一個預防措施,我都不能確定你是否想到開發這種武器,事實上我的擔憂沒有錯,你果然在開發了。」

「虛偽!你難道沒有意識到你的魔法會轉化為魔法武器,對待這種武器只有雙方都擁有它,才能保持平衡,萬年之前,地精文明因為原子彈而毀滅,現在輪到到人類文明。」格萊沃爾緊盯著王啟年說。

小雙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她也看到眼前的這幅景象。小聲地問:「你們說的是什麼,什麼武器,有這麼大的威力,完全可以比得上神罰?」

王啟年小聲對小雙說:「等會兒在對你講。」便看著格萊沃爾:「這也許是智能文明必需經過的一道坎。我在無意中創建了這種魔法。不久之後。便意識到了這一點,我對誰都沒有說過,包括最親近的人。身邊那些魔法師雖然對虛空石進行了研究,他們並不知道我的真實目的,如果你停止開發,我也會停止開發。」

「沒有用,正如你所說,這是一道坎,魔鬼已由你的手放出了牢籠,你就不感到內疚么?想想也許千萬人會因此而死,甚至人類文明因此而斷,你的罪孽深重,我開發只是為了保此平衡。」格萊沃爾冷冷一笑,他的用意是想藉此加深王啟年的負罪感,你不是要成神么,我給你添些麻煩,成神雖不必問善惡,但只要人心中有了罪孽感,不能做到問心無愧,那麼成神的眾生拷問這一道關就無法渡過,格萊沃爾從大量典籍和傳說中,已經確定了成神必有一劫。

「這是眾生必由的路,文明也和人一樣,要想跨過自己的局限,進入一個新的境界,考驗是必須的,就是沒有我,遲早別人也會開發出這樣類似的武器,人類道德水準能不能夠資格掌握神的知識,獲得強大的力量,這不是由神決定,而是在於他們自己。」王啟年一笑,並沒有受到他的影響,他早就想通了,兩世文明的經歷,決定的他的視野不同於這個世界的人,也不同於格萊沃爾,格萊沃爾是見識了地精文明的毀滅,沒有看到希望,而王啟年卻在前世看到了希望,人們在行動,最起碼達成了一種暫時的平衡,他有信心讓這世的文明能順利度過這一劫。

「你不要忘了,在這個問題上,我站在了道德制高點上,我是神,而你卻成了罪,成了魔,伊安洲還沒有一個統一的神,但你卻犯了原罪,人類因此背上罪孽,而我卻會成為救世主。」

「你錯了,你這一套都採用了創主教的一套,我是有自由意志的,人們也有自由意志,伊安洲並不需要多一個原罪論的神,人類自己會選擇道路,你多番費盡心機,不過想使我留下心中的陰影,可惜,你的心思註定白費了。」王啟年笑著說。

一場較量,雖沒有動手,格萊沃爾想以語言使王啟年留下陰影,王啟年怎麼會看不出來,他早就想明白了,怎麼會使格萊沃爾得逞。

「可惜我們遲早必有一戰,現在你走吧,我們誰都沒有把握。」格萊沃爾見此,嘆了一口氣說到。

「我如果用維度魔法呢?」王啟年眼睛之中突然精光四射,他很想就此解決格萊沃爾,他們已是對手,雖然王啟年對格萊沃爾關於兩個人遲早有一戰的觀點嗤之以鼻,但也知道,對方既然認為他的是敵人,除非有足夠的證據來說明他的想法是錯的,否則根本不可能說動他。

但王啟年根本沒有證據,所以王啟年也很直接,格萊沃爾說:「你很了不起,居然測出了光速,我們直到這次事故發生后,才知道光速的作用,我雖然不會你那一種魔法,不過和你同歸於盡的方法還是有的。」

他沒有說明清楚,但他點出了光速的意義,甚至說出了同歸於盡的想法,王啟年反而不知道他的底牌,他不會冒險,笑到:「那我就告辭了!」說完之後,身體陡然消失,空中傳來一陣波動。

