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姒嫦覺得其中還另有內情。

不過皇帝這麼一句話,還是讓心中起了這心思的仙人打消了念頭。

誰不是活了幾百個年頭的人,心裡拎得清的,蘇姒嫦能想到這個世界有古怪,他們自然也能想到。

否則一進來便是因奪寶而互相殘殺了,哪兒還會結伴同行呢?

契約寵媳 「既然我們有四個人,便每人拿一件,換一個修鍊口訣吧。陛下再看選擇誰的,多給他選一件就好。」

蘇姒嫦的提議還是很公平的,每個人都想要寶貝,怎麼能不出點血?

況且對方是個凡人,就算是修鍊長生也不需要太高級的秘法,算下來,他們也是穩賺不賠。

而皇帝則是用了五件寶貝,就能換取四種不同的修鍊秘法,對他來說也是穩賺不賠。

翠珠一向都以蘇姒嫦為主,不會有什麼意見。另外兩個仙人雖然覺得每人只能選擇一件寶貝太少了,但是想想皇帝只能選擇一個修鍊秘法,給多了也沒用,故而也都同意了。

雙贏的交易,它不香嗎?

蘇姒嫦目的本不在尋寶,尤其是覺得這個神創的世界非比尋常以後,她更謹慎。

太多的事實證明,貪念叫人作死。

所以蘇姒嫦很穩。

拿了一個不錯的寶貝后,蘇姒嫦手指尖閃爍起一個小亮光,飛躍進皇帝的眉心,皇帝便是滿臉激動。

「多謝狐仙大人。」

蘇姒嫦作首,另外的三人各自也選好了自己想要的寶物后做了同樣操作,皇帝臉上笑得更燦爛了。

「多謝三位仙人,孤還請各位仙人們莫要離去,今晚孤要大開宴席,請仙人們賞光……咳咳。」

太過激動,說話都忍不住咳嗽兩聲,皇帝的態度可以說很誠懇了。

兩位散修和翠珠便有默契的看向蘇姒嫦,卻見蘇姒嫦點頭說可以。

皇帝就歡歡喜喜的去準備晚宴了。

「姑娘,為何要答應下來啊?」翠珠不解,「咱們不找找程五公子他們嗎?」

「我一路過來正是因為張揚,才叫你找到了我,或許衍欲此時已經在路上,我們不妨多留一會兒,免得他來了找不到我們。」

玫瑰戰爭 蘇姒嫦留下來的理由合情合理,其餘兩個散修則是想著此處怕是不會再有什麼機會能夠像之前那樣交易著得到國庫的寶貝,不如把時間放在前往其他地方尋寶更好,所以提出告辭。

當晚,留下來的也就只有蘇姒嫦和翠珠而已。

皇帝雖然看兩位仙人離開有點可惜,但留下來的狐仙大人地位最高,他還是笑起來。

蘇姒嫦的到來,使得後宮那些女人心中滿是危機。但同時她們也忌憚著蘇姒嫦的強大而不敢做聲。

除了眼裡閃過几絲不愉悅后,又畏畏縮縮乖巧的坐在各自位子上,連平日後宮的日常宮(活)斗(動)都沒了。

晚宴平靜得就像這些女人們隱形了一樣。

全程都是皇帝和大臣對蘇姒嫦的吹捧,而蘇姒嫦只是坐在高位,沒什麼過多的反應。

甚至連筷子都沒動。

皇帝問:「是飯菜不合狐仙大人口味嗎?」

蘇姒嫦瞅著飯菜里冒著幽幽地一股黑氣,卻面色如常地回答:「仙人早已沒有口腹之慾,陛下多慮了。」

翠珠也是看見了飯菜有問題的,可姑娘一早傳音讓她不要輕舉妄動,所以翠珠只默默地看著她家姑娘做聲。

皇帝一怔,又反應極快,像是準備不充分的懊惱,「孤沒有考慮周全,仙人莫怪。」

「陛下不必如此客氣,成仙者多是如此,也有喜愛事物者,只是修的道不同,才有不同的結果。」

蘇姒嫦並不太想在這個問題上說太多,乾脆就直接進入下個環節,「不如陛下叫些人來歌舞吧,大家只聽我言語也顯無趣,正巧我也想見見貴國的風俗。」

皇帝聞言,眼色的幽深轉瞬即逝,只是他表面功夫做得很好。一手沒得了計,也只好叫上美人上前日常表演。

而他並不知道,表面看得認真的蘇姒嫦,實際上卻在看前方系統轉播的董箐璇畫面。

果然,沒有反派的干涉,董箐璇還是能續上和程衍欲見面的運道。

大概是前兩次的碰面極不友好,此番的相遇直接讓董箐璇英雄救美程衍欲,在他發病不得動彈時,趕跑了葷素不忌意圖不軌的流氓匪徒。

程衍欲就是心裡再不願意,也得承認這次的確是人家有恩於他,臉色才不至於這麼臭。

可也算不上好。

這位貴公子撐著半個身子斜斜歪歪的,天庭汗珠細密,一臉蒼白,聲音也沒有往日的冷漠了。

「多謝。」 王妃在京城當團寵 說上兩個字,他便閉了眼隱忍發病之痛。

董箐璇本來不太想幫程衍欲,前兩次這美男態度太過惡劣,她當然生氣。可是看到了美男即將被糟蹋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出手了。

