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凌風的到來,基洛的眉頭終於舒展開來:“凌風!?真是太好了,你居然出來了!我還以爲你失敗之後被那些妖魔殺了呢!”

“其實我差點就死了的,不過運氣好,逃脫了而已。”說到這裏,凌風也有些黯然:“還是沒能阻止……”

“沒關係的,只要我們天下的人聯合起來,還會怕他們嗎?”

“對了,我還得過去辦點事,過會兒就來。”說着凌風就離開了基洛,再次擠進了人羣,凌風得去下命令召集獵魔者加入獵魔軍團。

這次的十萬大軍中,有一萬是獵魔軍團的獵魔者,而且北方的各個城市都在召集獵魔者加入獵魔軍團,相信不久之後他們就是抵抗妖魔的精銳了。至於其他的軍隊,對付魔獸還可以,對付妖魔就差遠了。

辦完之後,凌風又來到了基洛的身邊:“基洛大哥,你是從北邊過來的,能告訴我現在的情況嗎?”

基洛怪異地看了一眼凌風:他不也是從北邊來的嗎?雖然不解,但是基洛還是把自己逃出後的一切說了一遍。

基洛當天和凌風分別之後,便飛速向南方跑去,希望能追上前方的十來個獵魔者,由於絕大多數的魔獸和妖魔都趕往了黑暗沼澤,所以他並沒有遇到多麼厲害的魔獸,妖魔更是見都沒有見到。

但是他追了幾天也沒能找到其他的人,後來就來到了巖山城的鄉下,得知其他的十來個人都回來了之後,基洛才放下心趕了過來,現在他擔心的是其他吸引魔獸的獵魔者和凌風了,雖然都不可能回來了,但是他仍然抱有一絲希望。

沒想到今天凌風真的回來了,這讓基洛欣慰不少。

至於魔獸的情況,自從他翻越臥龍山脈起,後面就不斷地用來魔獸,他還通知了一路上的城鎮,雖然很多人都不相信,但是當他們真正看到魔獸涌來的時候,也不得不信了。

和基洛聊了一會兒後,凌風就離開了,現在得組織防禦了,魔獸前進的速度是很快的,如果不提前組織的話,恐怕就來不及了。

十萬士兵有八萬都去修築防禦工事,而剩下的士兵有的去幫忙召集民兵,有的去察看魔獸的具體位置,還有的去幫忙疏散百姓。

如此大規模的搬遷可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完成的,所以凌風他們就得努力爭取時間了,至於南遷之後到底要怎麼對付魔獸,也只有到時候再想具體的措施了。

到底要如何修築防禦工事,這個沒有人有過經驗,所以凌風又召集了一些獵魔者來商討魔獸的弱點,現在必須教會其他士兵對付魔獸的竅門,而且還得研究出具體的作戰方案。

其實不僅僅在巖山有修建防禦工事,連皇城北邊的西澤拉城也在修建,不同的是那裏的防禦工事將是人類的最後防線,而且是橫貫臥龍國的長城,長城修建得並不高,因爲時間來不及了,但是也有三、四米的高度,對付一般魔獸已經綽綽有餘了。


至於凌風他們修建的防禦工事,就太簡陋了,僅僅是呈鋸齒形的石堆而已,較低的部分約兩米高,而較高的部分則有四米左右,凌風並不想用牆來將魔獸完全擋在外面,畢竟這石牆沒那個強度。

這樣建造的話,魔獸肯定會從低處跳過的,而低處的後面則挖了個大坑,當魔獸跳過石牆後,就會落入深壕中,手持長矛的士兵就可以將他們刺死在深壕中。

但是魔獸中還攙雜着許多妖魔,針對這些妖魔,凌風又將一萬獵魔者分爲一百隊,每隊一百人,他們將分佈在防線的各個地方,只要發現有妖魔就立刻集中力量消滅,如果他們無法消滅的則可以向附近的小隊求援。

至於召集來的兩千獵魔者,由武烈帶領他們進行後備支援,如果哪裏真的對付不來了,他們將是最後的支援力量,如果連他們都忙不過來的話,那麼凌風就要下令全軍撤退了。 老狐狸說過:和魔獸硬來是愚蠢的,畢竟光妖魔都有十萬,那麼魔獸呢?沒人知道它們到底有多少。爲了貫徹這個“宗旨”,凌風特地派了兩千士兵去北方的水源投毒。

