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美芳提前已經準備了很昂貴的療傷丹藥,即使不能迅速的將其治癒,也可能將傷勢穩定住。

接下來,葛美芳手臂上面的鮮血已經緩緩凝固起來,但她只能勉強維持著,卻不能進行反攻。

慕容清柔喊道:「葛妹妹,你堅持堅持,我解決掉這隻銅人,就過去幫你。」

慕容清柔在仔細觀察著銅人的弱點,只要找到了真正的弱點,就可以將其真正給解決掉。

和慕容清柔等人一樣在和銅人戰鬥的,還有天雲傭兵團錢慶偉一行人,他們可就沒有慕容清柔一行人的厲害了,在銅人的強力攻擊下,已經有兩人死於非命。

這時候,真正擊敗銅人的只有唐嫣一個。

唐嫣將兩隻銅人擊敗以後,並沒有立刻離開偏殿。

「這兩隻銅人可是好東西,將其帶回去,請人修補一下,就能當做重要的底牌來使用,在武王以下境界都很實用。」唐嫣覺得將兩隻銅人扔掉很浪費。

儘管乾坤戒指能裝的物品有限,但唐嫣想了想,最終還是將其收進自己的乾坤戒指裡面。

收走兩隻銅人以後,唐嫣就已經將目光投向那扇龐大的銀白色大門上面。

只要推開那扇銀白色大門,唐嫣就可以順利的進入正殿裡面。

而所有的寶物都在正殿當中,不過,寶物數量並不多,這也是可以理解的,單看這處地宮裡面的十二道通道裡面的各種機關,就可以看出,這處地宮在禁地魔宮當中其實並不重要,屬於比較低檔的地宮。

當年禁地魔宮強盛的時候,類似這樣的地宮至少有上百個,甚至還有更好的地宮。

不過,這處地宮在一般武者看來,還是很有探索的價值。

唐嫣不再耽擱時間,快步向前方走過去。

一直走到銀白色的大門面前,唐嫣手掌按在上面,用力的一推。

「咔咔……」

隨著機簧轉動的聲音響起,前方的銀白色大門便緩緩的從外面打開。

唐嫣目光之中,便出現了一座富麗堂皇的正殿。

四處牆壁上面,同樣有著很多發光的明珠,將整座大殿裡面都照亮了。

大殿中間,沿著中間的地毯,兩邊分別都有著桌椅,桌子是玉石雕刻而成的,而椅子也同樣和桌子進行配套,整體看起來,用一句話來形容,那就是「高端大氣上檔次」。

而在最頂端有一個黑色的寶座,同樣是使用一整塊的石頭雕刻而成。

但誰能夠想到,真正的寶物是在那處寶座內部。

如果不能找到關竅,很難找到其中的寶物,但唐嫣對機關的了解,只要一眼,就能看清楚。

唐嫣站在大門口,沒有魯莽的走向前方的寶物所在的黑色寶座,而是停留在原地。

因為那處寶座附近布滿了各種機關和危險,如果不小心的話,就很有可能死無葬身之地。 唐嫣手掌一探,便已經從乾坤戒指裡面取出一堆的小鵝卵石!

