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靈氣境武者,真氣如海如淵,無窮亦無盡。而他們的真氣,都是儲備在丹田內的。別說罡氣境,就算是頂尖象氣武者,真氣也無法填滿靈氣武者十分之一。

由此可見,雲崢的真氣,是何其浩瀚。他的真氣總量,甚至超越象氣武者。

雲狂風也開始幫助雲崢,和雲崢的真氣配合,對腐靈污真之毒進行圍追堵截。最後,毒龍無處可逃。雲崢的真氣衝進其中,開始大口的吞噬。

此時,雲崢真氣中蘊含的吞噬之力,已經不是腐靈污真之毒能夠抗衡的了。它依然在反抗,卻毫無作用,被雲崢慢慢的吞噬。

雲崢將這種毒吸入丹田,進入造化烘爐內。毒被煉化,然後被雲崢的真氣吸收。雲崢發現,自己的毒真氣中,竟然有了腐靈污真的毒性。

而另一邊,雲狂風丹田內毒素被吸收乾淨。他試著打坐,修鍊出一縷真氣。這股真氣,如臂指使,能完全被雲狂風控制。他的真氣,再也不會被腐靈污真之毒污染。

雲狂風煉出的這一縷真氣,正是靈氣境的真氣。他手指一指,一個和他一模一樣的真氣靈身,出現在密室。雲狂風身上的氣勢,越來越強大,越過化氣,越過象氣,最後終於達到了靈氣境界。

「哈哈哈……」雲狂風只是狂笑,笑的眼中流出淚水。他一句話也不說,只是感激的望著雲崢。

雲崢煉化完全腐靈污真之毒。這毒被雲狂風靈氣真氣餵養過,毒性非常之強。雲崢煉化之後,使得自己毒真氣的毒性,有了一個質的飛躍。

「太爺爺,怎麼樣?」雲崢煉化完畢之後,雲狂風的情緒還很激動。

雲狂風笑道:「好了,好了。等我恢復真氣,就能恢復靈氣三脈的實力。」

雲崢大喜,道:「我們現在最要緊的,是製造真氣晶核。製作方法我知道,只要構建一個陣法,然後您輸入真氣,控制陣法運轉就行了。」

雲狂風點頭,道:「事不宜遲,我們馬上開始吧。」

「慢著,太爺爺,你必須先修鍊一套毒功。毒閻羅如此厲害,全依仗他修鍊的毒功。您修鍊毒功之後,不光實力大增,凝結的真氣晶核,也蘊含毒真氣。可以使屍傀的實力,也提升一個層次。」

「哦,你說的有道理。不過,這毒功應該不太好練吧!」雲狂風說道。

雲崢笑了,道:「沒關係,我得到的毒功,是正版原本。這套毒功看似歪門邪道,但其實它博大精深,自成一體。比咱們修鍊的心法,都不弱。」

「哦,真的嗎?快給我看看。」雲狂風有些迫不及待。強大的功法,是所有武者都追求的東西。

雲崢將毒功心法背出來,又畫了一個經脈運行圖。雲狂風看了兩眼,結果深深的陷入其中。正如雲崢所說,閻羅毒功非常不一般,雲狂風是靈氣境高手,一眼就看出其中的深奧玄妙之處。

雲狂風一直在看,雲崢就在一邊等他。一刻鐘之後,雲狂風終於回過神來。

「果然不一般。比我們雲家真氣心法,也不多承讓!」雲狂風意猶未盡的說。

雲崢知道雲狂風為何意猶未盡,因為閻羅毒功似乎並不完全,它後面應該還有內容。

然而,現在的心法,已經記載到靈氣十脈。後面若有心法,又該修鍊什麼?

