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姬聞到烤魚散發粗來的香味,食慾大漲,看着架子上的金黃金黃的烤魚,和紅彤彤的的烤蝦,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呵呵,做的多,技術自然會好,可惜沒帶佐料,不然我還可以烤出更香的魚出來呢?”葉東自誇道。

“你不早說,我有啊!”


話音未落,虞姬就從空間戒指裏拿出一盒調味盒,盒子內有個八格,每格放在不同調料,主要佐料都裏面都有。

我是魔帝我怕誰 你贏了,有這好東西也早點說。”

葉東無語的接過虞姬手中的調料盒,現在放調料已經錯過最佳時期,不能太入味,但也比沒有強。

趁着烤魚還沒熟透,葉東快速撒了點容易入味的佐料,接着有烤了數分鐘,才把烤魚從火架上拿下來。

“給,小心燙。”

葉東遞給虞姬一條烤魚,便自顧着吃了起來。

剛出火的烤魚,必然很燙,但葉東可不在乎,燙點吃起來纔夠爽,由於鰱魚無刺,可以大口大口的吃,很過癮。

虞姬則小口細嚼,慢慢品味葉東給她靜心炮製的烤魚,這魚可能不是她吃過最好吃的烤魚,但卻是她最喜歡的烤魚。

原因無他,因爲這魚是葉東烤,這個渾身上下都非常陽剛男孩烤的,葉東在虞姬眼裏就是小男孩,她呆在葉東身邊總感覺很親切,很舒服……

半個小時後。

兩人坐在帳篷口,葉東看着不大的帳篷,眉頭微皺,帳篷內部睡一個人剛好,睡兩人如果不貼着睡,根本就睡不下。

這要是貼着睡一晚,葉東可不敢保證他不會獸性大發,先不說一會睡覺的事,就是現在,兩人挨着坐在帳篷口,葉東也有點心動啊!

虞姬的身體很柔軟,皮膚非常之滑,葉東不經意間觸碰到她的手,心裏都會悸動一下,這種感覺葉東只在葛靈兒身上發生過,可能是源於兩女都是修者的緣故,所以皮膚特別好。

“葉東,你看咱也算挺熟的了,咱在這樣互相叫名字好像有點太生分,咱們稱呼是不是該換一下了。”虞姬忽然開口說道。

“也是,這樣的確有點生分,你比我大,那我以後叫你虞姐,你看行嗎?”

葉東真摯的看着虞姬,兩人關係的確變得很親近,如果虞姬性格多變,還經常發脾氣鬧性子,但這些在葉東看來都是虞姬最真實的表現,她或許就是一個有點小任性的女孩。虞姬這個樣子,可比第一次兩人相見時,虞姬表現出的那副陰霾毒蠍的樣子強多了。

“行啊!你以後就是我的弟弟了,有什麼事報上我的名,姐姐的名字在修真界還是挺管用的。”虞姬露出驕傲的樣子,只要報出她的名字,就是五門八派也會多多少少給點面子,當然前提是仇恨不大,不然只能阿彌陀佛了。


“呵呵,虞姐,我怕本來沒什麼事,一報上你的名字,就被人圍攻,那可真是要冤死了。”葉東笑道。

“去死,姐姐在修真界人緣可好了,許多門派公子哥都對我獻殷勤,可惜沒有一個我能看上眼的,都是一些看高不看低的人,我很討厭他們的行爲。”虞姬嬌嗔道。

“虞姐這麼漂亮,追求的人多那很正常。”葉東開始對虞姬另眼相看了,剛剛她的話絕對是發自內心,能夠說出這麼一番話的女人,都是值得珍惜的好女人。

“咯咯……那你怎麼不追我呢?”虞姬輕笑一聲,轉頭看向葉東,眼神之中有那麼一絲期待的神情。

“我有女人了,而且很挺多的……”

葉東神情有些暗淡,繼續說道:“我之所以這麼心急,就是爲了我其中一個女人,她叫林蓉蓉,左手受傷失去機能,不能動了,只有斷續丹才能治好她的手,所以我纔會和你一起來這!”

