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樂平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楚河轉身往回走去,只見烏龍一下子就迎了上來,屁顛屁顛的,滿臉堆笑,討好道;「楚河,你果然不愧天下第一強人!真的太厲害了~!~」

「我什麼時候成為天下第一強人了,這馬屁拍的,不過,我喜歡!」楚河心中暗自有些得意,他朝烏龍擺了擺手,道;「好了,別說這些沒用的了,要是我輸的話,你是不是會拿這些話稱讚剛才那人啊!」

「怎麼會!你怎麼可能會輸!」烏龍的神色有些不自然,顯然被楚河料中了。

烏龍這傢伙,一看就是標準的牆頭草一類。

「楚河,剛才那個帥哥是誰啊,長的倒是挺帥的,怎麼跑了!」布瑪伸展懶腰,走到楚河身前,笑著問道。

「一個小毛賊而已,怎麼,你動心了!」楚河淡淡一笑,回應道。

「……哪有啊,你別亂說!」布瑪心中一跳,有些慌亂地說到,她低著頭,目光如水般偷眼朝楚河飛快一瞧,旋即馬上低下小腦袋,雙頰暈紅一閃而逝,她銀牙暗咬,心中不知怎麼,見到楚河剛才那無所謂的樣子,不由自主地,少女芳心中竟生出一絲怨氣。

布瑪心中暗嘆,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

「好,我不說行了吧!」楚河無奈一笑,某人完全搞不懂女人在想什麼,在他想來,布瑪是在剛才八成是對樂平有點意思了,畢竟他和布瑪才認識幾天而已,楚河和布瑪也僅僅是暫時的同伴而已,所以,他怎麼會想那麼多呢。

這時,孫悟空的肚子的叫聲忽然傳來,這一叫不要緊,卻是帶來了連鎖效應,楚河的肚子也跟著叫了起來,接著,布瑪的肚子也傳出咕咕聲,當然,最後烏龍的肚子也不可倖免,四人的肚子湊成了一首飢餓交響曲。

沒辦法,因為實在餓極了,烏龍不得已,拿出了他私藏的萬能膠囊。變出房車,幾人終於又再次進入舒適的房間內。

夜幕降臨,為大地鋪上了一層陰暗,外面寂靜無聲,不過,在一個房車中,卻是傳出一陣陣熱鬧的聲音。

「……再來一碗!」

「我還要!」

「……可惡啊,楚河,這是我的!」

「不要搶……」

筷子聲乒乒乓乓的不絕於耳,楚河和孫悟飯互不相讓,賽亞人的食糧需求十分的大,兩人都猛足了勁的去吃,雙方都不做退步,飯菜以三秒鐘一碗的速度見底。

這可苦了烏龍,他獃獃地看著楚河和孫悟空的吃相,望著那一疊疊高高堆起的盤子,欲哭無淚,那可是他好幾個楚河的積蓄。一下子被吃了大半了。他心中暗罵不已,這兩個怪物,到底從哪裡冒出來的!

吃完了飯,楚河眉開眼笑,心中十分暢快,哼著小曲,他慢慢地躺在沙發上,睡著了。而孫悟空和烏龍則是在談笑說話。

不平靜的夜晚,慢慢開始了…….. 一輪月懸於空中,散亂的楚河光傾瀉在大地上,為這略顯陰沉的沙漠大地帶來了一絲光亮。烏龍的房車內,楚河還在呼呼大睡著……要知道,他白天剛剛和樂平打了一架,使用了狼牙風風拳,這可耗費了他不少的力氣,完事之後,全身的肌肉酸痛乏力,精神疲乏,所以,只能以睡眠來恢復體力了。

布瑪因為感覺渾身瘙癢,所以就去了浴室洗澡,孫悟空和烏龍則還在談論龍珠的事情。卻不知,那談話聲正不巧被在房外再次回來,正偷偷摸摸想要潛進房車內偷取膠囊的樂平和普爾給聽到了。

