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細說咱們中醫的流派…”

陳長壽坐在馬春曉面前聽的格外認真。

“這些流派雖然不一樣,可是卻都源自一處,”馬春曉捋了捋鬍子。

陳長壽聽到對方提起了這個東西,也就忍不住笑出了聲,八大流派和醫聖還存在着關係。

“真是八大流派的代表人,馬前輩您的知識和醫術小生望塵莫及啊!”

陳長壽抱拳由衷的佩服道。

可就是在這個時候,濟世堂再次衝進來一人,並且直接停在了馬春曉的面前。

“您現在還需要跟我走一趟,醫院又來了電話,說那名受傷的外國人病情越來越不樂觀,需要您親自看一下病情!”

來者正是馬春曉的熟人。

“外國人?”

馬春曉先是愣了下,繼而趕緊站起身準備離開,陳長壽見狀也就跟着起身送行。

二人走出濟世堂後互相留下了聯繫方式,陳長壽目送走對方之後也就返回房間,他現在其實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沒有做完。

那便是將小林收爲自己的徒兒。

在於軍和小馬目睹之下,小林向陳長壽拜師。

“哎呀哎呀,你要不這把醫院弄到這兒吧,我看這裏的環境還真是不錯呢!”

就在濟世堂熱熱鬧鬧的時候,一個異常的語氣從外面傳來,陳長壽聽聞轉身向門口看去。


而門外站着的,正是大伯一家人。

“哈哈哈小陳你這孩子真是有出息啊!”

林建設故作爽朗的笑了笑,其實他的內心卻對陳長壽異常嫉妒,但自己怎麼說也是陳長壽的長輩,也就只能裝出一副大度的模樣。

“這可不敢當,”陳長壽麪無表情轉身吩咐道,“小馬趕緊去準備兩壺好茶!”

可誰知陳長壽這句話剛說完,陳建設就再次飄飄然了起來。

“你也不要着急呀,這萬事都是開頭難,只要好好努力工作,將名聲打出來不就行了?”

陳建設的女兒陳婷婷聽聞也跟着點點頭。

“老爸你這句話說的對啊,你當初混的也不好,可後面時間長了之後,自動錢不也就慢慢賺上了麼?”

陳長壽卻依舊懶得搭理這家人。

可誰知王會軍這傢伙卻更是直接,他雙手放在胸前撇撇嘴搖搖頭,然後緩緩開口道:

“我說陳長壽你這個地方也沒有多少人,還不如聽姐夫的,關門把門面讓出去,每個月咋說也有幾千塊錢的穩定收入吧?” 對方這句話恰好讓小馬聽到,小馬頓時 一下子就有了氣,二話不說把茶壺往桌上一放,扯開嗓子回擊了起來。

“你那是沒有看到濟世堂開門會診,那些患者排隊都到了路盡頭還要拐彎!”

“小馬你閉嘴!”

陳長壽雖然心裏領會小馬的反駁,但還是裝成生氣的模樣呵斥了句。

而陳建設聽到小馬這句話後,忍不住眯起眼呵呵笑了起來,畢竟對方說的內容過於誇張。

看病要排隊不說,還要排到馬路上,這不是故意吹牛麼?

有道是話不投機半句多,陳長壽安排好大伯一家後,就和小馬等人忙活濟世堂的事情。

反倒是陳婷婷和王會軍這兩個人,站在旁邊高傲的像一對孔雀,時不時說上一句來秀優越感。

然而還沒過多久,濟世堂跑進來一個人,嘴裏嚷嚷着要找陳長壽看病。

“陳醫生在不在啊?”

陳建設就坐在椅子上喝茶,他見到對方是來看病求醫,便立刻站起身微笑着迴應了起來。


“老太太你是過來看病的啊?”

“我不過來看病難不成是過來吃飯的麼?你這個傢伙別在這裏礙手礙腳行不行?”

老太太的性格看起來非常火爆,直接對着陳建設大聲衝了兩句,繼而將視線向着濟世堂樓上看去。

陳建設一向是自命清高,他還從來沒被這樣對待過,當下臉色就變的非常難看。

但下一秒這傢伙就恢復了正常。

“你看看我這張嘴不顧說話,老阿姨你先來這裏坐下,我給你瞧一瞧咋樣?”

陳建設熱情的招呼着對方。

“不不不你不用幫我,我就要陳醫生給我看病,”老太太聽聞立刻搖頭,“我來這兒就是找他的!”

王會軍看到這一幕後笑着走了過來,然後擡手指了指陳建設說道:“老奶奶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陳長壽陳醫生的大伯,你口中那個陳醫生的醫術呀,都是跟他學的呢!”

“你說的是真的?”

老太太有點將信將疑。

畢竟她從來沒有聽說過陳長壽有一位大伯,更沒有聽說過陳長壽的醫術是從別人手中學習的。

要知道她之所以會來濟世堂,那就是奔着陳長壽的名字,周圍其他老人也都推薦找陳長壽看病。

但今天她過來之後卻沒有碰到陳長壽,竟然碰到了一個自稱是陳長壽大伯的醫生!

