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林山爆發出的氣勢,徐光先是皺眉,但眼下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他雙手掐訣,低喝一聲:“疾!”

金色寶劍一顫,忽地衝向林山,發出“嗖嗖”的破空聲。

林山緊握手中紫霄,身形一轉,整個人都變得飄渺起來。感應着紫霄寶劍傳來的盎然劍意,林山腳下一動,忽然多出十餘名林山,徑直將徐光給圍了起來。這正是林山在神祕山洞中從那道劍痕中領悟出的劍技。

“區區幻術,也敢拿來糊弄徐某!”徐光面露譏諷,大喝道:“不管你來多少幻影,徐某都一劍斬了!劍影分光!”

隨着徐光話音響起,原本斬向林山的金色飛劍忽然一顫,綻放十餘道劍光,衝向四面八方。劍光的數目正好和林山的幻影一致,由此可見徐光實戰能力的確很強!

“劍影分光術,徐光終於使用了我青雲山的真傳絕學麼?”一名弟子目不轉睛地看着徐光說道。

“據說使用此功法之後,產生的每一道劍光威能都接近本體之威,真有那麼可怕麼?”一名弟子問道。

“那是自然,我青雲山頗有幾種威能強大的真傳功法,即便青女峯也要忌憚三分。”


無雙瞥了眼徐光的手段,便又將目光放回林山身上,看到林山幻化出多道殘影時,忍不住低語道:“這分明就是青女峯的功法,難道說他和青女峯有什麼關係?不行,事後我一定要弄清此事!”

林山的這番手段來自於神祕山洞的劍痕,據忘憂女所說,這劍痕正是青女峯祖師所留,此時被無雙認爲林山施展的是青女峯的手段,毫不奇怪。

十餘名林山手段一致,同時揮劍斬向前方金色劍光,爆發出錚錚之聲。

不過眨眼功夫,在一聲轟響之後,徐光施展十餘道劍光全部化作點點靈光消散開來。見到此幕,徐光滿臉難以置信地吼道:“這怎麼可能?每道幻影都能破開我的劍光!”

“好了!”無雙突然大喝一聲:“兩位既然是切磋,那便到此爲止吧!無雙身爲見證人,親眼見到兩位師弟強大如斯,戰得難分難解,心中十分欣慰。等回到青雲宗,無雙一定向宗主他老人家建議,重點培養兩位,兩位可有意見?”

聽到無雙開口,徐光冷哼一聲,單手召回飛劍,身形一動便恢復了人形模樣。

林山雙眉一挑,十餘道殘影一合,融合到了一起。他此行是爲搭救虎猿而來,既然目的達到,此時又無法斬殺徐光,自然樂得輕鬆。

“林道友不過練氣修爲,靈力居然凝厚如斯,無雙真是佩服至極!”無雙走到林山跟前,抱拳說道。

“無雙師兄客氣了,林某眼下靈力已經枯竭,若是徐師兄再動手,只怕林某承受不起了!”有意無意地和徐光對視一眼,林山如此說道。

四周之人這才醒悟過來,連忙一番感應,發現林山身上的靈力波動果然變得微乎其微,看來林山所言倒是事實。

“哼!”徐光猛地將腳下石塊踢飛,聽到林山說靈力枯竭時,他悔得腸子都要青了!心想剛纔就不該猶豫,應該再出一記殺招纔對的!

單數一翻,無雙手中出現一枚青綠丹藥,遞到林山跟前說道:“此藥名爲溫靈丹,藥力溫和,最爲適合恢復靈力修爲。林師弟當下靈力透支過度,趕緊服下此藥恢復一番,以免留下病根。此藥林師弟務必收下,千萬莫要和師兄客氣!”說話時,無雙連稱呼都改變了,顯得和林山十分親近的樣子。

林山雙眉一挑,嘴角微微上揚,向無雙感謝一番之後,伸手接過靈藥,張口便服了下去。

那幾名追隨無雙的弟子紛紛露出傲然之色,似乎無雙是將靈藥送給他們一般,顯得十分自豪。看來無雙在這些弟子中的形象十分正面,平時應該沒少給他們好處。

感應着體內靈力的快速恢復,林山讚歎道:“此藥果然非同一般,林某已經清洗地感應到靈力的增長,此次真是多謝無雙師兄了!”

