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珍珍和他的關係本來就不好,她也沒有奢望蕭卓能送她回家。

暗處,王神婆躲在街邊的巷子裏,偷偷地觀望着蕭卓和葉珍珍的一舉一動。

她手裏拿着一臺相機,把葉珍珍和蕭卓獨處的畫面都給拍了下來。

等葉珍珍和蕭卓離開這條街之後,王神婆纔敢從巷子裏走出來。

晚風拂面,“叮鈴……叮鈴……”王神婆腰間掛着的招魂鈴響了。

這時,王神婆那張佈滿皺紋的臉浮起了一抹詭異的笑容,臉上的皺紋擠壓在一起,正如一條條猙獰的蜈蚣,十分驚悚。

王神婆那雙渾濁的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前方那條無人的林蔭小道,嘴裏喃喃:“原來,你藏在這裏。”

……


蕭卓離開林蔭小道後,沒有回家,而是去了巡捕局。

此刻已是凌晨三點,街道上空曠無人,蕭卓把車停在了巡捕局附近,遠離監控的位置。

他下了車,左右觀望,確認街道上沒有人之後,他雙手交疊胸前,微微運氣,嘴裏輕聲唸叨:“鬼體,顯形!”

唸咒之後,蕭卓的身子頓時隱去了蹤跡,變成了一個讓人無法肉眼看見的魂體。

蕭卓走向了面前的牆壁,身子輕而易舉地穿過了牆。

牆壁的那一頭,便是巡捕局裏的走廊。

蕭卓走到了審訊室前,餘光一掃,看見了一個垂着腦袋的男人,那人正是江凌浩。

燈光之下,蕭卓看見江凌浩身側的地上倒映着兩道人影,而審訊室裏分明只有他一個人。

蕭卓瞬間明白,江凌浩是被鬼魂附身了!

江凌浩猛地擡頭,他似乎也發現了四周的異常。

他警惕地看向了審訊室大門,沉聲道:“是誰?”

審訊室門前空無一人,但他能清晰地感覺到,周圍有一股陰氣。

蕭卓化爲鬼體站在門前,江凌浩是凡人之軀,所以肉眼看不見他。若附體在江凌浩身上的鬼魂脫離他的肉體,便能看見蕭卓。

蕭卓微微蹙眉,這隻鬼似乎感覺到了他的存在,他走進審訊室,步步逼近了江凌浩。

江凌浩感覺到危險在向他靠近,空氣中的壓抑感越來越濃。


江凌浩慌了,他大喊道:“來人!來人!有人要殺我!”

江凌浩嘴裏胡亂嚷嚷,沒過一會兒,他的叫聲引來了幾個值班的巡捕。

那些人穿過了蕭卓的身體,跑到江凌浩身邊,問道:“怎麼了?嚷嚷什麼啊?”

江凌浩坐立不安,眼神閃躲,說:“我要上廁所。”

其中一個巡捕嫌棄說:“上廁所就上廁所,瞎嚷嚷什麼啊?”


巡捕解開了他的手銬,正想將他帶到洗手間。

蕭卓跟在江凌浩身後,果然不出他所料,江凌浩想逃跑!

江凌浩眼底一片狡黠,在他離開審訊室的那一秒,猛地一個迴旋踢,把身後的巡捕們都猝不及防地踢倒在地。

隨後,江凌浩轉身就跑,速度極快!

巡捕們立即追了上去:“快追!他要逃跑!”

被鬼魂附體的江凌浩,身手極好,一路上赤手空拳地在局裏打倒了好幾個巡捕,他順利逃跑到了空曠無人的街道上。

蕭卓腳尖一踮,身手敏捷。他一路飛檐走壁,沒費多少力氣,就攔住了江凌浩的去路。

江凌浩猛地頓住了腳步,他全神貫注地盯着前方空曠無人的道路,直覺告訴他,在他的面前,正站着一個他無法看見的人,或許,也是一隻鬼!

蕭卓拂手一揮,隔空一掌將江凌浩打倒在地。

“啊!”江凌浩的身子彈了出去,他摔進了路邊的草叢裏,捂着胸口直咳嗽。

“我看你還能往哪裏跑。”蕭卓口吻冷淡,他伸出雙指,嘴裏唸咒:“百鬼退散,驅鬼符!”