等他再次出現,已經遠離沙漠百多里,小雙這才問王啟年:「你最後說維度魔法,那是一種什麼魔法,還有你和格萊沃爾談的是什麼,你們在研製什麼空間武器?」


王啟年這才細細將維度魔法和空間維數武器的原理一說,小雙這才明白是什麼回事,回想那一片區域,才說到:「那一片區域就是維數武器留下的痕迹?」

「不錯,不過好像很雜亂,不如我的魔法那樣,我懷疑那是從虛空石釋放出來的高維數並沒有完全展開成二維,甚至大多數還在四維、五維,不知道要多久時間才能消失,恐怕要上萬年,甚至幾百萬年,這後果比核幅射厲害多了。」王啟年順口說到。

「什麼核幅射?」小雙問到。

王啟年一愣,自己大意了,只好將幅射是什麼回事,解釋了半天,才解釋清楚,小雙這才自覺得明白。

「你回去怎麼辦?」

「我回去后,立刻開始研製維度武器,格萊沃爾說得不錯,必須保持聯繫平衡,這種武器太可怕了,必須有,讓擁有者心存故忌,武器是為殺人而存在,但這種武器卻為了維護和平,真是諷刺!」王啟年不由得苦笑。

「這種武器這麼可怕,你怎麼投放到敵人頭上?用你的精神力嗎?」小雙又問到,她這一問,使王啟年眉頭皺了起來。

王啟年倒想到火箭之類,投送的運載工具並不難製造,用飛空艇及傀儡都可以做到,他想起了另一個問題,就是如何引發,魔法武器都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就是需要精神力來引發,這需要一個人在他的附近,可是這種武器如此威力大,在它附近引發它,那麼,這位魔法師很難逃脫,這不成了自殺了嗎?

「小雙的問題很好,魔法武器原來有這個特點,人肯定要遠離武器,只有用延時魔法陣來引發,以便有足夠的時間撤離到安全的地方。」王啟年靈機一動,說,「這倒是一個好問題,魔法武器還有魔法物品就是這點不好,需要的最低精神力達到一百才成,回去之後,提出一個課題,對,提出一個懸賞,在《自然》雜誌上,就征尋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

王啟年這個想法在地球上早就用爛了,地球上有許多問題就是這個方法解決的,當然也有到現在沒有解決的問題。

他回到了伊安國,伊安國內早有魔法師小組在研究虛空石,但並不知道是預研武器的準備。

王啟年將事情寫成絕密文件,交給了軍方,也給了總統,兩方閱讀了之後,兩方都感到震憾,緊急召開的會議,最後專門撥款,建立研究項目,調集了數十名魔法師,還有數十名魔法學徒,幾十名煉金師,專門在安第期山脈深處建立了專門的研究機構。

王啟年擔任項目總設計師,一切都在秘密中進行,一場和南伊國之間的競賽開始了。

與此同時,《自然》雜誌上出現一個懸賞,以一千個金幣為獎金,懸賞解決魔法物品的啟動問題,最好能夠讓常人啟動,或者,注入精神力后,精確延時啟動。

這個懸賞所有人都可以參加,不論是魔法師,還是煉金師,還是普通人,不論你是伊安國人,還是外國人,都可以參加。(未完待續。。) 小湯普萊森也看到這個消息,他這一年多年並沒有發動對伊安國的破壞,不要認為他轉性了,恰恰相反,他在伊安國的情報網路被破壞了差不多,他這一年後,戰略上沉默,在背後卻重建了情報網路,同時,他自身實力在狂長,不過他誰也沒有告訴。

他知道,和魔鬼簽定契約對教會來說,是何等重罪,雖然他為了復仇,什麼也顧不得了,但不到關鍵時刻,他決不會露出來。

他看到了懸賞,心中一動,這是一筆豐厚的獎金,二三個金幣已夠一個普通人一年的開支,伊安國好大的氣派,他們要做什麼?能不能藉此做此文章?

