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飛見李月珊很執拗,便是抱住李月珊,讓她感受自己的懷抱,李月珊的情緒穩定了很多。

「叮叮叮。」

此時葉飛的手機響起,他連忙看了一眼,是江月打來的電話。

「喂,老婆,你在哪裏?」

葉飛看到江月的電話后,便是很興奮開心,他連忙接通。

「我懷孕了,可能是個男孩。」

江月對着葉飛說着,語氣很平靜。

「我的天啊,懷孕了?我的天啊!」

葉飛知道是自己從a區監獄前後,和江月親熱了幾天,到現在,可能有兩三個月了,葉飛很開心,江月也懷孕了。

「你回來吧,我在天城,我要好好照顧你。」

葉飛開心的問著江月。

「不了,我需要冷靜放鬆一下,我在少數民族,這裏民風淳樸,草原和大山都有,遠離繁華,等我心情好了,就回去見你。」

江月對着葉飛說着,明顯是現在不想回來,葉飛情緒略微低落了下來,江月為自己承受的太多了,還在生自己的氣,對自己很失望,葉飛嘆息一聲,對江月的虧欠是很多的。

「對不起,老婆,跟着我讓你受苦了,沒有好好陪伴你身邊。」

葉飛對着江月道歉,這份遲來的道歉,希望可以慰藉江月的內心。

「沒事,老公,我只不過是調節心情去了,我會回來了,這次給你打電話,是讓你給我們的兒子取個名字,叫什麼呢?」

江月問著葉飛,葉飛猛然之間也不知道叫什麼,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了。

「我不知道哎,太突然了,我都懵了。」

葉飛吞了一口口水,對着江月說着。

「你覺得叫葉青瓷如何?」

江月問著葉飛,葉飛聽到葉青瓷這三個字后,便是眼前一亮,很好聽。

「會不會不吉利?青瓷青瓷,和輕辭同音,會不會年紀輕輕就辭世了?」

葉飛問著江月,覺得不吉利。

「我呸!」

「你就不能往好的地方想?青瓷,青年雌雄沖雲天,你懂個屁,就叫青瓷,掛了。」

嘟嘟嘟……

江月說完就掛掉電話,葉飛瑤瑤頭,從江月的語氣之中,葉飛知道她的心情還是好了一些的,江月要出去放鬆心情,也不一定是壞事。

葉飛轉頭看向李月珊,而李月珊則是心情沉重,葉飛便是皺着眉頭,曾經那個身穿淡黃色長裙,鵝蛋臉的清純女孩,已經不在了,如今是滿臉愁容,還夾雜着幾根白髮,李月珊把最好的年華給了葉飛,如今已經變成中年人。

「我們一起教育葉善,我相信葉善會變得善良的。」

「嗯。」

李月珊點點頭對着葉飛說着,內心安定了幾分,夫妻之間最重要的是相敬如賓,而不是互相指責。

葉飛給宋紅顏打了一個電話。

「喂,處理完了嗎?」

「處理完了。」

「嗯,好,定個酒店,咱們吃個團圓飯。」

「嗯,好,玫瑰酒店吧。」

葉飛和宋紅顏簡單的通話后,二人便是掛斷了電話,他們二人相處的十分默契,沒有誰會拖泥帶水,宋紅顏最重要的是利索。

「走,玫瑰酒店,咱們團圓一下。」

「來,葉善,爸爸帶你去吃好吃的。」

葉飛抱着葉善,對着李月珊說着。

不多時,二人便是到了玫瑰酒店,此時宋紅顏和林英,還有葉絲彤都已經在座位上了。

「我們來了,怎麼還不點菜啊。」

葉飛滿臉笑意的說着,他坐在座位上。

「等你啊,你是一家之主,你不來,我們怎麼可以點菜呢?」

宋紅顏對着葉飛說着。

「月珊,你來點菜吧,想吃什麼就吃什麼,還有葉善。」

葉飛從服務員的手中接過菜單,遞給李月珊,林英坐在座位上,看着李月珊好像有點不高興,就是走到李月珊的旁邊坐下。

「兒媳婦啊,你想吃什麼就吃,開心點。」

「嗯,好的媽媽。」

李月珊乖巧的說着。

「朱雀和天鳳呢?怎麼沒有見到?」

葉飛忽然想起來她們兩個活寶,便是問著宋紅顏。

「朱雀受傷了,曾經我讓她挑戰龍榜,可是失敗了,後來天鳳也失敗了,為了補償她們,我給她們放假,她們去旅遊了。」

宋紅顏對着葉飛說着,葉飛點點頭,朱雀和天鳳都沒有挑戰成功,那天城的龍榜到底有多厲害,誰也不知道。

此時林英和李月珊交談了起來,葉善也參與其中,李月珊的臉上也多了幾分笑容,葉飛看到這一幕很是欣慰,看來母親處理家庭事務還是有一套的,林英三言兩語,就讓李月珊感受到了家庭的溫馨,葉善也是奶奶不斷的叫着林英,三人其樂融融。

葉飛看着他們三個家長里短的樣子,就很欣慰,便是和宋紅顏小聲討論起了事業。

一樓的酒店人很多,無數的談論聲亂糟糟的一片,來往的人都是天城有頭有臉的人物。

樓上是住宿的地方,也有很多不遠萬里來到天城玩的人,在這裏過夜。

「轟!」

就在此時,三樓一下子炸響一聲,所有人都是嚇得連忙站起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三樓之上慘叫連連,隨後幾個黑衣人從三樓一下子摔了下來,他們紛紛吐出鮮血,然後陷入昏迷。