當然,凌風可不敢投無藥可救的巨毒,畢竟北方的水有許多是流向南方的,總有人會中毒的,所以各大城鎮都有免費送解藥的地方。

投毒是種卑鄙的行爲,但是用來對付虎嘯天都可以,怎麼就不可以對付魔獸呢?凌風可不認爲自己卑鄙,要卑鄙也是老狐狸那傢伙卑鄙而已。

一切安排好之後,凌風又趕往了青山城,青山城在巖山城東北面,拉夏他們都在那裏,也不知道離開了沒有,凌風得去看看,按照魔獸的前進速度來看,應該要到青山城了。

在衆士兵驚訝的目光中,凌風乘着小龍往青山城飛去,大巫師也應該治好老爹了病了吧?他沒在的日子,國事都落在了玉樹一個人的肩上,導致玉樹不能親自率軍打仗了。

來到青山城,此時城中的居民正忙着搬遷,馬車一輛接一輛地奔出了青山城。小龍直接降落到了大巫師所在了院子,此時拉夏正搬出一個大箱子。見天空一黑,緊張地擡頭看去,原來是凌風和小龍。

“看來……我們還是沒有阻止魔皇的出現啊!現在打算怎麼辦?”放下箱子,拉夏立刻說出了自己的疑問。

“還能怎麼辦?先將百姓遷到南方,玉樹正在修建長城,到時候我們會將魔獸抵禦在長城以北,至於不死魔皇……我正在想如何對付他。”凌風所謂的對付他有兩個方面,一個是強大自己來打敗他,二個是如何讓他放棄執念,顯然讓他放棄執念更好,但是卻比打敗他更難。

所謂三軍可奪,而匹夫之志不可移。要想改變不死魔皇……恐怕殺了他都不行啊!何況還殺不了他呢?

由於有小龍在,所以凌風就帶着他們六人一起離開了青山城,白雪她們都還是第二次坐上小龍的背,一個個都緊緊地貼在小龍的背上,生怕摔了下去。這次小龍並沒有趕時間,而且爲了便於凌風觀察下面的情況,所以飛得很低,到是嚇壞了不少人。

一路飛到皇城,居然全都是行人,可見人數之多,恐怕連那些魔獸也沒有那麼多,可惜的是這些人大多數並沒有戰鬥力,不然組建成一隻軍隊的話,魔獸也沒什麼好懼怕的。

玉樹一見到文羽和白雪就興奮地衝了上去,大家都沒有閒聊,一見面就聊起了魔獸的事,由於文羽親自從北方來的,所以比較瞭解,加上玉樹又很想了解一下情況,所以他們一直聊個沒完,把人家白雪幾人涼在了一邊……

對於玉樹建長城的事,文羽是非常贊同的,他見到過魔獸,所以深深地知道長城的必要性。

凌風並沒有在皇城多留,巖山城需要他,他也得去察探情況,只有小龍察探情況是最安全,最快速的,所以凌風必須去。而且身爲皇子的他也應該出來做個榜樣,號召人民入軍參戰,振奮一下士氣。

來到巖山城,凌風先是去察看了一下魔獸的先鋒在哪裏,飛出去沒多遠就看到了,按它們的速度算,大概第二天就可以到達了。

回到軍隊,凌風把消息告訴了大家,並且讓大家立刻準備好隨時戰鬥的準備,而後勤隊的人則儘快準備好物資,軍隊立刻進入了戰鬥狀態。

別看十萬人很多,但是當他們分佈到長達幾十裏的戰線上時,就顯得很少了,雖然防線的中心是巖山城,高達十餘米的城牆讓魔獸沒有絲毫衝進城的機會,但是那段城牆僅僅十里左右,剩下的可就是小石堆了。

坐在小龍的背上,凌風把所有的地方都檢查了一遍才放下心來。至於爲什麼只有幾十裏,其實是因爲兩邊有兩座巨大的高山而已,那些魔獸要去南方必須從巖山防線這裏過,或者就是繞行兩百里。

不管那些魔獸是從巖山過還是從兩邊繞着過,凌風他們爭取時間的目標還是可以實現的。至於其他的地方,仍然有人去的,比如伊凡和老狐狸等人,他們對於魔獸都比較熟悉,而老狐狸又異常奸詐,想必沒那麼容易被打敗吧?

