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脈之力!

「呼!」

慕蛟深吸了口氣,面色平靜的望著在眼瞳當中急速放大的赤色火鳳,眼神,卻是陡然間變得凌厲起來。

一道龍吟之聲,從慕蛟體內傳盪而開,而其氣勢急速提升,右拳之中的力量,也是達到了一種極為可怕的程度。

慕蛟右拳緊握,一拳緩緩轟出!

天龍真拳!

一拳轟出,慕蛟前方的空間,瞬間崩裂,兇悍的力量勁風,仿若形成了一道巨大的龍影,朝著暴掠而至的赤色火鳳迎了上去。

在一道道驚駭的目光注視之下,赤色火鳳和天龍真拳,在那半空之中,轟然怒撞!

「轟!」

在兩者撞擊的瞬間,天地陡然陷入一片沉寂,旋即這種沉寂,又是被一道驚天巨響徹底打破,狂暴的勁風漣漪,直接在半空之中形成風暴,席捲開來。

不過下一霎,所有人臉色劇變,鳳晨鐘的眼中,也是露出一抹難以置信之色,因為他們都看見,那赤色火鳳的表面,竟是瞬間布滿了裂紋。

「砰!」

下一霎,赤色火鳳便是在眾人震驚的目光注視之下,爆炸開來,一道狂暴的力量勁風,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朝著鳳晨鐘暴射而去。

「噗嗤!」

赤色火鳳被轟爆而去,鳳晨鐘也是受到了波及,臉色瞬間蒼白,一口鮮血狂噴而出,不過他卻顧不得許多,察覺到那道可怕的力量勁風,身形暴射而退。

「砰!」

只是那道可怕的力量勁風,速度極快,鳳晨鐘根本來不及躲避,便已經是重重的轟在了其軀體之上……(未完待續。。) 「噗嗤!」

那道力量勁風,在眾人目光注視之下,狠狠轟在鳳晨鐘的身軀之上,一口鮮血再度從其口中狂噴而出,身形倒射而出,重重落在了地面之上,將地面都是砸出了一個千丈大坑,其臉色慘白,胸膛塌陷,氣息萎靡,顯然是受到了極大的重創。『≤書『≤書『≤網,

半空之中,慕蛟的身形浮現而出,目光冰寒,下一霎,竟是朝著下方的鳳晨鐘暴射而去,凌厲的殺意瀰漫而出,看其模樣,竟是想要對後者痛下殺手。

「你敢?難道不怕引起龍鳳兩族開戰么?」

察覺到慕蛟的冰寒殺意,鳳晨鐘心頭一寒,臉色頓時變得煞白,他沒有想到,慕蛟如此狠辣,竟是想要斬殺自己,連忙大聲喝斥道。

不過面對鳳晨鐘的喝斥,慕蛟充耳不聞,速度不減反增,臉上的殺意愈發的濃郁。

「小心。」

突然之間,慕風臉色劇變,身形一動,已經是來到了慕蛟的身旁,乾坤真訣和血修羅之體運轉到了極致,然後一拳轟向了慕蛟前方的虛無處。

與此同時,在那處虛無空間,一道凌厲無匹的勁風,撕裂空間,朝著慕蛟暴射而去。

「轟!」

慕風一拳將那道勁風轟爆而去,而其身形,卻如遭重擊一般,一口鮮血狂噴而出,臉色瞬間變得煞白,其身形倒射而出。

慕蛟伸出手掌,想要卸去慕風身上的勁力,不過手掌剛剛搭在慕風肩上。其臉色也是驀然劇變,只感覺到一種難以形容的可怕力量。從慕風身上傳來,一口鮮血噴出。身形也是倒飛而出。

兩人倒退了數百餘丈,方才停了下來,兩人臉色蒼白,氣息萎靡,顯然受到了不小的傷勢。

僅憑一道勁風,便是讓得慕風和慕蛟兩人受了不輕的傷勢,此人的實力,也太可怕了吧。

周圍的眾人,因為這種突變而陷入沉寂之中。目光都是朝著那道勁風的方向望去,便是見到,空間扭曲間,五道身影浮現而出,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為首的是一名身著藍袍的青年,模樣雖然普通,不過周身卻是透著一種冰寒之意,那種冰寒,仿若連空間。都要凍結一般。

望著這位藍袍青年,龍凌、龍宇等人的臉色,瞬間劇變!

