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易沉浸在了忘我境界,手中揮動鐵劍。速度先快后慢。身上的凌厲氣勢,一點點,一點點的得到凝實。並在最後關頭,成功爆發,衍變成為劍勢。

咚!

無聲的炸響,在蕭易耳畔回蕩。

這個時候,要是有人在現場觀看,就會驚訝的發現。蕭易手中的鐵劍,在他出劍的瞬間里,會產生那麼一剎那的顫動!

在無極世界,武者修鍊功法、戰技、絕學時的狀態,很有講究。最好的狀態,便是和武器產生共鳴。

蕭易在入定狀態的幫助下,成功做到!

這也是他在修鍊殘缺的玄級功法時,沒有導致精神紊亂的根本原因。

唰!唰!

生鏽的鐵劍,伴隨蕭易的揮灑,彷彿重現往日的鋒芒。劍影如鬼魅遊盪,劍光如行雲流水,在空氣中輕快飄過。瀟洒的姿態,至少比先前流暢十倍。

嘩嘩——

蕭易揮劍之餘,感受到了自己體內,血液流動變的迅速。氣勢高漲,氣血旺盛,彷彿能隨時燃燒起來一般。

手中鐵劍顫動的頻率加快,隱隱間,有那麼一絲微弱的劍氣光芒,從劍身上,一閃而逝。

當然,這一幕沉寂在入定狀態的蕭易,沒有看見。他雙眼緊閉,意識、精神和手中鐵劍,綁定在一起。一遍又一遍的演練招式。

手上動作越來越快,閃爍劍光越來越亮。劍影疊疊,層出無盡。耀眼的劍芒,肆意濺射,在地上犁出一條條深入寸許的劍痕。

凝劍、拔劍、收劍,三個動作,不知演練了多少遍。

玄奧的入定狀態,刺激體內氣血,洶湧澎湃的到處亂竄。帶動元府里的元氣,開始淬鍊。

嗖嗖!

這一刻,蕭易的元府空間,化成了大海。醇厚的元氣,如同海水,一遍又一遍,不斷的進行沖刷、洗鍊、鞏固。

待蕭易停止練劍,內視元府時,發現那道由元氣凝聚而成的本命元環,已然精純明亮璀璨的如同一輪銀月。懸挂在元府中心,熠熠生輝。

「好!按照這個趨勢,最多三天,我就能突破至高級武徒!」蕭易大喜。

此刻的他,可以清晰感受到自己的進步。

開闢元府,不過半天時間,就能隱隱中展開再一次的突破。如此快的晉級速度,要不是蕭易親身體會,還真難以想象。

深呼吸,平緩心情。蕭易揮劍,再次修鍊。

元氣變的深厚,只是修為得到提升。《破天拔劍術》的威力,蕭易並未發揮出來。「破」字精髓,他也沒有掌握。

因此,沒一會,蕭易便又一次沉浸「入定」狀態。

空中的太陽,漸漸西斜。

小院里,蕭易持劍,對著牆角一塊半人高的巨石,猛地一刺!

唰!

劍光綻放,劍氣如虹。宛若游魚破出水面般,犀利彈射,擊中巨石。

嗤啦——

巨石彷彿變成一塊豆腐,被劍氣割出一道深達三寸的劍痕,差一點就一分為二,斷成兩截。

「成功了!」

蕭易收劍,抹了把額頭上的汗水,臉上湧現笑容。練了一下午,體內元氣基本耗盡,但他一點也不在乎。

《破天拔劍術》是殘缺功法,普通武者修鍊,十分鐘不到,就會因精神紊亂,大腦脹痛而放棄。

可蕭易沒有,他依仗強大的精神力,填補了空缺。並把《破天拔劍術》修鍊到半步小成的境界,成功掌握「破」字精髓。

破之一途,讓蕭易感覺自己即便手中無劍,也能施展《破天拔劍術》!

這個發現讓蕭易嚇了大跳。一般而言,劍術只有依靠劍,才能發揮出真正威力。

如果沒劍,那還叫劍術嗎?

