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文不禁感嘆,老趙厲害啊!

他去弄個什麼月旦評之類的,肯定能出名….

而在大楚城池之中,百姓更是對這些事情議論紛紛。

說白了,誰自己國家打了勝仗不開心?

誰不知道國家強大了,才能安居樂業?

「聽說了嗎?南離王妃又打了勝仗!」

「真是厲害啊,打的季羅國連連敗退。」

「可不是,自從先帝年老之後,咱們大楚多少年沒有這麼大的勝仗了?」

這話不錯,項非凡在世時,年輕時的確功勛卓著,不過年老之後,加上幾個名將老去,楚國在軍隊作戰的層面,已經很久沒有這般大勝了。

「太好了啊,南離王妃聽說可年輕了,咱們大楚今後數十年無憂了!」

「可不是,照這麼打下去,說不定要不了多久季羅就是咱們楚國的了。」

「可惜,南離王和王妃都是周人!」

「艹nm,你小子說什麼?現在他們就是我們楚人,這小子挑撥離間!揍他!」

「揍他!」

「踹死你個王八蛋!」

多本 他中等身材,看起來有四五十歲的樣子,四方臉龐,額上刻着皺紋,兩鬢之間夾雜着些許銀絲。

也許是長年在地里幹活,天天經歷太陽烤晒的原因,他有些黝黑,臉上的皮膚也顯得十分粗糙,彷彿老樹的樹皮一般。如同已經有好幾夜沒睡上安穩覺似的,他的一雙眼睛也是深深地凹陷了進去。

「你……你是!」中年男人走出屋子,看到星夜,先是神情一愣,隨後便是無比吃驚地叫了起來。

他以不敢相信的神情看着星夜,張大著嘴巴,眼中滿是驚駭的光芒。

不過,還未等他再繼續說些什麼,星夜卻是先開起了口。

看着眼前滄桑卻有些眼熟的中年男人,星夜有些不確定地道:「你……是阿壽?」

「星夜大哥,真的是你?!」

中年男人本來也有些狐疑,眼前這看起來不過二十左右的少年是不是他所認識的星夜大哥,畢竟那麼多年過去了,星夜應該不可能不變樣子才對。人總有老的一天,就像他。

但是,隨着星夜主動說出他的名字,他立即確認,眼前這看起來比他還要小得多的年輕人,確實就是他所認識的星夜大哥無疑。

這就是傳說中的修道之人嗎?數十年的光陰流去,容顏居然絲毫未有任何變化,依舊青春年少,朝氣蓬勃。名為阿壽的中年男人心中暗自感嘆著。

「星夜大哥,你這一走,便是數十年光景,讓大叔大嬸好想啊。」望着年輕英俊地讓人難以置信的星夜,他感慨道,語氣有一些些悲涼。

感受着阿壽的說話語氣,星夜的心臟不知為何咯噔疼了一下,他內心深處,忽然湧現出一絲絲不好的感覺。

「阿壽,我來這裏,就是想問我父母的事。你知道他們去哪了嗎?現在過得如何?」他皺着眉,有些急切地問道。那純凈的眼眸中,有着一縷迫切的光芒閃掠而過。

老屋土塵堆積、蛛網縱橫,說明父母已經很久不曾住過了,此時,他迫切想要知道他們的下落!

聞言,阿壽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眼眸瞬即黯淡了下來,他看着星夜的眼睛,以無比傷感的語氣,緩緩說道:「大叔和大嬸他們……死了,在半年前……便已相繼離了世……」

在說這些的時候,阿壽的眼眶中閃爍著點點晶瑩。

他已年近五十,在這數十年的人生中,生老病死也見了不少,多多少少也有些麻木了。但是,提起星夜的父母,提起待他如親子般的大叔大嬸,他還是難掩悲傷,有種想哭的衝動!

什麼?!

晴天霹靂!如遭雷擊!

聽了阿壽的話,星夜傻了,一下子如泥塑木雕般呆愣在了原地,一動不動。

「不……不會的……」

過了好一會兒,他哆嗦著嘴唇,挑着眉,發出顫抖的聲音。

悲傷,難過,震驚……

一股複雜到難以言喻的悲傷情緒,充斥在了星夜的心頭。

由於無比激動的心情,星夜的整個身體,都劇烈顫動了起來。

數十年的殘酷搏殺,他終於能夠回來見一見久未謀面的父母。可是,怎能想到,怎能預料,造化弄人!他歸來時,父母竟已魂消天外,與他陰陽相隔,生死兩茫茫!

