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小白的氣息不再提升,雲逸凡心思一動,乾脆又取出了三顆丹藥餵給了對方,這樣又過了半刻鐘,在見到小白的氣息又一次停止提升之後,他就又餵了三顆!

半個時辰過後,剛剛達到靈力境二重天的小白再次身形一顫,隨後,一股強大的氣息便是從它的身上釋放開來!

靈力境三重天!

九顆上品聚靈丹,直接讓它在短短一個時辰不到的時間裡,再次提升了一層境界!

「唳唳唳!!!」

修為提升之後的小白激動得一陣亂竄,而在達到了靈力境三重天之後,它的速度簡直要比之前快了一倍不止!

「好!九顆上品聚靈丹,就能提升靈力境二重天之人一層境界,看來,一枚上品聚靈丹的效果,的確差不多趕得上三四個月的苦修了。」

見到小白成功突破,雲逸凡的臉上也是露出一絲笑容。

正常來說,靈力境武者每提升一層境界,差不多都是兩到三年的時間,前提還得是天地靈氣比較充足,而且不能有半分的鬆懈。

可眼下,小白只用了一個時辰就達到了其他人兩三年的苦修效果,不得不說,有資源跟沒資源,相差真的是太大太大了。

時間就是生命,修鍊說白了就是在跟時間賽跑,你想活得更久,那麼就需要早日達到更高的境界。

因為只有修為提升,壽命才能提升,而一旦在壽元枯竭之前沒能邁入新的層次,那麼你就只能像普通人一樣,塵歸塵土歸土了。

這也是為什麼那些元丹境以上的強者整日都躲起來修鍊,不願浪費一分鐘的原因之所在。

「有了這次的經驗,下一爐丹藥,應該可以達到極品之境了吧?卻不知極品聚靈丹,是否會有不一樣的特殊效果呢?」

將小白打發出去繼續守門,雲逸凡略作調息,這便將目光重新放回到了丹爐上面。

他的煉丹目標跟其他煉丹師不一樣,其他煉丹師追求的是成功率,只要成功了,他們就會很開心。

可他追求的卻是品質,在他心裡,只有達到極品,才算把煉材的價值發揮了出來,除了極品之外,其它的都是浪費。

至於煉丹成功率,那東西是他需要考慮的么?

「再來!!」

深吸一口氣,他再次點燃爐火,這便繼續開始了他的煉丹工程。

有了之前的『失敗』經歷,這一次,他打起了一百二十分的精神,完美地解決了每一個小瑕疵!

就這樣,差不多過了兩刻鐘不到的時間,丹爐再次開啟,隨後,整整十五枚聚靈丹從丹爐裡面噴了出來,穩穩地被他接住!

丹藥入瓶,他的目光迫不及待地看了過去,隨後,他的臉上便是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嘿嘿,極品聚靈丹,好像也沒有多難么!」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單人沖陣的神宮悠並不被看好,被認為是膨脹了的表現,只是,神宮悠真的傲慢了嗎?

自然不是,沒有實力卻硬出頭,這才是傲慢,而斯巴達軍團雖在鐵血戰旗的加持下英勇無敵,神宮悠對他們卻有著必勝之心。

同時,單人出陣的他,也有著減少人類損失的想法。

「人類的信仰之力是我現在最重要的力量來源,既承因果,這天,也該由我來扛!」

「轟」

「轟轟轟……」

氣血雄厚的神宮悠衝鋒起來如同蠻獸,對面,斯巴達萬人軍陣衝鋒,更是如奔涌的海潮,給人勢不可擋的威勢,兩方對撞,有種石破天驚之感,讓周圍圍觀之人的呼吸都不由的小了一些。