於是,雲崢問道:「太爺爺,靈氣十脈之後,是不是還有境界?」 雲狂風沉吟一下,道:「靈氣十脈之上,應該還有境界。但是,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境界。」

雲崢略有些失望,又問道:「那,十國中,有靈氣十脈之上的武者嗎?」

雲狂風堅定道:「有!我雲家的始祖,就超越了靈氣十脈。幾百年前,雲家始祖打遍十國無敵手,整合各家所長,創造出雲家的功法和武功。他最強的,就是雲上仙國劍法。」

「那我雲家始祖呢?」雲崢迫不及待的問。靈氣武者,壽命非常長。越是強大的,越能活著長久。幾百年而已,雲家始祖應該還活著。

雲狂風嘆息一聲,道:「他離開了。鎮壓了魔淵之後,就離開了十國,不知去向了。他離開前,跟雲家嫡系說,他要去尋找靈氣之後更強的境界。」

雲崢聽的心生嚮往,也增長了見識。此時他才知道,十國之外,還有另一片天地。他心中暗暗發誓,總有一天,也要想始祖一樣,走出去看看。

「魔淵,到底是什麼地方?」雲崢又問道。

雲狂風道:「魔淵,是一個大地的裂縫。裂縫連通地底世界。地底世界生活著強大的魔人。魔人殘忍好殺,每時每刻都想衝出地面。我們十國武者,每年都要去和魔人戰鬥。」

「幾百年前,魔人猖狂無比,差點攻佔十國。我們老祖橫空出世,殺入地底。幾乎將魔人完全滅絕。二十年前,魔人休養生息,又蠢蠢欲動。你母親一人一劍進入地底,殺了個七進七出,再次讓魔人元氣大傷。也保了十國二十多年的平安!」

雲崢只感覺自己熱血沸騰。母親雲綵衣的強大,令雲崢感覺萬分的驕傲。

雲狂風繼續說道:「我們雲家,對整個十國,都有恩。但是,十國怎麼對待我們的?我們落難了,他們卻落井下石!」雲狂風說著,雙手握緊,強大的真氣涌動,令整個密室內掀起陣陣狂風。