美好的希望,美好的憧憬,可迎來的結局,卻是那麼的殘酷!

父母真的這麼離他而去了嗎?遙望自己家那頗顯破舊的房子,他不相信!

只是,看着眼前,眼眶中閃爍晶瑩,人到中年的阿壽,又不得不讓他相信,接受這殘酷的現實。

「這幾年,大嬸幾乎天天都在以淚洗面,呼喚你的名字……」阿壽悲傷地道。

「大叔雖然沒有說想你,卻也經常望着門前的那棵大桃樹發獃……」

說着說着,年近五十皮膚黝黑的阿壽,不由情緒激動了起來,他赤紅着眼睛,頗含怨恨地道:「你為什麼才回來?難道修仙就那麼重要嗎?重要到連回來見他們一面的時間都沒有!你知道他們有多麼地想你嗎?!」

最後的話語,幾乎是他怒喊出來的!

星夜沉默,他不知道該如何向過着普通人生活的阿壽講訴自己這幾十年來的經歷。

像阿壽這般幾十年過着平凡生活的普通人,根本不會明白,他之所以這些年來一直不回家,為的是這整一個村莊人的安全。為了父母以及朋友的生活,不受外人打擾。

而且就算講訴出來,又能怎樣呢?

根本沒有意義……

而看着星夜滿臉痛苦表情沉默著不說話,以為星夜因悲傷而在愧疚自責,阿壽那原本有些凶厲的眼神,不由柔和了下來。

他長嘆了一口氣,用他那粗糙的手拍了拍星夜的肩膀,道:「人已死,節哀順便吧……」

只是,哀哀父母,生我劬勞。星夜又怎麼可能就此揭過,真的節哀順變呢?

無盡的悲傷,無盡的悔恨,如潮水般涌盪,充斥在他的心間,讓他幾乎處在了崩潰的邊緣。

「啊!!!」

控制不住心頭無盡的悲傷情緒,星夜宣洩似的仰天怒哮道,淚水滾滾,自他的臉頰滑落而下。

他原先內斂的強者氣機,因一度失控的情緒,頓時毫無保留地散發而出。

嚯嚓!

一道粗大的閃電,隨着他的這一吼,自天穹劈落了下來。雷霆之聲,震耳欲聾!

與此同時,這蒼茫的天地之間落下了前所未有的暴雪!

鵝毛般的大雪在這春花爛漫、蝶舞鶯歌的美麗季節突兀顯現,如怒海狂濤一般,將好不容易恢復生機,色彩繽紛的天地,重新歸於了一片雪白中。

山川湖海,雪花飛揚,極為地壯觀!

阿壽和他的孫子,看到星夜一聲怒吼之下,竟引發了如此天地異象,感到震撼無比。

一聲怒吼,便讓天地為之色變。他們實在難以想像,眼前的星夜,究竟擁有着怎樣恐怖的實力!

飛雪漫天,許久之後都未曾有停下的趨勢。

「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我該早點回來的……是兒子不孝……」

漫天飛雪之中,星夜紅着眼睛,流着淚,神情痛苦地喃喃自語。此時的他,早已將雙唇咬爛,鮮紅的血水,不斷在他的唇間流淌。

至親的死亡,讓星夜這些年來一直冷硬如鐵沉穩如山的心,浮躁了起來,因悲傷而疼痛。

他覺得自己頭頂的天空在崩裂!

來之前,他四處奔走,苦尋來幾顆神丹妙藥,為的是在見到年邁的父母后,用它們替父母恢復青春,常駐不老容顏。

只是,此時,這幾顆神丹妙藥根本沒有了用武之地。

半年多前父母便已不在了。看着手中的幾顆珍稀丹藥,星夜冷笑了一聲,嘴角浮現一抹自嘲。

。 噗嗤一聲!

