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千雙不受影響,繼續拄著拐杖緩不離開。

皇甫擎天一記寒風戾掌擊出,冰白的掌風擊在虞千雙心口。

「噗!」一大口鮮血立即從虞千雙口中噴了出來,甚是嚇人。

「擎天?你不能傷害千雙,她帶傷替我煉藥已經很辛苦了。」池凌兒以為皇甫擎天下了狠手,卻無力阻止,只能沖了過去,用身子擋在虞千雙前面。

皇甫擎天眉頭緊皺,正欲開口,卻發現虞千雙先一步將池凌兒給遠遠兒地推開:「小凌,我沒事。」

此人傷得如此之重,卻還心繫煉藥,真為了凌兒?皇甫擎天心中默忖道。

之後,皇甫擎天的力道放輕了一些。

池凌兒暗暗觀察,鬆了口氣。原來真是在療傷,怎麼看著像是在打架?

皇甫擎天這貨,果然是對人不對事。同樣一件事,他對她做時,可以輕柔小心,可發生在虞千雙身上,他這療傷的方式著實太過野蠻了些。

虧得虞千雙也是狠戾之人,似乎對於這樣的方式反而更加自在。

「傷得不輕,用心調養幾日。」皇甫擎天收回了內力,冷冷地落下一句。


虞千雙譏笑道:「我不會謝你,今兒若非看在小凌的面兒上,你不會救我。我承的是小凌的情,不是你。」

皇甫擎天懶得回應,也不稀罕被人感激。

經皇甫擎天以內功調息之後,虞千雙果然精神了很多,獨自離開了兩人的視線。

虞千雙一走,皇甫擎天當即對池凌兒道:「往後不準再替任何人避風擋險,即便替我,也不行!」

「擎天?」池凌兒發現某人生氣了,很生氣。他是在擔心她?這傢伙,有時候霸道得很可愛。

看書堂(www.kanshutang.COM),看書堂免費小說網是你看小說最佳的選擇! 整晚的好覺,池凌兒睡得極為安穩。

清晨的朝陽照進岩洞,在岩壁上留下幾點光斑。


池凌兒幽幽轉醒,很快便聞到一股似有若無的葯香味兒。

翻身從簡易的木榻上下來,她快步往廚房的方向而去。

果然,虞千雙就在裡面煉藥。

「千雙。」池凌兒步子輕緩地走了進來,因為怕驚擾了虞千雙。

虞千雙一邊兒施法煉藥,一邊兒抬頭看向池凌兒:「小凌醒了?我這兒沒什麼好吃的,就些野果,你湊合著吃吧。」

「我和擎天帶了乾糧,千雙不用擔心我們。對了,平素你都是吃幾枚野果了事?」池凌兒心想,這寒山的生活著實艱苦,難得虞千雙能夠在此堅持,就是為了對昔日好友的一個承諾吧?

虞千雙見池凌兒眉宇間出現擔憂之色,不覺好笑:「小凌想哪兒去了,我不是個注重口腹之慾的人,吃什麼無所謂,不吃也沒關係。」

聽到這兒,池凌兒這才想起,虞千雙並非常人,不必以五穀雜糧來續命。

「昨兒擎天不是說了,千雙傷得太重,需要靜修幾日,怎麼又來倒騰這些藥材了?」池凌兒不贊同地拉起了臉。昨日她就是因為怕千雙偷偷煉藥,所以將藥罐子和藥材都藏了起來,沒想到還是讓千雙這麼輕而易舉地找到了。

虞千雙道:「那傢伙內功不差,多虧得你昨日相求,他施了回援手,現在我已經好多了。」

所謂的「那傢伙」,顯然指的是皇甫擎天。

既然說到了皇甫擎天,池凌兒趁機對千雙勸道:「其實擎天這人很好,千雙可否試著放下成見,說不定會與擎天和平相處。」

「和平相處?算了吧。那傢伙,一張冰塊臉走遍天下。我想,也只有小凌你會覺得他性格好,人和善。在我看來,不,應該是在天下所有女子看來,他應該都是冷麵寒霜的。他那張冷臉,憑我虞千雙是捂不熱的。」