這裡的機關沒有足夠的壓力衝擊,根本就試探不出,更是讓人防不勝防。


唐嫣手掌用力,小鵝卵石們一個個發出了尖銳的嘯聲,以極快的速度向遠方快速的衝過去。

唐嫣拋出去的小鵝卵石並不是漫無目的,而是有著比較明確的方位,每隔半步左右就釋放出小鵝卵石,而且附加在上面的力量恰到好處。

唐嫣也不能確定,就一定能試探出來,但多少總會有作用。

小鵝卵石們全部都釋放出非常尖利的嘯聲,以極快的速度向前方衝過去。

正好,都落在地上。

「轟……轟……」

隨後,地面上彷彿一種奇異的力量被觸動,一道道光焰無形當中衝出。

幽藍色的火焰一噴就是一人高,還有恐怖的雷電,在一段範圍內不斷的爆裂著,甚至還有冰刃的旋動,風刃的攻擊,每一種攻擊應該已經到了武者能夠達到的巔峰。

只要稍稍不小心一些的話,都極有可能會在恐怖的攻擊下死於非命,畢竟力量層次太高,已經非唐嫣這個境界能抵擋的了。

那些攻擊只是在小鵝卵石接近的一瞬間發生作用,而緊接著它們又消失無蹤,就像從一開始就根本不存在一般。

而如此一來,唐嫣想要通過,就必須從中間的縫隙當中插過去了。

彎折極多的縫隙其實就是一條完整的道路,但只有那麼唯一的一條,唐嫣雙目微微合上,剛才那些光芒閃爍而帶來的焰芒,久久的停留在她的記憶海裡面,無比的清晰。

而唐嫣就在那些紛亂紛亂嘈雜的道路上面找到了唯一的一條縫隙,隨後,是唐嫣抬起一張精緻的小臉,毫不猶豫的邁步向前衝去。

在這一刻,唐嫣神色極為的冷靜,非常從容的縫隙當中穿行。

只要踏錯一步,唐嫣就會死去,所以這是考驗她觀察能力和記憶能力的時候。

唐嫣雙足在地面上輕輕一點,就飛快的前進,但是短短的距離,她就已經奔行了很長時間,因為彎折非常的多。

一直等到唐嫣成功的穿行過去以後,她便站定在黑色寶座的旁邊,然後抬起腳,向前方踢去。

靴子的頂部碰到一個寶座側面的凸起,隨著咔咔的聲音,那處凸起便以極快的速度沉下去。

到了此時,唐嫣才長舒了一口氣。

唐嫣踢中的凸起不是打開寶座的按鈕,而是關閉陣法的按鈕。

只要將其踢中,然後按鈕凹陷下去,剛才的那些極為恐怖的術法攻擊,都將不會再出現,因為連環陣法已經被關閉起來,不能起作用了。

唐嫣順手將陣法給關掉,誠然能給慕容清柔等人帶來一些便利,但接下來唐嫣就會將寶物取走,就算慕容清柔等人能夠來到此時,到時候什麼都得不到。

唐嫣唇角上揚,一雙杏目當中便是流露出絲絲笑意。

唐嫣雙手卻絲毫不耽擱,時間有限,一定要趁著其他人沒有進入大殿之前,將所有的寶物都拿走!

