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兮感激雪嵐之後,就抱著小女兒轉身離開。

玄霄蹙眉,面前有妖王阻攔,他暫時無法抽身。

斬雲鶴忽然來攔截蕭兮,卻被雪嵐擋住。

斬雲鶴氣的快要爆炸了:「雪嵐,你真是瘋了,放走赤邪,三界將永無安穩之日。」

雪嵐撇了一下嘴角:「我看你才是瘋魔了,那小娃娃是九尾神狐,擁有神靈庇佑,所以玄霄的仙劍都無法傷及她半根毫毛,斬師兄若是執迷不語,早晚造天譴的。」

斬雲鶴表情古怪,眼中似閃過駭然,剛才玄霄用仙劍擊殺小娃娃,他也看到了,只是他沒想那麼多,以為赤邪故意躲在嬰兒體內,那仙劍不傷凡體。


聽雪嵐如此一說,他似乎想到了什麼。

九尾神狐?

那小娃娃被擊殺的時候,身後忽然長出九條尾巴,那尾巴有聖潔的神光和玄霄的仙劍之光相互沖抵,難道她真的是九尾神狐?

如此一來。

那蕭兮豈不也是九尾神狐?還是她的夫君是九尾神狐?

斬雲鶴腦中一片混亂,他沒再追蕭兮和小娃娃。

忽然,一團黑煙乘虛鑽入他的身體,斬雲鶴髮現的時候,已經晚了。

玄霄的劍,對準斬雲鶴身體:「孽畜,出來。」

斬雲鶴眼珠被濃稠如墨汁的黑煙熏滿,他忽然張狂的笑了:「殺了我啊!玄霄,殺了我,他也得死,拖你們天瑕山的一個長老陪本座去地獄,本座也不孤單。」

*************

蕭兮抱著孩子來到天瑕山的腳下,一個玄色的身影正好要上天瑕山。

「兮兒。」


鳳凌然看到愛妻,緊繃的俊臉,一陣歡喜,他看到蕭兮懷中抱著一個九條尾巴的嬰孩,他怔了怔。

「兮兒,這是……我們的孩子?」

蕭兮也沒想到在這裡會遇上鳳凌然,心中百味交雜,把孩子遞到鳳凌然的懷中:「是的,她是我們的孩子,是個女兒。」

可能是父女連心。

小娃娃一碰到鳳凌然,就高興的在他懷中又蹦又跳,九條大尾巴不停的搖晃,咿咿呀呀叫個不停,可愛極了。

小娃娃的身體很軟,又這麼點大,鳳凌然很小心的抱著她,怕把她弄壞了似的。

「凌然,你先帶孩子離開,我還有點事。」

妖王是為了救她的孩子,現在置身危險的境地,她不能做個忘恩負義的人,只顧自己和孩子的安危,至妖王於不顧。

鳳凌然忽然拉住了她,蹙眉道:「我們夫妻本是一體,你有什麼事,不能告訴我的?」

蕭兮眸色微閃,她知道鳳凌然和妖王水火不容,這要讓鳳凌然去救妖王,可能嗎?

蕭兮寧願相信母豬會上樹,也不願意相信,鳳凌然肯去救妖王。

不等蕭兮開口,一個身影從天瑕山歪歪斜斜的飛了下來。

兩人一瞅,是斬雲鶴。

蕭兮先拔劍,二話不說,就要殺了斬雲鶴,他連躲了幾招。

「別打,別打,蕭兮,是我,令兒乾爹。」

妖王用斬雲鶴的聲音說話,難免滑稽,他看小娃娃的眼神,卻是充滿了慈愛,不像斬雲鶴,一臉殺氣。 韓簡收到莫莉委屈的眼神,安撫地拍了拍她的小手,警告地撇了拉納一眼,讓他收斂一點,拉納吐了吐舌頭,沒敢再說話,轉頭想吃那些美式菜,z國菜雖然不咋地,可是那些本土菜看著應該不錯,可是他卻發現面前哪還有牛排和蝦,就只剩下了幾片孤零零的土豆朝他冷笑。

哪個王八蛋把我的菜給吃了?拉納氣得差點要跳起來了,眼皮子底下的菜居然都能被人搶了,拉納一扭頭就看見了小魚這傢伙小嘴吃得油汪汪,兩個腮幫子一鼓一鼓的,面前擺了好幾個空盤子,最後一隻蝦正在他的小手裡張牙舞爪,看見拉叔叔眼巴巴地看著自己手上的大蝦,小魚很大方地把油乎乎的蝦遞給拉納,拉納嫌棄地看了看那隻大蝦,這還能吃嗎?

