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惜還沒反應過來,一張冰冷卻柔軟的哈哈哈哈就封住了她的哈哈,然後有什麼哈哈哈哈哈啊哈毫不客氣將她的哈哈哈哈一遍之後,粗暴又笨拙地去哈哈哈哈啊哈!

葉惜當真猜中了開頭,卻沒猜到這結局,不是被咬破頸脖上的血管,而是被人直接哈哈哈住了唇..

她此刻已經處於徹底獃滯的狀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鼻息間都是掠奪者身上帶著血腥味的冰涼卻靡麗的香氣。

直到對方過分笨拙的動作碰疼了她,葉惜才瞬間反應過來,眼底一下閃過暴怒,這個不要臉的混蛋,竟然敢趁機輕薄她。

她下意識抬手就狠狠一巴掌拍在對方的臉上。

很意外的,葉惜竟然得手了,對方被她一巴掌甩開了臉。

葉惜自己都沒想過能甩開對方臉,她意外的愣了愣,隨後就看到對方偏過頭來,幽深的眸子直直盯著她,眼中閃爍著貪婪。

葉惜心中警鈴大作,本能的躲避危險的意識讓她忍不住想要朝後退去,遠遠的離開危險源。

可惜,她的身後是一道強硬的土堆,還沒等她有機會朝著旁邊退去,對方的手再次伸過來,極快極準的抓住她,再次哈哈了上來。

「混蛋..。唔!!!!」

葉惜大力掙扎,恨不得直接將對方拍死!

可無奈,對方過於強大,葉惜越掙扎,對方將她鎖入懷中的力氣越大,後來,似乎是很不滿葉惜打攪了他的興緻,輕哼一聲,手指滑落在她身後一處輕輕一點,一陣酥麻感在背脊處蔓延開來,葉惜身子頓時一軟,起先凝結出的力氣,在這一刻全部失去,只能無力的靠在對方懷中,任由對方索取。

北冥澤非常滿意懷中之人此刻的乖巧,他繼續加深了哈哈哈哈哈哈,不放過她哈哈哈哈哈哈任何角落。

直到葉惜覺得自己幾乎要窒息了,忍不住發出痛苦的嗚咽聲后,北冥澤才戀戀不捨的放開她,很是遺憾地伸出嫣紅的舌尖舔了舔他精緻的唇瓣,把唇角上沾了到的她的血全數卷進唇里。

終於恢復了呼吸,葉惜猛的吸了幾口氣,恢復神智后,她眼中寒光閃過,毫不客氣的朝著對方心口就是一掌拍下去。

她葉惜雖然靈力只有一階,但她的武技可從來沒有荒廢過,就算明知道對方實力強大到只把自己當螻蟻,她此刻也非得做點什麼,哪怕這一掌傷不了對方,最起碼她能為自己爭取一絲逃生的空間。

但是,又讓葉惜沒想到的是,拍到北冥澤身上的這一掌不但實打實的打中了對方,還讓那原本實力強勁的公主殿下硬生生的吐出了一口鮮血。



葉惜這回蒙了,只見對方吐出一口鮮血后,臉色瞬間變得蒼白無比,精緻的面孔上因為劇痛呈現出瞬間扭曲來,隨後便倒下,再無聲息。

葉惜看著似乎是暈過去的七公主殿下,心中滿滿都是難以置信,畢竟對方的身手她之前可是見過的,就算對方和她一樣摔下來受了傷,也不至於這麼不堪一擊吧?雖然聽說這個世界的法斗師身體素質要比武鬥師的身體素質差,但差到這種程度,葉惜著實無法理解。

但是,話又說回來,這位公主殿下暈過去了,對她來說可是天大的好事,任誰被這麼一個開口就問自己想怎麼死,動手就強吻自己的人盯上,都不會喜歡,先不說她葉惜此刻才十三歲,特么的現在自己還是個男兒身啊!沒發現這位公主殿下的秘密也就算了,現在自己都知道對方是男人了,可對方不知道自己是個女人啊..

再猛的想起這位公主殿下那裙下男寵三千的傳言,還有他那張讓世人都沒有絲毫抵抗力妖孽臉。

活脫脫的一個極品GAY啊!