得到了如此重要的消息,這可讓樂平高興壞了,他迫切的想要得到孫悟空與烏龍談論中的七顆龍珠,想要通過許願來改變自己見到女孩子就緊張暈菜的性格。

於是,樂平與普爾就在外面竊竊私語,商量著盜取龍珠的事情。

而在這中間,烏龍見楚河熟睡了,卻是色心又冉冉升起。他眼珠滴溜溜的一轉,瞧了瞧孫悟空,心生一計,猥瑣的笑了笑,見到布瑪洗完澡圍著浴巾出來后,馬上殷勤的笑了起來,他小跑的冰箱前,從裡面拿出了兩杯果汁,猥瑣的剎那間目光一變,臉上馬上蕩漾著關懷的笑容,笑道;「…..給,布瑪,悟空,你們都渴了吧,來喝果汁了解解渴!」

布瑪眉開眼笑,讚揚了烏龍一番,接過果汁就一飲而盡,孫悟空毫無防備,捧著果汁,高興地喝了下去,之後,馬上吐了吐舌頭,皺眉道;「好甜啊!」

卻不知,這時的烏龍豬頭微轉,猥瑣的笑容再次綻放,「嘿嘿嘿!」

淫蕩的笑容立刻在蕩漾著……

時間如同沙漏,一點一點的滴落,很快的,孫悟空與布瑪都感覺到身體開始有些疲倦,精神也漸漸地匱乏,兩人不住的打著呵欠,布瑪以為是自己累了,就迷迷糊糊的到二樓的床上躺了下去,陷入了夢中,而孫悟空則是直接倒地便呼呼而睡。

房間之內,除了烏龍這隻小豬,楚河,孫悟空,布瑪三人都陷入了睡眠之中,烏龍見機會來了,臉上又露出淫蕩的笑容,如果讓楚河看到的話,指不定會狠狠地揍他一頓。

叫你笑,叫你笑,畢竟楚河最討厭那淫蕩下流的表情了。

烏龍對楚河還有著深深的陰影,三人中除了布瑪,唯獨懼怕他,在楚河手中,他可不知道挨了多少爆栗子了,烏龍小心翼翼的輕步來到楚河身邊,看著他熟睡的面龐,烏龍輕聲呼喚道;「楚河,醒醒,楚河,醒醒,醒醒啊!」

呼喚了幾聲見到楚河沒反應,烏龍稍微放下了心,心花怒放,臉上忍不住綻開笑容,心中暗道,太棒了,耶!