此刻凌風他們左邊百里外是由伊凡帶領的八萬大軍,而右邊百里外則是老狐狸以及幾個將軍帶領的六萬軍隊,之所以他們的士兵最少,其實是因爲他們東邊的魔獸相對較少而已。

經過緊急的擴編,現在已經收編了民兵三萬,他們都是爲了保衛家園而戰,所以他們沒有任何逃避的理由,況且他們也不是衝在最前線,因爲他們根本就沒有那個能力。

他們所要做的只是跟着其他的士兵學習戰鬥而已,在他們的前面還有正規軍的士兵擋着,他們需要做的僅僅是練習殺魔獸而已。

凌風可不會小看那些民兵,雖然他們三萬人的戰鬥力恐怕相當於正規軍的一萬左右,但是多一萬就能多爭取一分時間啊!是的,現在他們根本不可能戰勝魔獸,唯一要做的僅僅是爲逃難的平民和修建長城的工匠爭取時間,拿生命去爭取時間。

在他們站在前線之前,他們就已經把遺囑寫好了,他們是抱着必死的決心上戰場的。

十三萬戰士站成一條線是什麼情形?以前凌風是不知道,但是現在他知道了,站在小龍的背上,從戰線的一頭飛到另一頭,那種壯觀是難以想象的,連凌風的熱血也不僅沸騰起來。

十三萬戰士就在戰線上睡了一夜,東邊開始泛魚肚白的時候,他們終於看見前方的羣山之中螞蟻般的黑點瘋狂地涌來。彷彿黑色的地毯,幾乎將整個大地都覆蓋起來了似的。 不敢怠慢,所有的士兵都握緊了武器,連金瘡藥都每組分發了的,只要一有人受傷,可以立刻退開,後面的民兵會幫忙的。

每個大坑相隔約十米左右,有十個人守在大坑旁,手裏都握着長矛,背上還揹着砍刀。而那些用法術或用弓箭的則爬到了四米高的石堆上,居高臨下勢必可以殺得那些魔獸躲都躲不及。

至於妖魔嘛,有獵魔軍團負責對付的,只要發現妖魔的存在,他們就會立刻通報獵魔者的,畢竟站得那麼高,很遠就可以發現妖魔的存在的。

終於,魔獸還是衝到了石牆前,和凌風他們想的一樣,魔獸並不會去直接摧毀石牆,因爲它們有那個能力從缺口處跳過去,又何必費力氣呢?它們始終沒有智慧,並不能理解凌風他們故意露出的破綻到底意味着什麼,它們所能想到的僅僅是衝過去殺戮而已。

那些獵魔者除了對付妖魔之外,沒事的時候還得站到石牆上面去觀察是否有操控者在他們的攻擊範圍之內,如果有的話……他們會立刻集中火力瞬間將其擊斃,這樣又不知道會有多少魔獸會停頓下來,那樣的話,法術和利箭的靶子就出現了。

無數的魔獸咆哮着跳進了深坑之中,然後長矛紛紛刺下,鮮血四濺!沒過多少時間,士兵們就驚駭的發現深坑居然被填滿了!跳下去的魔獸輕輕地就撲到了士兵的身邊,幸好旁邊的幾根長矛已經深深地刺進了它的身體。

後面的民兵顯然也發現了不對,立刻用長矛上的倒鉤將坑裏的魔獸給拉了上來,然後又扔到一邊堆着。

凌風則坐在小龍的背上看着下面的戰場,情況還在意料之中,小龍則偶爾用龍炎去消滅那些操控者和妖魔,不得不說的是,現在的小龍已經十分厲害了,可不像以前的它,居然連厲害點的操控者都對付不了。

操控者是低級的妖魔,比操控者更高級的就是那些真正的妖魔了,他們可不是人類變化而來的,他們本身就是妖魔,是從黑暗沼澤中出來的妖魔。


而更高級的妖魔,則是屬於冥焰的親信一類了,比如魔皇使就是,除了魔皇使,就只有魔衛了,他們的實力比魔皇使要高得多了。如果打比喻的話,大概魔皇使就是文官,而魔衛就是武將了。

很顯然,戰場上還沒有出現高級妖魔,即使是中級妖魔也很少出現,看來他們是想用魔獸和操控者來消耗凌風他們的力量了。

凌風在很緊張地觀察着整個戰場,而冥焰也在遠處山頭上觀看着,不過冥焰是把它當成了享受,顯得十分悠閒。

“魔皇大人,爲什麼我們不直接去把他們消滅了?”好像實在看不下去了,旁邊的一個魔衛不解起來。

冥焰並沒有回答,只是很有興致地看着遠方。

旁邊的一個魔皇使白了他一眼:“想死還不容易?死實在是太便宜他們了,我們應該慢慢將他們逼入絕境,然後看着他們一個個在絕望中死去……哈、哈、哈……你不覺得這樣才更有趣?”