“老阿姨你要是不相信的話,就等我侄子回來吧,你再讓他給你看病行不?”

陳建設現在氣的肺都快炸了,他沒想到自己會被一個老太太質疑能力。

要知道在縣城裏面,他可是有活菩薩的稱號,到這兒竟然啥都不是還要被懷疑!

“哎呀小夥子那你給我看一下吧!”

老太太猶豫一番決定先讓陳建設幫忙看一下,畢竟對方剛纔的態度還算是誠懇,況且看年齡也應該是個老大夫。

估計能力不會太差。

然而小馬在旁邊卻看的一清二楚,趕忙起身上樓找到陳長壽,將自己看到的一切原原本本說了出來。

“老闆你說這要幹什麼,在咱們的地方給別人看病,這分明不就是要搶…”

“罷了罷了!”

陳長壽打斷了小馬後面要說的話。

陳建設畢竟是自己的親大伯,倘若對方的醫術真的高明,陳長壽不介意幫忙推薦一把。

只見陳建設此時已經安排老太太坐好,繼而擡起手放在對方的脈搏位置,眯上眼睛認真的診斷了起來。

陳長壽看到這一幕後,腦海裏瞬間浮現出自己爺爺給病人診斷的畫面,心裏不由的涌現出對爺爺的無盡思念。

要知道自從陳長壽記事以來,爺爺出去看病就會帶上自己,而且偶爾還會出上幾道難題讓陳長壽解答。

這一晃就已經是十年之久。

“老阿姨你其實沒有多大毛病,”陳建設這時診斷完畢,“也就是脾虛氣短的問題,我待會給你開上兩個方子,你拿回去吃上兩個療程就會痊癒。”

然而陳長壽聽到自己大伯的診斷結果後卻微微搖了搖頭。

他原本還想借着這個機會提拔一下對方,卻沒想到大伯在診斷上的能力,也僅僅可以算的上是三流水平。

看到這兒陳長壽不得不出手了。


“老太太你前段時間是不是去醫院做過手術啊?”

陳長壽來到對方面前開口問道。

“你…你是?”

對方擡頭看了一眼陳長壽,繼而就聯想到朋友嘴中說的年輕神醫,莫非這個少年就是大家所說的陳神醫?

小馬此時就在陳長壽的身邊,當他聽到老太太的問話後,立刻指着陳長壽開口介紹道:

“這位就是濟世堂的老闆,也就是你剛纔口中的神醫陳神醫!”

“你就是陳神醫?”


老太太先是默默唸叨了一句,繼而臉上就浮現出驚喜的笑容,趕忙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您趕緊坐下,用不着這樣。”

天才萌寶來襲:腹黑爹地酷媽咪

“陳神醫你來的正好啊,你快給我看看吧,我總覺得身體不舒服,去醫院也查不出什麼結果!”

老太太趕忙將自己的原因說了出來。

“哈哈哈其實您這個身體一點毛病都沒有,之所以會感覺到有問題存在,那也是早些年留下來的老的毛病,”陳長壽坐在對方面前緩緩說道,“您是不是一到陰雨天膝蓋位置就異常疼痛,然後也感覺沒有辦法呼吸喘不上氣?”

“對對對!”

老太太聽聞眼前一亮,陳長壽剛纔說的竟然全中,這神醫的名號看來是真的如假包換啊!

“而且在這之前你吃的東西…”

陳長壽笑了笑,然後又將對方常年吃的藥,一一給列了出來。

“哎呀你真是厲害啊,竟然連我吃的是啥都知道,真不愧是陳神醫!”

老太太此時早已經心服口服。

可誰知陳建設的女兒陳婷婷在旁邊卻翻了個白眼,然後甕聲甕氣的開口說道:“你真以爲自己了不得麼,你說別人開的藥就是別人開的藥麼?”

王會軍和陳建設兩人都沒有說話,他們倒是想看看陳長壽如何收場。

然而老太太在說完這些話後,就從口袋裏將吃的藥方拿了出來,大大方方的擺放在了所有人面前。

“陳神醫你是真的神,我吃的藥你全部擺猜了出來,看來我來這個濟世堂是來對了呢!”

“這不可能!”

陳建設本來坐在椅子上穩若泰山,但看到老太太將藥方拿出來後,再也忍不住上前仔細觀看。

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陳建設發現紙上寫的方子,和陳長壽剛纔說的全部無二,甚至連每天吃上幾頓吃上幾顆都說的分毫不差! 而且讓他 最爲吃驚的是,上面寫着的藥方,也正是他想給老太太開的藥方!

“老太太你手裏這個藥方可以丟了,用我這個藥方先吃上三個療程,然後再來我這兒進行一次鍼灸治療,保證能夠將你身上的毛病全部祛除!”

陳長壽說罷將自己寫好的藥方遞給對方。

“小夥子你說的是真的嗎?”

老太太有點將信將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