烏龍嘿嘿傻笑起來,興奮地喃喃自語道;「嘿嘿,布瑪,我要把你摸個夠!讓我夠本!」烏龍的笑容越來越猥瑣,越來越淫蕩。

正當他剛走到二樓,想要闖入布瑪房間時,忽然聽到一聲輕喝,雜亂的腳步聲微微傳入烏龍的豬耳中。

聲音的來源正是樂平和普爾,利用普爾的變身之術當鑰匙,樂平輕易地進入到了房車內部,見到了熟睡的楚河和孫悟空,這時,他臉上露出詫異之色,忍不住輕咦了出來。

樂平見兩人熟睡,心中暗道天賜良機,馬上叫普爾變化成他們兩人中其中一個,因為楚河身形比孫悟空要大,變身難度也要大點,所以,普爾變身之下,化為了孫悟空。

不過,普爾變化的這個孫悟空,怎麼說呢,若果在楚河看來,那是怎麼看怎麼不像,瞧那眼珠子,就跟那芝麻粒差不多。不過,也算是湊活了。

當然,也只有烏龍會被這種伎倆騙過去,兩人相互忽悠,直接走出了房車,也不知去哪裡繼續忽悠去了。

樂平心中叫好,乘坐機會。在房間內四處搜尋,想要看看龍珠被藏在什麼地方。

找了半天都沒找到,樂平心中著急,想要繼續去二樓尋找,正當他想要邁步踏上樓梯時,卻忽然傳來一聲輕響。

楚河伸了一個懶腰,揉揉雙眼,被一股尿意給憋醒了,睜眼所見,正好發現了樂平鬼鬼祟祟想要上樓梯的情境。

楚河一下子就清醒了,他睡意全無,緊盯樂平,驚呼道;「小毛賊,你怎麼在這裡!」

龍珠中的劇情畢竟太多,這種小情節楚河怎麼可能會在意,印象畢竟很模糊了,見到樂平在這出現,他才堪堪想起,好像是有這麼一個場景。

樂平也是嚇了一跳,白天楚河給他的印象極為深刻,可不是嗎、不僅狠狠揍了他一頓,而且,還把他的狼牙風風拳給學會了,且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他剛剛從鬱悶中走出,又聽到楚河稱自己為小毛賊,樂平頓時就感到氣不打一處來,他馬上辯解道;「……你說誰是小毛賊呢,我樂平可是沙漠大盜,是大盜,你記住了嗎!」

「大盜?笑話,隨便闖入別人的房間,而且還鬼鬼祟祟地,這也叫大盜!況且,小偷和大盜有區別嗎!怎麼,你想要偷龍珠啊!」楚河輕蔑一笑,反駁道。

「……你,你,你怎麼知道……我是來偷龍珠的!」被一下子猜中了此行目的,樂平也顧不得辯解毛賊問題了,指著楚河結結巴巴道。

「我猜的,不行嗎!」楚河怎麼可能告所他是因為想到了一點劇情而知道的呢,於是,他隨便解釋道。

「小毛賊,我的手下敗將,今天不管怎麼說,你都是白來了,有我在,你沒可能,快滾吧,你不會還想再被我揍得落荒而逃吧!」楚河笑眯眯地說道,眼中閃過一絲精芒。

「誰落荒而逃了,上次我是有原因,我們還未分勝負呢!」樂平氣急敗壞的辯解道,他怒髮衝冠,狠狠道;「好,我們再打一場,看看到底誰厲害!」

「行啊,我要打得你滿地找牙!」楚河神色頗為自負,傲然說道。

兩人走出房門,再次擺開了戰鬥架勢。

「小毛賊,告訴你,你的戰鬥方式,我已經大體了解了,所以說,現在的我打敗你,比上次會更輕鬆,明白嗎!」楚河微笑道。

「少廢話!看招!」

樂平怒氣沖沖,直接一腳飛踢而來,楚河身子向外一閃,躲開攻擊,並在同時伸手捉住了樂平提出的右腳,旋即,低喝一聲,抓住樂平腳腕,連甩兩圈,直接丟了出去。

樂平武功畢竟不弱,在半空中身子一扭,一個筋斗之下,便落在地上,他一個鞭腿,再次朝楚河朝楚河襲來,楚河也不閃避,直接用自己的拳腳,和他硬碰硬的擊打,雙方你來我往,交戰激烈。

不過,這次的楚河卻是大佔上風,他微笑迎戰,不慌不忙,打鬥中還開口道;「投降吧,你沒有勝算了!」

樂平的身體再次挨了不少攻擊,他怒吼一聲,狼牙風風拳再次施展,不過被同樣施展狼牙風風拳的楚河回擊,他勉勵抵擋,但楚河攻擊迅疾如風,沒堅持多久,樂平就鼻青臉腫,痛呼慘叫了。

捂著腫起來的臉龐,樂平淚流滿臉,他怒吼道;「你這傢伙給我記住,我會早你算賬的~!」說完,就飛快的竄出房門,逃之夭夭。.. 「……切,小毛賊,都被我揍成了這幅熊樣,還不忘裝逼,真是服了你了!」望著樂平消失的方向,楚河忍不住撇撇嘴,輕蔑地笑了笑,還沒忘記對樂平鄙視一番。

既然樂平已經被打走了,事情了結,楚河馬上轉身回到房間,眼見孫悟空還倒在地上呼呼大睡,嘴角還流淌著一抹晶瑩,一臉天真無邪的樣子。

楚河目光一閃,心中微微一動。楚河微微一笑,走上前去,將孫悟空從地上抱了起來,走了幾步,把他抱上了沙發,當然以孫悟空的體質就算在地板上睡上三天三夜也不會著涼,但是,在沙發上睡覺不是更舒服嗎!