本來以為這次也和前兩次一樣被他恩將仇報,但程衍欲一聲虛弱的道謝,瞬間就讓董箐璇猶豫不決了。

心裡點起匪夷所思的小火苗,董箐璇試探著湊近些,越發覺得程衍欲是越看越捨不得移開眼的仙人。

雖然脾氣是挺臭的!

可是他會道謝……

所以……

其實還不錯對吧?

才動了心思,董箐璇下一秒又想起了自己之前遇見美男的遭遇,心裡陰影瞬間沖淡了躁動。

她可沒忘記,潯惘嚴徽和程衍欲的未婚妻是認識的!

「你這道謝我可受不起,我猶記得上次便是你把我修為盡毀。」董箐璇倒退了兩步,臉上嘲諷甚然。

程衍欲原先只是為了犀利的小命才不想和任何女子接觸,之前那一巴掌他根本沒有放在心上。

所以這會兒董箐璇的話,他也是想了好一會兒才想起來,這個女人眼熟。

只是現在對方卻是他的恩人,程衍欲還不想欠她什麼,就只得開口:「水中宮秘寶眾多,我必會為你尋來修復丹田之寶。」

他的話因為身體病痛說得斷斷續續的,聲音也不是很大,好在董箐璇耳朵靈,勉強能夠聽清楚。 「你……」董箐璇不知自己是個什麼心情,前幾次和這個男人相處的太不美好,如今對方態度軟化下來,可是比平日更吸引她。

但想到蘇姒嫦跟她談話的內容,背後便是一陣冷汗淋漓,「不不不,不需要。我看你現在差不多也沒事了,那我就先走了。」

董箐璇是真的怕了。

蘇姒嫦只說這次進入水中宮就是她逃出去的最好機會。若是她能有運氣自己找到恢復修為的靈寶最好,若是不行,也堅決不能和他們有任何牽扯。

前兩次的經歷對董箐璇來說太過慘痛,她如今對美男的追求都沒有當初這麼執著。

程衍欲當然不知道董箐璇和蘇姒嫦之間還有這麼一件事,但對方前兩次的殷勤和這一次的推辭成了鮮明對比,反而激起他的好奇心。

看著董箐璇好似老鼠見了貓似的匆忙逃走,程衍欲吃力拿出一個追蹤法寶打在她的身上。

董箐璇自以為能與他們撇清關係逃得飛快,卻不知命運的兜兜轉轉還是讓程衍欲對她另眼相待。

只是程衍欲更冷靜理智些。

興趣歸興趣,董箐璇還是不如蘇姒嫦在他心裡的份量重。

董箐璇心裡是藏著一份妄想的,可這份妄想在「沈銜思魔咒」面前,就煙消雲散了。

她以為自己走的乾淨,而這邊的程衍欲從病痛中緩過來時,又趕去皇宮方向了。

讓人沒想到,董箐璇還是被固執的劇情線拉回來。

沒有了修為,她只是個普通女子,又長得好看,必定會引起事故。

所以,董箐璇被劇情線精心挑選送上來的又一個男配英雄救美,從幾個流氓手中把她救下。

董箐璇很聰明,知道這不是個男女平等的世界,所以她順勢跟在了男配身邊尋求保護,做了一個小丫鬟。

萬萬沒想到,這男配還是個王爺,當今聖上的親弟弟,此番遊玩回來后是要回到皇宮去的!