「其實……」

「罷罷!你不用勸我,勸我也沒有用。主控權不在我手上,有敵意的人是他。對我來說,他不針對我,不攻擊我,不將我視為害你之人,我就心滿意足了。他心裡只有你,別的人,他壓根兒就不放在眼裡。」虞千雙無所謂地道。


池凌兒搖搖頭,無可奈何。算了,看來是勸了的。

「對了千雙,這葯還需煉多久?」池凌兒問。

虞千雙想了想,不太確定:「說不好,有可能一二日,有可能四五日,或者更久。我得快些煉才行,不然那傢伙不知哪天就將你給帶走了。」

「不會的,我們不是說好了一起去找雪玉珠么?」池凌兒反問道。

虞千雙打趣兒起來:「他好不容易跟你過起了二人世界,你們倆眉來眼去,日夜相守的。我橫在中間算什麼回事兒?不用我自己覺得不好意思,就是那傢伙他也忍不了我幾日。」

「千雙不想跟我們一起上山?」池凌兒心中有些失望。

虞千雙笑道:「放心吧,我暫時不會離開你。怎麼也得等你的靈力和記憶有所起色之後,我才會離開。」

說著,虞千雙收了手上的力道,從藥罐中倒出了些許葯汁遞給池凌兒。

池凌兒瞅著葯汁,呈現淡紫色,飄散著一股清香淡雅的藥味兒。

「這葯的藥性太強,不能一蹴而就,得循序漸進,你的身體需要一個適應此葯的過程。每六個時辰,喝上一匙新鮮的葯汁,葯汁由清到濃,藥性也逐漸增強,直至最後藥丸煉出。切記,喝此葯汁之後,必須凝神靜氣,盡量壓制自己的情緒,不然若心緒不寧,或者情緒不穩,便會弄巧成拙,良藥變成奪命之葯。」虞千雙謹慎地提醒。

看書堂(www.kanshutang.COM),看書堂免費小說網是你看小說最佳的選擇! 池凌兒接過湯藥,毫不遲疑,一股腦兒地倒進口裡。不急著吞入腹中,而是將葯汁含在嘴裡稍稍抿了一下,潤了潤喉嚨,稍後再慢慢吞了進去。

「味道甘香醇正,沒有一點兒葯的苦味兒。」池凌兒喝下去,還陶醉地回味,算是給了虞千雙最好的讚賞。

虞千雙勾唇一笑,道:「你這性子,還是如此洒脫乾脆,竟一點兒也不擔心藥中有詐。」

「朋友之間,原就該不疑不猜,不是么?」池凌兒理所當然地道。

「但憑我幾句話,你就真的相信我們是朋友?」虞千雙似好奇,似不解。

池凌兒但笑不語。正如皇甫擎天所言,要真正去看透一個人,要用心,而非靠一雙耳朵,或者是兩隻眼睛。

「嗯?」虞千雙等不到池凌兒的答覆,挑了挑一雙頗有些男子英氣的白色眉毛,含蓄地催了催池凌兒。

池凌兒反問:「那麼,千雙是我的朋友么?」

「當然。」虞千雙再次展露笑顏,而後卻又補充了一句:「即便是真正的敵人,也不會告訴你,他與你不是朋友是敵人。」

池凌兒也笑了,臉上笑紋越擴越大,笑聲更是歡快悅耳,似乎含著點兒難解的深意。

為何發笑?虞千雙用眼神詢問。

池凌兒道:「我若覺得千雙是朋友,那麼千雙就是我的朋友。即便現在不是,將來也會是。」

這才符合小凌的性子吧。柔中帶剛,不折不屈。虞千雙暗忖道。

「你就那麼有把握?覺得自己能駕馭另一個人的思想,將可能的敵人,變成自己的朋友?」虞千雙喜歡跟池凌兒談話,覺得自己瞬間回到了許久許久以前,思維重新變得活躍,突然年輕了許多似的。

池凌兒滿臉的自信,眼眸中的光彩奪目耀眼。這樣的光芒,就某種程度上講,與皇甫擎天乃是如出一轍。也難怪,兩人會走到一起。

「何必要將敵人變為朋友?敵人就是敵人,朋友就是朋友。我若視千雙為朋友,那麼千雙便不是我的敵人;若我認為千雙是敵人,那麼千雙也永遠不會成為我的朋友。至於說千雙,你視我為朋友,還是視為我敵人,那並非我所能控制的。我不能改變,也不想改變,也不會試著去花心思改變。」池凌兒說了一通,語速不快不慢,看似隨心而發。

