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強迫加了電話不說,手機都被搶過去加了聯繫,還順手「幫」她把轉發也發好了。

葉靈當時真的想當著他們的面一一刪除然後走人。

但是女人殷切的目光,面容枯瘦的樣子都在告訴她,治療,營養,生活,哪一樣都需要錢。

女人需要錢。

她自己沒有錢。

重症患者。

葉靈拿回手機,離開了病房。

把手機擦了消毒水,最後還是沒有刪掉圈裡那條轉發。

如果因為自己的轉發能為她籌到一點錢,也算是自己的一點心意吧?

她希望女人得到醫治。

希望那幾個小孩不會失去媽媽。

合合眼睜開,沒有再計較。

葉靈繼續著她的夜班。

楚寧晨似乎是解鎖了新技能,白天工作,晚上還陪她聊天。

她每天跟他說最多的就是:你去工作吧,快去睡覺。

他總是哧哧的笑,一副滿足的樣子。

不知道他滿足什麼。

有時逼著她去樓梯間接他兩分鐘電話,然後說的還是那些沒啥內容的話。

「我在上班。」葉靈有些無奈。

「我知道。我們就說兩分鐘,120秒。」

「我們早上不是才見過嗎?」有那多話要說嗎?

「早晚不是應該的嗎?」楚寧晨聽出了她的無奈,可是還是覺得好可愛,他能說就是想聽聽她的聲音嗎?

葉靈無語,感覺有些身心俱累。

半分鐘的沉默,讓楚寧晨有些不適。

「怎麼了?」

「有點累……」

楚寧晨看看時間,關心的問道:「是不是犯困?餓不餓?我給你買宵夜過去?」

「吃了犯困,不吃……」

「那……」他能說他唯一想做的就是把她抱走,放床上讓她睡嗎?

「我沒事……就發發牢騷,還堅持得住。你早點去睡吧,明天還上班。」

楚寧晨聽著那邊的呵欠,心頭不忍。

「以後不要……」上夜班了。但沒說完又知道那是不現實的事,選擇什麼樣的工作,自然要服從上級的安排。

「我沒事……啊…嗯…過幾天生物鐘調過來就好了,嗯……」葉靈靠著牆,閉著眼,聲音不知不覺已經放柔。

「想抱著你……」或者是夜深的緣故,孤獨想念的人總是容易動情。

葉靈一個抖醒,她剛說了什麼?怎麼讓人有了暇想?

「那個,有病人按鈴,我先掛了……」

「慢慢來,別急。」

「嗯嗯,你去睡吧,拜了。」

「拜…」

葉靈放下電話,還有些心虛,細細回想自己剛才的電話,好像沒說什麼不該說的話呀?

她又打了個呵欠,好睏。

一一一

「艾晴,來救我!」

葉靈好不容易不用上夜班,想大睡特睡,卻被錢三寶的信息給震醒了。

「怎麼了?」才剛有點睡意就叫她。

「你快來!我出事了!」錢三寶顫抖著手給她發了定位。

「出什麼事了?」葉靈心一驚,一軲轆的從床上翻起身上,馬上找衣服換上!

「我好像被人跟蹤了!」

跟蹤?葉靈手一頓,開玩笑吧?現在是和平社會,你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上班族,跟蹤你幹嘛?

她反倒不是那麼急了。

「什麼情況?」

葉靈慢慢的整理好衣服,檢查了出門要帶的東西。

「我前兩天下班的時候,總覺得有人在跟著我,所以特意留意了一下,發現今天又遇上了同一個人,而且跟在我後面!」

「人家也許跟你同路呢?」

「不可能!我以前都沒見過這個人!」

「那或許是你以前沒留意到人家?」

葉靈邊了解情況邊出門。

「你不知道,那個人從我出了醫院不久就跟上了!同一輛公車!我半路下車,他也跟著下車!嚇死我了!晴你快來!快來救我!!」

「你別焦急,你在奶茶店對吧?先在店裡別出來,我已經出門了,馬上過去找你」

葉靈看看路程,離家不遠,直接掃了輛電單車過去。

為什麼會被人跟蹤?