唐嫣手掌一探,已經摸在了寶藏下方的角落裡面,然後在不斷的摩挲著,很快便是找到了一排按鈕。

這裡的機關設計相當的科學,想要打開,要按照正確的次序,如果順序按錯了,不光打不開寶座,還會面臨著強大的反擊。

唐嫣全身籠罩起了一層碧玉般的光暈,這是開啟了碧玉神魔體的徵兆。

而與此同時,唐嫣纖細的手指已經在寶座的按鈕上面按動起來。

等到手指按動五個按鈕過後,先是停頓了一會,很快五個按鈕忽然同時塌陷下去,隨之響起一陣機簧轉動的咔咔聲音。

很明顯,這是一種機械式的機關,而不是那種使用陣紋的陣法,當然,也不可否認,在內部還刻錄了很多的陣紋。

不過,那些陣紋就已經和機關沒有關係了,主要是為了發動攻擊的。

陣法的陣紋非常的神秘,玄奧,按照唐嫣的理解,那就是一種特殊的暗碼,而且是能夠和天地溝通的「奇異密碼」。

所以在刻錄陣紋的時候,不能有半點偏差,否則就會發生極大的問題。

寶座裡面的機關成功的打開以後,唐嫣才長舒了一口氣。

手掌按在邊緣,稍稍用力,唐嫣將整個寶座都掀起了大半截,寶座還有一部分連接在上面,但大部分都已經被抬起來了。

唐嫣抬眸望去,只見在寶座下方有一個暗室,此時呈現出打開的狀態,裡面凌亂的堆著幾樣東西。

一塊獸頭令牌,上面鐫刻著很多神秘的花紋,通體是暗黑色,不像是金屬製作,反倒是像是一種妖獸的骨頭製作而成的。

在獸頭令牌的旁邊,還有三本獸皮書卷,以及一些乾枯了的草藥還有玉瓶子。

獸皮書卷不容易損毀,所以還是能夠使用的,至於玉瓶子,等到唐嫣將上面的塞子拔出來以後,便聞到一股極為難聞的氣味。

「時間長了,都已經壞了,這樣……那就留給慕容清柔他們好了,免得他們空手而歸嘛,他們應該好好感激我一番才對啊。」

唐嫣停住身形,此時,她的目光望向角落裡面最不起眼的那件物品。


此時,她的心跳明顯已經開始加速了。

角落裡面那件灰撲撲的手鐲,上面有著很多刀劈劍砍的痕迹,從表面來看,完全就是個不值錢的貨色。

但是,唐嫣知道,不值錢的灰色手鐲才是這些物品當中價值最高的,就連那塊獸頭令牌都遠遠比不上。

但現在唐嫣沒有時間來研究灰色手鐲裡面的奧秘,袖袍一揮,將裡面的幾件物品都收進乾坤戒指裡面。

隨後,唐嫣便在耳邊聽見了附近傳來咔咔的聲音。

「怎麼來這般快?」唐嫣微微吃驚。

現在想要立刻離開已經來不及了,好在唐嫣提前就已經考慮到這種情況,迅速的在身上披上黑色的紗衣,頭上戴著黑色斗篷,臉上蒙上面紗。

即使和慕容清柔等人正面遭遇,也不讓她看到自己的真面目,這便是唐嫣心中所想。 隨後,唐嫣前腳的小靴子在地上一踏,身體凌空而起,幾個翻身便來到附近的一根大柱子旁邊。

硃紅色的柱子足夠粗,完全能將唐嫣的身體遮擋起來。

但唐嫣不僅僅是躲避那麼簡單,她早就算好了離開這處地宮的方法。

離開地宮的辦法有好幾種,其中一個最為便捷的暗道就在柱子旁邊,不過想要將暗道打開,必須持續的輸入玄氣,才能讓多少年都沒有使用過的暗道重新開啟出來。

就在唐嫣藏好身形,開始輸入玄氣進入暗道裡面的時候,附近的銀白色大門打開,三道身影從裡面飛掠出來。

「終於出來了,那銅人好厲害。」慕容清柔神色鎮定,但眼中不免有一些懼意。

除了慕容清柔只有手臂受了輕傷之外,葛美芳和南宮殘陽都遭到了重創。

葛美芳和南宮殘陽的身上到處都是乾涸的血,衣服更是凌亂,很多處都被劃破了。要知道,他們穿的都是布置禁制的法袍,普通的刀劍根本就刺不穿,可想而知,銅人有多強。

葛美芳臉色蒼白,小手捂口,時不時的咳嗽幾聲。

南宮殘陽倒是鎮定如初,不過在受此重傷之後,原本的氣質改變了大半,多少顯得有一些狼狽。

「銅人之事是個教訓,以後要更加小心謹慎才是。」南宮殘陽微微嘆息道。

「幸好我們已經闖過來了,不過,這處大殿裡面似乎也暗藏著危險,我們一定要小心。」慕容清柔如玉般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謹慎之色。

經過了剛才的那一劫,三人都有些草木皆兵,看到任何東西,都不能輕易靠近了。

而就在他們三人準備向前方走過去的時候,忽然另外一側的銀白色大門打開,四道身影從裡面衝出來,一個個身上帶傷,狼狽不堪。

此時,那四道穿著藍色道袍的身影和慕容清柔等人對望幾眼,雙方都是微微一愣。

穿著藍色道袍的便是天雲傭兵團錢慶偉一行人,為首的錢慶偉眼睛裡面閃過震驚之色,抬起手指厲聲道:「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明知故問,你就是天雲傭兵團錢慶偉吧,怎麼這般傻氣呢?」慕容清柔反唇相譏,直接抨擊過去。