虞千雙很高興,是一種前所未有的,由心而發的興奮。

「這番話,我不是第一次聽到。不過這一次聽到,較上一次覺得更為震撼。我很好奇,小凌是用什麼法子,竟能在第一時間辨別一個人是敵是友?可曾有過看錯的時候?」很久以前,虞千雙就想這麼問了,只是當時被別的事情岔開未曾提及,今日倒是圓了舊時的一個遺憾。

池凌兒笑道:「或許有吧,不過我自個兒不覺得錯,也就無所謂了。額……」

話說到一半,池凌兒突然抱著頭猛力地搖晃起來,其表情非常無措和痛苦。


「試著穩住心神,不要被腦中混亂的思維所控制。」虞千雙語氣很輕,仍舊是用著剛才聊天的輕柔語氣。

原來,方才她之所以噼里啪啦地與池凌兒閑聊了一長串,為的便是轉移池凌兒的注意力,以免其被藥效所左右。

池凌兒閉上眼睛,緩緩地吐納吸氣,盡量平息腦中的紛亂。

虞千雙神情專註地望著池凌兒,觀察池凌兒的每一個表情變化。很快,她便在池凌兒的眉宇間,看到了几絲糾結,還有一縷困惑。

「小凌,你看到了什麼?」虞千雙急忙追問。

池凌兒沉浸在雜亂的回憶片段之中,未曾脫離出來,口中似乎不受控制,喃喃囈語:「你是……無痕?是你嗎?」

看書堂(www.kanshutang.COM),看書堂免費小說網是你看小說最佳的選擇! 皇甫擎天向來警覺,睡覺也是淺眠,尤其在這不熟悉的荒郊野外。廚房那頭的動靜很快傳進了他的耳朵。


翻身起來,他徑直衝了過去。

遠遠兒地,他便聽到池凌兒口裡喚著「無痕」,心裡「咚」地一聲,像被憑白澆了一盆冷水。

雖是透心涼,但他腳下的步子倒是未曾停下,甚至比之前更快了些。

「凌兒?」一個箭步衝上去, 我意逍遙

這傢伙,動作好快!虞千雙不禁暗嘆。她坐在一旁,只覺一道幻影閃來,還不及看清,皇甫擎天已然將池凌兒緊緊箍在了懷裡。

池凌兒還在掙扎著,閉著眼,表情極為糾結痛苦。

「凌兒?凌兒,快醒醒。」皇甫擎天用極為輕柔和緩的語氣,試圖將池凌兒拉回現實。然而,卻是收效甚微。不得已,他鬆開一手,瞬即發力,欲以內功替她穩住心神。

「住手!」虞千雙厲聲阻止,並出招擋開了皇甫擎天發於掌心的內力,斥道:「若能出手,我何須等到你來?」

「你對她做了什麼?」皇甫擎天的眼裡全是陰狠。

虞千雙看到皇甫擎天那副先發制人的狠樣,便心中不爽,只因現在事關緊急,也就不跟他計較了,出聲解釋:「她吃了葯,這是正常反應,不可外力干涉。」

皇甫擎天眯縫著一雙危險的眼睛,似乎在衡量虞千雙話語之中的真假,更在辨別她有無不軌之圖。

稍後,他主動放棄了出力替池凌兒平復情緒的念頭,應該是相信了虞千雙的話。

她究竟是怎麼回事?皇甫擎天陰森的目光,似乎是在如此詢問虞千雙。

虞千雙避開皇甫擎天的視線,看向依然半夢半醒的池凌兒,開口道:「聚寒草能調息她的冰寒體質,讓她身上未曾發揮出來的靈氣,如同被春雨潤澤的種子一樣,慢慢兒地生根發芽,最後長成參天大樹。現在她身上的靈氣還很弱,不過假以時日,她若能發揮自身所長,聚合雪山寒靈之氣,便會越聚越強。」

「既是如此,她怎會這般失控?」皇甫擎天見池凌兒撫著快要炸開的頭,管不住心底濃濃的擔心。

虞千雙道:「記憶塵封太久,一旦開啟,便似決堤的洪水,一發不可收拾。」

記憶?