「鳳寒空!」

鳳凰一族,冰鳳族實力最強。就算寒凰族、赤鳳族都是有所不及,而眼前的五人,正是冰鳳族此次進入天魔亂域的天驕。

這位鳳寒空。就算是慕風都是有所耳聞,鳳凰一族年輕一輩的最強者。實力達到了八階五重頂峰,而且此人天賦卓絕。卻又狠辣無比,只要他出手,對方不死即殘。

慕風和慕蛟兩人臉色均有些蒼白,剛才那道勁風,不用想也知道是出自這位鳳寒空之手,後者臉上雖然掛著一抹笑容,卻猶如惡魔之笑,給人一種冰冷刺骨的寒意。

而龍凌、龍戰等人,仿若墜入冰窖一般,渾身冰冷,在這裡遇見鳳寒空,可不是什麼好事,而且就想要逃跑,恐怕都辦不到。

「慕風,等會若交起手來,你找機會走。」望著鳳寒空,慕蛟低聲說道。

慕蛟也是知道眼下的形勢,僅是八階五重頂峰的鳳寒空,就足以將他們在場所有人解決,更何況其身後還有兩名八階四重強者及兩名八階三重頂峰強者。

慕風搖了搖頭,伸出手掌,輕輕將嘴角的血跡擦拭,目光望向了鳳寒空等人,這冰鳳族,果然不愧為鳳凰一族當中最為強勢的種族,年輕一輩的實力,明顯比其它族高出一大截。

「呵呵,你叫龍浩吧,竟然覺醒了五成血脈之力,真是令人驚訝,只是出手太過狠辣。」鳳寒空淡淡笑道,不過聲音卻是無比冰寒。

「哼!」慕蛟冷哼一聲,卻並沒有理會。

「莫非鳳凰一族,只會幹一些以多欺少的事情么?」龍凌臉色陰沉,冷聲說道。

「以多欺少?」鳳寒空笑了笑,然後說道:「好,我給你們一個以多欺少的機會,你們全部出手吧,我倒要看看,蛟龍族和火龍族的天驕,究竟有什麼了不得的地方?」

鳳寒空一步踏出,竟是要以一敵十!

慕風輕咳了一聲,盯著鳳寒空,輕聲說道:「鳳寒空,孰是孰非,相信你心裡也清楚,這次算我們認栽,今日之事,就此作罷,如何?」

「人類?」


鳳寒空雙眼微微一眯,在慕風身上打量了一番,臉上露出了一絲疑惑之色,旋即淡淡說道:「剛才鳳晨鐘也曾說過作罷,只是你們不答應,現在再來說作罷,似乎有些晚了。」

「鳳寒空,不要逼人太甚,否則的話,相信我,今日就算你將我們全部留下,自己也得葬身於此。」慕風眼神瞬間變得冰寒下來,輕聲說道。

聽得慕風的話語,周圍的眾人,都是驚訝的望向了慕風,他們都不知道,這位只有二星武尊的人類青年,哪兒來的底氣,竟然說出這番話來。

「呵呵,威脅我?也不看看你有沒有那個資格?」鳳寒空淡淡一笑,不過臉上,卻是有著一抹冰寒的猙獰緩緩浮現而出,天地之間的溫度,也是驟然下降。

「若是不相信,你可以試試?」慕風微微咳了一聲,輕聲說道,黑色火焰自其身體內湧出,天地之間驟降的溫度,也是升高了一些。

鳳寒空雙眼微眯,打量著這道瘦削的身影,臉色,變得愈發的冰寒起來,從後者的身上,他隱約察覺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這種危險氣息,他只從一些老一輩的強者身上才會察覺得到。

「呵呵,我好奇心比較重,倒想要看看,你究竟有什麼手段,把我留下?」

鳳寒空淡淡笑道,作為鳳凰一族年輕一輩的最強者,鳳寒空可不會被慕風三言兩語嚇退。

慕風搖了搖頭,心中輕嘆一聲,看來今日一戰,是無法避免,只是這個鳳寒空,實力達到八階五重頂峰,是他迄今為止遇到最為強悍的對手。

這一戰,必將無比兇險!(未完待續。。) 天地之間,一片寂靜,眾人的目光,都是落在了慕風的身上。△,

此時慕風的身體表面,有著黑色火焰繚繞,那種黑色火焰,給人一種危險的氣息,就算是八階四重強者,恐怕都沒有辦法無視。

「你若是想要倚仗這種黑色火焰,那就大錯特錯了。」鳳寒空笑吟吟的說道。

雖然慕風的黑色火焰,讓他都感覺到一絲危險,不過他對自己有著極大的信心,畢竟自己比起慕風,整整高出了三個境界。

「你們先退開。」慕風輕聲說道。

慕蛟等人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退了開來,他們知道,面對鳳寒空,自己根本幫不上什麼忙,反而會使慕風分心。