「悟空,你可要好好感謝我啊!祝你做個好夢!」對著陷入夢香的孫悟空輕輕地呢喃了一句,楚河想起樂平剛才來了一趟,不知布瑪現在如何,烏龍也不知去哪了,他心中稍微有些擔心,於是就想要去二樓查看一下布瑪此時的狀況。

楚河緩步邁上二樓,他來到布瑪的房間外,輕輕推開屋門,眼見布瑪的身姿清晰地映入楚河的眼中,一隻手還攥著裝這龍珠的袋子,顯然,這裡藏得龍珠並沒有被樂平發現。

入目所見,此時,布瑪正慵懶地躺在水上,也已經和悟空一樣,進入了甜美的夢鄉,熟睡中的布瑪。

見到如此動人春景,楚河情不自禁的停下身子,他雙目一怔,雙眸凝視著布瑪那嬌美可人的嫩臉,霎時間,他感到呼吸一滯,時間彷彿停止了一般。他可以清楚的聽到自己心臟撲通撲通的跳動聲,比平時的是快了不少。

下了樓,整理好了樂平之前煩亂的抽屜,楚河去了一趟廁所之後,再次完成他之前未完成的事情,睡覺。

一夜很快就悄悄地過去了。

掙開眼睛,晨光透過窗戶,淡淡的晨光灑向屋內,楚河睜開雙眼,輕鬆地伸了一個懶腰,打了一個哈欠,便看到烏龍正拿著一把槍迷糊著眼睛,一副想睡確不敢睡的樣子。

忽然聽到動靜,烏龍一下子就睜開眼睛,見到是楚河已經睡醒,他揉揉眼晴,道;「你醒了!」

「你可算回來了!」見到烏龍,楚河就氣不打一處來,楚河用手指著烏龍,質問道;「昨天,是不是你把悟空和布瑪弄得睡過去的!」

被楚河狠狠的注視著,烏龍一個激靈,渾身一顫,全身頓時嚇得瑟瑟發抖,他嗚咽著,結結巴巴道;『不,不是我!「

「你再說一遍不是你~!!」楚河目光一閃,咬牙恨恨的說道,雙目猛睜,看起來十分的駭人。

烏龍心中已經對楚河有了陰影,他心中一害怕,也不敢再說謊了,於是,他立刻就把昨天他乾的那一檔子事給吐漏了出來,說完,還一臉可憐兮兮的望著楚河。

「你這傢伙,看來不揍你一頓,你是不會老實的!」

咚咚咚!

烏龍的腦袋上冒起了三個包,捂著腦袋,烏龍眼睛里充滿了淚水,滿是害怕。

「哼!這次就算了,如果你還有下次,就不止是三個,到那時,我會讓你清楚地明白,花兒為什麼這樣紅?你小子明白嗎!」楚河義正言辭的訓斥道,托烏龍的福,昨夜做了點下流的事,楚河還是有些心虛的,不過,他奉行著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精神,雖然是這樣,但楚河還是放輕了對烏龍狠揍的程度,也算是對他的一點小小的愧疚!

「明白,明白!」烏龍點頭如搗蒜,滿臉乖巧的樣子,臉上也擠出一絲笑容。烏龍可真是怕了,有楚河在,他的膽子將會越來越小,可悲,可嘆,嗚呼哀哉!

