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殺就殺,哪裏那麼多廢話?”

“老子還是那句話,你打斷我右臂,我還有左臂,你打斷我右腿,我還有左腿,你廢了我四肢,我他媽還有牙齒,你打掉我的牙齒,我還可以往你身上吐血!”

“她不曾在保護我的時候退縮,我又怎會輕易放棄。”

李更新大喝一聲,仰起脖子,朝秦森又吐了口血。

秦森用手慢慢的扒拉了下臉上的血漬,然後微微一笑。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非要闖,那我便成全你。”

轟!

秦森一拳砸在李更新的臉上,把他整個鼻子砸塌下去,李更新皮肉破開,流的到處都是鮮血。

秦森收回拳頭,又是狠狠一下打了過去,然後是第三拳,第四拳,第五拳,拳拳狠毒,拳拳要命!

……

女人看着錄像,眼神中閃現過一抹奇怪的神色,講不出是傷心,還是惋惜。

片刻後,她拿起來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

“老闆。”

那邊一個沙啞的聲音講道。


女人頓了頓,問:“他會死嗎?”

沙啞的聲音回答。

“不好說,如果再這麼下去,他或許會徹底死去,要不要停止?”

女人的背變的有些駝,身體也在微微發顫,就連她自己,都不明白爲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許久,兩邊都在沉默之中。

終於,女人開口了。

“繼續。”

沙啞的聲音似乎明白女人心裏想着什麼,立刻回答道。

“可是再這樣下去,他可能會…”

女人咬着牙,聲音有些冰冷。

“我不喜歡重複。”

啪。

女人掛斷了電話。

她擡起雙眸,看向屏幕。

“如果他在這裏死了,那也證明,他根本不配。”

……

秦森一拳轟在李更新的胸口,他的整個肋骨似乎斷裂,甚至扎傷了內臟,他痛的眼淚都幾乎流了出來。

秦森冷笑着問:“怎樣?認不認輸?”

李更新已經沒有力氣講話,他奄奄一息,擡起滿是鮮血的腦袋,用猩紅的雙眼盯着秦森。

彷彿在告訴他,即便是死去十次,百次,千次,萬次,也絕不會認輸!

秦森慢慢擡起右拳,他深吸口氣。

“這是最後一拳,也是你最後的機會。”

秦森注意觀察李更新的眼睛。

一個人的眼睛不會撒謊,如果他的內心深處真有恐懼存在,肯定會稍微表現出來,但是…

秦森驚訝的發現,在李更新的眼睛中,看不到半點這種東西存在。

一個人,怎麼可能在死亡的最後關頭,都表現出毫不畏懼?

這不是影視劇,現實中,哪怕是視死如歸的大英雄,也會在失去生命前一刻表現出畏懼。

這是生命的本能。

可現在…

秦森眯起眼睛,他忽然感覺這個即將死在自己手上的人,並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甚至他有種錯覺,這個人,還會回來,只是…

秦森晃了晃腦袋。

他已經把拳頭舉在了最高位置,並且攢足了勁兒。

“認不認輸?”

秦森不想去考慮太多,只要一拳,他就可以讓李更新徹底死透!

李更新瞪着雙眼,用沙啞的喉嚨,拼命喊出了一句話。

“我說過,我不要她受半點委屈,我不會食言!”

秦森目光冰冷。

“如你所願。”

拳頭轟然落下,帶動着巨大的力氣,砸在了李更新腦袋之上,如果他死在這裏,便真的陷入了死循環中,而這其中,死上一百次,一千次,一萬次,都毫無作用。

但是,李更新他,無怨無悔。 李更新咬緊牙關,打算硬扛這一拳帶來的傷害,可是,過了有幾秒鐘,他不僅沒有任何痛楚,還感覺到身上那些傷在慢慢的恢復着…

這是…

李更新驚愕的睜開了雙眼,屋子裏沒有了秦森,沒有了沙袋,更沒有了那些擂臺之類的東西。

剛纔的一切,都在慢慢變的模糊,化爲虛無。

又過了十幾秒鐘,一道笑聲傳入他的耳朵,眼前所見也逐漸清晰,這是間空曠的大屋子,正中央位置擺了張椅子,李更新坐在上面,滿腹狐疑的看着前面,一個身穿整齊西裝,戴着副厚重眼鏡的男人,也在微笑着看向他。

“你醒了?”

李更新詫異的看了下自己身體,根本沒有受任何傷,他活動了下,完好如初。

這是怎麼回事?

李更新猛然站起,問道:“你是誰?”

