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楓沒有回答,而是雙腿伸出,直接勾住和尚的雙腿,將他絆了個結實,隨後一個鯉魚打挺,便是縱身而起,雙肘直接砸在了和尚背後的許多穴位。

然後,翻了個個兒,繼續點穴。困天神指的力道配合著打了出來,好好教訓這死禿驢!

葉楓想讓和尚知道,不只是須彌大陸上面,就算是人體上的穴位他都了如指掌。敢惹我?看來我這個千葉楓主人給你留下的威嚴還不夠啊!

隨著一聲聲殺豬式的慘叫產來,葉楓得意地笑了,稚嫩的臉上笑得天真無邪。

「和尚,叫大哥!」

「大哥。」

「嗯,乖,叫哥哥!」

「哥哥。」

「嗯,不錯,叫大爺!」

「我……&¥&¥&%……!」

「哈哈哈!」

兩個人打鬧在一起,其他人跟著一起笑,暫時忘掉了所有的不愉快。

許久之後,葉楓發現和尚身上有些異樣,思考了好久才猛地發現和尚竟然將袍子脫了下來!

「和尚,你的袍子呢?趕緊穿上!要不然你要和我一樣從頭開始了!」葉楓提醒了和尚一句。

不過,和尚的回答卻是讓葉楓差點翻倒在地。

「那啥,葉楓,你說我要是也回歸了童年,我的頭髮能不能再長出來?」和尚搓了搓手,滿懷期待地看著葉楓問道。


所有人都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捧腹大笑!「哈哈哈哈!和尚,你笑死我了!哈哈哈!你還記得你的頭髮是怎麼沒得不?哈哈哈!」葉楓笑得上氣不接下去,一連串的笑聲像機關槍一樣連續掃射出來。

和尚聽后,頓時老臉一紅,訕訕地道:「往事不堪回首,咱還是不提了吧?」

葉楓幾乎是笑著講完這個故事的,到最後實在不行了,捂著肚子躲到角落裡偷笑去了。

和尚黑著一張臉,道:「別笑了!和尚我的光榮事迹有那麼好笑么!要不是失去了那一頭秀髮,哥哥我也是個絕頂的帥哥啊!」但隨即又有些泄氣地問道:「到底長不長得出來啊!」

「你那時候多少歲來著?」葉楓突然問道。

「十五歲吧!正直花季少年哦。」

葉楓立刻出了個主意,「要不然,你等到十五歲,如果頭髮還長不出來的話,就披上袍子,省得這些年的個頭兒也白長了,像我這樣。」

葉楓很是唏噓地看了一下自身,越來越覺得難為情。很神奇哦,一覺醒來,就變小了,神話一般!當時他給黑岩身上種下時間力量的時候,還不覺得有什麼稀罕。如今這種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了,他這才感覺到了奇怪。

和尚聽後點頭,他也是這個主意。

於是,兩個人在焦急中漫長地等待。

和尚,在自己盼望的和葉楓賊兮兮的目光中看到自己的身體逐漸變小。

肌肉回縮,白骨減小,看上去十分恐怖。而他的個頭兒,正在一點點減小。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在和尚凄慘的叫聲中,葉楓從睡夢中驚醒了。

「怎麼了?頭髮長出來啦?!」葉楓下意識地喊了一句,但是拿手電筒一照,那發射回來的光芒讓葉楓心中一定,隨即哈哈大笑。

「你笑個屁!十五歲了,我咋還不長頭髮?」和尚欲哭無淚,十分無奈。

「你咋知道你是十五歲?」葉楓一愣,隨即問了一句。心道你也拿捏得也太准了吧?

誰知道和尚喃喃地說了一句:「這我還不知道,我那啥,當時掉進棺材的時候,大腿上颳了一下,落下了一道疤痕,如今沒啦!」

「啥?」

葉楓眨了眨,壞壞地道:「大腿?是大腿上還是大腿內側?還是兩腿之間?哈哈哈!和尚,我看你是當時被閹了,現在想找回青春吧?哈哈哈!」

「我草!放屁!小屁孩一個,滾一邊去!」和尚頭髮沒長出來,心裡很著急,不過這也擋不住葉楓的還擊。

「膽兒肥了,竟然罵我!」葉楓凶神惡煞地走了過去,看著有些心虛的和尚。

接下來,又是一陣鬼哭狼嚎。

葉楓雖然小巧,但記憶和力量不曾落下半分,靈活度反而更高了,縮骨功也不弱,一時間就將和尚揍趴在地。

好久之後,和尚才無奈地從地上爬起來,無奈地披上了袍子,才阻止了時間力量的侵蝕。

之後,兩個人盡量節省體力,安靜地躲在角落裡等。等著一個理想的結局。

就這樣,如此反覆,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們的食物吃沒了,水也凈了,就剩下消耗人體的本能了。若是再過一天還未有結果,他們就跟這個世界徹底說拜拜了。