韓簡出聲拯救莫莉的尷尬,「每個人做出來的菜口味都有些差別,也許史蒂文和拉納湊巧就喜歡我妻子莫莉做菜的口味,晚上有空讓莫莉為摩爾先生和摩爾夫人做幾個小菜,看看是否合您二位的口味。」

老摩爾夫婦當然點頭應允,說實話,他們也吃不慣桌上的那些菜,而且他們也對莫莉的菜很好奇,到底好吃到了什麼程度,才會讓兩個兒子每次吃飯都要懷念一遍。

「好啊,我要吃紅燒肉和紅燒豬尾巴,還有那個豬大腸一定要的。」史蒂文忙不迭地點起了菜,美國人本是不吃動物內髒的,不過自從在三亞吃了莫莉做的酸菜炒豬大腸后,那種又酸又辣又咸又鮮又勁道的口感實在太對史蒂文胃口了,一盤豬大腸幾乎都進了他的肚子。

「那我要揚州炒飯和宮爆雞丁,莫莉你辣椒少放點。」麥瑟夫也來湊熱鬧。他和莫莉第一次見面,莫莉請他吃的那碗揚州炒飯的味道讓他永遠都記得,回到美國后,他也去中式餐廳吃了好幾次,看著都差不多,可是卻已不是那種味道。

莫莉表情慢慢恢復正常,她笑道:「好啊。晚上你們想吃什麼我都做。不過材料得讓廚房準備好,呆會我會列一張清單的。」

拉納也在一旁嚷道,「表嫂。還有我,我要吃爆炒鱔片、松鼠魚、糖醋排骨、拔絲香蕉、西施豆腐,還有那個餃子也包點唄!」

「我給你做竹筍炒肉絲,讓你吃個飽!」莫莉笑眯眯地說著。眼裡卻寒光閃閃,讓拉納心裡不住打鼓。竹筍炒肉絲是什麼菜?好吃嗎?

老摩爾夫婦微笑地看著這些年輕人,真熱鬧啊,家裡可是好久沒有這麼熱鬧了,就連麥瑟夫都會開玩笑了。這可讓他們老兩口大開眼界,沒想到他們那個一絲不苟的大兒子居然也有這麼輕鬆的一面。

麥瑟夫讓僕人撤下了z國菜,重新上了一些熱乎乎的本土菜。其實這些美國菜味道都挺不錯的,雖然裡面有好多調料莫莉都不認識。但是吃起來都挺好吃的,莫莉吃了好多,把面前的菜基本上都吃完了,摩爾夫人笑眯眯地看著莫莉,這個女孩子真可愛,一點也不像其他的那些姑娘,吃飯就像吃藥一樣。

韓簡則不停地替莫莉剝蝦,莫莉喜歡吃蝦,可是卻不耐煩剝,每次吃都是粗粗地咬幾口,就連殼帶肉地吃了下去,把韓簡看得直皺眉頭,也不怕卡喉嚨?於是從此以後,每次吃蝦,韓簡就會負責替她剝蝦殼,讓莫莉吃得很過癮。

小兩口可真恩愛,老摩爾夫婦慈祥地看著這兩口子,你儂我儂,整個房間都充滿了粉紅色的泡泡,愛情真美好啊!可惜,家裡的兩個傢伙一點都不體貼老人的心情,總是不肯帶女孩回來,家裡每天都是兩個光棍轉來轉去,顏色太單調了!

午餐在愉快的氣氛中結束了,他們幾人來到了客廳,僕人為他們上了茶,韓簡也不浪費時間,先給摩爾夫人測起了脈,摩爾夫人經過這幾個月的藥丸調養,身體已經好了很多,就連臉上的皮膚都飽滿了許多,看起來風韻猶存。

韓簡替她把兩隻手都把了脈,沉呤了一會,說道:「夫人您是因為懷孕的時候受過驚嚇的緣故,那次流產對您的身體傷害很大,再加上您這些年一直都有些憂鬱,所以才會導致身體越來越差的。」

「流產?怎麼回事?媽媽,您什麼時候還流產了呢?」麥瑟夫一直都以為母親是因為生史蒂文的時候難產才導致身體不好的,怎麼會流產呢?

