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戎戰一直都在統軍,他弟弟更是被他一手帶大的.有多少斤兩他是最清楚的.如果西戎破被打得那麼慘,就只能說明對方的將領十分恐怖.

夜蘭王輕輕地點了點頭,伸手端起來一旁的茶杯,滋溜滋溜地喝了一口.過了半晌兒才呼出一口熱氣,道:”這個秦葉的確是個人才啊,只是可惜沒有到我夜蘭王的揮下,如今看來只能……”

“報……”

忽的,從門外傳來了一聲侍女被撞到的尖叫,接著便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音.

夜蘭王的臉色又是一沉,不知道這一次帶來的會是什麼不好的消息.

來報之人噗通一聲跪下,急促的喘息了幾句,這才開口用盡量平穩的聲音說道:”稟王爺!事情已經查清楚了,來追擊我軍的統帥的確是二皇子手下新晉的軍師秦葉.而且……而且……”

“而且什麼?有話直接就說!”夜蘭王冷冷地說道,很顯然他不是一個耐心很好的人.

來報之人嚇得一個哆嗦,趕忙應了一聲,直接說道:”而且,那秦葉率領的軍隊僅僅有五千人!”

什麼!?僅僅憑藉五千人的軍隊就將他夜蘭王的十萬大軍給打得屁滾尿流?這不是在開玩笑的吧?

“消息確切嗎?”西戎戰瞪大了眼睛.滿臉地不可思議,來回報之人他認識,是夜蘭王手下十分得力的一個斥候,對於打探消息之類的事情更是極為上手.

那人點點頭,看了夜蘭王一眼,這才接著說道:”消息確切,屬下還專門去探查過.地面上的痕迹,以及其他狀況都表明人數頂多有五千,再多根本就不可能了.”

呼呼……

夜蘭王長長的吐出來一口氣,揮揮手讓那人下去了.

整個大殿之中陷入到了死寂的沉默之中,每個人的呼吸都壓抑起來,似乎誰都不願意當那個打破寂靜的人.

沉默一直延續了半個時辰.夜蘭王才輕輕地點了點頭,開口說道:”好了,都說說吧,這個事情該如何處理.”

聽到這話,西戎戰懸著的心臟算是放鬆了下來.他知道自己的弟弟西戎破安全了.

“王爺,臣以為這秦葉的來頭不明朗,身後恐怕會有什麼大的貓膩,還是應該多多考慮一下,再去做決定.”一個人立馬開口說道,像是秦寧這樣的人出現地太過突兀了,彷彿是憑空降臨的一般.

平日里根本就沒有聽說過這樣的人,要說秦寧的背後沒有一個高深的背景,那是萬萬不可能的.

“話是這樣說,可任由這秦葉在二皇子手底下施為,那我魂運城不知道會遭受多大的災難啊!”另外有人立馬反駁道.

……

接著便是常見的你來我往,不斷地爭吵,甚至還面紅耳赤,拍桌子叫板.

大殿之上,夜蘭王目光深邃如夜空中的星辰,待到這些大臣們漸漸安靜了下來,他才緩緩地說道:”吵完了嗎?有結果了嗎?”

所有人再次閉上了嘴巴,倒是那西戎戰上前一步,臉上帶著一股猶豫的神情說道:”王爺,這事情恐怕還得您來定奪.屬下十分佩服秦葉,可也知道如果無法招募到我們手下的話,對於二皇子的直接敵人,我們只能動手了.”

夜蘭王點點頭,其實他的想法與西戎戰是一樣的,不管是什麼樣的人物,只要無法為我所用,那就不能讓敵人得到!

既然對方已經得到.[,!]了秦寧的幫助,那就讓秦寧變成一個無法幫助二皇子的人吧.

“安排下去,把那殺掉吧!”夜蘭王擺擺手說道,算是為這件事情下了結論.

聽到了這個預料之中的結果,西戎戰的臉色有些不忍,他很佩服秦寧,更是為他的做派所折服,可現在大家各為其主,他能夠做的也僅僅是聽從夜蘭王的安排了.

一番詳細縝密的計劃很快就施展開來,針對著秦寧的安排通過各種渠道傳送到了靈圖城中.

此時此刻,秦寧正在靈圖城中休息,沒有來得便是打了一個噴嚏.

下意識地擦了擦鼻子,秦寧抬起來的手臂停在了半空中,眉頭漸漸地擰在了一起.

他的身體強悍無比,打噴嚏這樣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會發生,可一耽生往往代表著危機的到來.