沙姆已成為他的助手,雖然並沒有加入教會,而陳凡和陸天祥他們卻因為收到一位同伴的消息,已經走了有半個月。

他問沙姆:「你看這個懸賞有把握嗎?」

沙姆看了一下懸賞的內容,苦笑到:「這是一個難題,伊安國要幹什麼?我沒有把握,畢竟這是一個魔法方面的難題。」

小湯普萊森說:「伊安國將大量的魔法技術用機器等實物表現出來,看來是想不用魔法師在場,就能啟動相應的設備,他們一定有這方面的技術,要不是需要,他們也不會如此做。」

「大概是這個原因,可是,我們能做些什麼?」

「我們不能做什麼,本來我想能解決的話,派遣一個魔法師藉此機會打入他們的內部。看來這條路不通。」

索洛捫在沙姆內心說:「這並不難,需要一種特殊的水晶,可以保存精神力,甚至可以精確做到一些事情,在我生前,曾經做過一個玩偶,能夠在獨立和人下棋,實際上就是這種邏輯。」

「你能做到?我怎麼沒有聽說過?」沙姆在內心問到。

「你們當然不知道,只有我知道,並未公佈於世。」索洛捫說到。其實這是索洛捫七十二神魔中的多智魔鬼所為。當年連索洛捫都驚嘆不已,不過多智魔鬼實力並不強,現在的人知道的並不多。

「這是一個好辦法,對了。派誰去呢。我們幾個。估計啟年.王都認識?」沙姆說。

「派的人我來安排。」小湯普萊森說,陡然回過味來,「你能解決這個問題?」

「我能解決。不過要做一些實驗。」沙姆說,小湯普萊森大喜。

在伊安國,一條鐵路正在動工,從海鷹堡通往雄鹿港,稱為鷹鹿線,不過鐵路並不是一個施工隊在施工,有四支施工隊在施工,其中有三支從兩頭鋪鐵軌,有些地方已經開始運行,鐵路修築採用了一種新的模式,修好一段后,就開通一段,在海鷹堡剛建好的火車站中,一輛如同長蛇般的火車正在啟動,巨大的白霧從車頭噴出,帶著一節節車廂,平穩地加速。

而在安第期山脈之中,隧道已經施工近一年,在群山中,將挖掘十一條隧道,還要架設三條鐵路橋,要不是由大量魔法師幫忙,根本不可能。

隧道已經開挖了三條,三座山峰被拋在後面,在第四條隧道挖掘中,卻遇到了麻煩,今天一早,年輕的土系魔法師沃波先生正在施法,化石為泥,他身上並沒有穿魔法袍,而是頭戴安全帽,身要洞中,魔法燈亮著,魔法鼓風機正在往洞中送風,他已深入洞中一百多米,測量員精確地用白粉標出了要開挖的地方,在他身後,能力者正在駕馭著魔法機器,還有一些民工在後方,正在準備搬運各種泥土碎石。

「沃波先生,麻煩你的,要不是這裡陡然遇到非常堅硬的花崗石,也不會麻煩你。」

「沒有事,我們都是公司的人,這也是我所做的事情。」沃波微笑著,口中吟唱起咒語,一派黃色光華隨著他的咒語聲,慢慢侵入石頭,石頭在緩慢的變化著,過了一會兒,咒語完結,他微笑著說:「好了,你們挖掘吧,厚度十米內的岩石都已經化為泥土,我得休息一會,等挖掘完了,再來喊我。」

他下去休息,那些魔法機器一涌而上,果然石頭已變成泥土,挖掘出來的泥土運了出去,好一陣時間,才又到岩石面前。

沃波又施法,但他感覺到有些異常,他狐疑地看了一看面前的石壁,並沒有什麼,他讓在了一旁,又一陣挖掘,突然有一個能力者看見泥土開始變濕,有些遲疑:「見鬼,泥土怎麼會變濕,它不是石頭轉化而成。」

剛說到這裡,溫潤點迅速變大,轟的一聲,一股在魔法燈下黃亮的液體涌了出來,他沒有提防,魔法挖掘機一下子就淹沒了,魔法機器不同於普通機器,上面的魔紋立刻亮了起來,但黃水一過,魔紋紛紛熄滅,其他人沒有提防,當時就有六人被捲入水中,沒等他們發出一聲慘叫,便就喪命。

