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感知到這樣的情況,臉上頓時浮現出了狂喜,接著下意識的按照感覺施展了起來。

「凍結!」

蕭逸心念一動,隨著他心念一動,蕭逸驀地發現自己眼前五百米所在的空間的時間,都一下子時間凍結了起來。

「還真的可以。」蕭逸眼中精芒一閃。

不過雖然空間被凍結,但蕭逸卻也發現,自己的精神力這會瘋狂的消耗,當即,將凍結給解除,隨著解除,精神力的消耗瞬間恢復。

「只是瞬間,精神力竟就耗掉了將近一層,看來這瞳力雖然不錯,但卻也不能長時間使用。」解除了時間凍結后,蕭逸搖了搖頭,因為精神力消耗的緣故,面色略微有些泛白。

「然後再試試這遁入次元的能力吧。」蕭逸眸光一閃,一眼向著虛空看去,瞬間看破空間節點,隨著空間節點被看破,蕭逸當即就有了一種,但凡被他看破的空間節點,他都能利用空間節點,打開次元空間,然後遁入其中。

「唰!!」

下一秒,蕭逸以最近的一處空間節點遁入了進去。


遁入次元后,蕭逸當即就發現自己不再原來的時空了,這一處次元充斥著澎湃的法則之力,與此同時,還充斥著大量的空間亂流,原本以他的實力是絕對不能在這等所在呆什麼的,但是現在,在奇特瞳力的控制下,他竟是一點感覺都沒有。

「難怪那傢伙那麼難以殺死。」蕭逸感慨的一嘆,接著心念一動,從次元空間脫離,再次出現在了原來的空間。而隨著他出現了后,他發現,自己所在的位置不在原地了。

出現在了離他原先所在地方,五百米之處。

對於此,蕭逸並不怎麼驚訝,因為,他剛才所遁入的空間節點,就是五百米之外。

「如此說來,只要我想,我就能利用這等遁入次元的方式,進行空間挪移么?」蕭逸眼中閃爍出一抹精芒。在他施展金色眼瞳的時候,他清楚的感知到,自己所能感知到的空間節點,遠比之他神念所感知的地方遙遠。

也就說是,理論上,他竟是可以一下子進行超遠距離挪移。

這可是超凡境界才能做到的事情啊。 接連感受了一下凍結時間和利用空間節點遁入次元空間后,蕭逸緊跟著就掌握了怎麼樣將自己這金色眼睛變成普通的眼睛。

當他將金色眼睛給恢復成普通眼睛的顏色模樣后,他頓時鬆了一口氣。

雖然這等恢復,也並不完善,但還是讓蕭逸很滿意了。

如今的蕭逸,左眼如果不發動能力,其顏色就會保持正常情況,而一旦發動能力,左眼就會瞬間變成金色。

「對了,系統我剛才看那天神之眼的介紹,其備註乃是封印,未激活?我現在這樣的狀態,因該就算是激活了吧,而那那封印,你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么?」蕭逸將眼睛給恢復了正常顏色后,對系統暗自問道。

「註:不就是很字面上的意思么,那天神之眼被人給下了封印唄。普通人獲得那等物品,有著使用限制,發動並不是隨意就能發動的。你別看剛才那白衣人好像能夠御使,但他御使天神之眼,卻得消耗壽命。」系統道。

「哦?消耗壽命!!」蕭逸大驚,他還真沒有看出來呢。

驚訝了一下,蕭逸也就不再多理會這樣的事情,然後將視線給放在了從白衣青年那裡所得來的儲物戒指。

神念一動,就暴力破解了原主人的認主,然後烙印上了自己的印記。

隨著烙印,蕭逸的眼睛驀地一亮。

好傢夥!