雲崢雙眼一眯,道:「總有一天,會讓他們付出代價的!」

然後,雲狂風開始修鍊毒功。雲崢把雲煙也找來,讓她一起跟著修鍊。

修鍊毒功,非常危險。稍有不慎,就會被自己毒死。但有雲崢在,這些都不是問題。雲崢也沒有讓他們進入毒室,而是自己煉毒丹,然後讓他們服用。

雲崢煉製的毒丹,毒性猛烈,但是發作很緩慢,適合一點點的煉化。再加上,有雲崢在一邊護法,雲狂風和雲煙兩人,都沒有發生任何危險。

閻羅毒功不止能夠使真氣轉化成毒真氣,還能通過吸收毒素,增強境界。兩人不分晝夜的修鍊,雲崢煉製大量毒丹供應他們。

雲煙還好,每天只吃十幾枚毒丹。而雲狂風每天,卻要服用幾千近萬的毒丹。好在,閻羅塔非常富有,可以支持他們消耗。而雲崢的煉丹速度,也非同小可。

反正是毒丹,不需要太好的品質。再分派一些任務,給其他勢力,讓他們幫助煉毒丹。

有足夠的資源供應,雲狂風和雲煙的提升,簡直如大鵬展翅,一日萬里。至於服用大量丹藥后的丹毒殘留,也完全不是問題。

五天之後,雲煙真氣完全轉化,並且突破一個境界,成為罡氣四脈。

半個月後,雲狂風的真氣,也終於完全轉化成毒真氣了。並且,在大量丹藥的堆積之下,雲狂風竟然貫通了一脈,進入靈氣四脈。

要知道,靈氣武者,是十國巔峰武者。他們已經達到武道的巔峰。想要再前進任何一步,都非常艱難。任何一個靈氣武者,十年內貫通一脈,都是突飛猛進。

「哈哈哈,雲崢,你真是我的福星啊!」雲狂風感受自己的力量,非常的高興。

靈氣四脈,就能分出四個真氣靈身。實力提升,可不是一星半點。

雲崢也欣慰的點頭,拿出龍游雲海原本,道:「現在你們,都可以修鍊這套步法了。」

「這是……」雲狂風有些激動,瞪大眼睛看著秘籍原本。

雲崢道:「這是龍游雲海原本!」

雲狂風拿著原本,瞬間熱淚盈眶。

「這是我雲家最重要的東西,也被你找回來了。雲崢……」雲狂風無語凝噎。

雲崢摸摸頭,不好意思說道:「你們看吧,不過想要修鍊,必須把魚龍身法練到出神入化。」

兩人一頭撲進秘籍之中,他們都修鍊過魚龍身法,再看秘籍,就被完全吸引了。雲崢悄悄離開,讓二人感悟。

第二天,雲狂風來找雲崢。

「想將魚龍身法練到出神入化,實在太難了。這龍游雲海,我或許無緣修行了。不過,煙兒天賦比我好,她或許能夠修鍊。現在,我們來凝結真氣晶核吧。」

雲崢點點頭,道:「容我準備一下。」

雲崢煉了幾爐恢復真氣的丹藥,然後和雲狂風一起來到地下。

地下一個密室內,刻畫好了陣法。整個密室內,到處都鑲嵌著蘊氣石。在陣法的中心位置,是陣法的樞紐。雲狂風來到這裡,盤膝坐下,開始輸入真氣,熟悉陣法操作。

片刻之後,密室內光華流轉,真氣肆意激蕩,陣法的紋絡里,如同河流一樣流淌著真氣。蘊氣石中的精氣,開始向外流失,混入真氣之中。

這些真氣,最終匯聚在一個地方,開始凝結壓縮。開始形成液體,漸漸的越來越粘稠,最後成為細小的固體顆粒。然後這些顆粒,又壓縮在一起,變得越來越多。

坐在陣法中央的雲狂風,表情非常艱苦,他額頭上青筋暴露,身體輕微的顫抖,像是在用盡全力做什麼事情。

將真氣壓縮成固體,是非常困難的事情。越強大的真氣,越難以凝結。若不是有陣法輔助,雲狂風也無法凝聚真氣晶核。即使有陣法輔助,雲狂風也要用盡全力。

一個拳頭大小的真氣晶核凝聚而成。雲狂風真氣耗盡,精力也消耗的差不多。

雲崢揚手收起真氣晶核,來到雲狂風身邊,給他服下一枚丹藥。

雲狂風煉化丹藥后,真氣恢復大半,掙開眼睛對雲崢道:「再給我幾顆丹藥,我要繼續凝練晶核!」 雲崢勸道:「太爺爺,你精力消耗太多,明天再凝練吧!」

雲狂風搖頭道:「這也是一種很好的磨練。我感覺,我的境界穩固了很多。這種一舉兩得事情,雲崢你就不要反對了。」

聽雲狂風這麼一說,雲崢就將丹藥給他,讓雲狂風繼續凝聚真氣晶核。

雲狂風再凝聚了三次,製造了三個真氣晶核。然後,他就耗盡精力,無力再凝練晶核。

雲崢扶著他站起來,然後命人帶他去休息。

