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停下來還好,她可以踮起腳,可是行走過程中,她做不到啊!

算了,估計問了他也不會明白什麼是吃醋,她心裡明白偷著樂就行了,也不要問了。


「你這人怎麼能這樣!看看你一把年紀了,還死拉著姐姐,真不要臉!」成雨卻不答應,跑上來,想強行的拉開東方翎天的手。

東方翎天猛地停下來,森冷的盯著成雨看了一眼,那意思,你敢拉開試試。

「別嚇唬小女孩!」凌祁雪出聲制止。

成雨被東方翎天那冷漠的眼神嚇住了,她甚至感覺到那眼神背後的殺氣。


這個人真是太恐怖了!

她趕緊幾步跑到前面去,跟著成天走在前面。

凌祁雪奇怪了,現在得她是一張清俊男子的臉,她怎麼知道她是姐姐?

「你怎麼知道我是女的?」

成雨走在前面,頭也不敢回,「我們在附近聽到了你跟和胖子說的話,姐姐,你們真的是從弘亦大陸上來的嗎?」

「童叟無欺!」

「哇!你們真是太棒了,你看起來也比我們大不了幾歲,卻這麼快修鍊到你們那個位面的巔·峰,真是太厲害了,姐姐你們到我們成家來吧,以後我們成家會給你們跟多資源的!」

成雨再次停下里,走到凌祁雪的身邊,拉住她的另一隻手,「姐姐,以後你就是我成雨的姐姐,你答應啦!」

東方翎天一臉的防備,這女孩子真是討厭,老是來勾搭他的妻子!

「好啦天天,你會把小女孩嚇壞的!」凌祁雪用力的握緊了東方翎天的手,給他力量,「不管走到哪裡,我都不會離開你的!」

東方翎天的臉色這才好了一點,扭過頭不再說話。

成雨卻嘰嘰喳喳開來,「姐姐你的男人脾氣好壞,人也凶,你還是不要他了,嫁給我哥吧,放心,我哥是不會嫌棄你曾經嫁過人的。」

「找死!」東方翎天已經祭出藍色的水屬性靈力掌,準備向成雨砸來了。

凌祁雪覺得她的心臟都快被東方翎天鬧的心律不齊了,這貨直來直去的,一點遮掩也沒有,他們已經得罪了和胖子,若是在把成雨給打傷了,同時得罪了兩大家族的人,就別想走出這個地區了!

而且成雨也沒有做出什麼可恥的事情,不過是說話難聽了點。

「天天,你放心,我說過不會離開你就一定不會離開你。」

安撫住了東方翎天的情緒,凌祁雪又回過頭來,對成雨說道:「我跟我的丈夫是不會分開的,如果你真的當我是你口中的姐姐,還請說話尊重點!」

她的神情很是嚴肅凝重,成雨雖然不明白,卻還是點點頭,小聲道:「好吧!」

鬱悶:那個老頭子有那麼好嗎,雖然長得還算可以,可是看起來比姐姐老了很多。 369

「姐姐是化了妝的吧。那等會你給我看看你女妝的樣子。」

「沒問題!」

化妝也是花費時間力氣的事,要不是想躲過和胖子的追擊,她也不會化妝,如今已經被認出來了,她也沒有必要在化妝了。

說話間就來到了所謂的城主府。

原本凌祁雪以為城主府會跟高大上,畢竟那聲音從空中飄過去的,聽起來深沉渾厚,怎麼感覺這個城主都是一個牛氣哄哄的人物,卻不想,他們來到的是一間低矮的院子外,院門上掛著一塊門匾,用燙金字寫著「城主府」三個大字。

她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同見到這個破地方時的心情,只能說,落天大陸果然跟弘亦大陸不一樣,風格都不一樣!

就連城主府都這麼的……有風格!

