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何望遲遲不動身,杜汶澤不好深的提醒他:“如果你不去,你就離開步搖宗,不過你可要想好,你妹妹的病…”。

杜汶澤的聲音很大,我們也可以聽得清楚,只是三言兩語,我們便知道這男子是揹負着什麼,他被杜汶澤抓住了軟肋。

在經過一番糾結後,何望終是下定決心,視死如歸般走向湖邊,他亦是將湖水凍結,然後慢慢向湖中心走去。

我看着何望視死如歸的背影,再看了眼一臉看好戲的杜汶澤,低頭對雲飛說道:“準備好救人”。

雲飛一臉疑惑地看着我,不明白我爲何要救一個敵人,但是看到我堅信的眼神,也不再疑慮。

並暗暗調動水之力,已準備隨時出手,經歷過那次事件後,雲飛便不再對我有任何質疑,只要我需要,他會不假思索的肯定我。

何望慢慢向前走去,每一步都很小心,我看着眼前的冰面,同時也調動風之力,忽然那冰面微不可查的抖動了一下,我低聲提醒雲飛:“來了,準備!”但是那何望依舊沒有任何察覺,依舊慢慢向前走去。

下一瞬間,一隻兩米長的鱷形兇獸,從他的腳底破冰而出,張開血盆大口朝着何望咬去。在破冰的瞬間,何望猛地一腳踩在冰面,身體向上飛去,就在鱷嘴即將咬向他時,手中的冰凌猛地甩出,刺中那鱷魚的眼睛。

瞬間一股鮮血從鱷魚的眼睛噴出,吃痛的鱷魚向下掉落,但是何望並沒有放棄這個攻擊機會。腰身猛地一用力,騰空又對着鱷魚的喉嚨與肚子扔出數十道道冰凌,所有冰凌精準的刺中要害,鱷魚在水中翻滾幾圈,片刻後再也沒了動靜。

何望落在冰面上,一臉輕鬆的看着那鱷魚的屍體,鱷魚的血水瞬間染紅了湖水以及他腳下的冰面,血水不斷不能向四周散去,遠遠看去就像一朵正在盛開的紅花。

劉剛看着那具鱷魚的屍體,眉頭緊鎖,忽然他一一聲驚呼出來:“我說這畜生在哪兒見過,就是一時想不起來,這畜生名叫玄冰玉鱷,雖然這兇獸實力不太強,但是這時羣居,他殺了這隻小的,血腥味會引來更大的”。

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不求大家捧個錢場,但求各位看官捧個人場,若是各位看官能給個收藏,小女子也是很開心的。

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不求大家捧個錢場,但求各位看官捧個人場,若是各位看官能給個收藏,小女子也是很開心的。

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不求大家捧個錢場,但求各位看官捧個人場,若是各位看官能給個收藏,小女子也是很開心的。 果然,劉剛話音剛落,又是一隻玄冰玉鱷破冰而出,不過這玄冰玉鱷身形更爲巨大,身形更是超過了五米,何望在它的血盆大口面前猶如一個嬰兒。

玄冰玉鱷並沒有朝他撲去,而是緩緩擡起有力的尾巴,一股肉眼可見的強大水之力,像漩渦一樣纏腰在它的尾巴之上。

御靈境!這竟然是一隻御靈境兇獸,玄冰玉鱷張開血盆大口嘶吼一聲,咆哮之音竟有龍吟,隨即它的尾巴猛地砸在冰面上。

轟~咔擦~

一聲巨響過後,那數米厚的冰層瞬間碎裂成一塊一塊,隨着冰塊的消失,玄冰玉鱷再次潛入水中,它是想將何望拖進水裏。

隨着冰塊碎裂,何望也陷入了危機,他並沒有繼續將湖面凍結,因爲即使他再怎麼凍結,也會被打碎,這樣只會白白消耗他的靈力。

何望只得將自己腳下的水面凍結,晃晃悠悠的站在上面,雙目緊盯水面,以防玄冰玉鱷隨時衝出水面。

許久過後,那玄冰玉鱷再也沒了任何動靜,就在衆人以爲那畜生放棄了攻擊時,何望的腳下慢慢出現一個漩渦。

何望連向後退去,當他剛落在水面,又是一道粗壯的冰刺破水而出,躲閃不及的他,險些被擊中。一個後空翻剁掉冰柱,又是一道冰柱接踵而至,根本不給他反應的機會,他只得不斷地躲閃,像一隻青蛙般,在湖面跳來跳去。