“有人在算計我?哼哼,來吧,讓我看看你們這些人會有什麼樣子的手段!”秦寧冷冷一笑,他如今的地位和所做的事情的確會招惹到仇家,至於是誰他不用腦袋想都能夠知道.

接下來的幾天,一切風平浪靜,秦寧依然該做什麼做什麼,每天都跟在二皇子的身邊,一邊為其出謀劃策,一邊打探二皇子的所有情況.

當然,因為秦寧的得勢,錢布嶺的地位也得到了極大的提升,再加上他原本就與那二皇子關係很好,這樣一來更是讓錢布嶺與錢家的地位再次得到了提升.

錢布嶺在家中的地位直線飆升,已經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就連他的大哥都對他敬佩三分.或許錢布嶺沒有什麼大的本事,但他有秦寧這個好朋友,還有二皇子這樣強大的存在,不管哪一點都足以證明錢布嶺不是個廢物之人.

在秦寧忙碌的時候,錢布嶺也沒有閑著,他一直都在操作著秦寧所說的影組織,不斷地收集者信息,不斷地傳遞出去.

在錢家得幫助之下,影組織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就形成了龐大的規模,並且已經開始步入正軌了.

秦寧還特意授意,讓錢家與秦家接觸一下,雙方做些深入的合作.兩家雖然有敘恨,不過大家都是生意人,在金錢面前沒有永恆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


這一日,秦寧從二皇子處離開之後,便與錢布嶺去了那家常去的茶樓打算休息聊天.

剛剛上來一壺新鮮的茶葉,秦寧聞了聞味道極好,甚至比前幾次來的時候到要好.

“想不到這老闆還藏有這樣的好茶葉,以前為什麼沒有拿出來?”秦寧笑呵呵地問道.

重生名門:老婆乖一點 ,柔聲說道:”回稟大人,這茶葉是老闆剛剛得到的,一聽說大人您來了,立馬就讓給送上來了.”

秦寧點點頭,笑眯眯地說道:”嗯,茶葉是好茶葉,人也是好人.行了,你就留下來給我們倒茶吧!”

聽到秦寧的這話,這侍女的身子微微一頓,臉上的表情凝固了僅僅有一瞬間就恢復到了正常的情況,不過還是被秦寧給敏銳的捕捉到了.

嘴角微微一挑,秦寧伸手拍了拍一旁的座位,道:”希望你的茶道不會讓我失望.”

侍女又是淺淺一笑,眼神里的變化已經沉寂下去,看起來與之前已經沒有什麼大的差別了.

“秦少,想不到你還好這一口啊,早說啊,回頭我送幾個精通此道的美女到你哪裡去.”錢布嶺嘿嘿笑著說道,臉上露出來一副大家都是男人,都懂得的表情.

秦寧淡淡一笑,也不多說什麼,看著那侍女燒水泡茶,每一道工序都精準優美,一看便是受過極為嚴格訓練的人.

當飄散著淡淡香氣的茶水出現在面前的時候,秦寧卻是不著急喝,雙眼依然喊著笑意盯著那侍女,說道:”這茶葉如此只好,你又長得如此之美,喝一杯吧,我賞你的!”

“啊?奴婢不敢!奴婢不敢!”那侍女一聽秦寧這話,立馬就嚇得渾身一哆嗦,身子往後退去,驚慌無比.

秦寧冷哼一聲,雙眼中的溫柔瞬間消失殆盡,冰冷無情地說道:”說吧,是誰派你來的.”r752 “什麼?秦少,你是說?”錢布嶺當即色變,猛地站了起來,滿臉不可思議地看著那跪坐在地面上的侍女.

錢布嶺伸手打翻了那香味濃郁的茶水,茶水沾染到桌面上立馬就嗤嗤地想了起來:”好強烈,好隱蔽的毒素!哼,到底是誰,竟然這麼狠心!”

秦寧冷冷一笑,雙眼盯著那侍女,神識一直都在鎖定著她,只要她有什麼風吹草動,秦寧便能夠在第一時間內做出來反應.

誰承想,這侍女一不說話,二不逃跑,就這樣傻愣愣地呆坐著,臉上滿是驚慌失措.

秦寧眉頭一擰,沉聲道:”我知道你也是被人脅迫,想要殺我的不是你,而是另有其人,你只要告訴我是誰要殺我,那我便放你一條生路,並且保護你和家人的平安!”

這話一出,那侍女的臉色紅潤起來,梨花帶雨的雙眼看向了秦寧,道:”你說的是真的嗎?”