… 沉吟了會,蕭易搖頭,壓下腦海中的雜念。

練了一下午,元府里的元氣,變的更加精純,調動起來時越發快捷靈便。

此刻的蕭易,憑藉手中鐵劍,就有信心打敗武徒境界的武者。便是對上武師,也有跡可循。



當然,想要做到一劍秒殺對手,蕭易還得經歷連番的實戰。一個武者的真正實力,需要綜合各方面因素。修為、境界、技巧、經驗,等等等等。

「我現在元氣精純,境界穩固。想要突破到高級武徒,還得藉助戰鬥的刺激。只是,這戰鬥怎麼來?總不能無端挑事吧?」

蕭易持劍而立,大腦轉動開來,琢磨怎麼和人打一場。

事實上,去武鬥場和人比斗,是最好的方法。可馬向榮不允許,蕭易只好放棄。

思考中,前院忽然傳來吵鬧聲。

蕭易皺眉,側耳傾聽了會,臉龐瞬間變冷。「鏘」的一聲,收劍歸鞘。蕭易抬腿,大步走了出去。

此時,在前廳大院里。

王魁帶著一幫小弟,耀武揚威,對蕭易譏諷嘲笑不斷。

「哎,想不到堂堂蕭易,成孫子了。」


「孫子好歹還是人,蕭易他可是一個高貴的混血兒。生父是條狗、生母是頭豬。最終生下他,在地上爬。」

「你太壞了,要我說蕭易是只王八!腦袋縮在龜殼裡,都不敢見人了!」

「王八?王八好歹會主動攻擊,蕭易連見對手的勇氣都沒有。他要是王八,早就餓死了!」

「哈哈哈……」

院子里笑成一團。

腿上敷著斷續膏,拄著拐杖的馬向榮,氣的臉上肌肉,抖動不停。

「你……你們不要太過分了!」

馬向榮臉龐漲紅,眼睛往外凸出,怒視著王魁,低吼道,「王魁,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易兒不會答應和王峰打的。我勸你從哪來回哪去,要不然……」

「要不然怎樣?」王魁滿臉桀驁,不屑道,「死瘸子,別以為你有斷續膏,就自以為可以恢復如初。我告訴你,即便你的腿真好了,我也可以重新打瘸!」

「你……」馬向榮氣急,胸口起伏,呼吸變困難。

「老馬,深呼吸、深呼吸。」劉氏在身旁,輕拍馬向榮後背,安撫道。雖然她也氣的不輕,卻知道這個時候打嘴皮子,是不明智的選擇。她真正擔心的,還是在後院練劍的蕭易。聽到這邊動靜后,跑出來。

以蕭易的衝勁,百分百會爆發衝突。

只是,她怕什麼來什麼。

大步走出來的蕭易,還未接近,便遠遠喝道,「王魁,早上沒把你打瘸腿,你是不是很高興啊!」

冰冷的聲音,透過空氣傳出來。

院子里,所有譏諷嘲笑中的少年,霎時啞嘴。臉龐上帶著驚恐,腳步不自然的往後倒退。

唯獨王魁,極力控制自己站在原地,咬牙吼道,「姓蕭的,你少他娘猖狂!」

「猖狂?」蕭易迎著王魁的目光,冷笑著走過來,「在金陽鎮,有誰比你更猖狂嗎?」

話音落下……

啪!

蕭易陡然揚手一巴掌曬在他臉上。

「你……」王魁捂住臉龐,眸中噴射憤怒的火焰,身體更是禁不住的顫抖。

「怎麼,你想還手?」蕭易冰冷如霜,「我說了,不要讓我再看見你,不然見一次打一次!」

嘎吱——

王魁拽緊雙拳,強忍住暴起反抗的衝動。深呼吸,低沉著嗓音道,「我不想和你斗,我今天來這裡,是送戰帖的。你蕭易要是有種,就接下戰帖。和我堂弟上擂台,決一雌雄!」

「戰帖?你堂弟?」蕭易眉宇微皺,思索王魁堂弟是誰。


邊上的馬向榮,看在眼裡,心頭猛地一跳,連忙搶先答道,「就是王峰!那個嗜武成痴的戰鬥狂!易兒,你可千萬別……」

「好,這戰貼我接了!」蕭易痛快應道。

他正缺對手,增加實戰經驗,那王峰便自動送上門來,高興還來不及呢,又豈會拒絕。

只是。

這句話聽在馬向榮和劉氏的耳中,二老雙腿一軟,「噗通」聲響跌坐在了地上。

「易兒,你……你怎麼就不聽話呢!」馬向榮痛心疾首的拍著地面,哭腔喊道,「那王峰是個瘋子,每次和人打架都會發狂,出手毫無顧忌。你和他打,會被打死的!」

「易兒,聽娘的話,不要打架好不好?」劉氏抹了把眼角淚水,哽咽道,「再過兩天,就是飛雲宗的入門考核。這個時候你要是出事,那就全毀了!」

王峰的名頭太響了。

別說普通少年,就是那些修鍊了功法、武學的少年人,也不是他的對手。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便是王峰一旦打起來,就會陷入發狂狀態。

瘋子已經很可怕了。這要是再開闢元府,單拳擁有八百斤的力道。誰敢和他比試?

飛雲宗也正是考慮到這點,才沒有招收王峰進門。一個宗門固然需要天才弟子,但門面同樣重要。以王峰嗜武如痴、嗜戰成狂的性子,遲早會惹出大麻煩。

因此,像王峰這樣的定時炸彈,誰也不想留在身邊,給自己招惹事非。

「爹、娘,你們放心,我有分寸。」

蕭易蹲下身,攙扶起二老,勸說道,「那王峰是很強,可我並不是沒贏的機會。」

「沒錯,蕭易現在開闢了元府,打贏我堂弟,那是輕鬆至極啊。」王魁咬牙,在一旁「好心」的幫襯道。

「對,對,蕭哥最厲害了。」

「我早就說了,以蕭哥的韌性,遲早會成功的。現在看見了吧,蕭哥開闢元府,已經是名響噹噹的武者了!」

「蕭哥加油,我支持你。」

「我也支持你!」

……


一幫小弟跟在王魁後面,附和喊道,試圖讓蕭易接下戰帖。然後,被王峰打的斷手斷腳,連他娘都認不出來!

「閉嘴。」蕭易冷喝。

凌厲的氣勢衝擊下,王魁等人戛然而止。

「戰帖留下,人給我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