「唉,這件事我一直都沒對你們兩兄弟說,你們兩個中間本來還有一個女孩的,如果活著的話,年紀應該和韓太太差不多年紀,那個時候你們媽媽已經懷孕五個月了,去醫院檢查都說是個女孩,我和卡羅琳(摩爾夫人)都非常開心,生一個小公主一直都是我們兩人的願望,可是沒想到…..」老摩爾先生臉上露出沉痛的神色,摩爾夫人掩面哭泣了起來,可想而知,這件事對他們兩人造成的痛苦非常深。

「我怎麼不知道媽媽那時懷孕了?」麥瑟夫走到摩爾夫人身前,輕擁著母親安慰她。

「那時候你還只有兩歲,而且出事的時候你在西雅圖你外婆家裡,當然不知道這件事。」老摩爾先生說到。

「媽媽是因為什麼才流產的?韓簡說媽媽是因為受到了驚嚇,為什麼媽媽會受到驚嚇?」史蒂文也沒想到他的上面竟然還有一個姐姐。

「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而且我也替我的女兒報仇了。」老摩爾似乎不願意再提起這個話題。


「夫人還是要放寬心情才好,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好了,我們要向前看,沒準麥瑟夫和史蒂文他們很快就會為您生個漂亮可愛的小孫女的。」莫莉也安慰摩爾夫人,想來當年應該發生了一些難以忘懷的事情,才會讓摩爾夫人一直耿耿於懷。

摩爾夫人在麥瑟夫的安慰下也舒緩了心情,她微笑著說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就是做夢都會笑醒的,可我這兩個兒子卻一個個都不願意結婚生子,眼看著我的朋友們都升級做祖母和外婆了,只有我還依然是媽媽。」

「按照我們z國人的說法,結婚這種事情是要看緣分的,愛情總是在不知不覺中來到,您放心,我看您很快就會升級做祖母了,家裡不僅會有小公主還會有小王子的。」莫莉剛才不自覺用觀相術看了一下摩爾夫人的未來,摩爾夫人坐在陽光和煦的花園長椅上,面事微笑地看著前面三個嬉戲的孩子,一個女孩,兩個男孩,從面容上看起來和摩爾夫人都有些相似,應該是麥瑟夫或史蒂文的孩子。

摩爾夫人聽兒子說起過莫莉的本事,對於z國的相學,摩爾夫人不像其他美國人那樣認為是夸夸其談,她是非常相信的,也許是因為她本身帶有z國血統的緣故,此刻聽莫莉這麼說,她興奮得連連問道:「真的嗎?真的有小公主和小王子,哦,天啊,要是這樣可真是太開心了!莫莉,你說我現在是不是應該去布置嬰兒房了?不,我還要添置一些嬰兒衣服,還有玩具,哦,事情可真多,我以後可得忙起來了!」

大家看著一下子就變了一個人似的摩爾夫人,哪還像之前那個憂鬱老氣的老太太,現在完全是活力四射,彷彿年輕了十歲,「天,莫莉你可真厲害,一句話就能讓媽媽返老還童!」史蒂文喃喃地說著。

老摩爾也對妻子的改變非常開心,卡羅琳本來就是個開朗活潑的性格,自從那次出事後才變得敏感脆弱憂鬱,身體也越來越差,也讓他一直心懷愧疚,都是他的錯,沒有保護好妻子,現在卡羅琳能夠恢復正常,最開心的當然是老摩爾了。(未完待續) 蕭兮皺眉,收了劍:「妖王,你怎麼跑到斬雲鶴身體里去了?」

鳳凌然一聽是妖王,這混球還說是他女兒的乾爹,鳳凌然當場就冷了臉。

「飯可以亂吃,話別亂說,我女兒和你可沒有半點關係。」鳳凌然冷冷的說道。

妖王這才主意到抱著令兒的男人。

這不是……鳳凌然?

令兒是他女兒?

妖王怔了怔,又看到令兒身後九條蓬鬆的大尾巴,他立即明白了什麼,驚訝的看著蕭兮道:「你……你就是那隻九尾狐?」

蕭兮有點尷尬的點了點頭。

妖王忽然哈哈大笑,斬雲鶴身體不太好,他笑的都吐血了,也掩飾不住心中的驚喜。

看到蕭兮遞過來的丹藥,妖王擺了擺手。

「本座沒事,是斬雲鶴的破敗身子,他要吐血,不是本座,你的丹藥留著,別給這種人渣吃。」

蕭兮嘴角微抽,拜託,妖王大人,你現在用的是斬雲鶴的破敗身子,他身子不好,你能好到哪裡去?