聽着那不男不女的聲音,魔衛顯然不適應,雞皮疙瘩都快出來了。不過並非他的聲音,而是他的表情,簡直像變態似的,好像那麼多魔皇使就他一個是那樣。

不過他們中間的黑色身影卻並沒有理會他們似的,自顧自地向前面走去。

見到魔皇已經向前面走去,那個魔衛還以爲魔皇大人要去殺殺人過過癮了呢!立刻跟了上去,但是冥焰卻揮手阻止了他。

慢慢走到山崖前,冥焰立刻化爲了一團黑氣,然後消失在了虛空中,後面的兩個妖魔都沒有跟上去,因爲他們很瞭解魔皇大人的脾氣,如果他們跟上去的話,那麼他們就無法回來了。

此時的凌風正在巖山城左面幾裏處巡視,卻突然發現旁邊躥出了一個黑影,他深深地知道那代表着什麼,亡魂大冒之下,凌風還沒看清楚是什麼就使用了真龍波。


僅一瞬間,真龍波便無聲無息間消失了,而那裏卻什麼都沒有!凌風一時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判斷錯了沒有,但是那中強烈的危機感卻仍然沒有消失,向四周看了看,卻什麼動靜都沒有。

“呵、呵、哈、哈、哈……正當凌風莫名其妙的時候,面前突然出現一團黑氣,然後慢慢匯聚成一個人形,血紅的兩顆眼珠子死死地盯着凌風。

下意識地,凌風立刻使出了幻龍絕殺,剛使用了真龍波,一時他根本無法再用出來,不過小龍到是加上了真龍波。

真龍波後發而先至,瞬間將還未完全聚集的黑氣擊散,而後六條金龍咆哮着衝了過去。

還沒等凌風和小龍反映過來,冥焰已經在另一邊笑了起來:“別費力了,你們的攻擊對我來說……”

沒等冥焰說完,六條金龍居然神奇般地出現在冥焰後面,轟然聲中擊中了冥焰,金色的光芒還未消失,冥焰的聲音再次出現在凌風和小龍的耳邊:“怎麼樣?還來嗎?”

這次凌風和小龍都沒有再攻擊了,而是戒備地看着冥焰,他們就不明白了,以冥焰的實力,難道現在還殺不了他們兩?但是爲什麼他不動手呢?

似乎是看出了凌風他們的想法,冥焰悠閒地說道:“其實呢?我只是無聊而已,所以得找點樂子不是?現在你們就是我的樂子了,所以你們可不會那麼容易就死的。聽好了,現在我們來打個賭吧?”

沒等凌風和小龍說話,冥焰又繼續說道:“我呢……只用那些魔獸和低級、中級妖魔,而你則帶領全人類,我們來打打仗怎麼樣?如果你們輸了……那麼對不起,我會將你們都殺掉!”

“那你輸了呢?”按冥焰的說法,他自己和高級妖魔是不會參加戰爭的,這到是凌風他們希望的,所以凌風也沒反對,況且他根本就沒有反對的權利!

“哈、哈、哈、哈……我是不會輸的!”話聲還沒落,冥焰已經消失在了虛空中。 如此的神出鬼沒,令凌風和小龍都提起了十二萬分小心,見冥焰真的消失之後,小龍才又繼續巡視起來。

說實話,凌風和小龍一點也猜不透冥焰,也不知道他到底爲什麼會不殺了他們兩,對於冥焰給出的理由,凌風和小龍都不會相信的。

玩戰爭遊戲?冥焰又不是小孩子,不會那麼做吧?凌風也不願再想了,把事情告訴老狐狸和玉樹他們,讓他們去想就是了。

最前面的魔獸都是些跑得快的魔獸,並沒有什麼強大的破壞力,但是隨着時間的推移,凌風和小龍就發現魔獸越來越強大了,而且有的魔獸竟然身高兩米有餘,甚至還有操控者帶着被魔化了的巨獸來破壞石牆。

面對這種情況,只有凌風和小龍去解決了,爭取他們還沒到達石牆就將他們消滅,但是凌風和小龍再怎麼厲害也僅僅只能照顧得了一個地方,哪能什麼都照顧得了呢?