剛才凌兒口中喚著葉無痕,是因為葉無痕真是她記憶的一部分?

皇甫擎天來不及泛酸,因為池凌兒已經慢慢地睜開了眼睛。

實際上,在被皇甫擎天摟進懷裡的一剎那,池凌兒便明顯地感覺到彷彿有一股沉穩人心的力量向她襲來,讓她躁亂的心緩緩歸於寧靜。

那股熟悉的味道,涼爽的氣息,沁入心脾,讓她眷戀不已。

睜開眼,迎上他擔憂眸色,她不知不覺牽動唇角,露出了絕美的笑容。

看到她安然無恙,他終於將憋悶在心裡的一口長氣舒了出來,嘴上卻仍舊控制不住問了句:「你記起葉無痕了?」

池凌兒誠實地點點頭。

皇甫擎天的心,跌入谷底,情緒前所未有的失落。

看書堂(www.kanshutang.COM),看書堂免費小說網是你看小說最佳的選擇! 不過,皇甫擎天很快便釋然了。

他不會就此罷休,即便她往昔的歲月中沒有他,他照樣相信自己能在她往後的歲月中佔據一席之地。

見他面色陰晴不定,池凌兒嘴角卻偷偷溢出一抹賊笑。

「我也記起你了。」她突然冒了這麼一句。

皇甫擎天聽進耳里,恍若思緒凍結,好半晌才反應過來。他的表情陡然由陰轉晴,眉飛色舞,毫不掩飾好心情,就跟平地撿了大金塊一樣,樂得屁顛顛的。

傻瓜!第一次,池凌兒在心中這麼叫了一句。她只嘆:精明如他,竟也有如此控制不住情緒之時。這樣的他,看起來倒是非常非常的可愛,非常非常的順眼。

「你們要濃情蜜意,別處去,我還得煉藥。」虞千雙終於受不了被兩人刺激,出聲攆人。

皇甫擎天心情實在太好,連帶著看虞千雙也不那麼礙眼了。這回他沒跟她計較,摟著池凌兒一邊兒去慢慢訴衷腸。

「記起我了?在哪兒?」皇甫擎天心裡充滿了期待,還有著平素少見的好奇。

莫非,真如葉無痕所言,往昔他和凌兒,以及葉無痕真的有過某種糾葛?

往常皇甫擎天並不信前世今生的淵源,然而現在,他約莫是信了。

池凌兒的語氣也是輕鬆飛揚的,她說:「我看到你和無痕比武了,好生精彩。」

「就這樣?」失望爬上那張俊逸非凡的臉,整張臉瞬間成了腌苦瓜。

池凌兒吊著胃口:「還有……」

「還有什麼?」某人這心情,忽高忽低,忽上忽下,忽悲忽喜的,實在太考驗心臟的承受能力。

池凌兒調皮地笑彎了一雙迷人的眼睛,臉上有著惡作劇的調皮:「還有我忘了,不著急,興許再多喝幾次葯就能全記起來了。」

「你這丫頭,玩兒我的?」皇甫擎天挑眉一問。

池凌兒舉手發誓:「沒,絕對沒有,我發誓。」

皇甫擎天伸手便將池凌兒舉起的手給拉了下來:「發什麼誓。你若真想拿我尋開心,隨意就好。」

「你脾氣可真好。」池凌兒由衷讚歎。

他笑得像只奸詐的狐狸:「要想抱得美人歸,自然要懂得犧牲,有舍才有得,捨不得自己套不住媳婦兒。」

「油嘴滑舌,你哪兒學的這些?」池凌兒險些招架不住。

皇甫擎天見池凌兒似乎並無不悅,而且氣氛似乎不錯,不禁感慨:「上官那傢伙處處留情,的確也有幾招拿手的伎倆。」

「上官公子教你的?」她大嘆意外。就皇甫擎天這傢伙,向來自負,居然肯跟上官絕塵學這些?

皇甫擎天笑得可真燦爛,露出一排潔白而整齊的牙齒,好生亮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