是小偷還是打算作案?

錢三寶家裡雖然是小有資產,但也不至於光天化日下想綁架勒索之類的吧?

還是惹上什麼人了?

那傢伙人長得不是多漂亮,但打扮起來還是有幾分姿色的,不會因為這樣惹了什麼禍吧?

葉靈想了各種可能,到了店裡的時候,往四周看了看,沒發現什麼可疑人物。

錢三寶見到她像見到親人一樣。

「晴晴」抱住求安慰!

葉靈感覺她是真的在害怕,於是順手拍了拍:「還好吧?」

錢三寶坐回位置上,一臉委屈:「還好,就是害怕。」

「怎麼回事呀?」葉靈無奈的開口詢問。

錢三寶偷偷的看了幾眼櫥窗外,見不到可疑人,暗暗鬆了口氣,壓低聲音跟葉靈說:「是真的。有個人,一直跟著我!可能是看我在這裡坐太久了,他才沒有跟進來!」

「可是,不知道我一出去,他會不會又跟上來了,嗚嗚……」

錢三寶扁嘴,真的想哭。

葉靈連忙安慰人。

錢三寶喝了杯奶茶鎮定了下。

「晴晴,你說他為什麼要跟著我呀?要錢嗎?還是……看上我了?」

葉靈還沒回答,錢三寶又嗚嗚起來:「嗚嗚,我不要,那個人看起來好猥褻的樣子,長得又不高又不帥,一看就不是好人,他到底是看上我什麼?雖然我有點漂亮,穿著也……天哪,該不會是我穿著太潮,像貼吧里說的,穿得太時尚引人犯罪了吧?可我算保守的啊,熱褲配T恤,滿大街女生都這樣穿呀,為什麼偏偏倒霉的是我?難道是因為我身上有什麼特質吸引了他嗎?可是我不想吸引他呀,我也沒想著讓那樣的人對我有什麼幻想啊,啊啊……」 ……

羅斯才爾德家族總部。

老羅斯才爾德正坐在沙發上面,旁邊站著的是羅斯才爾德家族莊園的老管家喬治,喬治此時恭恭敬敬的站在老羅斯才爾德的身邊彙報著一些事情。

老羅斯才爾德眉頭緊鎖,不解道:「也就是說現在共濟會內部產生了巨大的矛盾?」

「沒錯,」老喬治點了點頭,笑著道:「雖然岡薩羅和羅德里格斯二人表面上還沒有撕破臉皮,可二人早就不是一條心了,鬧起來也是遲早的事情。」

「嗯!」老羅斯才爾德點了點頭:「我很早以前就說過,共濟會成不了什麼大氣候,羅德里格斯作為共濟會名義上的第一人,做事情卻束手束腳,背後有個元老會一直壞事情,這樣的組織能有什麼前途?」

「是,老爺說得對!」老喬治乾笑一聲道。

老羅斯才爾德沉默了下來,現在羅斯才爾德家族已經渡過了前段時間的經濟危機,比想象中的要順利的多,當然了,最主要還是因為共濟會這邊並沒有下定決心與羅斯才爾德家族開戰,要不然趁著這一次的機會,和羅斯才爾德家族魚死網破,估計現在老羅斯才爾德就沒有機會還在這裡悠閑的和老喬治談話了。

羅斯才爾德家族是老爺子的一言堂,可共濟會就不一樣了,共濟會代表的是長老會的利益,對長老會沒有利益的事情是絕不會去做的,所以才會束手束腳,不如羅斯才爾德家族這般令行禁止。