沃波反應迅速,迅速撐起了防護靈光,黃亮的水流已侵入他的靈光範圍,而靈光居然對黃亮的水流沒有任何阻擋作用,他魂飛魄散,想避已經來不及了,不由得閉上眼睛等死。

好像沒有事,他睜開了眼睛,水就停在面前不足十厘米前,一切水流都停住了,好像結成一層膜一樣,他的大腦一時不知怎麼辦。

再看水中,六具屍體眼睛無光,在水中飄著,還在移動,水對魔法機器上的魔紋有作用,也殺死了六人,卻對六人的屍身好像沒起作用。

他小心向後退去,在他身後的人,早就跑的沒有影子了同,過了一會兒,總算有人回來,原來當時情況很亂,根本沒有想,跑到洞外,見沒有水出來,才舒了一口氣,這才想起還有人在裡面,所以膽大的人又回來了。

這件事發生后,沃波也弄不懂,但他感覺到黃水似乎有一種物性,能吞噬魔法力量,他想救人,但那種水就停在那裡,好像違背自然常識,這了保險,他特地抓了一隻老鼠,冒著生命的危險,投入面前的膜中,膜好像不存在一樣,老鼠一下了進入水中,掙扎著動了幾下,便肚皮朝下,不再動彈。

他又用樹棍試著夠那六人的屍體,屍體隨著棍子動了,但卻阻在膜前,不能透過膜,而棍子上卻緩慢長著一層霜花,眼看就到到手上,嚇得他趕緊鬆手,手上還是沾染了一點,只覺得靈魂都好像凍住了一樣,他急忙用魔力向外排,好不容易才感覺好了一點。經過這一來,他們對這種黃亮的水一點辦法也沒有。

這件事迅速上報,消息雖然封鎖,但往是走漏了,王啟年知道此事後,眉頭皺了起來,他記得好像在什麼時候地方聽說過這種水,一時想不起來,當時連夜趕路,而且坐的是飛空艇,小雙精神振奮,她做在王啟年的肩頭,歪著頭在想著什麼,要在平時,她早就進入夢鄉,而現在,卻在黑暗中看著身下的燈火。

王啟年趕往安第期山脈,小湯普萊森也得到了消息,他並沒有留意這種黃亮色的水,他巴不得伊安國出事,人死得越多越好。

他沒有留意,但歐瑪尼卻留意到了,說來也巧,歐瑪尼今天心血來潮,通過契約無意間看到這一消息,心中一怔,接著興奮起來:「神魔金水,怎麼可能,安第期山脈存在神魔金水,連地獄都沒有,無盡深淵都已經是傳說!」

小湯普萊森心底陡然傳來歐瑪尼興奮的聲音,他一怔,歐瑪尼興奮叫到:「一定要得到手,快,快去那裡!」

「什麼是神魔金水?」小湯普萊森問到。

小湯普萊森身邊光影一幻,歐瑪尼的分身現身,開口解釋到:「神魔金水,是天地間最為神奇的魔水,它具有四大元素的根本,特別是土元素濃厚,得到它,只要方法正確,不僅身體刀槍不入,只要腳在大地之上,便力大無窮,甚至可以化身為土元素巨人,具有和神作戰的能力。」

聽到這裡,小湯普萊森眼中充滿了貪慾,但他沒有被貪慾沖昏頭腦,他說:「據情況說,好像不能觸摸?」

「不能觸摸?哈哈,當然不能觸摸,水性強大,實力不足者只要觸摸到它,靈魂就會被它同化,但對於我來說,卻能加以利用,你放心,你也能接觸,但有苦頭吃,我正愁你實力不夠,需要幾年時間,才勉強達到我的目標,現在有了神魔金水,只要不離開地面,就是神也不懼。」

小湯普萊森聽了,心中狂喜,他一心要為父報仇,如果實力達到了土元素巨人的程度,那麼,王啟年就是半神,又何懼?