這一刀子,真的是一瞬間就是釋放了出來最為可怕的攻擊力。

讓人簡直就是連個逃避的這麼一種可能都沒有就這麼的被刺穿了心窩子,就沒回過神來,完全是不知道這是發生了什麼情況。

惡魔的腦袋低了下來盯着自己的身軀看着,啥呀這是?這,這簡直就是整的人都是特么的有點發懵的這麼一種感覺啊。

這是真的不開心了啊。

噗噗噗的聲音不絕於耳,最怕的就是絕對防禦被打破,一旦是打破了,從打破的地方開始,直接就是將攻擊覆蓋到了全身上下,就像是此刻一樣,這是直接就是將你給撕碎了好么,可不是在跟你鬧着好玩哦。

就這樣,惡魔完犢子了。

然後,葉浮生就拿了出來手機打電話叫人。

事情已經是發展到了必須是要叫人的這麼一種地步了。

不一會會的功夫,這厄洛斯的大軍就到來了。

行動迅速呀!

一個電話下去真的是馬上就集結了起來。

搞定一個,那就只是搞定了一個而已,不至於是打草驚蛇。

但是這一個要是長時間沒有回去的話,也有可能是打草驚蛇了。

所以呢,第一時間就叫人過來,將包圍圈給這麼的形成了,再然後,一個都不允許逃離,必須是要將對方給盡數的消滅在了這裏。

已經是做好了準備,在這臨近夜晚的時候,身穿着鎧甲的葉浮生已經是竄了出去。

刷!

葉浮生一個加速就到了小村莊之中,雖然不至於說是屍橫遍野,但是,這裏也是充斥着血腥的味道。

這感覺,好像是曾經那是經歷過殺戮一樣。

然後呢,這裏是給人一種不會是有活口了,看得出來。

一道身形從暗處走了出來。

「你是哪裏來的?」

對方冒充著村民沖着葉浮生問道。

「我是從東土大唐而來,我要去西方極樂世界,佛祖跟我說,小崽子,你馬上要去西方極樂世界了,既然是如此,這路上你看見一個,那就送一個,將他們都送走,讓她們死!」

話音落下的這一刻,這葉浮生的身形就朝着惡魔貼近了去。

他的雙手一彎曲,手臂之上那是出現了好幾把刀的刀身。

這是利用這樣子的一種武器,一瞬間就是將好幾個對穿孔都給打出來了,隨着他的雙手這麼的來回的一攪動,這不,這位惡魔是直接被分屍了。

死的那是相當的凄慘,連個全屍都不會有的這麼一種感覺。

這是第一個!

此刻,葉浮生就這麼的豎立在了這裏,真的是完完全全不將對方給放着在眼裏,對方那可以攻擊也可以不攻擊,對方隨意,對方開心就好。

嗖,嗖!

這些暗處的惡魔已經是竄了出來,他們的眸子充斥着冷意殺意的盯着葉浮生。

既然是看出來了這裏的端倪來,那你就更是應該低調,但是,結果呢?葉浮生這是沒有一絲絲要低調的意思,很好,棒棒的!

就沖着你是這麼的一種狗德行,那就沒想過是要讓你好過。

你嘚瑟,是吧?那麼,你嘚瑟的下場就只有一個,死,死,死!

必死無疑!

沒有生路可以走的這麼一種樣子。

噗噗噗!

大傢伙朝着葉浮生靠近了去,然後,在這一瞬間葉浮生就朝着大傢伙展開了攻擊。

葉浮生一個人畢竟是很難收拾了這些惡魔,所以呢,這一道一道的身形從暗處沖了出來,他們是厄洛斯的屠殺惡魔小分隊,他們每一個人都是有着很多次的成功經驗,他們可是高手之中的高手。

這些高手一登場,這感覺,惡魔們頓時就是第六感提醒,提醒着他們快點跑啊,要是這麼的繼續的瞎鬧下去,那有可能直接就是要折損在了這裏。帶翅膀的那是繼續的掩護,沒有翅膀的只能靠着地面逃離的在這一刻直接就是掩護海中惡魔逃離這裏。

噠噠噠!

轟,轟!

這是輕機槍,炮火,直接就是覆蓋了一輪。

你以為跟你鬧着好玩呢?

這些個戰士已經是在暗處埋伏了好一會了,只要你們不跑他們就絕對是不會曝光自己的行蹤,現在沒有辦法了,只能是曝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