「不!」雲狂風拒絕了,道:「帶我去看屍傀。我親眼看看,毒閻羅的屍體被我們奴役。」

雲崢扶著雲狂風來到浸泡屍傀的地方,黑白無常二人,早已將閻羅屍傀抬出來。真氣晶核放入閻羅屍傀丹田。雲崢意念一動,閻羅屍傀就站了起來,跪下給雲崢行李。

「見過大人!」

「好好好!」雲狂風又一次,快意的開懷大笑。

雲崢又將真氣晶核放入另一個屍傀丹田內,通過紫金甲蟲控制。這個屍傀一下子飛起來,撞在天花板上。落下之後,又將各種東西打爛,弄得雞飛狗跳。


「停!」雲崢立刻切斷意識聯繫,令屍傀停下來。


屍傀可以控制,但這些屍傀沒有自己意識,它們每個動作,都要讓雲崢來操控。可惜雲崢現在的實力,還不能操控靈氣武者。

雲崢皺眉,自言自語道:「這下可難辦了。難道,必須,要有自主意識的甲蟲,才能操控嗎?」

雲崢說著,掃了黑白無常一眼。黑白無常嚇得簌簌發抖,恐懼而又擔憂的望著雲崢。

雲崢搖搖頭,黑白無常還有作用,不能犧牲。而甲蟲已經沒有了,再想培養新的人也不行。

「這是守著寶山,卻不能動用啊!」雲崢無奈的說。

雲狂風問道:「雲崢,你煩惱什麼?」

雲崢道:「這些屍傀雖然厲害,但太過厲害了,我現在根本控制不了。」

雲狂風輕呼一聲,道:「不如讓我試試,我應該能控制。」

雲崢一愣,他還真沒想過這種情況。不知道紫金甲蟲,能不能給別人控制。

「試一下吧!」雲崢意念一動,紫金甲蟲飛出來,雲崢對雲狂風道:「太爺爺,將意念接入其中,我給你最高許可權,我們嘗試一下。」

雲狂風以言行事,結果竟然真的可以。雲狂風通過紫金甲蟲,可以控制裝上真氣晶核的屍傀。雲狂風的控制,如臂指使,簡直如同一個活人。

在甲蟲念頭放大的能力下,雲狂風能夠同時控制所有屍傀。

十五個屍傀,就是十五個靈氣武者。再加上閻羅屍傀和雲狂風自己。雲崢他們擁有的靈氣武者,瞬間達到十七個。這樣一股力量,天下任何地方都可去的。青國最頂尖的勢力青城學院,也只有這些靈氣吧。

雲崢喜出望外,興奮道:「如此一來,我們就不用躲躲藏藏了。將雲家所有人都接來吧,青京城才是最大的舞台,才有最好的發展。」

雲狂風輕皺眉頭,道:「不妥,我們大白天下的日子,還不到。雖然我們有十七個靈氣境的武力。但是除了我,屍傀都不能持久戰鬥。並且,我們沒有中層的力量,力量結構不穩固。而我們的敵人,一旦知道我們雲家還有後裔,一定會傾巢出動,攻打我們。我們現在的實力,還難以抵抗啊!」


雲崢非常的失望,他知道雲狂風說的是對的。但是自己的願望,卻因此落空了。

雲狂風道:「雲崢,我知道你想什麼。以你現在的貢獻,足以讓雲綵衣重歸家族,進入祠堂。不過,我們雲家的祠堂,在玉京城。只有我們殺入玉京城,你母親才算是真正歸位。」

雲崢振作精神,掃去失望和陰霾,再次恢復昂揚鬥志。

「以我的煉丹技術,只要原料源源不斷,雲家一定會再度崛起的。」雲崢滿含信心的說。

雲狂風笑道:「說的不錯!不過,只要你成長起來,進入靈氣。到時候,就能像我們始祖一樣無敵天下。那時,我雲家自然就會崛起。」


「嗯!」雲崢堅定的點點頭,心中卻在思考,今後修鍊需要的資源,如何獲得。

忽然,雲崢想到一件事情,對雲狂風問道:「太爺爺,你知不知道,十國盛宴是怎麼一回事?」

「十國盛宴嗎?」雲狂風露出追憶神色,道:「十國盛宴,其實就是年輕一代的比試。當年,我也參加過,得到了魁首,贏來海量的物質。當年咱們雲家嫡系年輕時都參加過,每一年都得到很好的成績。」

「哦,那到底是怎樣比試?似乎,贏了還有獎勵?」雲崢好奇問道。

雲狂風解釋道:「十國盛宴是在開春之後進行,所以又稱春獵。比試的地方,在十國交界一個大山中。大山中有一個神奇的地方,那個地方只在春天之後固定的時間,出現五天。只要繳納足夠價值的物質,就能得到一個玉牌。二十歲之下的年輕人,手持玉牌,就可以進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