深邃的宇宙之中,一艘漆黑的石棺穿梭而過,如同一個幽靈,匆匆趕路,留下一道匆匆的神秘。它墨色的身影與背後的深藍交相輝映,但是身影匆匆一瞥之後,便是消失不見。

時空的距離,擋不住烏祖船的穿梭。雖然只是驚鴻一瞥,卻是亘古長存!似乎那身影被定格在了永恆的一瞬。


寂靜冰冷之餘,卻是一道神秘的流光,暫時打破了這千古以來的死寂和沉默。

「轟!」

突然,就在葉楓和和尚幾近陷入昏迷的時候,石棺突然迸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響聲,隨即猛地一震,讓葉楓和和尚他們都猝不及防,一陣亂撞,皆是五臟翻騰,血氣亂沖。

「我去!這是咋地了?」

和尚聲音十分低沉地喊了一句,不過力氣顯然不足了。

葉楓節省體力,沒有理他,卻是看到艙口似乎已經自己打開了,並且翻了個個兒,艙口與銅門之間留出了一個大的縫隙,外面一道明亮的光芒刺了進來。

同時,流進一縷清新的空氣。

葉楓艱難地從石棺中爬了出來,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那陰羅幡已經不見了影子。他稍微定了定神,便是將已經昏迷的和尚他們一個個拖了出來。

他手持金劍休息了好長一段時間,才看懂了周圍的環境。

這是一片鬱鬱蔥蔥的山林,綠草長得很肥碩,樹木長得十分茂盛,隨便一棵就是兩人合抱不過來。

這是什麼地方?須彌大陸?

葉楓心存僥倖地想了想,隨即搖了搖頭,突然笑了,怎麼可能?自己的身體已經變小了!說明自己經歷的一切是確實存在的。

現在他的身體很糟糕,沒有修為在身保護,他的肋骨恐怕斷了幾根,身體內的力量也所剩無幾了。

但是烏祖船掉到了一片茂盛的叢林中,一些手腕粗的樹枝橫在面前,將船體團團圍住,若想出去,必須斬斷他們。

葉楓重重嘆了口氣,上前走了幾步,一下拔出了鞘中的劍。

不過,下一刻他就驚呆了。

只見那破爛不堪的劍鞘在從金劍上拔出來的那一刻,突然一閃,便是寸寸開裂,登時化作了一陣光雨消失在他的面前。

與此同時,金劍光芒大盛,劇烈的光芒刺得他眼睛幾近失明。

幾乎是下意識地,猛地將金劍扔在地上,但預料中的金劍撞擊地面的聲音並沒有響起,卻是突然感到自己身體突然被一團熾熱包圍著。

一直被這團熱氣包裹了好久,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快要炸了,而這時候眼睛也算是養過來了,勉強睜了開來。

就在這個時候,卻是見到金劍就飄在自己前上方的位置,劍柄朝天,劍尖指地,竟然如同一方至尊,睥睨天地!

在那一瞬間,葉楓有一種錯覺,那並不是一把劍,而是一尊神王,一方蒼穹,一種大道至理!

金劍上爆發出來一種難以言明的氣息,卻是讓他有一種倒地服拜的衝動。

這讓他心中泛起了驚天海浪,真是大白天見鬼了!

不過他最終沒有跪下去,體內那桀驁不馴的意志佔據了上風。

「咻!」

突然,金劍翻騰,在空中閃過幾圈之後,衝天而起。就在葉楓以為金劍會飛向不明之地的時候,卻是再次聽到一陣風鳴,抬頭一看,不禁大駭。

金劍直取他的頭顱,當空刺穿,落了下來!

他這一驚不小,當即想要逃跑,可是金劍的速度到底是驚人,一觸即沒,瞬間就進入了他的身體之中!

不過,過了好一會兒, 都市之萬界二維碼

自己沒死?

金劍呢?