「呵呵,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那就讓我送你上路吧。」

鳳寒空淡淡一笑,旋即手掌猛然虛握,便是見到,如同寒冰一般的玄力能量,自其體內湧出,化為一道寒流,朝著慕風席捲而去。

天地之間的溫度,瞬間降到了一個極點,沿途之上的空氣,都是被凍結起來,就連空間,仿若都被凍裂一般,有著一道道空間裂紋浮現而出。

鳳寒空一出手,便是將八階五重頂峰的實力,展現得淋漓盡致,而且沒有絲毫的留手,顯然想要將慕風當場斬殺,那種威勢,看得眾人眼皮都是猛然一跳。

望著那道在眼瞳當中急速放大的寒流,慕風臉色凝重,心神一動。吞噬心炎涌動而出,化為一道黑色巨龍。然後仰天長嘯一聲,直接是轟在了那衝擊而來的寒流之上。

吞噬心炎化成的黑色巨龍和寒流狠狠的轟撞在一起。卻並未有驚天之聲響起,兩道攻勢在半空之中僵持著,互相侵蝕。

這種僵持,持續了片刻之後,那道足以轟殺尋常八階五重強者的寒流,竟是被黑色巨龍徹底融化而去。

而這一幕,讓得周圍的眾人,臉色都是一變,火鳳族和火鶴族的天驕。臉上露出震撼之色,他們都沒有想到,這個人類小子,才是蛟龍族實力最強之人。

「呵呵,看你能夠擋幾次?」

鳳寒空笑了笑,雖然慕風擋下了他這道攻勢,不過他也是察覺到,黑色火焰,氣息也是變得萎靡了不少。

話音落下。鳳寒空袖手一揮,冰寒之氣瀰漫而開,將空氣都是凍結起來,隱隱間。竟是化為了一座千丈大小的冰山,一種極為可怕的壓迫感瀰漫而開,令得不少人都是臉色一變。

眾人頭皮發麻。他們都是察覺出了鳳寒空的攻勢,達到了一種極為可怕的程度。就算是尋常八階五重頂峰妖獸強者,恐怕都得暫避鋒芒。

顯然。這一次,鳳寒空不想再給慕風任何機會!

鳳寒空眼神漠然的看了慕風一眼,旋即手掌一揮,那道千丈冰山,便是帶著無比的威勢,直接對著慕風鎮壓而下。

「轟!」

千丈冰山鎮壓而下,下方的空間,仿若被凍結一般,冰山所過之處,空間紛紛碎裂,如同一塊塊碎冰一般,雖然看起來無比絢麗,但卻給人一種心悸的危險感覺。

望著那在眼瞳當中急速放大的冰山,慕風深深吸了口氣,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雙手猛然結印,便要施展武學抵擋。

「咻!」

不過就在此時,其後方的空間,猛然撕裂開來,一道泛著金光的龍拳,帶著可怕的威勢,猶如一道隕星一般,暴掠而來,竟是將那座千丈冰山生生轟爆而去,漫天冰屑,灑落而下!


天龍真拳!

而這一幕,讓得所有人都是一怔,慕風也是有些驚奇,不知道是誰在出手相助?