「難道,你們三個人跟在後面進來了?真是卑鄙無恥!」錢慶偉大喝一聲,臉上露出極為生氣的臉色,他辛辛苦苦,終於進入了禁地魔宮的這處地宮,原本想著能得到好東西了,但卻根本沒有料到,來到此地卻跳出這麼三個陌生人出來。

至於三人的身份,錢慶偉也看不出來,但他絕對是充滿了殺心。

「卑鄙無恥?當真是好笑,我們是得到地圖,然後才進入此地的,哪個跟在你們後面?」慕容清柔繼續道,對於錢慶偉等人,她沒有絲毫畏懼。

因為,錢慶偉等四人受傷可不輕,更重要的是,記得原本錢慶偉等人是九個人來著,現在只有四個人出現,其他五個人肯定是死在銅人的長戟之下。

九個人聯手攻擊銅人,都還死掉了五個,可想而知有多麼廢物。

以慕容清柔的自傲,以及屬於滄源傭兵團高高在上的慣性,自然不屑於這些傭兵團的成員了。

「不管你們是怎麼進來的,現在請你們立刻後退,這裡的寶物是屬於我們天雲傭兵團的。」錢慶偉踏前了一步,手掌上面抓著一根拂塵,冷聲道。

「天下寶物,有德之據之,所以,也請你們離開此地,否則便不客氣了。」慕容清柔語氣冰寒,直接與其針鋒相對了起來。

經過了銅人一戰以後,無論是慕容清柔等人,還是錢慶偉等人,其實都十分疲倦了。

但是,來到這處大殿裡面,這一戰卻在所難免。

口舌之爭,終究是虛妄,能不能獲得寶物,主要還是依靠真正的實力。

誰的拳頭夠大,便能夠得到寶貝,天武大陸往往就是遵循這麼赤,裸裸的弱肉強食叢林法則。

錢慶偉吸了一口氣,身形猛然向前躍去,大喝一聲道:「就讓你嘗嘗,我天雲傭兵團的雲拂針!」

在玄氣的灌注下,錢慶偉手中拂塵上面的白須,一根根的就像是鋼針一般,上面靈光閃爍,向前方席捲過去。

如果一般武者被其擊中,不光全身防禦被破除,身上更是會多了很多個透明窟窿。

慕容清柔臉上浮現出一絲冷然,酒紅色的長發微微飄蕩起來,她手掌一抬,便是在手上出現了一幅造型極為華麗的大弓。

弓身上就像是使用翡翠瑪瑙一起雕刻而成,更是有很多奇異的金屬,而弓弦火紅色,不知是什麼製作而成,但卻十分的堅韌。

慕容清柔根本沒有搭上弓箭,而是抬起一隻腳踏在弓弦上,身體彎起來,姿態優美,將女人的柔美和剛毅完美的結合在一起。

「流星趕月!」慕容清柔輕輕一喝。

前足輕輕一收……

唰的一聲,空空的弓弦彈回去,響起了一道巨鳴,隨即一道火紅色流星便是以極快的速度向錢慶偉衝去。

錢慶偉身前的拂塵正好和火紅色流星撞擊在一起,一聲悶哼一聲,他的身體已經倒飛了出去,翻了幾滾才摔在地上。

眾人皆是愕然!

錢慶偉是五階的武者,僅僅在一擊之下,就被慕容清柔擊敗,也怪不得讓眾人吃驚了。

唐嫣站在柱子後面,瞳孔微微收縮。

慕容清柔比她想象的還要強,她手中拿著的是一件很強的兵器,應該是特殊的法兵。

儘管她還不能釋放其全部的力量,但加上她那「流星趕月」箭術,擊敗受傷實力大降的錢慶偉,也並不是不能理解的事情了。

天雲傭兵團的其他三名武者,立刻轉身向錢慶偉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