四處一看,竟然消失了金劍的影子,它不是衝到我身體里來了嗎?等等,我的身體里?

此刻,一個念頭閃電般回蕩在它的腦海中:以人為鞘,金劍入體!

之後,在激動之下,葉楓便是徹底昏了過去。

有時候,命運就是如此怪異,誰也不知道自己的命運究竟會如何,也不會明白自己下一刻將會處於什麼樣的位置。

有時候,人盼望奇迹出現,盼望神話在現實中還原,甚至是自己想當那神話的主角,但當神話一般的事情發生在自己的面前,甚至發生在自己的身上的時候,自己反而愣住了,一時間無法去接受。

因為那是一個巨大的反差。

永恆的宇宙,永恆的蒼穹,亘古如一的寂寞,如今為何會如此捉弄兩個熱血青年?

以至於逆轉了大道時空,斗轉星移還不夠,竟然是徹底穿梭了時空,逆轉了軌跡,讓兩人千里迢迢趕來,卻是失去了歸路。

本書首發於看書網

。 第315章從頭再來?

可是,一切都無法挽回。


時光如水一般逝去,輕盈洒脫,悄無聲息,了無痕迹。

葉楓昏昏沉沉了好久才醒過來,他感到自己彷彿沉睡了幾千年,渾身酥軟無力,眼皮睜了好久才算是睜開。

一睜開眼,便是覺得一陣溫馨。

眼下並不是那個荒野密林,沒有雜草叢生的景象,沒有合抱之木,也沒有漆黑如墨的艙棺,而是一間十分清涼的屋子。

屋子裡的擺設很簡單,一張床,一張木桌,兩把木椅。桌上擺著一個茶壺,幾個茶碗。

然後,就是空蕩蕩的屋子。

「和尚?」

葉楓想起了和尚,突然叫了一聲,卻沒有聽到回答,之後廢了好大的勁兒才算是從床上走下來。

衣服仍舊是之前的衣服,雖然鬆緊性強,但仍舊是顯得十分寬大,穿起來很不舒服,十分笨重。

對於一個十二歲孩子的個頭來說,簡直就是袍子一般。

他看了看四處,那雙靴子,那件衣服,都沒有丟失,只不過沒有了和尚的影子。

和尚去哪兒了?小蒙去哪兒了?暢談、司空、龍爺他們……去哪兒了?

「吱——」

也許是方才那一聲傳了出去,外面一個人推開門,端著一碗東西走了進來。

這是一個頭髮花白的老人,身上穿的服飾很是怪異,就像少數民族一樣,很古老,但很有文化氣息。

老人臉上布滿了滄桑,道道歲月之痕無情,在上面橫劈豎斬,看起來,已經是古稀之年了。

不過老人走起路來卻是十分輕盈,眼睛之中爆發著一種靈光,炯炯有神,渾身充滿了一種並不是這個年紀該有的精氣神。

葉楓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老師,老傢伙。

就如眼前這個老人一樣,頭髮花白,只不過眼睛之中多了一些狡黠,臉上多了一道疤痕。

「老伯,謝謝您救命之恩。」

閃婚攻略:陸先生我超乖 。不過聽到自己稚嫩的聲音之後,不覺自己笑了,有嘲笑,有苦笑。

那老人卻是怔了一下,打量了葉楓一下之後,終於開口說了一句。

等老人說完之後,論到葉楓怔住了。

聽不懂。

就像聽一門外語一樣。

這是什麼地方?他從來沒有聽到過這種語言。

愣了好半天之後,他終於知道了,的確已經是物是人非,故鄉不再了。大道時空的逆轉都發生在他身上了,還有什麼不會發生么?

葉楓突然搖搖頭,苦笑了一聲,作出了一個十二歲的孩童不該有的表情,這讓身旁的老人看得十分心焦。

不過隨即,葉楓就釋然了,沖老人笑了一下,表示自己沒事。

老人也是露出了一個十分慈祥的笑容,然後將自己端來的碗遞給了葉楓。

粥。

葉楓接過來但並沒有開口,以為他雖然身體很糟糕,畢竟是准帝強者!他的修為還在,並且在慢慢增長。相信過不了多久,他的修為便會完全恢復!不過老人的盛情難卻,他還是吃了幾口,讓身旁的老人看了,再次露出一個十分和煦的笑容。

如此,葉楓在床上一連躺了十幾天,才算是將體內的傷養好,同時也算是對自己所在的地方有了一點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