「龍蒼,既然來了,何不現身?」鳳寒空臉色微微一變,眼神冰寒,卻是淡淡笑道。

「龍蒼?」

聽得這個名字,慕風心頭猛然一震,這位龍蒼,正是蒼龍族此次進入天魔亂域的領隊,也是號稱龍族年輕一輩當中的最強者。

空間扭曲間,五道身影緩緩浮現而出,為首的青年,身著金袍,面目剛毅,雙目漆黑深邃,猶如星空,其身形,給人一種頂天立地之感。

而在這名青年的身後,四道身影,同樣散發出強悍的氣息波動,兩人達到了八階四重,還有兩人達到了八階三重頂峰,修為都是不弱。

見到龍蒼,龍凌等人都是鬆了口氣,雖然他們關係並不怎麼好,不過好歹都是龍族。

「鳳寒空,若是要交手,我龍蒼來陪你,何必跟他們一般見識?」龍蒼冷聲說道。

「呵呵,龍蒼,我聽說蛟龍族、火龍族和你們蒼龍族,一向不和,為何還要出手幫他們?」鳳寒空面色淡漠的望著龍蒼,笑著說道。

「就算不和,要收拾他們,也是我自己出手,輪不到你來多管閑事。」龍蒼緩緩說道。

「呵呵,那還真是我多事了?」鳳寒空雙眼微眯,笑著說道。

「說吧,今日之事,你想怎麼解決?」龍蒼淡淡說道。

「呵呵,既然你出面了,那我便賣你一個面子,今日之事,就此作罷。」鳳寒空笑了一聲,道。

鳳寒空也是知道,龍蒼和他的修為相當,若是交鋒的話,結局只會有一個,兩敗俱傷。

既然如此,那還不如就此作罷,省得多事。

「我們走。」

鳳寒空手一揮,那火鳳族和火鶴族的天驕,連忙扶著鳳晨鐘,跟在鳳寒空的身後,趕緊離去。

而龍蒼倒也沒有追擊,他心裡也很清楚,若是交起手來,這個鳳寒空還真是一個頗為棘手的對手,在沒有得到妖帝傳承之前,他也沒有打算和鳳寒空拼個你死我活。

龍蒼轉過身,打量了慕蛟、龍宇等人一眼,最後目光落在了慕風的身上,眼神當中掠過一抹驚異之色,不知為何,從這名只有二星武尊修為的人類小子身上,他察覺到了一種淡淡的危險感覺。


「多謝龍蒼兄。」

慕蛟、龍凌兩人作為蛟龍族、火龍族的領隊,沖著龍蒼抱拳道。雖然蛟龍族、火龍族和蒼龍族並不和,不過此次龍蒼能夠出手,讓得他們也是比較感激。

慕風同樣抱拳,若不是龍蒼露面,他今日即使不死,恐怕也得受到重創。

龍蒼微微點頭,淡漠的說道:「你們自己好自為之,這一次我剛好路過,下次可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說完之後,龍蒼手一揮,便是不再停留,帶著蒼龍族的四名天驕,轉身離去,很快便是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未完待續。。) 鳳寒空和龍蒼等人的離去,使得原本劍拔弩張的天地,瞬間變得安靜下來。

「拽什麼拽,修為高就了不起啊……」望著龍蒼等人消失的身影,龍戰嘀咕道,一臉不忿,顯然是不滿龍蒼那高傲的態度。

聽得龍戰的嘀咕聲,慕蛟笑了笑,說道:「我們也趕緊離開這裡吧。」

萬一鳳寒空等人殺個回馬槍,可就不太妙了。

眾人點了點頭,身形一動,便是化為一道道流光,很快便是消失而去……

……

天魔亂域,一處偏僻的山峰角下,數道身影都是盤坐著,正在調養生息,還有數道身影,警惕著環視四周,顯然在為前者護法。

慕風盤腿而坐,雙眼微閉,雙手在胸前結成一個修鍊印結,胸膛微微起伏,其略顯萎靡的氣息,也是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緩緩提升。

兩個時辰之後,慕風雙眼緩緩睜開,嘴巴微張,吐出一口略顯混濁的白氣。雖然被鳳寒空打傷,不過並未傷及根本,因此恢復起來,倒也並不吃力。

慕風站了下來,舒展了一下筋骨,而一旁,慕蛟和龍凌兩人也是退出了修鍊,來到了慕風的身邊。

「你們怎麼樣了?」慕風在兩人身上輕輕一掃,發現兩人的氣息,也是恢復了不少。

「不礙事,都是一些皮外傷。」慕蛟笑了笑,道。

雖然慕蛟口中說沒事,不過慕風卻是知道,兩人的傷勢並不輕。不過龍族的肉身和恢復能力確實強悍,在短短的數個時辰。已經恢復了六七成。

「這次多謝兩位了。」龍凌抱拳道,若不是慕風和慕蛟及時趕到。恐怕他已經自爆而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