秦寧點點頭,心中卻是大喜,只要能夠找出來到底是誰要對自己下手,那就足夠了.至於這些小魚小蝦,死不死的根本無所謂.

“他們抓了我的弟弟,派我來……”侍女一邊抽泣,一邊說著,只是話還沒有說完,臉色便是猛的一紅.

接著,一股危險的氣息從侍女的身上傳來,侍女的身體更是開始快速地膨脹,幾乎是一個呼吸的時間就已經變得極為難看了.

秦寧雙眼一瞪,暗道一聲糟糕,這才知道是上了某些人的當了.

伸手一把抓住錢布嶺,秦寧低吼一聲,一腳踹開那侍女,騰空便是躍起,直接撞破了茶樓的頂層,順著那頂部往外逃去.

可惜,沒等到秦寧跳到另外一座樓房之上.一聲驚天爆炸從身後傳來.

轟隆……

強烈的衝擊如同洪水般襲來,饒是秦寧有所準備也難以抵抗,身子被衝擊波硬生生地推了出去,手中被抓住的錢布嶺更是嗷嗷亂叫著.幾乎是要嚇傻了.

秦寧暗罵一聲,身子重重地落到遠處的地面上,呼哧呼哧地喘息著.

而他的後背上的衣服已經零碎不堪,一個個猙獰的傷口正在冒著鮮血.

秦寧張嘴吐出一小口鮮血,臉色陰沉地可怕,饒是他的**這般強大都被摧殘到了這種地步,要不是他護住了錢布嶺,這傢伙肯定已經完蛋了.

將錢布嶺放下,秦寧緩緩地轉過來身子,森冷如同惡魔般的眼神盯著那座已經化為廢墟的茶樓.冷冷地笑了笑,道:”真是好大的手筆啊,為了殺我一個人,竟然要這麼多人陪葬!”

而此時,錢布嶺正好看到了秦寧後背上的恐怖傷口.渾身顫抖地指著秦寧的後背,說道:”秦少,你……你受傷了,這麼嚴重!”

說完,錢布嶺掏出來一顆丹藥,遞交給了秦寧,說道:”秦少.這是我父親給我的丹藥,據說效果極好,你快快服下吧!”

秦寧點點頭,不留痕迹地檢查了一下,發現沒有問題之後,直接吞服掉.那溫潤的能量化作一股溪流快速地聚集到傷口的地方.

從儲物戒指裡邊拿出來一套袍子換上,秦寧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錢少,去茶樓那邊去,從那個方向快點去找二皇子.其他任何事情不要多管,聽清楚了嗎?”

錢布嶺一愣,剛想要說為什麼不一起走的時候,臉色猛然一變,已經想到了什麼,重重地點了點頭,扔下一句”保重”,便快速地往那已經變成了廢墟的茶樓奔去,幾個閃爍之後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秦寧緩緩地活動了一下脖子,感覺到身體上的傷勢在以急速的狀態恢復著,基本上已經沒有什麼威脅了.

“既然人都來了,還藏著躲著幹什麼,都出來吧!讓我看看到底是什麼牛鬼蛇神!”秦寧冰冷的語氣傳來,那沒有絲毫波動的眼神里滿滿地都是殺意.

對於有人想要殺掉自己,秦寧沒有絲毫的意外,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可對方為了殺自己竟然會這般不擇手段,傷害了多少無辜的生命,這是秦寧絕對無法忍受的!

刷刷刷……

幾道身影從遠處急速衝來,下一刻已經形成了一個包圍圈,就將秦寧給牢牢地包圍在中間.

“你們……”秦寧開口問道,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對方的行動給打斷了.

秦寧雙眼一瞪,沒有想到這群傢伙連話都不說就直接動手,而且上來便是利用一套陣法將他困住了.

“區區陣法就想要困住我?你們未免太小看我秦某人了吧?”秦寧咧嘴一笑,還以為這些來刺殺他的人能夠有什麼法子呢,誰能想到竟然是用陣法.

嗖嗖嗖……

緊接著一道道的攻擊便是沖了進來,瘋狂的攻擊著秦寧,秦寧手握軍刀,沒有耗費多大得力氣便將這些攻擊抵擋了下來.

神識一直都在探查著這個陣法,秦寧的眉頭漸漸擰了起來,他發現了一個問題,這陣法看起來很簡單,實際上是由最少三十個陣法單獨排列起來,又用特殊的手段相互連接,如果想要出去就必須把所有的陣法破壞掉一半,否則他秦寧根本就不出不去!