一連躲閃幾十次後,終是一個重心不穩,被一沖天而起的水柱擊中身體,強大的衝擊力將他高高拋起,險些失去意識。

劉剛看向一旁無動於衷的杜汶澤等人,一臉鄙夷,口中碎罵到:“這個畜生,竟然比藏在水中的畜生還要畜生,看到手下如此竟然不去搭救,還在看戲”。

雖然劉剛的聲音很小,但是依舊被杜汶澤聽到了耳力,他怒目三分,囂張的說:“他是老子養的狗,即使我讓他去死,他也會很聽話的去死,老子怎麼對待自己的狗,與你何干”。

就在兩人爭吵之時,何望開始向下墜落,在空中的他毫無防備,玄冰玉鱷又怎會放棄這一絕佳的攻擊機會。

果不其然,就在他墜落之際,數道粗壯的水柱以及冰刺,再次沖天而起,同時又有數條3米長的玄冰玉鱷沖天而起,張開血盆大口就要向何望咬去。

“動手!”。就在玄冰玉鱷即將咬到何望時,我提醒道。

同時向空中飛去,一把鐵劍出現在我的手中,一股風之力在劍尖急速旋轉。“風之龍捲!”。我心中暗喝,手中鐵劍猛地斬出,一瞬間,以何望爲中心,一條數米高的龍捲風憑空出現。

那幾條玄冰玉鱷瞬間被龍捲風甩了出去,因爲何望處在風眼之中,並未受到任何影響。

幾乎同時,雲飛手持星月劍出現在湖面,一股極強的水之力浮現在其身。

“水之冰河!”。隨着雲飛一聲大喝,他將星月劍插入水中,只是一瞬,原本洶涌澎湃的湖面瞬間被凍結,包括那正落入水中的玄冰玉鱷也被凍結,一動不動。

就在衆人驚訝之中,龍捲風再次平空消散,我猛地腳踩虛空向着何望衝去。“起!”就在我必經的方向上,突然一條冰柱拔地而起,我一腳踩到那冰柱之上,借力一蹬,直接暴射而出。

一瞬間我便來到了何望身邊,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在他難以置信的目光下,我的身體在空中極速旋轉幾圈後,猛地用力將他扔向岸邊。

就在我將甩出的一瞬間,那條五米長的玄冰玉鱷再次破冰而出,張開大口對準浮空而立的我,從口中吐出一道道細小的水流。

與其說是水流,不如說是水箭,雖然看起來平平無奇,但是我能感覺到那水箭蘊含極強的攻擊力,若是射中身體,絕對會被射穿身體。

我不斷揮舞着手中鐵劍擋下水箭,強大的衝擊力震的我的虎口隱隱發痛,此時我已將風之力運用之極致,不斷騰挪身體避開水箭,遠遠看去就上出現好幾個我。

看到我落入險境,劉剛大喊道:“柳兄弟,我來幫你!”。

就在他剛要動身之時,雲飛將他喝住:“不要過來!湖泊對你不利,交給我就行了!”。劉剛修煉的是火之力,水火不相容,若是他落入水中,即使窺靈境兇獸,也可輕易將其擊殺。

雲飛絲毫也不含糊,隨着星月劍在他手中不斷揮動,數十條水柱像一條條水蛇般,從水中射出,纏繞住玄冰玉鱷的身體將它拖回了水中。

我也抓住這個空隙,一股極寒水之力在覆蓋在右手與鐵劍上,再次猛地射向水面,就在鐵劍剛觸到水面時,我將這股極寒之氣打入湖水之中,一瞬間湖水再次被凍結起來。

岸邊的衆人如同看待怪物般看向我,看着那被瞬間凍結的湖面驚愕不已,劉剛更是一聲驚呼出來:“水之力!風之力!他剛纔用了兩種元素之力?”。岸邊衆人皆是被震驚,只有樑煙嵐笑而不語。