數十件帝物,十多件尊器。

這儲物戒指裡面所擁有的尊器,竟是比之蕭逸獲得的都還要多。

另外,除了帝物和尊器外,還有著不少的丹藥以及修鍊功法。

其中有一門功法,讓蕭逸瞬間有了一定興趣。

「百變斂息訣!」

根據功法介紹,修鍊了此等秘籍,能夠讓自己的氣息瞬息百變,對於隱藏實力,扮豬吃老虎什麼的有著莫大的幫助。

對於那啥氣息百變蕭逸並不怎麼在意,畢竟他現在已經修成了八九玄功第二轉,第二轉自帶的七十二般變化,就遠不止這等氣息百變可以比擬的了。

唯一感興趣的也就僅僅只是讓別人不能窺視到自身實力這等情況。

雖然他有系統在身,不少人原本就不能看出他的真實武道等級,但是實力如果高於他太多,還是能夠看出來。而這百變斂息訣,卻是能解決這樣的事情。

一旦修鍊了百變斂息訣,只要將氣息給設定到一定實力程度,就能完美表現那等層次的武道等級,讓人全然不能窺破其真正的武道等級,雖然其實這樣也不能讓所有人都感知不到,但蕭逸畢竟還修鍊了『八九玄功』,八九玄功的七十二般變化,也有著這方面的能力,兩相結合,瞬間就讓這門斂息訣的作用加大。

「很好!」

見得這等功法,蕭逸直接花費了仇恨經驗學習,一千萬,讓其直接步入了返璞歸真層次。

這下就算是有什麼實力強大的人,也休想看出他是通過一百零八穴竅築基的了。

經過上次和仙雲谷第九代掌門邀月的交談,蕭逸對於一百零八穴竅築基可算是有了新的定義,以他如今的實力,在這天河洲就算是被看出來了也沒有什麼,但,一旦去了其他的大洲,若是被人看出來了這等根基,卻是很有可能引得他人的窺視。

白衣青年所獲得的百變斂息訣,很明顯並不是他以前就學會了的,而是得知於這個奇特的空間,因為其等級,根據系統的鑒定,竟是達到了極品紫階的程度,差點就能轉變為神通了。

神通,乃是紫階武技或者功法以上的統稱,往往都很難得到。

乃是大能者所創造出來的。

若是修鍊,一般都需要花費無比龐大的仇恨經驗。

蕭逸獲得的這個百變斂息訣,如果是神通,那所需要花費的仇恨經驗絕對會不止是什麼一千萬仇恨經驗,最少都得花個數億,或者數十億仇恨經驗才行。

將百變斂息訣給修鍊了后,蕭逸還發現了幾分煉體功法,什麼『地火九劫身』,『牛魔八轉』『天神霸體』。雖然這三門煉體功法都不錯,但直接被蕭逸給無視了,他修鍊了『八九玄功』這樣的最強肉身成聖功法,普通的煉體功法,如今哪裡還能被他給放在眼裡。

「寂滅生死箭!」

當排除了煉體功法什麼的時候,蕭逸驀地又被一門功法給吸引。

寂滅生死箭!

此乃極品紫階武技,乃是一門箭術,雖然同樣不是神通,但也無比接近與神通,若是將這武技給修成,其攻擊力那也是無比可怕的。

寂滅生死!