他的雙指間赫然憑空出現了一張符咒,大手一甩,符咒精準無誤地貼在了江凌浩的額頭上。

“啊——”江凌浩的額頭瞬間冒出了一縷青煙,嘴裏發出了淒厲無比的慘叫聲,而這,根本就不是他的聲音!


慘叫之後,一道黑影從江凌浩的頭頂迅速竄出,一溜煙兒地消失在了蕭卓面前,那張驅鬼符,也隨之破碎,消失在了黑夜中。

江凌浩白眼一翻,往後一躺,頓時暈在了草叢裏。巡捕很快追了上來,他們將暈倒的江凌浩帶了回去。

蕭卓身形一閃,宛若一道疾風,迅速追上了那道黑影。

夏傑的魂體穿過了城市裏的大街小巷,他本以爲自己能逃之夭夭,沒想到,巷子盡頭,竟出現了蕭卓的身影!

夏傑猛地頓住了腳步,這時,蕭卓看清了夏傑的臉,不由震驚:“夏傑?”

夏傑怎麼會附體在江凌浩身上?難道,劉智明把夏傑當成了自己的小鬼養着?

夏傑記得,他曾在劉智明給的照片上見過這個男人,這人的名字叫蕭卓。

聽蕭卓的口氣,他似乎也認識自己。但在夏傑的腦海中,對蕭卓的印象並不深。

蕭卓心想,夏傑極有可能被養鬼者抹去了記憶,他估計已經忘了自己。

夏傑雙手緊緊握拳,手心裏的爛肉還不停地往下掉。他一心想逃跑,目光落在了路邊的垃圾桶上。

他拂手一揮,強勁的罡風捲起了路邊的垃圾桶,砸向了蕭卓。

蕭卓側身一躲,輕鬆避開了向他飛來的垃圾桶。腳下一踏,剎那間,便飛到了夏傑面前。

夏傑瞳孔一縮,心叫不妙,眼前的這隻鬼,似乎比自己更厲害!

夏傑心知自己不是蕭卓的對手,他不想再和蕭卓胡攪蠻纏,正轉頭想跑。怎知,他的身子彷彿被什麼東西牽扯住了一樣,被緊緊地禁錮在原地,渾身無法動彈。

蕭卓伸出一掌,掌心正對着夏傑,他的手心裏泛着一團白光。

幾秒後,那團白光迅速將夏傑吞噬,夏傑被包裹在了白光裏。

“啊!”夏傑一聲慘叫,片刻之後,光芒消散,四周又恢復了安靜。

一粒小小的鎮魂珠懸在空中,緩緩地落入了蕭卓手裏。

驀地,蕭卓胸口一陣巨疼,一團悶氣涌入喉間。

“噗!”蕭卓嘔出一口鮮血,身子恢復了人形,他單膝跪在地上,扶着身側的牆壁大口大口地喘氣。

今晚,他施法過猛,已經達到了禁令限制的極限,他虛弱地坐在地上,靠着牆壁,閉目養神。

忽然,一道陰氣撲面而來,空氣中瀰漫着一股危險的氣息。蕭卓眉頭緊皺,心感不妙。

下一刻,他猛地睜眼,看清了站在自己面前的人,驚道:“是你?” “不是我還能是誰?”孟璃翻了個白眼,她把揹包取了下來,從裏面掏出一個晶瑩剔透的玻璃小瓶子扔給了蕭卓。

小瓶子裏裝滿了藍色的液體,蕭卓拾起地上的小瓶子,咧嘴一笑:“謝了,老妹,你果然還是愛我的。”

蕭卓毫不猶豫地擰開瓶蓋,將玻璃瓶裏的藥水一飲而盡,這是能夠快速恢復法力的靈泉,飲下之後,不出半個小時,體能便可恢復。

“我愛你有什麼用,你又不愛我。”孟璃這話說得直白,惹得蕭卓差點把剛喝進嘴裏的靈泉噴了出來。

逃婚高手 咳咳,老妹,你能不能矜持一點。”蕭卓尷尬地清了清嗓子。

“不、能!”孟璃一字一頓地說道,她背好揹包,正打算要走。

蕭卓急忙站起身叫住了她:“哎,老妹,這麼晚了,你去哪裏啊?不如跟我回蘇家別墅住下唄。”

蕭卓好心讓孟璃跟自己回去暫住幾天,怎知孟璃卻不樂意了,她回過頭氣鼓鼓地瞪了蕭卓一眼:“去蘇家別墅做什麼?看你和你的小嬌妻秀恩愛嗎?”