在衆人驚愕的目光中,我腳踩虛空,風之力纏繞在我的雙腳,極速向雲飛爆射而去,一把拉住雲飛就要像岸邊衝去。

但是我遠遠嘀咕着玄冰玉鱷的數量以及執着,那隻玄冰玉鱷破冰而出而出,擋住了我們的去路,然後又是一隻五米長的又是一隻五米長的也出現在我們身後,緊接着又是數條三米長的玄冰玉鱷從四面八方出現,將我們團團包圍住。

這時的我們顯然已是成了他們的口中之食,進退兩難,岸邊的樑煙嵐等人再也忍耐不住,劉剛大喊道:“柳風兄弟,堅持住,兄弟們,快救人!”。包括那剛剛被我救起的何望,也是站在了劉剛這邊,欲要來救我。

“別過來!”。聽到劉剛的聲音,便知道他們要來救我們,我立即大聲喝住。

我剛纔一瞬感覺到,這水下還盤旋着一條御靈境兇獸,若是他們衝過來,只會引來更多的兇獸,倒時死傷將更慘重,若是隻有我和雲飛倆人,我倒還有把握脫身。

我擡頭看了一看天空,心中便有了一個主意,雲飛似乎也知道了我的想法,對我點了點頭。

風之力再次在我的腳上極速着蓄力,下一個瞬間,所有玄冰玉鱷齊齊向我們撲來。“走!”。我一聲喝道,同時一腳猛地踩在冰面。

咚~!

一聲巨響,湖面數米後的冰刺再次爆裂成一個個小塊,那些玄冰玉鱷沒了踩踏之物也齊齊沒入水中,而我則藉着踩踏之力,帶着雲飛沖天而起。

眼看我們就要脫險,只需要再給我一瞬,我便可帶着雲飛脫離這片區域,但是事事總是不如所願。

不好!我心中暗驚,因爲那隻一直盤旋在水底的玄冰玉鱷終於要行動了,就在我們爆射而起之時,第三隻御靈境玄冰玉鱷緊隨着我們沖天而起。

緊急之下,我一瞬間做了一個決定,那就是送雲飛離開,若是再這樣下去,我們誰都逃不了,到時就更加兇險。

在我的極速催動下,風之力從丹田處的小金人瘋狂涌出,其速度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程度。與此同時,用一道旋風將雲飛的身體緊緊包裹,我的身體帶動雲飛開始極速旋轉。

當我做出這動作時,雲飛便已經知曉我要做什麼,但是此時已經爲時已晚,他竟來不及掙脫我的束縛,他紅着眼怒喝道:“小風,你要敢這麼做,我一定會殺了你”。

就在那條玄冰玉鱷的尾巴即將拍到我的身上時,我微笑着對他說道:“能有你做我兄弟,我很開心”。我猛地將雲飛甩飛出去,然後再加上一股強橫的吹風,將他推送了出去,此時的雲飛猶如炮彈射向岸邊。