(「看完給個鮮花吧~~,拜謝了!).. 在楚河清醒之後,沒過多長時間,孫悟空也悠悠的轉醒,他眯著眼睛,打了一個哈欠,朝天伸展了一個大大的懶腰,睜開惺忪的睡眼,見到楚河和烏龍兩人在他面前坐著,連忙笑著朝二人打了一個招呼。「……早啊,楚河,烏龍!」

「早你個頭啊。我的眼睛可是整個晚上都還沒有閉過呢!」摸著頭上隱隱作痛的包,烏龍狠狠地瞥了孫悟空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而與此同時,原本在二樓熟睡的布瑪。這個時間也已經差不多睡醒了,腳步聲傳來,布瑪的身影出現,她慢慢地從樓梯上走了下來,披著一件粉色的睡衣,嬌俏可人,妙曼的身材玲瓏動人,帶著一股青春的氣息,非常靚麗,盡顯少女風采。

她的小臉上迷迷糊糊的,捂著小嘴,哈欠連天地打著,嘴裡也不停地小聲嘟囔著,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咦,烏龍,你頭上的包是怎麼回事啊!」孫悟空歪著頭,在房間里看來看去,忽然發現了烏龍頭上的三個包,頓時,他驚呼一聲,驚訝的詢問道。

烏龍小心翼翼的摸了摸頭上的包,忍不住齜了一下牙,咧了一下嘴,他又偷偷望地望了一下楚河,驀然見到楚河那如刀子一般鋒利的目光,似乎要暴起而殺人似的。他身子一顫,頓時心中生出懼意,自然不敢吐出這是誰的傑作,也不敢說出昨天夜晚他乾的那些勾當。說來真是丟人,他忙活了半天,不進什麼都沒做成,還白白浪費了時間,不禁一夜未寐,而且,還挨了一頓揍,真是冤死了。

烏龍唉聲嘆氣,忽然間,只見他眼珠滴溜溜的一轉,心中已經有了一番定計,只見他連忙正色道;「……悟空,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那個沙漠大盜樂平在昨天晚上又回來了,準備想要盜竊龍珠,而我為了保護龍珠和你們的安全,所以,我自然是要奮不顧身的保護你們了,好在我烏龍聰明絕頂,與他們儘力纏鬥,將他們全都給引開了,在這過程中,我遭到了樂平和普爾卑鄙手段的暗算,所以,如你所見,我就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你瞧瞧,好痛啊!」指著頭上的三個包,烏龍一臉無奈的嘆道。

楚河心中強忍住笑意,不過,他的嘴角還是隱隱有些抽動,心中直發笑,暗道。就你那個豬樣子,還聰明絕頂呢,真是笑死人了。烏龍,你可還真會編啊。這可是我做的!

不過,楚河並不咋算去拆穿他,這件事情,既然已經過去了,還是就這麼結束吧。

孫悟空不疑有他,對烏龍充滿陽光的笑了笑,說道;「哦,這樣啊,那真是謝謝你了,烏龍!」

烏龍擺了擺手,大言不慚道;『小事一樁,不用謝,不用謝!」

「樂平,就是昨天見到的那個男的嗎!他來過嗎!」布瑪狐疑的看了烏龍一眼,心中半信半疑,對烏龍她算是非常了解了,怎麼也想不到他會做出剛才說的事情,不過,看到他頭上的包,她心中又生出疑問。

算了,不管了,反正龍珠還在,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搖了搖頭,布瑪微微一笑,不再在意那些事情,現在,要開始準備吃早餐了。

早飯頗為豐盛,楚河早就感到肚子有些餓了,見到食物,馬上兩眼放光,什麼都不顧了,如同見到獵物的老鷹,飛一般的衝上餐桌,二話不說,馬上狼吞虎咽起來,孫悟空急了,也如一陣風似地,坐到桌前,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布瑪一臉無奈的看著眼前這兩個食量驚人的怪人,心中再一次的感到無奈,心中暗想,這兩人都是什麼人啊,他們的肚子裝得下這麼多食物嗎,算了,我可不能以常理看待他們。嘻嘻,幸虧他們的伙食不是我提供的,烏龍這傢伙,可是慘了!