這武技蘊含了一絲生死寂滅的意境,能夠讓人感悟生死領域。

一念生,一念死。

某種程度上,比之蕭逸所學的逐日遮天手還有大梵雷劍都要厲害。

於是蕭逸二話不說,也將其給學了,直接花費了五億仇恨經驗讓其大成。

當蕭逸將這寂滅生死箭給用仇恨經驗提升到返璞歸真層次后,滾滾磅礴的信息在他腦海中涌動,緊接著蕭逸驀地福靈心至,讓他下意識的找了個地方,閉關消化起來腦海中的信息。

在蕭逸這等消化下,蕭逸對於領域的感悟驀地變得更強了。

滾滾生死之道在心底浮現,接著竟是與那他所演化的雷霆領域結合在了一起,讓他的雷霆領域,分化兩極。一面生,一面死……

心念轉動間,就能化雷霆為箭,攜生死雷霆之意,對人進行超遠距離斬殺。

在這樣的感悟下,蕭逸逐步的沉浸在了感悟當中,全然不顧時間的流逝。

一天、兩天……

一個月、兩個月……

時間飛速的流逝,讓蕭逸都不知道具體過了多久。

在這等感悟下,他的領域越來越強,與此同時,他的神魂修為竟驀地提升了起來,從彼岸境一重天,向著彼岸境二重天殺入,最終全然穩定在了彼岸境二重天,與此同時,他的肉身強度,也在生死雷霆的演化之下,有著一定提升,體內八九玄功更進一步的邁入了八九玄功第二轉中成,只差一點契機就能全然跨入第二轉中成的層次。 「哈哈哈,沐憐星,給我留下吧,我狂霸天既然看中你了,你就休想從我手裡跑掉。」一道猖狂的笑聲,響徹天地,傳遞四面八方。

虛空當中,只見身穿一系紫金長袍,看起來無比霸氣,狂傲的中年人,正在飛速的追擊著一個身穿白色琉仙裙,姿色絕美,恍如那凌霄仙子的女子。

仔細看去,只見此女竟是仙雲谷如今的掌門人,沐憐星。

這會的沐憐星眉頭皺在一起,臉上泛著焦急,一雙美眸當中,透著羞惱,殺意。

想她作為七大宗派之一的仙雲谷掌門人,不但姿色風華絕代,與此同時實力也很是不俗,雖然在進入這奇特空間的時候,比之南宮問天等人尚且有些不如,但自從來到了這奇特空間后,實力卻也接連進步。

從神橋八重天殺入了神橋九重天,又從神橋九重天,跨入了半步彼岸境的層次。

如此實力,放在以前,那絕對是能力壓其他的七大宗派掌門人的。

而現在,隨著她的實力達到了這等程度,這一刻,卻是被傲天盟的盟主狂霸天,給追殺著。

不錯,傲天盟盟主狂霸天。


後面追擊著仙雲谷掌門的中年男子,正是狂霸天。

這會的狂霸天,身上寶光閃爍,在追擊仙雲谷掌門的時候,十多件尊器護在身體周邊,滾滾領域浮現,威勢逼人,霸絕天下,讓人只是遠遠看著,就心神顫抖,不敢多靠近什麼。

得意!

這會的狂霸天,那是非常非常得意的。

他怎麼能不得意啊。

想他傲天盟盟主狂霸天,雖然貴為傲天盟盟主,但說實話,傲天盟在天河洲看起來實力不錯,但卻根本算不得頂尖和七大宗派相比,那是完全沒有什麼可比性。

如果七大宗派想要滅掉傲天盟,念動間,就能將傲天盟給毀掉。

然,此時此刻,到了如今這等時候。


傲天盟隨著他狂霸天的實力大增,卻是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狂霸天才進入這奇特空間的時候,一身實力只不過才處於神橋七重天,而現在的狂霸天,一身實力竟是達到了彼岸境二重天的層次。

就算是面臨一些忽然出山的老怪物,狂霸天都不需要忌憚什麼。

不但不需要忌憚什麼不說,實際上,在空間縱橫的這段時間,已經有三個不世出的老怪物死在了狂霸天的手中,讓狂霸天的威名,在這巨龍空間無比的響亮。

幾乎達到沒有誰願意招惹他的程度,不論是誰和他起了衝突,都基本上是第一時間認栽走人。

隨著事情變得這樣,這也讓狂霸天真正的狂霸天了起來。

他現在非常的狂,他只要覺得是自己看中的,那就必然要得到手。

他在很多年以前,就想要擁有仙雲谷掌門。

不過仙雲谷掌門的地位卻是比他高了太多,根本看不上她,就算是無比想要擁有,他也不能將其給擁有。

而現在,實力達到了彼岸境二重天,狂霸天當即展現出了他的狂霸。

強擄仙雲谷掌門。

在無意中發現了仙雲谷掌門后,他竟是準備強擄仙雲谷掌門,讓其和他成就好事,合籍雙修。

對於狂霸天這等行為,仙雲谷掌門豈會同意。

當即少不了一番大打出手。

如果不是仙雲谷掌尊最近在這巨龍空間也有著福緣,意外獲得了一件尊器靴子,逐日飛天鞋。能夠讓駕御此等尊器的人,擁有極強的飛行速度和身法速度,她絕對早就被狂霸天給擄獲了。