就在雲飛剛脫離我控制的那一剎那,玄冰玉鱷那半米寬的尾巴,重重拍在了我的後背,速度之快,讓我來不及做任何防禦。

那一剎那,我感覺我的身體就像是撞在了一座山嶽之上,口中的鮮血都來不及吐出,就如同流星炮彈版被打進水中。

劉剛等人看到這一幕,皆是被我捨身救雲飛而震撼到,生死抉擇面前,竟然會有人能不顧自己安危去救別人,樑煙嵐忍不住一聲哭叫出來:“柳風!”。

在這個弱肉強食,競相生存的世界,即使親兄弟也難做到能爲了對方獻捨生命,更何況我與雲飛竟是異姓結緣。


劉剛這讓的硬漢,此時面對這一幕時,眼角也不由溼潤,當他看到雲飛急速向這邊射來,並未有任何減速跡象,不由多想,一躍而起,想要接下雲飛。

但是他低估了這衝擊力,雲飛帶着他繼續向後衝去,這時何望不顧杜汶澤的制止,一躍而起擋在劉剛身後,想幫其卸去那強橫的衝力。

шшш◆тt kān◆¢Ο

但是依舊還是有一大部分力沒有被卸去,然後樑煙嵐也一躍而起,雙手死死抵住劉剛的身體,用自己的身體卸去那股衝力。


緊接着又是兩個人也加入了進來,最終五人齊齊發力,用身體卸去了那股強橫的力量,他們並沒有用元素力去抵擋,那樣會對運費的身體造成傷害,只得用自己的肉體去卸掉這股力量。

五人的身體在地上畫出一道道深溝,雙腳沒入了土壤之中,就在六人穩穩停下之時,束縛着雲飛的那股旋風也緩緩消散,雲飛這才能活動得了四肢。

雲飛剛掙脫束縛,便一躍而起,水寒劍也出現在他的手中,他紅着眼,對着湖水歇斯底里地嘶吼道:“我要殺了你,你可別死啊,柳風!”。說完大步向着湖泊奔去。

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不求大家捧個錢場,但求各位看官捧個人場,若是各位看官能給個收藏,小女子也是很開心的。

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不求大家捧個錢場,但求各位看官捧個人場,若是各位看官能給個收藏,小女子也是很開心的。

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不求大家捧個錢場,但求各位看官捧個人場,若是各位看官能給個收藏,小女子也是很開心的。 劉剛一下反應過來雲飛要幹什麼,他雖然剛纔沒有參戰,但是那驚心動魄的場面依舊深入他心,尤其那三隻御靈境兇獸,誰知不知道那湖泊下面還有沒有其他的御靈境兇獸,雲飛若是再去,無異於送死。

“攔住他!”。劉剛大喊道,然後撲上去死死抱住雲飛,不讓其再向前,但是他遠低估了雲飛的決心,雲飛只是一用力,便將劉剛甩將開來。

見劉剛沒有攔住雲飛,其他人亦齊齊撲了上去,五個人將雲飛死死壓在身下,並制住他的手腳,不讓其再近半分。

杜汶澤一行人則一臉看戲的樣子,甚至出言譏諷道:“哎吆,快看啊,多麼感人至深得兄弟情”。

何韻詩應聲道:“是啊,你們還是放開他吧,看着真讓人揪心啊,哎吆歪,哈哈哈哈”。說着說着竟大笑起來,其他人則也跟着肆無忌憚地大笑起來,彷彿在他們眼裏,兄弟情誼是多麼可笑的一件事。

一直對杜汶澤唯唯諾諾的何望也在這一刻終於爆發了,他再也不顧主僕關係,朝杜汶澤大吼道:“閉嘴!你個死矮子!還有你個千人睡的臭**,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裏笑他們”。