卻是,瞧著飯桌一旁目光似要滴血的表情,就可以預想,他是多麼的肉疼了,這一頓飯,少說,也是他一個星期的存糧啊。

布瑪飯量小,她輕輕地端起碗來,小口小口的吃了起來,盡顯淑女氣質,與楚河和孫悟空兩位粗魯男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在吃飯之餘,布瑪不時的偷眼瞧著楚河,望著那不斷的嚼著食物的側臉,盯著那幽深發亮的漆黑眸子,她的嫩臉就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陣發燙,有向脖子根蔓延的趨勢,心中小鹿也微微的跳動著,似乎再越跳越快,越跳越急。不能控制。

布瑪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怎麼今天一大早會這樣,她心中感到奇怪,不知道怎麼回事,不過,在昨天晚上,她似乎做了一個夢,夢中的她,化身成為了一個公主,就像童話故事中一樣,她遇到了一個王子,那個王子是她心中完美的化身,英俊,瀟洒,溫柔,體貼,最重要的是,而且還深愛著她。

注意到了布瑪有些心不在焉,楚河心裡有些奇怪,於是,他難得的停止了進食行為,微微一笑,關心的問道;「布瑪,怎麼了,臉怎麼紅了,身體不舒服嗎!」

望著楚河那柔和的目光,聽到他的話語,布瑪的心似乎又加速跳動了一些,她輕輕的呼了一口氣,穩下心神,微笑說道;「沒事,沒事,可能屋子裡有些熱吧,我沒事,你繼續吃吧!」

「哦!這樣啊!那你可得多喝點水,這裡是沙漠,小心別中暑了!」見布瑪說沒什麼問題,楚河點了點頭,又繼續胡吃海塞起來。

「怎麼了,我這是什麼感覺,真是羞死人了!」又深深地呼了幾口氣,白嫩臉蛋上的紅暈慢慢退去,不過,在剛才聽到楚河關心的話語時,她的心中不自覺地感到微微一甜,心中莫名歡喜起來,感到格外的開心與高興。

布瑪雖然有時候有些花痴,但對於感情還只是有些懵懂而已,畢竟,她也不過是個豆蔻年華的少女而已,所以,並不是太清楚自己是怎麼了,不過,她知道,每次看到楚河的面龐,望著那如清泉般清秀乾淨的臉,她的心中就有一些莫名的悸動。

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布瑪放下碗筷,然後她拖著雙腮,靜靜地看著幾人吃飯,沉默不語。.. 風捲殘雲地扒完了早飯,留下了一桌子的空盤子,烏龍一臉不情願的做起了家務,鬱悶地收拾起了碗筷,那收拾的動作慢慢吞吞地,可真是墨跡,楚河看了烏龍的行為,心中不爽。

於是,他馬上惡狠狠地瞪了烏龍一眼。目光中威脅之意閃過,這讓烏龍心中一懼,馬上就手腳麻利起來。「哼,烏龍這傢伙就是欠揍的貨!」

楚河滿臉輕笑,嘴角微微牽起一抹弧度,頓時感嘆不已了起來。

「額,好飽啊,飯菜可真香啊!撐死我了!」摸著有些渾圓的小肚子,孫悟空咧著嘴角笑嘻嘻的說道。

「……是啊,的確是很豐盛,要不然你小子也不會和我搶的這麼急,幸虧我搶得快,要不然可都被你一個人搶光了!」楚河笑道。

「哪有啊,明明是你在搶,我要是沒快點吃,恐怕早就沒了!」孫悟空憤憤道。

「哈哈,飯場如戰場,悟空,雖然我打不過你,但搶飯你可不是我對手,繼續努力吧!」楚河哈哈一笑,得意道。

「哼!下次我不會輸的!」孫悟空神色一正,面色莊重道,好似下定了某種決心似地!