「等會兒對城主大人要尊敬!」進門之前,成雨還不放心的叮囑了句。

「知道了!」還真是熱心的小姑娘。

走近破爛的小院子,所有人都收起臉上的不滿,轉而恭敬的對著一間低矮的破房子彎腰鞠躬,「參見城主大人!」

「哼!我還以為你們把我這個糟老頭字忘記了,不放在眼裡呢!」一個蒼老的聲音。

「我們不敢!」所有人都唯唯諾諾,只有凌祁雪好奇的抬起頭來大量那間破爛的房子,東方翎天站得直直的,也在打量那間房子。

「姐姐!」成雨貓著腰,走到凌祁雪身邊,拉著她的手,示意她彎腰。「姐姐你趕緊彎腰啊!」

「你放心,城主大人不會那麼小氣的。」凌祁雪回她一個放心的眼神。

「呵呵……知道上一個看到本城主卻沒有鞠躬的人現在在哪裡嗎?」城主的聲音從破房子里傳出來。

「不就是墳頭的草有我高了嗎?再說了,我也沒有見到你呀,我尊敬你,但不一定要彎腰鞠躬吧,而且面上彎腰鞠躬,心裡頭卻恨不得詛咒城主大人您早死的人,還不如我這心裡祈禱著城主大人身體健康,面上卻沒有表示的人呢!」

若只是她一個人,或許她會彎腰。

其實前世見過很多國家元首,她也會彎腰鞠躬表示尊敬的,可是東方翎天站得那麼直,她不想讓他獨自另類,就陪著他任性了。

成雨姑娘快要跪下了,姐姐,你們不要惹城主大人生氣啊!

成天也回過頭來,表示你們太魯莽了。

和胖子則幸災樂禍,一副看死人的眼神看二人,用口型無聲的說道:你們死定了!

但出乎人意料,城主卻笑了,爽朗的小聲從低矮的破房子傳出來,「小姑娘你的確很有意思,本城主喜歡你!」

「可是我不喜歡你!」聽聲音怎麼也是上了年紀的人,她只喜歡天天。

心裡卻十分震驚,這城主大人的實力到了一個怎樣驚·艷的地步,居然能夠聽到那麼遠的碼頭上他們的話!

如果可以,這樣的人物最好只結交,不要得罪。

可貌似她已經把城主大人得罪了呢!

不管了,凌祁雪硬著頭皮站著就是了,聽那笑聲,這城主應該不會是小氣之人。

「呵呵……還是第一次有人說不喜歡本城主呢,夫人,你說怎麼辦?」城主道。

接著聽到一個蒼白無力的女子的聲音,「不喜歡就收她做乾女兒!」

凌祁雪:「……」

這又是什麼邏輯!

落天大陸上的人還真是一個比一個古怪,看起來最正常的還是那個囂張猥瑣的和胖子!

「認你做乾爹有什麼好處?」

「雪兒不需要乾爹!」

兩個聲音通同時響起,凌祁雪自然是覺得有個勢力靠一靠也不錯,而東方翎天卻不想凌祁雪需要除了他之外,任何一個男人的依靠,乾爹也不行!

「別這樣,我就是隨口說說,不一定會認他做乾爹的了!」凌祁雪晃晃東方翎天的袖子。

這個男人脾氣臭的很,他們初來這裡,實力太弱了,總不能一來就把所有人都得罪了吧。

「可是,我……」東方翎天想說他會保護她,卻想到以他現在的實力,自保都難,更別談保護不凌祁雪,頓時情緒低了下來,不開心的低著頭,不再說話。

「其實你已經很棒了!」凌祁雪若無旁人的用柔順腦袋蹭了蹭他如玉般圓潤的下巴。

「你們太過分了,竟敢不尊重城主大人!」和胖子見狀尖叫著咆哮起來,「還請城主大人懲罰他們,簡直就是不把城主大人放在眼裡嘛!」

「那是,我們是不把城主大人放在眼裡。」凌祁雪有意逗弄和胖子,頓了頓沒有說話。

和胖子先是抓住了他們的把柄似的,得意起來,「城主大人您聽到了吧,他們不尊重您,還請您狠狠的懲罰他們。」

「我是把城主大人放在心上,不像某些人,表面上很尊重城主大人的樣子,實際心裡在想什麼就不得而知了!」凌祁雪不慌不忙,口舌之爭,她若是敗下來,前世的總裁之位也就白混了,跟人談判了那麼多的聲音,沒有兩把刷子是談不來的。