孟璃懷疑蕭卓是故意膈應自己,讓她去蘇家住幾天,豈不是要被蕭卓和蘇晴給酸死。

蕭卓心知,孟璃吃醋了,他抿脣道:“老妹,現在半夜三更的,你在街上遇見壞人那就糟了。”

孟璃身懷法術,哪裏會怕那些街頭小混混,顯然,蕭卓的擔心是多餘的。孟璃沒聲好氣說:“瞎操心。我先走了,你好自爲之。”

說罷,孟璃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巷子。

蕭卓望着孟璃離開的背影,心中五味雜陳,他知道,孟璃是刀子嘴豆腐心,嘴上嫌棄着自己,但心底卻對自己非常關心,不然,她也不會特地來給自己送靈泉了。

蕭卓回到蘇家別墅時,天色已經灰濛濛亮了。

他從褲兜裏拿出了封印夏傑魂魄的鎮魂珠,拉開抽屜,正想把這粒鎮魂珠和周美美的魂魄放在一個木盒裏。

突然,木盒劇烈抖動,幾秒之後,一道黑影從木盒裏竄了出來。

周美美的魂體出現在了蕭卓面前,蕭卓疑惑道:“你怎麼了?”

周美美看向了身側的牆壁,皺眉說:“你家裏的陰氣很重。”

蕭卓順眼望過去,牆壁後是蘇顏的房間。

重生校園:天才陰陽師 ,說:“當然了,我家裏有你和夏傑兩隻鬼魂,其他房間還住着另一隻鬼魂,陰氣不重纔怪。”

聽到蕭卓的解釋,周美美搖了搖頭:“不,我還感到了另外一股氣息。”

“什麼氣息?”蕭卓納悶了,不過話又說回來,他一直都沒有在蘇顏身上發現陰氣,難道這其中有一股他無法感知的氣息,但被周美美髮現了?

周美美秀眉微蹙,搖搖頭,說:“我……我也不知該怎麼形容,那股氣息,和陰氣不太一樣。”

周美美也沒辦法清楚地描述那股不尋常的氣息到底是什麼,隨即,她又想到了蕭卓剛纔說的話,震驚道:“你把夏傑也抓來了?”

蕭卓點點頭,他把手裏的鎮魂珠砸在了地上,“砰!”鎮魂珠摔落在地,一分爲二,夏傑的鬼魂漸漸顯現,出現在了周美美的面前。

夏傑的那張臉已經被毀得慘不忍睹,爛肉和血水混在一起,實在不忍直視。

但周美美並沒有被嚇到,見到夏傑的她,情緒十分激動,她直接衝上前捶打着夏傑的胸膛,嘴裏不停咒罵:“你這個不要臉的渣男!爲什麼死了都還要讓我碰到你?!你知道你把我害得多慘嗎?!”

“嗚嗚……啊啊……”夏傑的舌頭被割掉了,如今脫離了人體的他,沒有辦法再說話。

他擒住了周美美的雙手,嘴裏“嗚嗚啊啊”了一通,似乎想爲自己辯解。

“哎,行了行了,這裏不是你們吵架的地方。”蕭卓拉開了情緒失控的周美美,他拂手一揮,手裏散發出一道強光掃過了夏傑的身體。

夏傑身上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癒合,身上的血跡逐漸退散,沒過半分鐘,他就恢復成了生前正常的樣子。

夏傑摸了摸自己的臉,又看了看完整的雙手,驚歎道:“我……我居然恢復成了正常的樣子。大兄弟,謝謝你!”

夏傑感激地握着蕭卓的手,連連道謝。

蕭卓發現,夏傑和周美美一樣,脫離了養鬼人的操控之後,便恢復了正常。

如此一來,有話就好問了。

蕭卓問:“你還記得我是誰麼?”

夏傑連連點頭:“我當然記得,你還帶我去見過我妹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