“哦,原來是這樣,斷續丹是三品丹藥,三品丹藥現在已經非常罕見,各大門派有的話都把它當成寶貝,的確很難弄,目前只有煉丹世家諸葛家纔可能擁有,不過想要得到必要要用同等物品交換,當然錢也可以,不過這個數字非常嚇人,至少上百億。”

虞姬作爲金丹修者,知道的東西肯定比葉東多得多。多年前,一個修真門派給了得到一枚三品丹藥,可是花了整整一百個億,這個數字可是非常龐大,所以諸葛家的人都非常有錢,特別是能練出上品級丹藥的弟子更是吃香,香車美女那是手到擒來……

“諸葛家我聽說過,向他們要求丹,雖然要付出很大代價,但煉丹前輩洞府裏沒有斷續丹,就算代價在大,花的錢再多,我也會爲蓉蓉求得一枚斷續丹。”葉東微微擡頭仰望着星空,臉上露出非常堅定的神色。

這一幕,瞬間刻印在虞姬心中,此時的葉東非常自信,非常有擔當,那豪言壯語讓虞姬的心靈都爲之一顫,這一刻她多麼希望葉東口中的女孩換成她的名字。

要是有一個男人能這麼對她,她死也值了。

虞姬打小便失去雙親,要不是意外穿進一個密洞中,獲得天材地寶和一本修真功法,她可能早就死了,從那之後,虞姬便再也沒有體驗過被人呵護的感覺,一直都沒有,直到現在和葉東在一起,纔有那麼一點被人呵護的感覺。

沉寂許久,虞姬忽然開口說道:“山裏的夜格外黑,卻很寧靜,聽着蟲鳴蛙叫,可以讓自己融入自然之中,以前我沒事,就喜歡呆在山裏,短的幾個月,長點三五年,白天遊山看景,晚上修煉打坐,日子很孤獨,但卻很開心……”

虞姬的話,讓葉東聽着很不是滋味,一個女人呆在深山老林,而且一呆就是三五年,這是一份什麼樣的孤獨,雖然其中有一部分時間是修煉度過,但修煉前一個人,修煉過後還是一個人,不用親身體驗,從虞姬的話裏,葉東也能感覺出那份深深的孤獨。

“虞姐,爲何不找個人陪你,這樣你就不會這麼孤獨了。”葉東問道。

金算盤 你以爲我不想啊!只是沒有找到合適的。男人都很虛僞,沒有一個對我是真心的,他們只是看中我的美色,這樣的人叫我如何放心把自己交出去,除非遇到一個真心愛我痛我的男人,我纔會把自己交給他,可惜還沒有遇到,好不容易遇到了,又是一個有女人的男人。”虞姬幽怨的看了葉東一眼,唉聲嘆氣道:“唉,我的命怎麼那麼苦啊!”

葉東是一個聰明男人,虞姬最後一段話,說的是他。他真的沒有想到虞姬會愛上自己,但事實擺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在這一剎那,葉東心裏忽然升起一股要照顧虞姬一輩子的想法。

這個想法一出,葉東有些迷茫了。

“好睏,我要先睡了。”

虞姬看到葉東猶豫未決的樣子,有些失望!鑽進帳篷,毫不避忌的把外衣、外褲脫掉,然後躺下,用毛毯蓋住她只穿着內衣內褲的玩美嬌軀。

葉東剛纔卻是沒有回頭,錯過了虞姬寬衣迷人一幕,如果讓葉東知道,肯定會後悔萬分。

大約一個小時過後,虞姬進入夢鄉。

坐在帳篷口的葉東,感受到一股涼意,深夜的山谷有點涼,晝夜溫差挺大的,估摸着上下相差十多度。

葉東回頭看了一眼虞姬,她的睡相很好,平躺在左側,把右側位置留給葉東。

見此,葉東把鞋子一拖,然後鑽進帳篷內,把帳篷口的拉鍊拉上,又把身上衣服脫掉,他不習慣穿着衣服睡覺。

脫了衣服, 前妻的男人 ,因爲帳篷不是很大,只夠兩人平躺而睡,如果有一人睡相不好,那麼兩人必然會發生身體上的接觸。

所幸兩人睡相都不錯,當然葉東睡相好只是還沒睡着而已,睡熟之後那就不得而知了……

一夜無話。

清晨,虞姬被山林間清脆的鳥鳴給叫醒,醒來之後,她忽然感受身上有些異樣,居然有一雙大手握着她的雙峯,而且她還被人抱在懷裏,然而她最加無法忍受的是,居然有根棍狀物體頂在她雙臀之間的神祕地帶,讓她有種瘙癢的感覺。