總之這種極品她葉惜真心不想招惹,更不想牽扯太多。

——我很擔心讀者打我,但是非常時期,我只能哈哈哈掉..要不我在評論區公布個群號,這一章完整版放群里好了! 葉惜思索了片刻,強忍著身體的不適站了起來,然後伸手從自己懷中摸出一顆照明晶核。

剛剛從上面摔下來人都摔蒙了,竟然都忘了自己隨身攜帶著照明晶核,沒能第一時間拿出來,葉惜真心懊惱,若是能第一時間拿出來,她也不會因為在別人胸口摸個半天,而被人盯上。

可懊惱歸懊惱,世上沒有後悔葯吃,都已經被人盯上了,她還能怎麼辦?所以說,如果自己錯手殺了這位殿下,也實在不算一件壞事。

拿著照明晶核朝著四周照了一圈,葉惜這才發現這黑暗的地洞中,竟然有一條通道,而且還不小,就是不知道通往何處。

再轉過頭來看看自己的身後,她身後的土堆未遮掩到的地方,竟然是石壁,那幾縷微弱的光就是從這個石壁上透出來的,葉惜仔細打量了一番,無奈的搖搖頭,石壁太厚,能有幾道微光進來,怕都算他們運氣好了。

再看向其他地方,葉惜已經能夠肯定,她掉入地道中了,除了石壁上的光洞,其他地方看不到半點光亮,這也就是說,此刻連門她都不知道在哪方。

「不知道這個地道有多深..!」

葉惜將周圍大概的情況估計了一下,視線又再次看向了北冥澤。

她遲疑了片刻,還是警惕的朝北冥澤靠近,離北冥澤還有幾步之遙的時候,葉惜停下來,拿著照明晶核四處找了找,在找到一根木棍后,葉惜將其撿了起來,直接往北冥澤的手臂上戳了戳。

這一戳,北冥澤沒有絲毫動靜,木棍上卻染上了一抹殷紅。

葉惜一愣,疑惑的看向北冥澤的手臂,就見一根木刺穿透他的手臂露出頭來,手臂所穿的紅紗上被沁染了大片血液。

剛剛洞里烏黑根本注意不到對方這隱藏在紅紗下的傷口,現在徒然看見了,葉惜心頭一陣無語。

「都傷成這樣了,竟然還敢用那麼大的力輕薄我!活該!」

葉惜不滿的冷哼一聲,確認對方受了傷,她的膽子稍微大了點,小心的移步靠近,在距北冥澤一步之遙的時候蹲了下來。

又是片刻的猶豫,葉惜將照明晶核放在地上,伸出兩隻手,一隻手扶在北冥澤的肩膀上,一隻手輕握住北冥澤的手臂,慢慢的朝上翻去。

手臂連帶肩膀都被葉惜抬了起來,借著照明晶核的光,葉惜果然看見北冥澤背後那一片更大更深的傷口,比起前面尖細的木刺,北冥澤身後可是被整個木棍扎了進去,傷口甚至此刻都還在流淌著鮮血。

葉惜心中不由的慶幸,幸好自己沒這個變態這麼倒霉,滾下來被不知打哪來的木棍扎了個透。

不過慶幸歸慶幸,葉惜思索著,待會萬一逃出去了在外面碰上他的人馬可就不太好辦了。

這麼一想,葉惜的手又探到北冥澤的身上摸索了起來。

這位殿下身上應該帶了象徵身份的腰牌一類的東西,待會萬一撞上他的人,指不定能用到。

葉惜一邊摸,一邊忍不住嘀咕道:「嘖嘖!臉蛋長那麼漂亮,身材又這麼有料,可惜是個gay!太可惜了!」

不一會,葉惜就摸到了她想要的東西,一塊刻著『柒』字的黃金令牌,她滿意的點點頭,立刻將令牌塞入懷中,拿起照明晶核起身就想離開。

但是下一刻,葉惜就覺得哪裡不對勁,她憑著直覺低下頭掃向北冥澤的的臉,瞬間就撞入了一雙漆黑的異常的眸子里,那雙詭異的雙眸中似乎瀰漫出了黑霧,葉惜眼前一晃,大腦瞬間一片空白。

暗道一聲『糟糕』,葉惜想要退開,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無法動彈。

而原本躺在地上的人卻緩緩坐了起來,看著她露出一個優雅卻陰冷的笑容。

葉惜還未反應過來,就見對方手中凝結出一道水幕,直接朝著自己手臂上的傷口拍去,然後,他的手伸向自己的身後,握住那根扎入他手臂的木棍,乾脆的朝外一拔。

「嗤!」的一聲,血液飛濺出來,他低頭看了看自己肩頭流淌而出的大片血色,露出了還算滿意的輕笑:「嗯,浪費得不多。」

葉惜跟看鬼似的看著他那一系列流暢利落,甚至堪稱優雅的動作,忍不住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這個人難道沒有神經么,完全不會覺得疼?那可是帶著參差不齊的斷口扎穿他整個手臂的木棍,不是表面光滑,能夠利落的拔出來刀子,葉惜幾乎都能夠看到木棍上附帶出來的血肉..