“那是當然,這溫靈丹在恢復靈力的效果上可是僅次於玉靈丹的!只有無雙師兄纔會這般大方,平時對我等低階弟子如親人一般!宗主大人已經開口將無雙師兄收做親傳弟子,可見他老人家對無雙師兄是十分器重的!”一名弟子大聲說道。

向那名弟子點了點頭,無雙和林山說道:“林師弟切莫客氣,我等同爲青雲山弟子,應當同仇敵愾,在傳承試煉時一致對付青女峯的高手,爲我青雲山的利益而戰!”

“多謝無雙師兄教誨,林某現在要趕回宗門恢復修爲,先行告辭了!”林山開口說道。

“林師弟要抓緊恢復靈力,若是留下後患,那可就得不償失了!我和徐道友還要尋找那兩隻妖獸,林師弟自己要一路小心!”無雙並沒有挽留的意思,如此說道。

向密林方向吹了個響哨,林山瞥了眼臉色鐵青的徐光,祭出飛劍便御器離開。 密林之中,小寶半蹲在一截殘木之上,擡起虎爪拍了拍眼前神色恭敬的雙頭獅,表揚道:“小獅子你這次表現很不錯,以後只要徐光打我老大的主意,就及時向我彙報!好處少不了的,若是你表現好的話,我也可以向老大求情,收你做小弟也不是不可能的。你也看到了,這滿滿一袋妖丹,不過是我一個月的口糧而已,你要好好幹,我看好你!”

雙頭獅極度羨慕地看着小寶爪上一整袋妖丹,眼中滿是火熱之色。

聽到林山的口哨響聲,小寶向雙頭獅丟了一枚妖丹,低下虎頭吩咐道:“來來來,趕緊來把本神獸毛髮弄亂點,越狼狽越好!徐光這個人渣,竟敢算計我老大,看我不玩死他!”

雙頭獅在自己身上亂抓一番之後,小寶覺得應該差不多了,身形一躥,便沿着叢林邊上逃竄出去,故意讓徐光看到了他狼狽的模樣。

他的目的就是要讓徐光小看他,這樣徐光便更會重視雙頭獅。徐光越是重視雙頭獅,小寶便越有把握讓他死的很慘。

徐光看到小寶逃竄時的狼狽模樣,嘴角露出譏諷之色,再看到雙頭獅毫髮無損地衝密林歸來,更是滿意至極。

林山此次和徐光交手,基本摸清楚了徐光的戰力,相信若是動用元力或者青蓮劍法第三式,他至少有三成把握將徐光拿下。

離開後,林山並未走遠,在一株巨樹之上停留下來,淡淡開口說道:“紫雲仙子看得可還滿意?”


巨樹上原本空無一人之處突然響起“咯咯”笑聲,一陣莫名波動傳來,身穿紫衣的紫雲仙子顯露出身形。

“林道友真是厲害,居然一人便將徐光壓制得死死的!紫雲原本還打算出手相助的,看來倒是紫雲多慮了!”說話時,紫雲露出嫵媚之色。

“仙子這是哪裏話!此次若不是無雙道友在一旁,林某靈力枯竭之下,只怕要吃大虧的!”林山不動聲色地說道。

“真的麼?紫雲還真想看看林道友吃虧時的樣子!自從紫雲和林道友相識以來,還從未見過林道友在誰手上吃虧過呢!”紫雲嗔道。

林山一陣無語,話題一轉,說道:“林某急於恢復修爲,現在要趕回宗門,紫雲仙子可有虎猿妖獸的行蹤?”

搖了搖頭,紫雲笑道:“既然林道友實力受損,紫雲便護送你返回宗門吧!”

“這倒大可不必!紫雲道友不如碰碰運氣,或許能完成宗門任務也說不定呢?”林山推脫道。

“這般任務獎勵雖是吸引人,但此次傳承試煉時紫雲只怕要和林道友全力以赴才能得到那‘種靈訣’,那處禁制紫雲研究過多次,只怕一旦拿到此物,我二人想要繼續留在傳承之地也不可能了!”紫雲微微一笑地說道。

“如此說來,林某心中愧疚,爲了這部法訣,倒是讓紫雲道友損失了試煉的大好時機!”林山面露歉意地說道。

“此事是紫雲親口答應下的,自然不怨林道友。紫雲的運氣一向不好,即便在此滯留,只怕也無法尋得那兩隻妖獸。現在林道友修爲大損,紫雲還是順路護送一番吧!”紫雲堅持道。

林山雙眉一挑,抱拳說道:“既然如此,那便有勞仙子了!”