「我的心裡自然是對城主大人尊敬無比了!」

「那你為什麼還敢替代城主大人說話,還是你窺覬那個位置已經很久了,以為自己就是城主,不把現任的城主放在眼裡了!」凌祁雪的聲音突然變得凌厲起來。

和胖子措手不及,一時間竟然啞火了。半天才找到言詞,「你血口噴人!」

「你這不是心虛了嗎,是不是城主大人心裡自有定論,而不是你跳出來像個小丑一樣對著我們張牙舞爪,根本就是想自己做城主才這樣!」凌祁雪伶牙俐齒的把和胖子說的上躥下跳,氣得七竅生煙。

而破房子中的所謂的城主大人卻一直沉默,彷彿在默認二人的爭吵。

既然人家最大的人物都默認了,她為何不痛痛快快的跟和胖子來一場唇槍舌劍之爭。

說道最後,和胖子哭喪著臉,直接跪倒在破爛房子面前哀求,「城主大人我真的沒有那個意思,您饒命啊!」

「你這不是已經承認了對城主大人的陽奉陰違了嗎,還用我誣衊你?你這樣的,還不夠格本姑娘親自誣衊你!」 370

若不是在城主大人面前,和胖子一定咆哮著上去撕爛凌祁雪的嘴,這簡直就是把他往死里推!

他憤怒的同時,心裡最後的一絲冷靜尚存,若是這個時候再跑上去對凌祁雪動手,便表示他心虛,更加坐實了他心裡對城主不敬的罪名,所以再憤恨他也得忍下來。

和胖子不做聲了,那邊成雨兩兄妹已經驚呆了!

什麼叫做兵不血刃,什麼叫做殺人無形!

凌祁雪帥呆了!

想他們跟和胖子從小爭到大,卻因為嘴·巴沒有和胖子賤多次吃虧,凌祁雪卻三言兩語就把和胖子說的服服帖帖的,P都不敢放,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爽了!

成雨亮晶晶的眼冒出許多的紅心泡泡來,她要把姐姐奉作她的偶像!

等所有人都安靜下來,城主的聲音自從從破爛房子中傳出來,「小姑娘,你這是要冤枉和胖子了?」

和胖子那個興奮啊!又嘚瑟起來,蹦躂著附和道,「看吧,我家城主大人的眼睛是雪亮的,豈會因為你三言兩語就把我過去的忠心一把抹掉,你們這兩個外人,也不知道安的什麼心,一來就唆使成家的人跟我和家鬧事,還想唆使城主大人對付我們和家,告訴你們,門都沒有!」

凌祁雪給和胖子丟過去一個鄙夷的炎眼,「別嘚瑟得太早,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一句話,若是要其滅亡,必讓其先瘋狂,看你的樣子已經瘋狂了,離滅亡也差不多了!」

「你你……你竟敢詛咒我!」

「你連人家的父親都敢詛咒,我為什麼不敢詛咒你!你再瞪我就把你眼珠子摳出來!」凌祁雪說著伸出兩根手指,作勢要往和胖子的眼睛摳去。

和胖子氣得再也忍不住了,拔出長劍就要把凌祁雪的手指斬斷。

他太氣憤了,想他和胖子自記事以來,在那片海域還沒有吃過虧,就算是城主大人都管不到那裡去,卻被凌祁雪殺了很多屬下,還有兩個靈者後期的高手!

本來以為上岸后可以逮住他們,把那天的仇報回來,豈知有跑出成家兄妹,破壞了他的好事!

這會兒還在城主大人面前誣衊他,叔叔可忍,嬸嬸也不能忍了!