西裝男拉了下領結,嘿嘿一笑:“我嘛,叫什麼名字已經忘記,只知道大家稱我爲催眠師四眼。”

四眼擡起右手,指了下李更新。

“而你,在進到這間屋子的時候,就已經被我催眠,T國最強悍的地下拳王秦森,那場惡戰,全都是在我催眠下,你腦子裏幻想出來的。”

幻想?

李更新用手扒拉了下自己的臉,依舊沉浸在剛纔的畫面當中,片刻後,他擡起頭。

“那旋轉樓梯開始,你就已經對我下手了,對嗎?”

四眼坐在椅子上,他點了根菸,回答。

“沒錯,你從賭癡那裏離開,就已經在我控制之內,小丑,我很佩服你,在面對秦森這種強敵,完全沒有獲勝機會的情況下,也沒有流露出半點恐懼和退卻的念頭,當年我如果有你一半的拼勁兒,也不至於悔恨終生。”


四眼彈了下菸灰,眼眸中,閃過了一絲憂傷,只是,這種變化很快又被平常的外表取代。

“可以告訴我嗎?是什麼讓你堅持到了現在?”

四眼盯着李更新,問道。

李更新已經緩過來,並且明白怎麼回事,他淡淡的回答:“我已經不止一次的說過,那個女人爲保護我曾付出所有,因此,我在這時候,也不會退縮。”

李更新看向四眼,說:“那麼我現在,算輸,還是算贏?”

四眼抽了口煙,哈哈大笑:“若是你在秦森的壓力之下認輸,會被我立刻喚醒,並且趕出這間屋子,相反,你一直不認輸,有兩種情況,一,如果精神上被擊垮,簡單的說,就是你無限絕望的話,會進入一個腦死亡狀態。二,你永不放棄,會在最後一刻被喚醒,贏得這局。所以這是在賭,慶幸的是你在最後一刻,都認爲自己有獲勝的可能,都沒有絕望,這也是我好奇的,你憑什麼那樣認爲,你的資本是什麼?”

李更新大概明白了過來,他自然不會告訴四眼,自己擁有無限重生的能力,所以在任何時候,都會心存那麼一絲希望。

他只是說了冰冷的兩個字。

“自信。”

李更新走向四眼,伸出右手。

“那麼,請你把鑰匙給我,我要去第三層,救那個女人,我不想讓她多受一點的委屈與痛苦。”

四眼看出了他不想回答,沉默了下,拿起電話,撥通一個號碼。

幾秒鐘之後,樓梯盡頭的那扇門,被拉了開來。

一個身穿小西裝,短裙,黑絲,紅色高跟長筒靴的冷酷女人,出現在了李更新的面前,纖細的手指間,夾着一根香菸,她淡淡抽了口,以冰冷的姿態開口道:“跟我來。”

女人轉過身,朝着樓上走去,高跟鞋撞擊地面發出的‘啪啪’聲,富有節奏,久久迴盪。

李更新沒有任何猶豫,直接跟了過去。

來到第三層,是一間類似於客廳的屋子,沙發上躺着一個被五花大綁的女人,她的嘴巴被封着,眼睛卻可以看,在她和李更新四目對視的瞬間,她激動的扭曲身體,發出了‘嗯嗯’的聲音。

冷酷女人走過去,撕開了貼在那個女人嘴巴上的繃帶。

“阿牛哥?你是阿牛哥?”

阿靜在可以開口第一時間,就喊出了這句話,她的臉頰上,爬過兩道淚水,哽咽着說:“阿牛哥,你爲什麼那樣傻?我都看到了,你很在乎我對不對?你只是嘴巴上裝着對我不在乎,對不對?”

李更新眼神中閃過一絲漣漪,可很快,他就把這份情感掩飾住,用冰冷的口氣說道:“我不是阿牛。”

“不,你就是阿牛哥,阿牛哥你不要騙我,你…”


李更新走到阿靜跟前,低下頭,冷冰冰的注視着她,只是瞬間,阿靜竟然不自覺的住了口。

那種透徹骨髓的目光,令她忍不住渾身哆嗦,她的阿牛哥,絕不會有這種眼神,相反,阿牛哥的眼神中,充滿了無限溫柔。

這個小丑,只是看自己一眼,就能令自己感受到恐懼。

李更新見她不再說話,又一次開口。

“受人之託。”

“不過…”

“你讓我想起了一個曾爲自己付出所有的女人。”

小丑轉過身,用寒冷的目光盯着那個西裝女人,問:“我按照你的規則,走到了這裏,也該你實現自己諾言的時候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