兩人各自祭出靈器,御器而行,並排而行,一路上紫雲倒是有說有笑。

“那徐光使用的龍元,威力十分強大,紫雲道友對此應該有所瞭解吧?”想起先前的戰鬥,林山向紫雲詢問道。

“先前的戰鬥,紫雲都看在眼裏。若是紫雲所料不錯的話,那徐光不過是勉強施展出魔龍變的第二重而已!我曾經有幸見過家主使用魔龍變,當時第二重的威能可是徐光的數倍!”說話時,紫雲有意無意地盯着林山的雙眼,發現林山情緒穩定,絲毫波動都沒有,心中不禁嘖嘖稱奇。

“如此說來,林某運氣還算不錯了!若是徐光進一步掌握魔龍變第二重,只怕林某今日討不了好處了。”

紫雲歪着頭打量林山一番,好奇地說道:“紫雲可不這麼想!我見林道友器宇軒昂,和徐光交手過程一直信心十足的樣子,只怕還有手段沒有施展吧?”

林山心中一動,沒想到此女觀察如此細緻,看來以後還是要小心謹慎纔是。

“林道友莫要擔心,紫雲可是站在道友一邊的。林道友實力越強,紫雲便越開心,若是紫雲所料不錯的話,此次傳承試煉,那徐光會向我下死手,屆時還希望林道友能支援一二!”紫雲臉色一肅,如此說道。

“哦?”林山問道:“這是爲何?”

四下查看一番,紫雲櫻脣微動,傳音道:“林道友有所不知,我張家的魔龍變功法,必須身居魔龍真血才能修煉。徐光雖然體質強橫,但能修煉到魔龍變第二重已經是極限了。他想要繼續修煉魔龍變,只能施展血煉之法。”

“血煉之法?林某並未聽聞過此種法訣,還請仙子指點一番。”林山繼續傳音問道。

“所謂的血煉之法,是一種能夠將體內精血煉化的法門,也是源自張家傳承。原本次法訣是用於解決部分弟子血脈不純問題的,現在只怕也落入徐光之手了。紫雲雖然沒有得到魔龍變傳承,但體內同樣蘊含一絲魔龍精血。徐光現在應該是修煉了血煉之法,若是煉化了紫雲體內精血,他便能夠真正地掌握魔龍變功法了。”

“居然有如此奇特的法門,看來仙子要處處小心徐光了。”林山點頭傳音道。

似乎想到什麼,紫雲面露譏笑地冷哼道:“徐光想要對付我也不那麼容易,我的一身風系功法,想要逃命還是有把握的!”

林山點頭認可,忽然神色一動,問道:“若是如此,徐光爲何不打張柔的主意呢?她的實力不過練氣,拿下她不是更容易些麼?”

“說起這丫頭,已經消失幾天,也沒和我聯繫,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林道友的擔心是多餘的,雖說柔兒的修爲低下,但她修習魔龍變已有數年時間,體內精血十分穩固。想要煉化她體內的精血,要比紫雲難上十倍!徐光身懷血煉之法,自然知曉此事。況且柔兒修爲低下,常年在青雲山範圍,別人想要對她出手也難以找到下手機會的。”紫雲解釋道。

想到張柔的際遇,林山心中一陣無奈,只能祈禱張柔洪福齊天,能夠逢凶化吉了。雖然和張柔的交集不多,但此女在身陷危機時還提醒林山小心躲開紅霧,對林山絕對是一片好意的。

林山乃重情義之輩,若是突破到築基,必定會第一時間嘗試搭救張柔。只是迷燕谷中禁制十分特別,他也只能盡力而爲,實際上他並沒有什麼把握。畢竟無憂女這般元嬰高手在裏面都要小心翼翼,可見裏面的禁制威能之強。

見到林山失神的樣子,紫雲睜大眼睛調笑道:“林道友這般模樣,不是心中念着我家妹子了吧?”

雙眉一挑,林山推諉道:“仙子的嘴巴真是不饒人,林某不過是先前爭鬥有所心得,心中思量一二罷了!”

一路無事,回到青雲山之後,林山便向紫雲道別,回到自己洞府之中。


虎猿二人早已恢復人形,已經將洞府打理得整齊清潔。

走到石桌前看着熱騰騰的烤肉,林山心中一暖,向勤勞的猿二遞了個感激的眼神。

虎大端坐着角落的蒲團上,服下數枚妖丹之後,氣色也恢復了許多。


小寶滿足地吃着烤肉,不時配上兩口香醇美酒,十分愜意的樣子。

知道虎大閉關需要安靜,林山並未開口說話,留下數枚上品妖丹之後,便獨自到了練氣弟子的洞府之中閉關起來。

正如他和紫雲所說的一般,此番和徐光交手,他還真是有所心得。尤其是從神祕山洞的劍痕之中悟得的幻影之術,每一道幻影的攻擊力幾乎都不下於本體,絲毫不在徐光的分光劍影術之下。