再轉眼看他的手臂,直接留了一個血洞,即使有水元素附在上面療傷,那些被颳走的血肉怕也不是一時半會能夠長起來的吧!

葉惜心底一陣惡寒,她不是沒見過血腥的人,她殺過人,甚至還滅過一個家族,對別人怎麼狠都無所謂,但是她卻沒見過對自己這麼狠的。

再瞧瞧對方除了臉色越發蒼白了一點之外,整個人沒有半點不適,甚至葉惜都能從對方打量自己的視線中看到一絲興緻盎然的愉悅。

這是根本不把自己當人的人啊!這種人最是難應付,因為他們幾乎沒有底線,沒有底線,也就沒有弱點。


就好像前世的自己,在得知自己中毒太深,已經無葯可醫之後,生無可戀的她在最後那一刻就抱著無底線的狀態,但是,那時的她只是想著豁出性命去報仇,沒想這麼活生生的折騰自己,比起乾脆的死亡,她更怕這種生不如死的活法。

葉惜此刻覺得自己非常倒霉,對這麼一個可怕的人下了狠手,剛剛又打算將其棄之不顧,用屁股想都知道對方不會放過她。

尼瑪!果真出門沒看黃曆! 再看北冥澤這邊,那一道水幕的治療效果很明顯,在天玄大陸,除了光明系的治療法術,就屬水系的治療術最好了,此刻他的手臂上的血已經被完全止住,北冥澤收回那道水幕,隨即又在手中凝結出一團小水球,直接塞進了手臂上的血洞里。

做完這些,北冥澤看向站在原地動彈不得的葉惜,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葉惜被他看的頭皮發麻,心中不停的提醒自己要鎮定,腦中拚命的思索著有沒有如何保命的辦法,嘴裡則不動聲色的說道:「殿下除了水系法術厲害,恐怕更擅長精神攻擊吧!」

北冥澤彷彿沒聽到葉惜的話一般,徑直起身,站在她的身前,漫不經心的湊到她的頸脖間嗅了嗅。

「恩!果然讓人很有食慾!」

哦NO!

葉惜就算是有再堅強的神經,此刻聽到這種評價美食一般的口吻她也忍不住驚悚起來。

食慾是個什麼鬼情況?這位公主殿下,您老人家其實不是什麼男兒身,您是吸血鬼吧!

不要啊~~!為毛到了這種玄幻的古代世界會遇上吸血鬼這麼西方的神魔人物啊?這不科學!

「本宮餓了!」


似乎還嫌葉惜驚悚的不夠,幽涼的聲音再次在她耳邊響起。

尼瑪啊!這種我餓了,我要吃飯的感覺是怎麼一回事?

葉惜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北冥澤的手就已經停在了她的衣襟上,正要扯開,卻又忽然停住了手,他轉頭看向自己的左臂,眉頭微微皺起。

隨後,他漫不經心的轉過臉,伸出右手扶住左臂胳膊,直接用力往上一推。

「咔嚓」一聲,骨骼拼接的響聲瞬間響起。


然後他看向她,微微一笑,魅色微涼:「不好意思,久等了。」

葉惜面色蒼白,看著對方這張微笑的臉只覺得蛋疼。

接骨這種事情,您好歹皺個眉頭阿喂!

「殿下!可真是乾脆之人!」

葉惜艱難的扯出這一句話,果然傳說中的吸血鬼都是變態,是變態吧!絕對是!

「習慣了!自然乾脆!」

北冥澤依舊笑的優雅,隨後,他的指尖凝結出一道冰刺,輕輕落在葉惜的脖子上。

「待會只是有點疼,無傷大礙!不必介懷!」

葉惜:「..」

這種對著待宰的牲口的溫柔說話語氣,真是讓人..寒意四濺,完全都不符合面前這位殺人時的殘酷利落的形象。

恐怕,在這有點疼之後,還有後續吧?

是吸血吧!肯定是吸血,對方根本就是個完美的吸血鬼,英俊的面容,蒼白的臉,舉止優雅貴氣,行事作風卻是變態又殘忍,啊啊啊啊啊~~~!跟傳說中一模一樣,她不想成為吸血鬼的食物!