「我現在就去。」小湯普萊森立刻說,雖然深入伊安國,可能會遇到王啟年,但他顧不得了。

「你現在就去,我也會去,你放心好了,有我在,天下有什麼人能阻攔我!」說完,歐瑪尼消失了。

本來他準備帶沙姆一起去,但考慮到了歐瑪尼會出現,他心中一思量,決定就自己一個人去,誰也不帶,沙姆就拜託他看家。

小湯普萊森悄悄關照了幾個為首的人,離開了卡瓦尼亞斯港。(未完待續。。) 王啟年乘坐飛空艇連夜出發,隨同他出發的還有副部長鄧普斯和畢斯特,兩個人都已經升為魔導士,只不過畢斯特早一些,比鄧普斯快了二個月,而鄧普斯則成為魔導士還沒有超過十天。

三個人都沒有說話,王啟年也在閉目養神,他還在想是什麼液體,畢斯特說話了:「那究竟是什麼水,我印象沒有見過。」

鄧普斯說:「我也沒有聽說過,真是沒有想到,在岩石中,會有什麼東西,還這麼邪性,前方的人一點辦法也沒有。」

「能確定是一定在石頭中?」王啟年陡然睜開了眼睛。

「據報告中說,一個叫沃波的土系法師在運用化石成泥的,肯定沒有到石頭的盡頭,據勘探師講,那一帶全部是花崗石,應該沒有土。」鄧普斯說到。


「花崗石,還在其中,不是鍾乳液,難道是神魔金水,怎麼可能,這種魔水只在傳說中出現過,而且那次出現只是傳說,難道真有這樣的東西?」王啟年自言自語地說到。

神魔金水一出口,鄧普斯和畢斯特也呆住了:「怎麼可能,神魔金水不是傳說么,魔法師甚至認為是遠古先民所虛構的!」

「但它的表現的確就像傳說中的神魔金水,也許傳說是真的,黃亮的水液,詭異的形成一層膜,而對魔法力量有著足夠的吸引力,甚至沃波不小心受了樹棍上的霜花影響,靈魂都冷得好像凝固了。這一切太像了。」王啟年說到。

「如果是神魔金水,那麼怎麼處理?」

「不管是不是神魔金水,第一要將遇難者遺體想辦法弄出來,雖然按著傳說中記載的方法,但不要相信它們,畢竟是傳說,一切要現場分析,這種水既然有東西可以約束,就好辦,弄出屍身。採集樣本。看東西多不多,必要時,只好隧道改道了。」王啟年說到。

「沒有辦法,只好改道。不過如果將這種水抽取后。如果不影響隧道。隧道還是不改道的好。」畢斯特說到。

「神魔金水,能喝么?」小雙問到,「聽這個名字。小雙口有些幹了。」

「應該不能喝嗎?」王啟年說到。

天快亮時,到了目的地,飛空艇落了下來,工程隊才起床,現在陷於停工期,王啟年他們的到來,工程人員將事情詳細的說了一遍,王啟年不時就細節問題問了又問,整個事情就像王啟年親身經歷一般。

問完話,時間已經近中午,王啟年他們顧不上吃飯,直接進了洞,來到到那黃亮的水前,水中六具屍體依然飄著,但栩栩如生,還有一隻老鼠的屍體。

王啟年沒有直接接觸水膜,他的靈覺打開了,無數信息向他匯了過來,很奇怪,居然感覺到冷,王啟年知道這只是一種信息,一種能夠減緩分子運動的趨勢的表現,實質上並不能使王啟年有絲毫損傷。

除此之外,水中居然四大元素都有,當然也是信息,王啟年現在可以肯定,所有的魔法元素只是能量信息的不同種類而已,他發現,其中土元素很富集。

王啟年有一種明悟,他發現自己也許能模仿土元素富集的情況,但這種情況有什麼用呢,這種情況下,卻與土系法師不同,土系法師雖然吸收土元素,說白了,只是一種信息能量的純化,而它卻是單純的富集,生命的狀態會發生變化,變成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