只是他才拔出長劍,就被一道從破房子里飛出的氣流擊中手腕,長劍哐噹噹的掉落在地上。

「城主大人!」和胖子痛哭流涕的再次跪到破房子面前,「都是那個臭丫頭給我下的套,我是真的對城主沒有異心啊!還請城主大人明鑒!」

「如果真的誠心,怎麼會在城主大人面前動粗,我看你就是誠心的要不敬城主大人!」凌祁雪饒舌的說完一堆話,就連自己都佩服自己,在海上漂了一年,嘴·巴沒有因為長時間不說話而變笨,還像從前那樣理由多多嘛,直的也能說成歪的。

其實心裡卻也是叫苦,若不是實力太低,她更喜歡用拳頭說話,也不用白白在這裡說了那麼多,說不定還得罪了那勞什子城主。

不過,這城主到底是怎麼回事,住在這破爛的院子不說,還不肯路面,莫非是長的很恐龍?

凌祁雪自動的腦補著各種城主的樣子,纖細的素手把東方翎天的手握得緊緊的,彷彿兩顆漸遠的心,又再次慢慢的聚攏,心裡的甜蜜,把這緊張場合的氣氛都紓解了。

「小姑娘的嘴·巴太能幹了,會招來很多麻煩的,還是認我糟老頭子做乾爹,在這和平城裡才能平安啊!」城主的聲音竟有那麼一點的悲涼。

凌祁雪確定她沒有聽錯,這裡的人好像對城主都很忌憚,也很尊敬,他悲涼個毛線啊!

「可是我不好意思占你老人節的便宜啊!」實際上是,她覺得認乾爹被城主佔便宜了,要知道在21世紀,乾爹可不是一個褒義詞。

「得了吧,說不定在你心中還是覺得我糟老頭子佔了你的便宜吧!」城主的話竟然有點揶揄的意味。

所有人的眼睛都被驚瞎了,隨著票破房子的破門吱呀一聲響,城主竟然走出來了!

天知道,他們自小在和平城長大,都知道城主是一位古怪的老頭,放著豪華的高樓別院不住,非要為了一個女人跑到這個破院子來住,然後就再也沒有出門過,大大小小的事宜都交由他的屬下拿到這裡來給他過目,如今,城主居然走出破房子,這讓所有人都想戳瞎雙眼。

不會是看到城主后,城主就會懲罰他們眼睛看了不該看的東西吧!

一身洗白的衣衫,破舊卻很乾凈,頭髮花白,精神卻矍鑠,眼角微微的向上挑,一看就是嚴厲之人,但唇角卻不適時宜的配上一抹慈祥的笑容。

看的凌祁雪頭皮都炸了,這位城主大人是笑裡藏刀,要出來把她滅掉了嗎?

東方翎天眸色清淡,不動聲色的擋在凌祁雪的面前,他也覺得這位城主大人笑裡藏刀,總之很討厭,年紀一大把了,做雪兒的爺爺還差不多,居然不要臉的說做人家的乾爹!

東方翎天並不知21世紀乾爹的性質是那麼的惡劣,不然估計還會做出更激烈的動作來。

「小姑娘,認我做乾爹可以給你撐腰喲!」

見鬼了,她才會覺得城主你張嚴厲的臉上會有循循善誘這個表情。

凌祁雪不上當,「才僅僅是撐腰,天天也可以給我撐腰的!」反正她不要認乾爹就是了。

「如果嫌我老了你也可以認我做干爺爺的。」

「咳咳……」成雨差點一口氣沒提上來,岔氣了!

從小就覺得城主神秘莫測,提到城主大人,就會肅然起敬,可是他居然慈眉善目的幾乎是請求凌祁雪認他做親人,這簡直是驚爆她的眼球。

她從來沒有見過城主大人,這位不會是冒牌貨吧!

成雨在心裡天花亂墜的腦補著,卻沒有說出口的勇氣,不過,聽城主大人的聲音,也不像是假的啊!

要不要認干爺爺呢?凌祁雪迅速在在腦中過濾了一遍認干爺爺的好處與壞處,最後決定…… 371

「干爺爺!」確認了城主不是真的有那種猥瑣的目的后,凌祁雪還是覺得該認下這個干爺爺,以後在這個小城裡也有靠山了,起碼對面這個噁心的和胖子想要對他下毒手,也要考慮城主的臉面。

「好,乖孫女!」城主倒是一點也計較身份從乾爹變成了干爺爺,慈祥的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