像妖王這種損人一千,自損八百的想法,蕭兮也是服了。

「太好了,本座還以為你被天瑕山那群龜孫子弄死了,現在你沒事,真的是太好了。」妖王發自肺腑的說道。

鳳凌然聽到妖王的話,黑眸閃過幽冷,他找到紫衣的魂魄,但沒想到卻置自己心愛的人於危險的境地,他真是該死。

「走吧!回我妖宮,本座要大擺宴席,好好的慶祝一番。」

鳳凌然自然是不願意去的,蕭兮跟他說了妖王冒著生命危險,到天瑕山救小娃娃的事之後,鳳凌然對妖王存了一絲感激之心。

晚上,妖宮非常熱鬧。

坎魔帶著墨兒站在妖宮之外,他有點猶豫道:「小主人,你確定是這裡?這裡可是妖王的底盤,你的娘親會在這裡?」

如果不在,擅自闖入妖宮,妖王那種陰怪性格的傢伙,是不會放過小主人的。

墨兒用力的點頭:「我感受到娘親的氣息,也感受到了爹爹的氣息,還有一股很熟悉的親人般的氣息,墨兒可以確定,娘親和爹爹都在這裡。」

坎魔見墨兒如此肯定,他道:「好,坎魔帶小主人進去。」

坎魔抬手,釋放出強大的魔氣,強行打開了妖宮結界。

妖兵感受到異動,立刻跑了過來,看到坎魔帶著一個小男孩,妖兵憤怒道:「大膽人類,膽敢擅闖妖界?」

「放肆,蝦兵蟹將,焉敢對我小主人無理?受死吧!」

坎魔最不能忍受任何人,任何妖對墨兒無禮,他身上魔氣狂漲。

妖兵駭然:「你是魔?」

「哼。」

「自古妖不犯魔,魔不犯妖,你為何要帶人類小孩,來我妖族搗亂?」妖兵看到坎魔如此強大的魔力,心中知曉上前恐怕會灰飛煙滅。

「我小主人的娘親在此處,識相的就給我滾開,擋道者必死無疑。」

坎魔動怒,那表情是非常可怕的。

「坎魔伯伯,你不要對他們這麼凶,墨兒來跟他們講道理。」

墨兒一說話,坎魔身上的魔氣收斂了大半。

「小主人,您有所不知,跟妖講道理是對牛彈琴,不如動手,讓他們知難而退。」

「娘親在這兒,坎魔伯伯動手不太好。」

墨兒是很理智很聰慧的一個孩子,他不知道娘親為什麼在這兒,但是他知道,一定不能動手。

「去稟告你們妖王,魔族南宮湚求見。」

一襲白衣的男子出現在墨兒和坎魔身後,聲音溫潤的就像美玉。

「師傅。」

「主人。」

墨兒和坎魔異口同聲的叫道。

「南宮湚?你是什麼人?」

「魔族之王。」

南宮湚對墨兒微微點頭,聲音淡淡的說道。

妖兵互看一眼:「閣下稍等。」

一溜煙的跑去找妖王。

此刻。

妖王設宴,女妖穿著各種人類花式的衣服,圍著火堆跳著歡快的舞,會音律的小妖,奏著不算好聽,但也不難聽的樂器。


妖王抱著酒罈子,臉上已經醉醺醺的,搖搖晃晃來到了蕭兮和鳳凌然的面前,舉起酒罈:「令兒她爹,我們來干一壇,慶祝救回令兒。」

鳳凌然蹙眉,壓根就不認妖王給他女兒娶的名字。

他裝作沒有聽到,自顧自的吃酒。

蕭兮抱著咿咿呀呀的小女娃,看到妖王先干為敬,剛喝完一壇,就開始吐血,她勸道:「妖王,你不要喝了,喝酒傷身,你都吐血了。」

妖王頂著斬雲鶴的臉,高興的哈哈大笑:「我要喝,我今天太高興了,你不要勸本座,這身體又不是本座的,喝傷了,喝死了,都是斬雲鶴那隻老狗。」

斬雲鶴被妖王佔據了身軀,他的神識能聽到妖王說的話,慪的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

妖王,你這個卑鄙無恥的王八蛋,有本事放開我的身軀。

蕭兮嘴角抽了抽,不敢苟同。

「報……魔王求見。」

妖兵跑來,跪在妖王面前。

「不見不見,叫他滾。」

妖王眼睛醉醺醺的盯著蕭兮懷中的小女娃,哪有心思去見什麼魔王?他想抱一抱自己的乾女兒。

「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