面對一直唯唯諾諾,如今卻這麼辱罵他們的的何望,倆人呆滯在原地,片刻後,兩人的面目變得猙獰。

就在惱羞成怒的兩人剛要繼續辱罵時,樑煙嵐將焚霄劍物化拿在手中,蓄力後朝着杜汶澤倆人斬出一劍。

雖然樑煙嵐此時的境界還在窺靈境,也沒有學會焚霄劍訣,但是這焚霄不是凡物,只是一招便將是同樣是御靈境的杜汶澤打出了內傷,窺靈境的何韻詩更是一口鮮血噴出,昏死過去。

他們的手下並未來得及幫他當下攻擊,雙方再次變得劍拔弩張,樑煙嵐轉身對劉剛說到:“把他放開吧”。

劉剛遲疑片刻,擔心的說道:“可是…”。

“放開他吧,雲飛,你一定要救出他,你也要活着回來,我不想失去我唯一的兩個朋友”。樑煙嵐沉聲說道,但那語氣中更像是懇求,在懇求他不要死,懇求他能將我救上來。

幾人這才緩緩將雲飛放開,雲飛重重向樑煙嵐點點頭,頭也不回地向湖中心跑去,一連閃過數條玄冰玉鱷的堵截,待到了我被打落的位置後,義無反顧地扎入水中。

就在雲飛義無反顧地救我之時,岸邊的雙方人馬,劍拔弩張,因爲何韻詩口吐鮮血,昏迷不醒,就在大戰一觸即發時,何望臨陣倒戈,選擇站在了我們這一邊。

杜汶澤顯然是怎麼都沒想到,一陣跟在他身邊唯唯諾諾的何望竟然會叛變,惱羞成怒的威脅到:“何望,你竟然敢背叛我,你還想不想給你妹妹治病了”。

何望的有一個妹妹,父母早亡,他與妹妹相依爲命,生下來就帶着一種怪病,怎麼醫治也治不好。

後來步搖宗找到何望,並給了他一種藥,這種藥能減緩症狀,步搖宗要求何望一生爲奴,不然就會給他妹妹提供此藥,何望無奈之下便答應了步搖宗。

“我這是不是背叛,但是今天我決不允許你對我的救命恩人出手,事後我自當會去找宗主負荊請罪,還請公子善罷甘休”。何望將劍尖收回,抱拳說道,妹妹一直是何望的軟肋。

就在岸邊即將陷入一場戰鬥時,湖泊之中… …

剛纔那玄冰玉鱷的一擊甩尾幾乎將我打得昏死過去,水中的我,不斷向湖底沉入,費力地想動一動手指,卻身上傳來的劇痛制止。

心中苦笑道:“也不知道斷了多少根骨頭,雲飛應該沒事了吧”。不知下潛了多久,一隻只玄冰玉鱷來來去去,照進湖中的光線也越來越弱,眼前的視線越來越弱。

此時我彷彿置身一片虛無的黑暗中,恍惚之間,一點綠光出現在黑暗之中,隨着不斷的下沉,那綠光越來越清晰,一座發着陰森綠光的小型城池出現在我的眼前。

那坐落在湖底的城池彷彿是出自地獄的產物,整個城池甚至比楊府還要的一些,整座城池由綠色玉石建造,那陰森的幽光是由這玉石發出的,那綠光猶如地獄鬼火。

在那陰森綠光的映射下,整個湖底猶如只有鬼魅才能活下去的森羅世界,也正是這幽光,讓我的視線越來越清晰。

此時我的意識漸漸地越來越清晰,我連忙催動水之力,將周身的湖水隔開,穩定身形後開始細細觀察周圍的環境。

這時,我發現了一個端倪,越靠近這座城池,玄冰玉鱷的身影越少,難道他們是在黑怕這座城池?

好奇心的趨勢下,我繼續向下游去,片刻後我就再也難進微寸,因爲一扇透明的結界擋住了我的去路。

我雙腳穩穩站在這面結界上,猶如踩踏在實地上,用力跺跺腳也只能泛起一點點漣漪,放眼望去,才發現這座城池是被這結界籠罩着。

輕輕一踩,我便漂浮在離結界不遠處,緩緩擡起雙手,倆股極速旋轉的水柱出現在我的兩側。



“水之旋流!”。隨着我一聲暗喝,兩股水流勢如破竹之勢不斷拍擊在結界之上,但是並未向我想象的那樣結界碎裂開來,兩股旋流卻也只能激起一層層漣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