「好了,好了,打住行不?你們兩個不要再談論吃啊喝啊什麼,真搞不懂你們兩個,成天就知道吃,你們要知道,現在我們最重要的,是要尋找龍珠,知道嗎!」布瑪插嘴對兩人訓斥道。

「明白,明白!」兩人齊聲道。

「快點抓緊時間了!」

將房子重新變回膠囊,烏龍又拿出汽車膠囊,變出汽車,幾人乘著汽車,繼續按照龍珠雷達所指示的地點駕駛行去。

烏龍駕車還算平穩,一路上也沒有遇到什麼阻礙,樂平這段時間也沒有露面,想來是被楚河給揍怕了,畢竟,他英俊的臉上留下了楚河為他賜予的淤青,讓了有了心理上的劣勢,從而不敢貿然出手。

車子越接龍珠雷達指示的方向,烏龍心裡也就越著急,從而故意開的慢了些,一個勁的向幾人告知著牛魔王的可怕之處,三人耳朵都快聽出繭子來了,布瑪此並不十分在意,因為他對楚河和孫悟空極有信心,她深信,憑藉他們兩個的實力是可以對付牛魔王的。

烏龍對此暫表懷疑態度。

……………

隨著汽車的臨近,只感覺到空氣也越發的悶熱起來,四人下了車子,馬上趕到溫度上升,全身變得有些燥熱。

走向前方,周遭所見,只見前面破亂的房屋雜亂無章的四處分佈,地面上滿是碎骨頭,而正前方是一座破舊的城池,宏偉巨大,不過周圍卻燃燒著熊熊的火焰,好似一座燃燒的山巒,散發極高的溫度,火焰沸騰如海嘯撲面,好似要燒盡這周遭的一切。

布瑪臉色發愁,這麼大的火,要怎麼去找龍珠呢,她已經斷定龍珠就在裡面,可是面對熊熊烈火,她卻毫無辦法。

哎!雖然天才了些,但她畢竟也只是一個普通人啊!

對於這火中取珠的問題,楚河也是無可奈何,面對這麼熱的高溫,他又不會飛,也不會用運用氣來防護,所以他也只能幹瞪眼。

雖然孫悟空自告奮勇駕著筋斗雲想要衝入其中,但卻數次被那熊熊烈火被逼退出,燙的他齜牙咧嘴,唉聲嘆氣。

楚河心中暗道,看來還是要按照原劇情發展,去找龜仙人那色老頭了。哈哈,這個是個好機會啊,親眼見見那龜仙人的龜派氣功是何等威力,好趁機學會哦!~

而布瑪正一籌莫展之時,驀地,天空好似微微有些變黑的樣子,地面好似在震動著,布瑪感到背後似乎有動靜,連忙扭頭一看,頓時俏臉發白,小嘴張開,嬌呼出聲。

「…….你,你是什麼人!」

三人順著布瑪的目光瞧去,只見一個手持巨斧,頭戴牛角頭盔,身披重甲紅色披風的巨大男子出現在他們面前,那高大的身材,顯得威風凜凜,雄偉如山。

「牛……牛魔王!」烏龍瞪大眼睛,牙齒髮顫,心中被巨大的恐懼瀰漫,結結巴巴的說道。

「……好傢夥,這身高,起碼有三米多了,真是巨人啊!打NBA絕對的王牌中鋒!」楚河瞅著牛魔王,心裡暗自想道。

「你們來這裡做什麼!該不會是來偷我的寶物吧!」俯視著眼前這幾個人,牛魔王居高臨下,輕蔑的望著他們,威嚴霸氣的緩緩開口。聲音洪亮,好似雷鳴轟響。他兇惡的眼神震懾著布瑪和烏龍,兩人都驚懼的的低著頭,不敢回答他的問話。