.[,!]”好傢夥,看來是個行家安排的計劃啊,連我對陣法的了解都摸清楚了,不知道會是誰呢?”秦寧在這一瞬間便想到了許多種可能,甚至還把幾個可以懷疑的對象列了出來.

嗡嗡嗡的顫抖聲忽然傳來,將秦寧的思緒給打斷了,秦寧抬頭一瞧,這下子終於知道為何這些人會這般大膽地直接來找自己了.

因為他們有很大的把握能夠殺掉秦寧!

龐大的靈氣在瘋狂的聚集著,之前的那幾波攻擊完全就是在凝聚能量和分散秦寧的注意力.這一群人的實力很強,基本上都是金丹期後期以及巔峰的樣子,再加上他們配合默契一句話也不說,上來就是一頓狂干,搞得秦寧腦袋都有些大了.

秦寧實在是太大意了,他真的是沒有想到這些人會準備的如此充分,而且他肯定對付自己的是個熟人,而且是比較了解自己的人!

眉頭皺了皺,秦寧發現在出事情這麼久之後,都沒有一個靈圖城的守衛來查探情況,難道說是二皇子所為?

秦寧搖搖頭,這不可能,也不應該!

最强兵少混都市

不等秦寧考慮出來結果,那恐怖的攻擊已經凝聚好了,而秦寧的神識還沒有將陣法的情況完全摸索清楚.

“該死的,真是大意了!”秦寧張口罵了一句,低吼一聲,手中軍刀瘋狂地劈砍著,似乎想要將這陣法直接劈開了.

其實,這屬於不是辦法的辦法,如今的情況秦寧已經沒有時間慢慢破解陣法,只能夠用最簡單,租暴力的手段來施展了!

秦寧一邊躲避著攻擊,一邊防禦地威脅,一邊還要分出來精力去破掉陣法,一心多用之下,讓他進入到了一種精神高度集中的狀態之中.



轟隆隆!

瘋狂的震動如同天塌地陷一般,震顫地整個靈圖城都顫抖了一下.

聚集了七位金丹期巔峰高手的全力一擊,再加上有陣法的凝聚和增強,秦寧的生命受到了極大的威脅.


“該死的!”秦寧胸中怒火中燒,可他沒有辦法,這樣的攻擊程度雖然不會殺掉他,但也能讓他變成廢物趴在地上爬不起來.

護體藍花!現!

冰藍寶甲!現!

兩道防禦在瞬間出現,形成一朵由藍色花朵映襯著的鎧甲,將秦寧的身體完完全全地包裹了起來.

砰砰砰……

一連串的瘋狂撞擊之後,強烈的衝擊將秦寧的身體都壓入到了地面中,在那堅硬的地面上留下來了一道人形模樣.

秦寧趁著煙塵還沒有散盡的時候,便將防禦盡數都收了起來,這可是他的底牌,要不是現在的情況特殊,他是萬萬不會展露出來的,一旦被有心人發現了,那他也沒有辦法隱藏自己了.

瘋狂的攻擊結束了,那強大的攻擊力量將圍困著秦寧的陣法都給轟擊成了碎片,連帶著外邊的七位高手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傷害.

秦寧從那泥土之中站了起來,臉色猙獰地掃了眾人一眼,腳下一跺地面便將那人形給震碎了.

“不錯!很是不錯!為了殺我一個人,你們可是耗費了不少的精力啊!怎麼?現在沒有手段了嗎?那就該我來了!”秦寧冷冷一笑,嘴巴一挑露出來幾顆潔白的牙齒,上邊閃爍著森冷的寒光.

“什麼?這傢伙怎麼還沒有死?”

“他到底還是不是人?這種程度的攻擊就連元嬰期的高手都無法承受,何況是他!”

“該死的,情報有誤!我們快走!”

……

七位強者一看是不可為,那秦寧的身上連點受傷的痕迹都沒有,滿滿的殺意刺得他們皮膚都生疼.

見識到了秦寧的手段,再加上這裡是靈圖城經過這麼久,時間已經不夠了,他們能夠做的唯獨有離開這裡,以後再做打算了.

看著七人要跑,秦寧嘿嘿一笑,道:”你覺得我會放你們離開嗎?還是都給我留下來吧!”

殺!

秦寧低吼一聲,身子猛然前沖,化作一道閃電消失在原地.r752

s 行動之間,秦寧已經使用了一張隱符,身體徹底消失在眾人的面前。

噗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