而他們在碰撞到一起后,也真的讓天地劇震了起來。

「嘭!」

與神宮悠率先膨脹的並不是大軍,而是這支斯巴達戰隊的國王。

作為崇尚勇武的國家,斯巴達的國王也是強者,且他掌控著鐵血戰旗,能把上萬名斯巴達士兵的力量匯聚於一身。

也因此,面對神宮悠單人沖陣的挑釁,他沒有一直位於中間被眾多士兵庇護,而是從戰陣中躍出,對準神宮悠就是一刺。

簡簡單單的直刺,卻因萬人力量匯聚,讓斯巴達國王的力量與氣血發生了質變。

還在數十米開外,長矛未至,那之上的赤血氣罡就捅到了他的眼前,讓神宮悠心臟跳動不休。

更讓他目光凝重的是,捅來的氣罡組成槍形,周圍卻泛著透明的光暈,那是空氣與空間被扭曲形成的自然景象。

「好強!」

如此想著,神宮悠卻沒有後退的意思,而是在一聲怒吼后,兩條手臂就左右張開,隨後,對準捅來的赤血長矛,就是朝著中間合十拍來。

「嘭!」

「給我停下!」

精通武器卸除讓神宮悠抓住了血罡長矛,只是,不等神宮悠用力把赤血氣罡的力量卸掉,一股無可抵禦的大力就自赤血氣罡上爆發,那力量太過恐怖,如果高山傾覆,火山噴發,此股力量使得神宮悠根本夾不住血罡長矛,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它撞在自己胸膛上。

「嗤拉!」

衝鋒對拼,僅僅一擊,神宮悠就落敗,且在此時,他還沒有觸碰到赤血長矛正體,這就是戰神神器與斯巴達軍團疊加在一起的恐怖。

萬人力量匯聚於一身,現在的斯巴達國王,無人能擋。

而這一擊,也徹底打消了人類的一切僥倖。

「我就知道。」

「你們東瀛人就是太愛膨脹。」

「別說了,快去支援,絕不能讓神宮悠死去,他現在還不能死!」

「這點倒不用擔心,神宮君最強的從來不是攻擊,而是防禦,這一擊,還殺不死他。」

斯巴達國王確實沒有殺死神宮悠,雖然,雙掌無法阻攔血罡組成的長矛,被它狠狠的捅在了胸前。

但在那長矛捅在胸前之時,一道金光就自神宮悠身上透體而出。

金鐘罩·罡氣外放!

外放的罡氣組成厚鐘的大鐘,率先與血罡膨脹在了一起。

「轟隆」

兩者的膨脹讓空氣發出嗡鳴,大地也在震動。

這不是虛詞,空氣真的在嗡鳴顫動,大地也在震顫不朽。

可以清晰的看到,隨著血罡長矛捅中,神宮悠的鐘形罡氣就泛起了一圈圈的漣漪。

那道道漣漪先是傳導向神宮悠體內,隨後再從神宮悠的體內導入空氣與大地之中。

狂暴力量的泄出,讓大氣崩碎爆裂,大地也裂開了一道道縫隙,神宮悠的身體卻因力量的泄出而安然無恙。

當然,血罡長槍附加的力量太強,鐘形罡氣並沒有完全抵擋住,最終,在崩碎了一部分血罡后,赤血長槍捅穿了金色鐘形氣罡,撞擊在了神宮悠的身上。

只是,就在此時,神宮悠退了,趁著鐘形氣罩拖延的一息時間,他的腳尖朝地面一點,人如被風吹起的柳絮一般,朝著後方飛退。

如此情形斯巴達國王自然不願,神宮悠退,他就快速前進。

衝鋒總比倒退快,一退一追之間,兩人瞬間就跨越了數百米的距離。

而自始至終,斯巴達國王的長矛都死死鎖定著神宮悠的胸膛,並追上撞擊了好幾次。

奈何,神宮悠的肉身防禦太強,並與大地有著緊密的聯繫。血罡長矛撞中之後,只是讓他吐血,讓周圍的地面崩碎,雖然一路衝鋒,一路崩裂大地,斯巴達國王的衝鋒有種一路火花帶閃電的感覺,卻殺不死神宮悠。