「你的寶物誰稀罕啊,我們只是來找一件東西!」楚河面不改色,他走到牛魔王身前,雙眸凝視著牛魔王,右目紅芒閃過,牛魔王的戰鬥數值清晰地映入腦海之中。

十三點戰鬥力,比他要強,而且,也比孫悟空強,雖然戰鬥力並不算高,但對付楚河卻是綽綽有餘。

「不好辦啊!看這牛魔王一身肌肉,防禦力應該不錯,以我的戰鬥力,好像根本破不了他的防啊!破不了防還玩什麼!」楚河心中暗自發苦,暗暗想著。

唉,這事還是交給孫悟空吧,他是孫悟飯的孫子,表明了身份,應該就打不起來了。

雖然心中這樣想著,但楚河卻沒有開口叫孫悟空,在他心中,其實,戰鬥的情緒也已經被悄然點燃了,他想試一試,戰一戰牛魔王,來嘗試一下這種越級挑戰的感受!是不是很刺激呢~

牛魔王朝天怒吼一聲,怒氣沖沖道;「你們肯定是來偷東西的,我要把你們統統殺死!」

牛魔王爆喝一聲,粗壯的手臂肌肉繃緊,斧子直接劈下,向楚河而去,來勢兇猛爆裂,力大無比,但那速度卻並非很快,楚河目光一閃,輕笑一聲,身如蝶舞,靈巧的閃過了這一斧。

牛魔王臉上露出驚訝之色,旋即,他面色一沉,又是勢大力沉的一記狠劈,攔腰斬來。但楚河卻是連連晃過斧劈,他的身法速度極快,一下子就晃到了牛魔王身側,肌肉綳起,運足全身力量,一拳狠狠擊出,只聽砰地一聲,正中牛魔王的腹部,但這一擊打在牛魔王腹部,卻如打在一塊鋼板之上,一股極強的反震之力迎來,楚河的手掌隱隱發麻,他心中暗驚,早就料到牛魔王皮糙肉厚,沒想到,他的腹肌竟然硬似鋼鐵,親身實驗之下,果然更加強悍!

連連擊不中楚河,牛魔王怒氣爆發,他雖說是力大無窮,戰鬥力強於楚河,但因為身子巨大,移動不方便,速度卻是慢了許多,空有一身戰鬥力,卻不能盡數發揮,讓他很是憋屈,這使得楚河有了戰鬥的餘地,正所謂,打不死你,累死你!

楚河與牛魔王雙方纏鬥起來,一追一躲,氣的牛魔王不時地哇哇大叫,而與此同時,孫悟空見楚河打得起勁,也有些不耐煩了,他駕著筋斗雲,手癢起來,也想前來交戰,正想要劈砍楚河的牛魔王,在見到孫悟空時,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並且隨之身體也馬上停止了攻擊。

楚河見之,身體也徒然放鬆了下來,心中知道,這場戰鬥恐怕是要結束了,這兩個人馬上就該上演一出相認的戲碼。

哎,倒是有點遺憾,我還沒累垮他呢,不過,想到剛剛和牛魔王纏鬥一場,那感覺,真是爽。

看樣子,楚河在內心深處,已經隱隱喜歡戰鬥的感覺了。

楚河目光一閃,思緒忽起!.. 果然,按照原劇情的發展,因為龜仙人所贈予的筋斗雲的關係,牛魔王通過一番了解,知道了孫悟空是孫悟飯的孫子后,從原本的凶神惡煞,馬上變為了報以熱情的態度,再看楚河等人時,他的目光中,也就放下了戒心,消除了敵意!

「真是沒有想到,你竟然是孫悟飯的孫子!」牛魔王慈祥的望著孫悟空,溫和的說道。那眼神,那表情,就好似在看自己的子侄一般,由此可見,他當年與孫悟空的關係,必然不淺,八成就像是後來的孫悟空與克林的關係一樣。孫悟空望著眼前這個自己爺爺的師弟,心中也不由生出一絲親切,便與他訴說起了孫悟飯的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