沒過多久,石牆就被開出了缺口,幸好趕過來的獵魔者迅速將他們解決了,否則就麻煩了。在獵魔者和巨獸、操控者纏鬥的時候,其他的民兵就圍上去將缺口給堵上了,不然洶涌而來的魔獸可不是他們能解決得了的。

正在空中巡視的凌風突然聽到前方傳來一聲巨大的轟鳴,放眼望去,竟然有十多個操控者騎着巨獸望一個缺口處猛攻,而其他地方的魔獸也都統統往那裏聚集起來,凌風暗叫一聲不好,可是已經晚了。

僅僅幾個呼吸間,在那裏抵抗的士兵全部陣亡,即使是獵魔者也沒能倖免,畢竟那十多個操控者可不是幾個獵魔者能對付得了的。

摧枯拉朽般的,巨獸們將缺口越開越大,魔獸們瘋狂地涌了過來。雖然隔着一兩千米,但是以小龍的速度卻在一兩個呼吸間就到達了缺口處,還未等那些獵魔者反映過來,小龍已經一個真龍波擊了出去。

眼看扭曲的波紋已經到達了那些巨獸的上空,可是奇異的一幕出現了:虛空中瞬間出現了一道黑色的屏障,竟然無聲無息間將真龍波抵擋下來了!

“呵呵,既然我們都打賭了,那麼你就不能參與戰鬥不是?否則我一個人就可以將你們都滅了,那多不好玩啊!是不是?”話聲剛落,那黑色的屏障立刻消散,卻不見冥焰的身影!

以前凌風還以爲冥焰只會逃避,沒想到他竟然會這麼強的防禦手段!居然連真龍波都可以輕易地擋下來。

看着下面的巨獸慢慢破壞着石牆,但是凌風卻絲毫不敢下手……死死地捏着拳頭,噼裏啪啦的聲音立刻響了起來,就在凌風快絕望的時候,武烈帶領着上百個獵魔者趕來了。

二話不說,武烈一棍子砸了出去,竟然硬生生地將一隻巨獸給砸倒在地!而那上面的操控者也狼狽地掉了下來,不等他有所反映,一隻利箭已經將他的頭射了個對穿!


末世孤女

“殿下,剛纔你怎麼了?”武烈很是奇怪地看着凌風,他還不知道凌風和冥焰的賭約,將武烈拉到一邊,凌風將賭約的事情說了一遍,聽了之後,武烈竟然還興奮地笑了起來……

知道高級妖魔不會出現之後,武烈也放心了不少,這是好事情,所以武烈不由興奮起來。

不等武烈高興多久,又來了個壞消息,到處都出現了巨獸,已經有好幾處石牆被砸出了缺口。

“拜託你了!”凌風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和小龍好好察看敵情了,說完凌風就跳上了小龍的背,一陣狂風中,凌風和小龍再次飛了起來。

由於凌風站得很高,所以對於陣個戰場的情況還是很瞭解,一發現有巨獸出現就立刻通知附近的獵魔者。站在石牆頂部的民兵也都起了偵察兵的作用,一時間,魔獸和妖魔也都沒有再造成太大的損失。

操控者所騎的巨獸身高都是四、五米的樣子,所以很好觀察。但是解決起來卻不容易,它們都有粗壯的四肢,而且都長有利爪,嘴裏的巨大獠牙更是可以直接將鐵甲咬穿!只要被咬中的士兵都沒有能活着的。

戰況十分慘烈,但是凌風他們無可選擇,更無可逃避,如果連他們都逃避了,那麼他們後方的平民將會成爲魔獸的腹中物,或者成爲一個妖魔!沒有一個是凌風願意見到的,如果真的出現妖魔的話……凌風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狠下心來,在他們沒有失去意識的時候殺掉他們!

凌風將全軍的指揮權全部交給武烈之後就趕往皇城了,現在他在戰場根本起不到什麼作用,和不去找彩虹等人來幫忙呢?凌風還記得彩虹是得到火龍神的力量了的,現在恐怕已經完全吸收完了火龍神的力量了吧?

一天後,凌風終於回到了皇城,這裏不但沒有一點戰亂的影響,反而更加繁榮了,大概是北方的有錢人許多都搬遷到這裏的緣故吧?

衆目睽睽之下,凌風居然就讓小龍降落到了大街上!因爲他看見了一個身影——彩虹!高興之下,凌風也懶得理別人了,還是事情重要。於是還沒等彩虹反映過來,凌風已經抱着她跳上了小龍的背,然後捲起一陣狂風消失在了街道上。

在這裏的大多數人都知道那麼一隻護國神獸,今天得以一見,也都紛紛吶喊着衝到了大街的正中央,而其他的人聽到吶喊之後,也一個勁兒地往街上擠,一時間,街道上是人山人海,和那些魔獸羣是有得一比! 來到皇宮, 重生神醫嬌妻:首長,借個吻! ,凌風纔不管那麼多,直接就衝進去了。這還就只有他敢這麼做,要是其他人的話,非得拉出去打個幾大板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