此時,虞姬就像一個害羞的小女孩,她不知道是推開葉東,還是踢走葉東,又或是裝作不知道,繼續讓葉東擁抱着,因爲被葉東抱在懷裏,她除了羞澀,還有一種幸福的感覺,如果拋開她臀部那棍狀物體,這種幸福感或許會來的更加強烈一點。 終於,虞姬還是裝作不知道閉眼裝睡,只不過她把屁股挪了挪,不讓小葉東頂着她兩臀之間。

不過,沒有小葉東頂着,瘙癢感覺沒了,但虞姬卻忽然感覺少了點什麼似的。

睡夢中的葉東,以爲他是在別墅和柳如雲睡在一張牀上,雙手是抓住柳如雲的雙峯,可能是感覺到手感有點不對,葉東左手慢慢轉移到虞姬後背,當葉東摸到虞姬後背文胸扣帶時,輕車熟路一摸便解開了,頓時虞姬胸前一對玉兔歡快的跳脫出來。

“啊!”虞姬驚呼起來,隨即轉身把葉東推開。

原本虞姬是想感受一下被男人擁抱的滋味,讓葉東握着她雙峯已經是她最低底線,那知道葉東居然得寸進尺,把她文胸給解開了,戴着文胸被摸和光着身子被摸,區別可是非常之大。

饒是虞姬不牴觸葉東,目前也不能讓葉東這麼佔便宜。

葉東被虞姬這麼一推,立即就清醒過來。當他睜眼見見到的第一幅場景,便是虞姬雙手抱胸的模樣,她手裏還抓住黑色文胸,性感蕾絲花邊的那種文胸。

“虞姐,你要換衣服就換衣服咯,幹嘛把我推醒啊?”葉東做出一副無辜的樣子,見到這幅場景,在回想起葉東剛剛夢中做的事,他肯定是把虞姬當作柳如雲給抱在懷裏,夢裏他解開的是柳如雲文胸,可現在之中,葉東居然把虞姬的文胸給解開了,可見剛剛他雙手抓的也是虞姬的雙峯,怪不得小了那麼一點。

柳如雲的雙峯,葉東一手根本就抓不完,虞姬的卻剛剛好,是那種盈盈一握不大不小的玉峯……

“你還說,都是你乾的好事,快點滾出去,我要穿衣服。”虞姬白了葉東一眼,葉東還給她耍賴,明明就是故意解開她的文胸,卻做出一副無辜的樣子。

“好吧!”

葉東先把褲子穿上,然後拿着衣服便鑽出帳篷,順便把帳篷拉鍊給拉上。

帳篷內,虞姬此時小鹿亂撞,她的文胸居然被人給解開了,她還沒有生氣,這是什麼情況已經不言而喻。

這一刻,虞姬非常確定,她愛上葉東了,不然換做其他任何一個男人敢抓她胸,敢解開她文胸,那麼下一秒,那個男人便會身首兩分。

虞姬曾經發過誓,那就是第一個摸她胸的男人,就是她可以託付一生的男人。

現在這個男人出現了……

葉東雖然不虞姬小二十多歲,但是虞姬可管不了這麼多,誰叫葉東摸了她,還解開她的文胸,看了她咪咪。

再說小二十歲有能怎樣,他們都不是普通人,如果是普通人那肯定不行,但他們是修者,隨着修爲高深可以幾百上千歲,甚至可能飛昇仙界成仙,到時年紀什麼的根本就不重要。

況且,虞姬擁有永久青春,她會一直保持這個樣子,她貌美如花,葉東活力青春,而且也是個修者,年紀絕對不是什麼問題。

在修真界女大男小的事情經常發生,就是因爲修真女人可以駐顏保持青春,根本不會去擔心老不老的問題。

過了一會,虞姬紅着臉走出帳篷,隨即把帳篷收回空間戒指,然後去小溪邊洗漱。

葉東則在一旁等待,看着虞姬一會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瓶洗面奶,一會又拿出鏡子梳子的,葉東有些小羨慕,有空間戒指多方便啊,什麼都可以往裏面裝,簡直就是居家旅行必備神器啊!