就算是現在,還沒有被狂霸天給擄獲,她的情況也是非常非常的不樂觀。


整整追了她十一天了。

狂霸天已經整整追了仙雲谷掌門十一天時間,在這十一天的時間裡面,她們有碰見過其他的武者,然,這些武者見狀,卻沒有幾個敢出手對付狂霸天,就算是有一怒為紅顏出手的人,也都紛紛死在了狂霸天的手中。

實力達到了彼岸境二重天,狂霸天的戰鬥力幾乎是吊炸天了。

除非一些實力極強的老怪物,否則幾乎都奈何不了狂霸天。

而這巨龍空間那是很大,先不提能不能遇到那樣的老怪物,就算是有遇到,也不一定會出手。所以,仙雲谷掌門這段時間,只能認準一個地方飛行。

那就是,蕭逸閉關所在的地方。

她並不知道蕭逸在閉關,之所以會像蕭逸所在的地方飛行,其全然是因為她通過仙雲谷令牌的聯繫,能感知到蕭逸的方位。

雖然她很清楚狂霸天的實力如今非常非常的強大。

但不知道怎麼的,她就是對蕭逸有著信心。

在她心中隱隱有著一個很堅定的信念,只要她能逃到蕭逸所在的位置,蕭逸定然能夠為她解決眼前此等麻煩。

「沐憐星,你非得這般不知好歹么,我狂霸天可都已經整整追了你十一天了,難道在這十一天的時間裡面,你還沒有明白自身處境么。你插翅難逃,你在我狂霸天的面前,根本就插翅難逃,你還是乖乖的成為我狂霸天的夫人吧。放心,我狂霸天御女無數,一旦你和我合籍雙修,必然能夠讓你欲、仙欲死,讓你盡閱雙修的魅力……到時候,只怕我狂霸天哪天不和你雙修了,你也會哭著跪著求著喊著我狂霸天和你雙修,哈哈哈哈……」狂霸天一邊追擊著仙雲谷掌門,一邊哈哈大笑,笑得那是無比的開心,無比的猖狂。

「該死的!!」

仙雲谷掌門聽得狂霸天這話,絕美的俏臉掛滿憤怒,眼神無比冰寒,有心不再飛行和狂霸天拼了,卻又不願意這般落入狂霸天的陷阱。

快了。

就快了,按照感知,蕭逸就在前面不遠處了。

仙雲谷掌門暗自在心中給自己打氣,努力讓自己壓制心中憤怒,飛行速度一點都不見減速。


如此,半天後。

仙雲谷掌門的心有些鬆了起來,因為,她已經來到了蕭逸修鍊的區域,她已經能清楚的感知到蕭逸的存在了。

當她來到了這裡后,她的速度開始減低,驀地轉過身子,正面對上了狂霸天。

「你終於不跑了么?」

狂霸天見著沐憐星這個樣子,以為沐憐星已經認命了,頓時得意的哈哈大笑。 「沐憐星,看來你已經想通了,哈哈哈,早就因該如此了,你早就應該如此想才對。你看我,看我狂霸天,嗯,不說玉樹臨風,但也絕對能算是威武霸氣,再加上我如今的實力達到彼岸境二重天,在這天河洲絕對算是最強大的存在。以我這等相貌和實力,有什麼地方是能配不上你的。要說配不上,其實也因該是你沐憐星才對……」

「現在,你就乖乖的成為我的夫人吧,就像我剛才說的,必然會讓你體驗到什麼叫做欲、仙欲死……」

狂霸天大笑的對沐憐星說道,這等話語落出的時候,臉上掛著狂傲表情,一副整個天下唯有我最強的樣子。不論怎麼看,都是霸氣,怎麼看都是囂張吊炸天……

「少做你的春秋大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