甚至,因為撞擊的力量,神宮悠退的更快了。

這種眼看就要殺死,卻怎麼也殺不死的情況很是煩人,讓斯巴達國王不由再次追了幾步。

只是,幾步之後,他的身形就是猛然頓住,而這,也讓神宮悠飛退的腳步停了下來。

「感受到力量衰退了嗎,可惜,我還以為你被戰意入腦,會一直追下去呢。」

沒有反駁,紅披風大褲衩的斯巴達國王看了神宮悠一眼后,就一言不發的後退了起來,想要朝著自己隊伍中跑去。

只是,這次,就是神宮悠不讓他返回了。

「你不該出去的,既然出來,就別想再回去了!」

話語未落,神宮悠的能量手臂已經出現,隨著神宮悠往手臂內注入金剛·神力,能量手臂以肉看可見的速度飛速膨脹,很快,一隻手臂就膨脹到了三十餘米,手掌更是大的如同牆壁。

揮舞金色的能量手臂,神宮悠讓手掌自左而右的朝著斯巴達國外揮舞而去。

沒有回應嘲諷,斯巴達國王只是一手盾牌,一手長矛,朝著揮來的金色手掌刺擊而去。

此時的他已經感到了力量衰弱,但他距離自己的軍隊並不遙遠,這一擊,他有自信能刺破能量巨掌。

是的,斯巴達國王的力量衰弱了。

鐵血戰旗與斯巴達軍團很契合,近乎沒有弱點。

但說是近乎,就說明它還是有弱點的,作為戰爭類神器,鐵血戰旗想要發揮出力量就必須得擁有一支軍團才行。

可以說,軍團越強,人數越多,鐵血戰旗的作用就越大,反之,它的作用就越小,如果沒有軍隊,只有一個國王,那麼,鐵血戰旗也就廢了。

在斯巴達戰陣之中,這個弱點不算什麼,甚至,國王死了也沒什麼,一個國王沒了,斯巴達的將軍可以暫時晉陞為國王,再次掌控鐵血戰旗。

只要斯巴達的戰陣還成團,他們還有人,這種加持就會一直在,也是因為如此,阿瑞斯才只賜予了斯巴達軍團一個神器,祂覺得這已經足夠。

但現在,斯巴達國王被神宮悠引誘,脫離了大軍,連帶著鐵血戰旗也脫離了軍團,這情況就很不妙了。

不過,神宮悠的引誘並沒有完全成功,斯巴達國王在脫離部隊八百米,力量衰弱到三分之一時,就感覺到了不對,停住了腳步。

也因此,現在的他還保有三分之二的軍團加持,如此力量,讓他自信能夠擊潰神宮悠拍來的能量巨掌。

「你阻攔不了我。」

他的話語無可動搖,也確實有這個能力,可惜,神宮悠根本沒有與他硬碰硬的想法。

當能量巨掌距離斯巴達國王還有數米時,就有白色的光暈出現在了能量巨掌之上。

「衝擊波!」

隨著神宮悠的怒吼,金色的能量巨掌「嘭」的一聲,爆裂了開來,而在它炸開的同時,一股無可抵禦的衝擊力也吹到了斯巴達國王的身上。

「御!」

在能量巨掌爆裂的時候,斯巴達國王已經預感到了不妙,他第一時間把長矛插在了地上,欲借用大地之力穩固自身。

可惜,這一切都是無用,當長矛插地,他這次發現,大地鬆軟無比,根本穩固不住他的軀體。

「這是……剛才地面崩裂他是故意的!」

心中剛剛冒出如此想法,狂暴而霸道的衝擊波已經衝到了他的身上,在那無匹的衝擊力面前,地面也被掀起了一層,位於地面之上的斯巴達國王自然也無法倖免,被衝擊波掀飛到了天上。

衝擊波的直觀攻擊力並不強,有氣血防護,斯巴達國王甚至都沒有受傷,只是,沒有了殺傷,衝擊波的衝擊力卻強到誇張,且,波動傳導的存在,讓衝擊力衰減的速度很慢,最終,斯巴達國王被神宮悠一巴掌扇飛了八百米。

而這,也令他遠離了斯巴達軍團。

「王!」

發現王被扇飛,斯巴達士兵第一時間就進行了轉向。

這次轉向也讓神宮悠看到了斯巴達軍團的紀律,哪怕沒有國王,前後變陣之間,他們也沒有絲毫的混亂,在極短時間就完成了變陣。

只是,紀律嚴明的他們,想要迎回自己的國王,卻要面對神宮悠這一關。

他會容忍兩者匯合嗎?

自然不會。

沒有立刻追擊斯巴達國王,面對斯巴達軍團的進攻,神宮悠呼吸幾下,讓呼吸平緩,然後,巨量金剛·神力再次湧向他殘存的能量手臂,讓這隻手臂也變得龐大無比。

人成馬步,稍微蓄力之後,神宮悠膨脹到三十米的能量巨掌,宛如一堵金色的城牆,正面拍向了斯巴達軍團。

「給我滾!」

如來神掌·認真版!

「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