洗漱過後,兩人吃了點葉東揹包裏的乾糧,便前往山水村,路上兩人誰也沒有提剛纔帳篷內發生的事。

葉東是做賊心虛不敢提,也不敢道歉!

虞姬則是在考慮,讓葉東倒追她,這可是一個大問題,現在她愛上葉東這點沒錯,但她是女人,總不能貼着臉反追葉東,所以她得想個辦法,讓葉東追她,這樣以後在一起,她纔會有主導性位置。

兩個各懷心思,大約走了一個小時,兩人便來到山水村入口,兩座高峯之間的狹縫之中。

穿過漫長的狹縫,兩人終於看到山水村,從這裏看過去,可以窺見山水村全貌。

這是一個世外桃源般的村莊,每戶每家門前都栽種各種果樹,上面盛開着各色果花,村莊內的房子是古樸的青瓦木屋,結構很簡單,看到這裏葉東感覺來到五六十年代,那時幾乎每個村莊都是這樣的房子,但現在這樣的房子,已經和古董一樣非常稀少。

村後,一片桃花林,現在是夏季正是桃子熟了的季節,桃樹上結滿紅彤彤的大桃子,煞是好看。

“好美,山水村就像於是隔絕的世外桃源一般,真希望這裏能夠一直保持下去。”虞姬感嘆道,眼神之中露出嚮往。

山水村的美,是古樸醇厚的美,在虞姬的記憶之中,除了五門八派所在的修真聖地,這裏排的上前三。

“的確很美,有時間我的帶上靈兒她們過來玩玩……”

說着,葉東拿出一張複印地圖,上面是一整副地圖,葉東通過電腦,把三張羊皮地圖給拼湊在一起,讓後打印了出來,他和虞姬兩人一人一張,當然三張羊皮地圖也有帶來,這是怕萬一有什麼地方沒有打印好,可以用羊皮地圖查看。

山水村和地圖上所吻合的地方是一處懸崖,這個懸崖在哪?

在這茫茫山野之中,兩人要找還得費一番功夫。

當然葉東也沒那麼傻,帶着虞姬四處尋找,問一問山水村居民就知道了。

“虞姐, 咱們下去問問村民,看看他們知不知道那裏有懸崖?”葉東看向虞姬說道。

“好哇!”


虞姬應了聲,拉着葉東的手,飛快的跑向雙峯之下的山水村,這兩座雙峯就像山水村的關口一樣,世世代代守護着山水村……

葉東被虞姬拉着手,看着走在前面如同小女孩般歡樂的虞姬,眼神之中有些迷茫,不知道該如何應對這份突如其來的桃緣。

“唉……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婆婆媽媽,一切順其自然就好了,考慮那麼多幹嘛!”

葉東心裏感嘆一聲,隨即緊跟在虞姬身後,向山水村進發。

幾分鐘後,兩人來到山水村村口位置,此時正巧有一位短髮老人扛着鋤頭從村裏走出來,兩人立即迎了過去。

“大爺您好,您這是去鋤地呢?”虞姬露出一個甜美的笑容,開口詢問道。

“嗯。”老人點了點頭,看着葉東和虞姬兩人說:“你們是外地人吧!進來遊玩的是嘛?”

“是啊,大爺,我們聽說這裏有處懸崖風景不錯,想過去看看。”


虞姬藉着老人的話把他們想要去的地方問了出來。

可是虞姬的話一出,老人臉色變了變,好像對那處懸崖有些恐懼,隨即語重心長的勸解道:“我勸你們還是回去吧,那可是一個吃人的地方,我言盡於此,你們好自爲之吧!”

老人說完,扛着鋤頭便往村外走。

“唉,大爺,您還沒告訴我們該怎麼去那處懸崖呢!”虞姬望着老人喊道,可是老人卻沒有回話,而是加快腳步離開,看樣子是不想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