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他們有這麼一張臉,每天對著鏡子就足夠了!

都是人,怎麼差別這麼大呢?

在網上找不到厲竟越的消息,大家只能繼續將他的視頻重複翻看,順便將他的衣服什麼的都給扒一遍。

然後大家吃驚地發現,這小哥哥家境絕對不普通啊!看似簡單普通的衣服鞋子,加起來都得五位數!

媽惹!為什麼人家有錢又有顏?老天爺也太過分了!

看著網上的評論,於筱菲很滿意。

看來大家對厲竟越的印象很好,到時候出道也會順利很多。

但很快,她就看到了其他微博。

【他哪裡是素人?根本就是炒作!他是YY公司的新人!而且之後還要參加某個偶像選拔節目呢!這不過是預熱!】

某個營銷號冒了出來,爆出來的消息讓於筱菲臉色黑了。

厲竟越確實是要參加比賽,但現在就將他的情況爆出去,很容易引來觀眾們的逆反心理的。

她提著心點開了評論,然後愣住了。

【真的嗎?!小哥哥真的要出道?!啊啊啊我要預訂!小哥哥是我的!】

【是《明日偶像》嗎?太棒了!我一定會看的!】

【好期待小哥哥的表現!沖鴨!】

於筱菲:「……」

她忘了,現在網友的三觀一般都是跟五官走的。 因為《明日偶像4》,圈內各大娛樂公司都行動起來,希望能夠將自家的藝人推出去。

從這個平台出去的新人,只要不犯渾不犯傻,都能走得比其他新人順。

也因為如此,所以很多練習生也是擠破腦袋,就希望能夠拿到一個參賽名額。

哪怕中途淘汰了,也能積累不少粉絲,起步都不一樣。

所以,厲竟越拿到的這一個名額,就很讓人眼饞了。

娛億公司的規模不大,只能算是中等規模,和圈內大佬比,那是沒法比的。

所以,他們公司只有三個名額。

練習生們為這三個名額拼了命,一個轉頭卻聽說只剩下兩個名額了?

這下子,大家都懵了,然後是憤怒。

他們在同一公司里相處這麼久,自然知道大家的實力。娛億公司的處事還是挺公平的,機會相對平等,只要有實力願意努力,就能得到機會。

所以,這一次的三個名額,大家心裡已經有人選了。

醫流武神 可現在,不知道哪裡冒出來一個人,突然就搶了一個名額?

這也太過分了吧!

一時間,公司的男練習生們忍不住躁動了。

「我聽說了,確實是新來的,而且之前沒有訓練過的!」

有消息靈通的包打聽挖來了消息,「不過,他已經出過鏡了。」

等知道新人的身份后,大家沉默了一下。

他們也看過《勇者前進》這個節目,而且那一期還有他們的師姐趙欣星在裡頭呢。

所以,他們對和趙欣星一起合作的男生印象很深刻。

但他們沒想到,這才幾天功夫,那個素人就成了他們的同事!

更想不到的是,這同事竟然還搶了他們寶貴的名額!

想到這裡,眾人的臉色瞬間難看了。

「還有什麼消息嗎?」 釣魚青年的快樂生活 一個二十歲左右的男生問道。

「比如說,他的實力如何?」

「沒有。」包打聽搖頭,「聽說是個24K純新人!沒學過舞沒唱過歌沒演過戲……」

這話讓大家的臉色更難看了。

所以,這樣一個花瓶就搶了他們的名額?

如果說對方是個有著不錯實力的高手,他們也就認了。

可這也太過分了吧!

「他為什麼能拿到名額?」大家不服氣。

「靠臉吧!」包打聽說道:「而且我還聽說了,他家裡很有錢!而且他還不用來集訓呢!」

眾人沉默。

這也太差別對待了吧!而且他們這一群練習生裡頭,也不是沒有有錢少爺,但大家都要集訓啊!他憑什麼例外?

「不行,我要去找於總問清楚!」

很快有人便忍不住了,這話不說清楚,他們哪裡還有心思訓練?

練了這麼久,連個機會都沒有,還練個屁!

很快,於筱菲的辦公室里就擠滿了人。

看到他們后,於筱菲立刻明了他們過來的原因。

「於總好。」

「行了,我知道你們想說什麼。」於筱菲抬起手,「你們想要的答案,下午我會給你們的。」

眾人沉默地看著她。

「下午小厲會過來,到時候你們有什麼問題都可以解決。」

既然她都這麼說了,大家也就沒說什麼,而是乖乖回去等待。

到了下午,他們果然看到了厲竟越,然後……被震住了! 在大家的「期待」中,厲竟越到了公司。

在看到厲竟越第一眼的時候,眾人都被驚艷了。

雖然在屏幕里已經見過他的模樣,但是,屏幕里和真人是兩碼事!

這一張臉也太完美了吧!

濃黑得彷彿畫了眼線的眼睛,高挺的鼻子,完美的唇形,還有無暇的肌膚……這也太好看了吧!

他身姿挺拔,穿著精緻的定製休閑西服,驕矜冷傲的小王子形象油然而生。

他就這麼走進來,彷彿將風也帶了進來。

媽呀,有這麼一張臉,根本可以躺贏嘛!

有人心裡驚嘆,他的衣服都是大品牌啊!

尤其是那雙鞋子,更是價值六位數!這可是典藏版!大家一般只拿來收藏,不會拿出來穿的。

他全身加起來,怎麼也有好幾十萬了吧?這特么是將一套房子穿在身上啊!