麻痹!看來保命底牌不出不行了!

可是該死的!什麼時候身體才能動啊?

感覺到對方冰涼的指尖扯開了自己的衣襟,葉惜心頭急上了火,憑著這位開始對她口中那點鮮血的喜愛程度,絕對是會將她一次吸乾的作風啊!可這位殿下到底對她用了什麼邪功,為何她就動不了?沒聽說天玄大陸有這種詭異的功法啊?莫非是吸血鬼的本能?好像傳說中是說每隻吸血鬼都會有自己獨屬的天賦技能..

自己真的這麼倒霉嗎?

「殿下..。」

腦中此刻實在想不出什麼好的法子來,葉惜只能用最戳的方法——拖延時間!

但是..

面對這麼一個想要進食的大變態,會搭理她么?

北冥澤根本沒有半分和她談話的興緻,他那雙讓人毛骨悚然的漂亮雙眸微微眯起,視線停在她的脖子上,隨後朝葉惜露出了一個掠食者才會擁有的滿意笑容。

葉惜心中一驚,頓時就覺得脖子上某一處頓時傳來一陣刺痛,還不等她反應過來,一道修長龐大的陰影覆了上來,葉惜立刻感受到脖子上的冰涼柔軟,隨後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男子身上的熏香和血腥氣息瞬間填滿了她的鼻尖。

北冥澤將臉伏在她雪白的哈哈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葉惜倒吸一口冷氣,男子身上混合血腥味道的氣息將她牢牢包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葉惜渾身忍不住顫慄起來,血液也在這一刻加速循環起來。

男子身上的熏香味道不知道為何越來越濃,哈哈哈哈著傷口的感覺帶著一絲刺痛和一種詭異的酥麻感。

被男子身上的熏香味填滿了口鼻,葉惜本就覺得呼吸困難,再加上那陣詭異的酥麻感通過神經傳遍全身,危險的快感麻痹了所有的神智。

「呃..。」

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意識控制,葉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

這一聲滿是哈哈哈哈的低呼聲如一道尖刺直接扎入葉惜昏沉的腦中,葉惜渾身一個激靈,腦袋瞬間清醒過來。

該死的!傳說都是真的,吸血鬼在吸食人血時,會讓對方產生極致的哈哈,這樣可以使對方全身的血液更加快速的流動。

葉惜心中發冷,她若還不做點什麼,她真的會死在這隻吸血鬼手中。

體內的血液不停的流淌,葉惜已經開始有了疲憊感,昏昏沉沉的,似乎想要就這麼睡過去..。

麻痹的,她的血可是有著畫仙之力,自己平時都捨不得放血出來為自己多畫幾幅保命畫,現在特么的居然成了別人的口中食!老虎不發威,真當她是病貓嗎?

葉惜此刻的眼中閃過冷冽,雖然她沒有對方那麼變態,但她也不是個善類。

——雖然我真的沒寫什麼出格的,但是..要看『未哈哈』版就去群里吧~掩面而泣..嗚嗚! 她廢材無比,靈力始終破不了一階,但是她的靈力比一般一階人的靈力要深厚很多。

就好比當初她為爹爹傳輸靈力能夠提高爹爹的靈力等級一樣,因為是最低級的靈力,往誰體內輸送對方的靈力都不會排斥,畢竟就相當於補品一般,但是,若將她輸送到對方體內的靈力凝結成一團,就會成為對方靈脈中的一個危險分子,就好像注入血管中的異物一般。

她現在動彈不得,血液又快速流失,她只能利用這個法子了,哪怕最後的結果是她的靈脈盡毀,這位拿她當食物的吸血鬼也絕不會好過。

心思一凝,葉惜強迫自己保持清醒,意念悄悄調動自己全身的靈力,不停的壓縮壓縮再壓縮。


是生是死,就看著一搏了!

「唔..」

體內的靈力才剛調動起來,葉惜的脖子上突然傳來一陣劇痛,疼的她忍不住嗚咽起來。

這個該死的男人,竟然又在她的傷口上狠狠咬了一口。

「如果不老實,本宮不介意直接咬斷你的脖子!」

冰冷的話語從冰冷的唇瓣中吐出來,明明近在耳邊,葉惜卻覺得更像從地獄里傳來的聲音。

完了,竟然被發現了!

葉惜心底一片哀傷,想不到她重生一世依舊是個短命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