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一發佈跟以往的視頻一樣數據開始飆升,但這種飆升一般到十萬就會慢下來。

最終播放量到一百萬基本就停滯,除非是視頻質量特別好,或者有推薦位的加成。

江白的視頻算不上質量特別高,只能說中上,但視頻更新的速度還行。

所以播放量一直穩定在平均百萬左右,最近的都沒有跌落百萬播放。

也能算是大佬一枚了。

「這首歌是狗帶風中午錄製的吧?」一個觀眾在視頻下方留言。

江白有點迷糊,啥意思,給了個回復。

「為什麼?」

結果:「因為早晚會斷氣啊。」

哈哈哈哈……好冷的笑話。

「第一句差點把我送走。」

「狗帶風怎麼會唱歌?不是生活區的嘛?」

「樓上的你不知道狗帶風考的是上音嗎?新粉啊?」

「肺活量低的建議別唱。」

「肺活量?我有個同學上次體檢吹了三萬的肺活量,後面問他,他說他用了吹薩克斯的方法哈哈哈哈操。」

「對,吹薩克斯循環吐氣的那種,測肺活量簡直無敵。」

「笑yue了。」

「建議改名《斷氣》」

評論區都在說這首歌演唱的難度,以及自己聽完的感受。

直到某個攪屎棍在評論區發了一段話,被愛搞事的觀眾頂上了熱評第一。

我是怪異姬:聽說聽完這首歌難受的人都腎虛。

(回復)大戶愛的老婆:聽完這首歌不是很簡單嗎?

(回復)書山壓力大:區區《氣球》,呵,一口氣唱下來。

(回復)黃山真君:樓上的,怎麼跟我一個小輩的道號如此相像。

(回復)狂刀三浪:不是如此相像,而是一模一樣,你說對吧書山居士。

(回復)蘇氏阿十六:書航?你虛不虛我還不知道嗎?別鬧。

突然就歪樓了,你們是誰啊喂,怎麼一個視頻能炸出來這麼多三次元相識的人。

雖然《氣球》這首歌的旋律抓耳,歌詞……「朗朗上口」,但充其量也就是個百萬播放的層次。

但還有兩種因素,一種是宣傳,另一種我忘了。

群里的大佬們果然履行了自己說的話——不能讓我一個人受害。

所以就出現了某個生活區忠實觀眾瀝青看到的動態欄。

北子哥:《氣球》,好汀!

馬幻:《氣球》,永遠的神!

我是怪異姬:聽說一口氣聽完《氣球》的腎都很好。

我走路能帶風:【帶風】《氣球》,你還在等什麼?

不2不叫呂小顧:《氣球》麻煩一口氣聽完!有驚喜。

上一次出現這樣的情況還是《莽吧!變形兄弟》的時候。

看了看UP主,居然是跟上次那個綜藝的UP主同一個人。

這個UP主,很有錢啊!

瀝青把這些自來水都以為是江白買的宣傳。

不得不說真的像。

這些UP主一起宣傳導致的就是《莽吧!變形兄弟》還呆在破站的熱搜榜單第一,而《氣球》就莽到第三。

《莽吧!變形兄弟》算是出圈了,破站熱搜第一,別的網站都有在熱搜榜上。

不過因為是破站獨播,所以熱度並不是太高。

但起碼算是出圈了,現在已經有人在跟變形兄弟團隊談合作了……估計沒一會就全網開放了。

一天後。

《氣球》居然能在博客上有着熱搜第十的熱度!這是讓破站乃至江白都想不到的。

莽變一周前這麼鋪天蓋地的宣傳才堪堪到達博客熱搜前五,這會《氣球》就憑藉自來水到了博客的熱搜第十?

雖然說博客是個大型網絡垃圾桶,但不可否置的是,博客的人流量可是比破站大一些的。

基本上華國人人手一個博客號,破站在這方面比博客要差一些。

江白聽編輯部的人說《氣球》在博客的熱搜第十,直接懵逼。

「啥情況?」

他趕緊點開博客看看自己《氣球》咋火的,作者都不知道自己的作品火了。

有點東西啊。

點進去就看到熱搜第九「氣球挑戰」。

「已經變成第九了?」江白看了看現在已經掉到熱搜第六的「莽吧!變形兄弟開播」。

不會被**花了吧?不會吧不會吧。

我爆我自己?

江白點開「氣球挑戰」就能看到有很多用戶在嘗試唱自己的那首《氣球》。

這些用戶有一些不乏是博客的大V,雖然博客大V並沒有破站的UP主那麼有含金量。

但依然是有着眾多粉絲的博主,給《氣球》帶來了不錯的熱度。

他們的粉絲也津津樂道,一一開展了對《氣球》的挑戰。

有人當場斷氣,這是喜聞樂見的。

有人就神了,不換氣唱了兩遍。

江白都忍不住給他轉發一波,這波啊,是:

原唱の肯定。

這是一個青歌賽的季軍唱的。

開頭就對着鏡頭揮了揮手,這個大佬在網上挺有名氣的。

然後一句話也不說,清唱了兩遍。

這條視頻的下方評論也很搞:

「鑒定完畢,大大不腎虛。」

「不腎虛?沒意思走了走了。」

「為什麼?什麼意思?」老實人發話了。

「距專家表明,不能完整唱完氣球的人都是腎虛仔。」

怪異姬直呼內行。

越來越離譜,從聽完難受直接變成不能完整唱完……

沙雕網友,真有你們的。

——

撲街日記: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寫文老是眼疼。

跟刷小破站都不會。

一定是作家助手的問題,一定是的。 路明非現在只覺得心裡頭瘮得慌。

就算小魔鬼路鳴澤口口聲聲說什麼眼前這位渾身纏繞著神秘氣息的少女,是他為路明非準備的【禮物】,路明非也連半個字都聽不進去。

字面意義上的來自三觀的衝擊。

仔細想想,在此之前廢柴師兄他們或多或少的都跟路明非提過神秘世界的黑暗,但路明非這條鹹魚嚴重缺乏危機感,再加上……

對,主要還是因為,路明非身邊的生活在神秘世界里的人對他都蠻不錯的,以至於路明非由始至終都對所謂的『世界的黑暗』缺乏實感。

卡多克說了那麼多,路明非雖然被嚇到了,但更多的是一種聽鬼故事的感覺。

直到此刻。

小魔鬼將如今絢麗輝煌的迦勒底過去的黑暗展現在了他面前。

說來也奇怪,明明在此之前路明非下定了決心,絕對不會相信小魔鬼讓他看到的任何東西,絕對不會愛精神上露出任何破綻,讓他趁虛而入與自己進行交易。

但此時此刻,看到了這些畫面,即使小魔鬼沒有任何想要更深層次的解釋的想法,路明非卻莫名的『理解』了。

感同身受。

異常的感同身受。

「…..我現在不會與你進行交易哦,哥哥。」

小魔鬼果然是小魔鬼,路明非什麼都沒說,甚至還在那捂著嘴乾嘔著,但他卻看穿了一切。

你難道是我肚子里的蛔蟲嗎?

「我跟您是一體同心的吶哥哥,怎會是蛔蟲呢。」

小魔鬼捂著胸口,擺出了一副受打擊的姿勢。見鬼了,這傢伙居然在這種環境下還能開玩笑。魔鬼就是魔鬼。

路鳴澤微笑著:「我啊,可是早晚有一天要對哥哥說出「我的劍就是你的劍」這種台詞的呢。」

「……去去,噁心死了。網路上開玩笑也就算了,誰想要跟男的擊劍?我要退貨,不要小魔鬼不要Gay,我要可愛的會撒嬌賣萌的小魅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