「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

「怎麼了?爆炸?」

……

無數人都是恐慌一片,不知所措,沒有人分清到底發生了什麼。

「葉飛!小心了!」

宋紅顏對着葉飛說着,她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一節巨大的欄桿從三樓墜落,還帶着無數的磚頭水泥,而下方,則是一家溫馨家庭的人,那一家三口,就那樣恐慌的看着從空而落的欄桿,根本反應不過來。

「小心!」

葉飛猛然的朝着那一家人衝去,速度極其之快,可是此時,還有一個人更快,葉飛眼前一道紅色的殘影劃過……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眾沙匪眼看着莫北三人跑遠,依然是罵聲陣陣,以小隊為單位互相攻訐,發泄著心中的強烈不滿。

尤其是之前面對莫北三人突擊,首當其衝的那些人,簡直就是成了眾矢之的,甚至受到來自隊友的鄙視,連喝藥水都會被噴,說他們浪費資源,那叫一個悲憤交加。

然而當沙匪眾發現莫北三人返身快速向他們殺來之時,近百人的群體由怨聲沸騰立即變得一片寂靜。

之前沒能和莫北三人交上手的那些人,在陷入瞬間的獃滯之後,爆發出了巨大的驚喜。

而那些交過手挨過揍的,則是有些后脊生寒,有心勸眾人小心卻又不敢開口,怕遭來更猛烈的鄙視和抨擊。

但轉念一想,這些人心中居然還升起了一絲小竊喜。攫欝攫欝

就讓這幫傢伙也挨一頓毒打,大家整整齊齊,看你們還站着說話不腰疼。

莫北三人迎著嗷嗷直叫的沙匪眾,不斷調整方向,顯得十分機動靈活,準備先從人群邊緣切過去,打一波傷害。

沙匪眾倒也十分配合,很快就因速度差出現了幾個完美的目標。

面對兩個皮糙肉厚的野蠻人,莫北衝鋒上前就是肆無忌憚的一頓傷害互換,對方的重劍利斧破開他體外的防禦力場,將高級戰甲斬得火星四濺,卻是連凹痕都無法留下,可見裝備和技能並非獨立作用於轉職者,二者之間形如一個整體,相輔相成。

兩個野蠻人只見眼前碎屑崩飛,感受到生命值驟降,發現那些碎屑竟是來自自己的裝甲以及武器刃口,瞬時膽寒。見莫北腳步不停,心下一松,立即反向退開。

莫北以身為盾,連續擋下了十幾道攻擊,血線還是穩得一批,與他們接戰的沙匪眾卻是在猛烈的攻擊下,又一次呈現出丟盔棄甲的退勢。

後方的沙匪見自己這邊的人怎麼嗷嗷地衝上去就又有怎麼嗷嗷地退回來,更有幾人已經被打翻在地。心中已經覺察到不妙,這三個人簡直強得不像話,己方沒有一人能單獨對他們造成威脅。

然而他們覺得莫北三人也並不敢同時承受太多人的攻擊,只是圍着他們若即若離,不斷襲擾。己方還是有人數上的絕對優勢,所以眾沙匪依舊是在前仆後繼地進行追擊。

但隨着更多的人被擊倒在地,敢於繼續追擊的人逐漸減少,更多人只是墜在隊伍後方,淪為湊數黨。

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那三人並非來不及對他們補刀,打了這麼久還沒死人,完全就是對方刻意為之。

面對這麼一個追不上,打不動,傷害變態,而且似乎還越打越興奮的存在,沙匪眾們開始凌亂了。

莫北小隊就像三頭掠食的鯊魚,圍着一個大魚群來回遊弋,每一波衝殺都會帶走幾個戰力單位,打得他們戰意盡失。

他們之所以能在這麼多沙匪外圍衝殺得如此暢快,還是因為這些人日子過得苦逼,嚴重缺乏後勤保障,裝備差,修理難,升級慢,戰力弱。現在還有不少人餓著肚子,哪經得起懷揣作弊護符的莫北折騰。

人類本就是因團結而強大的族群,這些沙匪能在這種貌合神離的狀態下,在這片沙漠中生存這麼久,殊為不易,但似乎也已經快達到極限了。

然而此時,區區三人似乎即將成為壓垮他們的最後一根稻草。

「交出裝備!放你們離去!」莫北高聲喊了一句,讓眾沙匪更加凌亂了。

這特么什麼情況,三個人搶劫我們這麼多人?

其實他們是陷入了一個思維誤區,搶劫這種行為,大多數時候就是人少搶劫人多,否則都只能算是聚眾哄搶,可見這些人的層次也就是這樣了。巘戅啃書居巘戅

憤怒讓眾沙匪又對着三人發動了一波衝鋒,無奈卻是越追越遠,三人已經繞向他們後方,嚇的那些生命值不甚飽滿的沙匪拔腿就跑,也不顧同伴說自己浪費資源了,留下一地空藥瓶繼續奔逃。

莫北三人就這樣拖着一大群人在沙地之上轉圈,看起來就跟玩老鷹捉小雞似的,若沒有那不斷傳出慘叫聲,倒也算是和諧的一幕。&#21434&#21437&#32&#21827&#20070&#23621&#32&#107&#101&#110&#115&#104&#117&#106&#117&#46&#99&#111&#109&#32&#21434&#21437

眾沙匪心中此時簡直就是鄰居吃花椒,麻了隔壁!

要不是我那把黃金大寶劍斷掉了了,能讓你們這麼囂張?

倘若我那極品鞋子還有耐久,我還能追不上你們?

若我那牛叉大板甲還在,你能兩劍把我砍翻?

但此時說這些又有何用,眾人紛紛將自己斷掉的黃金大寶劍,沒耐久的極品鞋,散了架的牛叉大板甲丟出來,以求自保。

莫北撿起來一看,居然都是一些破爛,當即大怒,追打得更加起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