他這一閉關,便持續了整整十日功夫。猿二在這期間發來過幾張傳音符,發現沒有迴應之後,便再也沒來打擾過了。

林山站在洞府的空曠之處,身形筆直,另外一名“林山”和他相對而立,神態幾乎一模一樣。

伸手一揮,兩人同時斬出一道劍芒,一串火花之後,兩道劍芒同時湮沒在虛空之中。

“真不愧是青女祖師所留,我僅僅有一絲心得,悟出的劍技便不下於頂階功法的威力,難怪那忘憂女身爲元嬰高手,還要覬覦那劍痕傳承了!”林山嘆道。

“可惜這種幻影只能保留片刻功夫,如若不然,這功法就太可怕了!”

林山再度回顧了這幾日的心得,滿意地點了點頭,他翻出洞府令牌,打開禁制來到了虎猿二人所在的地方。

“看來虎大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你們先在宗門內休整段時間,將來有機會再去弄些妖丹回來。”林山如此吩咐道。 並未回答林山的問題,虎大面露歉意地說道:“此番是我和猿二莽撞了,以後不會了!”

猿二黑臉點得像小雞啄米一般,連連應道:“以後不會了!”

小寶繼續磕着妖丹,一臉無害地說道:“知錯就好了,本神獸已經原諒你們了!”

虎猿二人怒瞪小寶一眼,見林山沒有說話,便強忍住,沒說什麼。

林山深知小寶欠揍的德行,對此他的話並不在意,淡淡地吩咐道:“我有任務要外出,你們平時小心行事,遇事忍讓三分!”

虎猿二人點頭表示明白,小寶仰頭吞下口中妖丹,跑到林山跟前擡起虎眉問道:“能帶家屬麼?”

“噗”的一聲,猿二直接將口中酒水噴了出來,一臉鄙夷地看着小寶。

林山搖了搖頭,跟小寶說道:“此番出去,不能帶你一起,況且有你在宗門照顧他們,我才安心一些。”

小寶虎頭一擡,驕傲地說道:“老大你儘管放心,這裏交給我了!只要有小寶在,沒人敢欺負到我們頭上!”

走到石桌前吃了些靈獸的烤肉,林山仰頭喝了幾口酒水,便思量起和房山交易會的約定,算算日子,也該出發了。

那鳳仙子曾經所說,林山直接趕往狄金山即可,到時自然明白如何進行任務了。

猿二見林山思量的樣子,輕輕走過來將一隻儲物袋放在他跟前,低聲說道:“老大,備點糧,有酒有肉。”

神色一動,林山瞬息便用神識看清儲物袋中的東西,一臉驚訝之色:“這麼多?一年都吃不完吧?”

“有備無患,至少不能捱餓。關鍵是我的手藝,在外面可不是隨便能品嚐道的。”猿二說到自己手藝時,一臉自得之色。

見猿二給了這麼充足的食物,林山微微一笑,便將儲物袋給收了起來。雖然那鳳仙子說此行不過數日時間,但是猿二說的也有道理,有備無患總是沒錯的。

林山向虎猿告辭之後,一直到山腳下才御劍而行,直奔房山以西百里處的狄金山而去。

離開青雲山十餘里之後,林山揮手向紫霄飛劍打出一道靈訣,飛劍一顫之下速度全開,達到先前的數倍以上。

看着腳下急速後退的山林,林山喃喃自語:“靈力果然神奇無比,不過練氣修爲便能御器而行,比九州世界的元力修煉強大多了。”

在經過一處高山時,林山忽地心中一緊,他先前感受到一股強大氣息一閃而逝,那源頭似乎在下方高山的峯頂之上。

顧不上多想,林山張口一噴,一股靈力沒入飛劍之中,紫霄飛劍一顫,速度硬生生地又快上三分,飛速掠過那座高山。

心有餘悸地回頭看了眼那峯頂處,林山喃喃自語:“這麼強大的氣息,似乎還在忘憂女之上,只怕是元嬰修士了!只是此處距離青雲山如此近,怎會有元嬰修士出現?”一時也想不明白,林山搖頭將此事放入腦後。他心中打定主意,回來時一定要離此山遠遠的。

在林山離開之後,山峯峯頂的山洞中,一名圓臉女子緩緩睜開眼睛,自語道:“不過練氣弟子,御劍速度如此之快,看來青雲山並不算太衰敗,還能有這般天才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