「對了,那個刀鋒現在怎麼樣?」老羅斯才爾德隨口問道。

老喬治哈哈一笑:「老爺,不說我都忘了,刀鋒前幾天去了洛杉磯,可是在洛杉磯上演了一處好戲,把岡薩羅都氣的五雷轟頂,都出動了武直來對付刀鋒這傢伙。」

「哦?」老羅斯才爾德饒有興緻的望著老喬治:「具體說一說是怎麼個情況。」

「是!」老喬治應了一聲,隨即把洛杉磯那裡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老羅斯才爾德。

聽完了老喬治的故事,老羅斯才爾德的嘴角抽搐了一下:「這個刀鋒還真有兩下子,岡薩羅也是,惹誰不好,居然招惹這個小子。」

「可不是么,要說刀鋒也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居然在約瑟夫的身上綁了炸彈,難怪有人稱呼他為瘋子呢!」老喬治唏噓不已。

「炸彈?」老羅斯才爾德先是一愣,隨即冷哼一聲道:「狗屁炸彈,刀鋒擺了岡薩羅一道,那炸彈就是假的。」

「嗯?」老喬治有些不解的望著老羅斯才爾德:「老爺是怎麼看出來的?」

「刀鋒這人快意恩仇,睚眥必報,如果炸彈真的能爆炸,恐怕等岡薩羅救出約瑟夫之後炸彈就會爆炸了,那麼好的機會,刀鋒會錯過嗎?」老羅斯才爾德緩緩道:「可是事實是最後炸彈仍舊沒有爆炸,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這枚炸彈不會引爆。」

老喬治恍然大悟,趕忙拍了一下腦門子:「有道理,有道理,還是老爺的眼光犀利,一下子就看出來了,我還一直以為那炸彈是真的呢。」

「哼哼,刀鋒想要在我面前耍這些陰謀詭計,他還嫩了點。」老羅斯才爾德不屑道。

「那是,刀鋒怎麼會是您老人家的對手,」老喬治話題一轉,問道:「可是老爺,現在我們的麻煩過去了,是實話處理一下刀鋒的事情了,刀鋒如同一枚定時炸彈一般埋藏在我們身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爆炸,所以還是早一些除去比較好。」

「嗯,有道理,」老羅斯才爾德點了點頭,放下了手中那粗大的雪茄,琢磨了一下之後皺眉道:「話是這麼說,可是我現在還真沒有合適的人手去對付他,你說派誰去呢?」

「老爺,我倒還這真有一個好人選,」老喬治笑著道:「他一出馬,刀鋒必死無疑!」

「嗯?」老羅斯才爾德好奇的望著老喬治:「是什麼人?」

「哈迪斯!」

老喬治說出這個名字以後,老羅斯才爾德就陷入了沉默,半晌不說話。

「老爺,刀鋒的身手不一般,而且膽子非常大,除了哈迪斯,恐怕沒人能對付得了他。」老喬治趕忙道。

「你說的這個我當然知道,」老羅斯才爾德苦笑一聲道:「可是你也不是不知道,哈迪斯根本不會為我出力,他要是肯為我出力,會現在還在地牢裡面嗎?」

「老爺,你已經關押哈迪斯三年了,三年可以改變一個人,不如讓我去試一試,看看哈迪斯願不願意為老爺效力。」老喬治道。

老羅斯才爾德擺了擺手:「這件事情往後放一放,還是以後再說吧,我現在還有很重要的事情,羅斯才爾德家族內部的清洗還沒有結束,要等共濟會的那些人被清理乾淨之後再說。」

「是!」老喬治恭恭敬敬的點了點頭。

至於老羅斯才爾德,嘴角則是掛上了一絲冷笑,刀鋒啊刀鋒,你我之間必有一場生死之戰,而這場戰鬥只會是你死。

而此時的林逸,正坐在藍氏城的某一家酒吧裡面,藍氏城的酒吧可不如國內的那些酒吧奢華,就如同那些賞金獵人的酒吧一樣,設備簡陋,裡面也是魚龍混雜。

林逸坐在椅子上面,手上捧著一杯酒,而他的對面則是兩個女人,非常的漂亮,這兩個女人也是林逸的老相識了,不是別人,正是沐家姐妹二人。

沐婧瑤沒有林逸那麼好的心境,此時有些怒不可揭道:「林逸,你實在是太過分了,偷偷摸摸的就從洛杉磯走了,連告訴我都不告訴一聲,害得我親自去了一趟喬絲琳的海景別墅,差點被當成刺客給打死。」