哪怕練習生裡頭有不少有錢人,也沒有這麼財大氣粗的。

眾人都被厲竟越的壕氣給震驚了。

但很快,他們被後面的人吸引了主意。

厲竟越不是自己一個人來的,後面還跟著一串人。

這些人都推著一輛購物車,車子里一堆箱子。

看著這個搬遷團隊,娛億公司裡頭眾人都有點懵逼。

這是……什麼情況?

有人眼睛尖利,很快就看到某輛購物車上的箱子的logo,頓時驚了。

這不是某個鞋子品牌嗎?

而且還是以貴著稱的牌子!

這麼多雙鞋……都是給厲竟越穿的?

於筱菲也在現場,看著這一幕,下巴已經掉地上了。

之前她接到明千煙的電話。明千煙說,下午厲竟越是第一次過去,所以會帶點小禮物過去和大家分享。

她還說自己下午有事,所以無法一起過去,只能讓厲竟越自己過去,希望於筱菲到時候多關照他一下。

於筱菲沒想太多,只是心裡感慨明千煙對厲竟越的關愛呵護如此周到。

不看明千煙的臉,她還以為電話那頭說話的是厲竟越的母親呢!

這滿滿的老母親的擔心憂慮啊!

哪怕於筱菲見多識廣,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

尤其知道厲竟越的真面目后,她更是對明千煙的老母親心態感到無語。

明千煙才多大啊!怎麼就這麼操心了?

這不,在看到厲竟越身後那一堆人和東西后,於筱菲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於總好。」

厲竟越走到於筱菲面前,微微一笑。

沒有明千煙在現場,厲竟越明顯高冷許多。看著他冷淡的笑容,於筱菲心情很是複雜。

「你來了。」她只能擠出笑容。

「嗯。」厲竟越說道:「我還帶了點東西過來,你看……」

於筱菲揉了揉太陽穴,讓自己的秘書過來,「小林你過來,帶他們進去。」

「啊……是。」

秘書小林還沉醉在厲竟越的笑顏里,差點沒反應過來。

等秘書帶著他們進去后,厲竟越又沖其他人勾了勾唇,「你們好,我是厲竟越。初次見面,請大家多多指教。我帶了點禮物過來,希望大家喜歡。」

然後他手一揮,跟著過來的幾個人就分頭行動,將購物車上的盒子分發給眾人。

等大家打開盒子后,差點沒暈過去! 大家在接到盒子的時候,心裡隱約有點懷疑,但又不敢相信。

這裡頭……是鞋子嗎?或者說,這不過是用鞋子當包裝盒而已?

等打開盒子,看到裡頭的鞋子后,他們不由得倒抽一口氣。

尤其是識貨的,更是驚呆了。

卧槽!這一款鞋子起碼一萬塊啊!

拿到鞋子的人立刻去看其他人的盒子,又看到了同款鞋子。

所有人:「……」

這不是水貨吧?

很快有人用氣聲低聲喊道:「是真的!這是真的!」

這下子,大家倒抽一口氣。

我的媽呀!

於筱菲也被這一手驚呆了,「這……每個人都有?」

「對。」厲竟越點頭,「大家都有。」

於筱菲:「……」

她終於明白之前明千煙向她要全公司所有人的鞋碼的原因了。

這特么是來散財的?!

他們公司加上保潔阿姨,也有上百人了。

這一人一雙上萬的鞋子……我的媽呀!

於筱菲也是有錢人,但她絕對不會做出這種事情——她也沒這財力敢這麼揮霍!

美女的貼身武皇 所有人的表情如出一轍,大家都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手上的鞋子,呼吸都變輕了。

尤其是公司的普通員工,更是不敢呼吸。

他們一個月的工資都沒這雙鞋的價格高呢!

我的媽,這是什麼有錢人?!

之前有新人進來,或者藝人想要慶祝的時候,也是會給大家送禮物的。但是,普通的就是買些吃的喝的,咖位高的就是送一套護膚品或一個手機,最多幾千塊就封頂了。

他們從來沒想到,有人竟然會送出這麼昂貴的禮物!而且還是每個人都有!

「煙煙說想送大家一個禮物,我們討論了很久,最後決定送鞋子。衣服很難統一,畢竟大家審美不一樣,鞋子比較方便。這樣走出去的時候,別人就會知道,咱們是同一家公司的。」厲竟越一臉乖巧,但說出來的話卻讓人從內到外冒酸泡泡。

眾人看著手上的鞋子咽了口口水:「……」

這麼貴的鞋子,他們只想供起來,不敢穿出去!

於筱菲:「……」

她算是肯定了,厲竟越也是花慣了錢的人。 這個王爺很荒唐 不然的話,他不會如此輕鬆隨意地說出這樣的話!

要是普通人,別說一人一雙鞋了,就算送出一萬塊的禮物,都要肉疼死!

倆人太可怕了,一個敢提意見,一個敢花錢!

現在的小年輕都這麼瘋狂嗎?!或者說,首富家是這麼花錢的?!

於筱菲不知道的是,明千煙並沒有將這些錢放心上。

在她看來,可能過上十年,整個世界就會被反派引爆,大家都GG,那還留著錢做什麼呢?

提前找到反派阻止他?

——開玩笑!她又不知道對方是誰!

找江恬菱問清楚?

——她要用什麼理由才不會被江恬菱懷疑腦子有病?而且她也無法保證江恬菱不會說謊。

明千煙倒沒有就此放棄,但她也不敢保證能找到反派,只能做最壞的打算。

所以,既然人生只有短短十年,還不如暢快活著!

她不是破罐子破摔的人,也會在有限的時間內好好工作好好生活,但這不妨礙她花錢啊!

再說了,她家有錢啊! 於筱菲以為,這已經是極限了,但很快她就發現,貧窮限制了自己的想象!

秘書小林快步走了出來,表情有點怪異地開口,「於總,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