一定是有一種特別的緣分,在這個世界兜兜轉轉了一個月,董箐璇又遇上了她命里的恐懼——沈銜思。

哦不,是自稱沈銜思的蘇姒嫦。

以及她的未婚夫程衍欲。

這兩未婚夫妻在本國混成了國師,雖然是個虛銜、不管事的那種,但蘇姒嫦還是呆了下來。

有兩個原因。

一,小黃蛋每日直播告訴她董箐璇的行程,她當然知道繼續留在這裡會和女主遇上。

二,這個皇帝確實有問題。

現在看來,他應該不算是一個正常的人類了。

可他究竟想要做什麼,蘇姒嫦還沒看出來,所以她決定掛個國師營業執照,慢慢觀察。

程衍欲無疑是支持蘇姒嫦這麼做的。

來到小世界這麼長時間,他不可能什麼都沒發現。

就比如莫名其妙被限制成普通人,必須用法寶兌換相應丹藥才能恢復。

比如仙人不能殺害凡人,否則會遭九天雷劫劈死。

是真的劈死,魂飛魄散的那種。程衍欲就有幸見過。

還比如這世界里的寶貝總是在各種匪夷所思的情況下出現,而發現者都為凡人。或是垂釣釣上來一個法器、或是菜園子里種出了靈藥……頗讓人無語和費解。

程衍欲將這些發現都告知蘇姒嫦,兩人商量了以後,只發覺問題最大的還是在這皇帝身上。

另一層原因是……或許他們解決了皇帝的隱秘,就能窺探一絲這個世界也說不定。

某日,蘇姒嫦忽然想起了一個問題。

「按著這個獨立世界的設定,董箐璇如今是凡人,我也就不能對她動手了?」

系統正轉播董箐璇和正好出門的程衍欲碰上的事,冷不丁聽到蘇姒嫦這麼一問,他也有些愣。

「好像是這樣沒錯……」

「沒事,反正我也不會對她動手。我從來不對女主使用暴力的。」蘇姒嫦閉上眼睛溫柔地低語。

系統:……

跟系統侃大山的空檔,翠珠從外邊飛來,好像是得了什麼消息,臉色有點凝重。

「姑娘,我碰上蓬萊雲洲的人了。」

「嗯?」蘇姒嫦睜了眼,「水中宮開啟,各方的人都有過來,有蓬萊雲洲的也不奇怪。你是遇上什麼事兒了?」

「他們說皇宮裡藏著魔修,而且看樣子還是個法力高深的。」

天價寵妻惹不得 「魔修?」上仙界長久以來,遇上魔修的次數數不勝數,而蓬萊雲洲作為剷除魔修的主要力量,已經擁有一套特殊的秘法能夠判斷魔修之氣。

他們都有肯定,那就毫無疑問了。

只是很奇怪,水中宮存在了不知多久,又百年開啟一次,再加之它介於東洲地界和蓬萊雲洲的交界海中,進入水中宮的也都以兩界的仙人為主,怎麼就混進來一個魔修而沒被發現?

還是說,這魔修早就在水中宮裡呆著了?

他是怎麼做到的?

沒被小世界到了時間后自動彈出去嗎?

一瞬間,蘇姒嫦有諸多疑問在腦海里閃過,只是有皇帝古怪其中,她總覺得事情沒這麼簡單。

蓬萊可是見了魔修就殺,就怕會出什麼意外。她忙道:「快將蓬萊的人請進國師府,讓他們別莽撞。」

翠珠應聲飛去,可還是晚了一步。

蓬萊雲洲的仙人自持對付魔修有一套手段,加上他們法力也不低,便沒多想,直接動了手。

然後,翠珠就瞧見皇宮上方的天空落下的九天雷劫,活生生把幾位仙人劈得魂飛魄散。

動靜之大,就連在院中的蘇姒嫦都看見了。

程衍欲聽聞動靜趕緊回來,發覺出事的並非蘇姒嫦之後鬆了一口氣,卻忘記自己身上還帶著才和董箐璇碰上,所沾染的香味。

蘇姒嫦一如既往地瞧見程衍欲就是雙眼晶亮,同樣的反應做的久了,已經讓程衍欲產生一種習慣,可今日這習慣卻在他靠近蘇姒嫦時,被打破。

嗅到了其他女子的香氣,蘇姒嫦當場變了臉色,手中寒光凜凜的匕首乍現,語氣冰冷:「你方才跟誰在一起?」

每一個字都讓程衍欲的心狠狠跳動。

「我……」許是自己長久都潔身自好,程衍欲幾乎都要忘記了蘇姒嫦真正的身份是個魔族,今日她再紅了眼,讓程衍欲久違了心驚膽戰的感覺。 「嫦兒,你聽我解釋……」程衍欲壓抑著心中的驚慌,想要如上次一般用「深情」打動眼前的姑娘。

冷不丁被對方一刀子插在上次同樣的位置。

深得徹底。

讓程衍欲悶哼一聲,額頭冷汗都冒了出來。

身體上的痛也只是一瞬,他害怕的是蘇姒嫦會和歷史所說一致,破壞力高得不可想象。

恰巧這一幕,被趕回來彙報情況的翠珠瞧見了。

她也慌了。

「姑娘!!」翠珠害怕的是程衍欲發現了姑娘的秘密,會不會泄露出去,她還擔心蘇姒嫦被程衍欲美色所迷,害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