「噗嗤——」

林逸差點噴出一口老血來,饒有興緻道:「還有這樣的事情?」

也是難怪,哈德森剛剛遇刺,整個共濟會內部的戒備體系都上升了一個檔次,喬絲琳又是羅德里格斯的獨生女,身邊的守衛更是嚴密,只能怪沐家姐妹二人撞上了槍口。

「行了,我不是來找你訴苦的,」沐婧瑤擺了擺手,深吸一口氣道:「我來這裡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希望你能履行自己的承諾,回國一趟,找一下袁師姐。」

「原來是這件事情,」林逸放下了手中的高腳杯,沒好氣道:「我林逸向來都是一諾千金,我答應的事情肯定會做到,只是很不巧,我現在有些事情,需要等這些事情處理完了才能回去。」

「嗯?」沐婧瑤的黛眉輕蹙了起來:「你需要多長時間?」

「這可不好說,少說五六天,多則半個月,」林逸琢磨了一下,隨即道:「反正只要我有命回來,肯定會回國一趟的。」

「有命回來?」沐婧瑤的心跳陡然加快,有些擔心道:「不會出事情吧?」

「能出什麼事情?」林逸聳了聳肩道:「能殺我的人還沒出生呢。」

「那就好,那就好……」沐婧瑤鬆了一口氣,拍了拍欺負的小胸脯。

林逸則是有些好奇的上下打量了沐婧瑤一眼,不解道:「沐大小姐不會是喜歡上了我吧?」

「喜歡你?」沐婧瑤先是一愣,隨即能感覺到她的俏臉有些發燙,趕忙道:「我……我怎麼可能喜歡你?林逸,你別做夢了,我就是這輩子沒人要,我也不會喜歡你!」

「不喜歡就不喜歡唄,幹什麼這麼激動?」林逸調笑道:「這隻能說明你很心虛,難不成我說到你的心坎裡面了?」

…… 「哦。」本來還有點擔心的葉靈已經淡定的喝著飲料了。

聽完她的一番哀嚎,總覺得什麼事都不會發生的感覺。

「晴晴,你說怎麼辦?」

平時天不怕地不怕的錢三寶真的驚慌的樣子。

「你看清他長什麼樣了嗎?」

「他一直跟著我哪敢回頭認真看啊,反正不高也不帥,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難不成他又高又帥的話你就開心了?」

「對呀,說說不定還會變成一段邂逅,成為一段美好愛情……」

「呵呵,長得不帥叫跟蹤,長得帥叫邂逅是吧?!」葉靈刺裸裸的鄙視她!顏值即正義嗎?

「呃……兩者不可相提並論嘛,」錢三寶使勁要掰正:「長得帥的人怎麼會有那麼齷鹺的想法對不對?」

「我只知道有披著羊皮的狼,也有長了黑心的人。知人知面不知心,沒想到一個大學生想法也如此簡單……」表面又膚淺,對得起讀了那十幾年的書嗎?

「哎呀呀,人家一個帥哥怎麼會看上我這種?滿大街的美女比我sex比我有顏比我粉嫩的都有,怎麼可能看上我呢?」

「你要人家看上你幹嘛?你哪差了?好好的一個人,想找對象是要結婚的,結婚是要一起過一輩子,老了你替我端尿盆我替你槎老腰的,只挑好看的拿回去擺吧?買幅蒙娜麗莎回去唄!」

「哎,我發現晴晴你……」錢三寶把她左看右看!

「我咋的?」葉靈睨她一眼,兀自喝自己的茶!

「說起來一套一套的,小心你家那位嫌你啰嗦變成老太婆!」

葉靈一愣:「……會嗎?」

楚寧晨會嫌她話多?

「當然啦,男人只是找個老婆又不是老媽子,你要是變得跟媽一樣啰嗦,誰喜歡你啊?」

「這樣啊?」那她以後在楚寧晨面前少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