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寧默默點頭。

“我是東海王族凌家花費重金聘請的,目的就是來江陵市執行狙殺人物。”

“凌家?”

“是的,凌家給了我一百萬美金。”

“呵呵。”

葉寧頓時冷冷一笑;“一百萬美金就是爲了狙殺一個人?!”

“你覺得我會相信?!”

立刻男子急了,他還不想死,於是努力的解釋道。“真的是一百萬美金,我沒有騙你。”

“凌家爲何讓你來江陵殺這個人?!”

男子頓時面色僵住,解釋道;“殺手從不過問僱主原因,我只負責執行狙殺任務。”

“是嗎?”

那你可以去死了!

轟隆!

驀然葉寧冷笑一聲,一拳打在男子的腦袋上,噗的鮮血濺了出來,直接把牆壁都打穿了,男子的腦袋凹陷了進去,五官都扭曲了,死不瞑目。

軟綿綿的屍體出溜到地上。

葉寧啪的點燃一支香菸,深吸了一口,隨手把打火機扔在了男子身上。

呼啦。

驟然火苗竄起,幾秒鐘後男子被火焰吞噬,化爲灰燼。

回到了咖啡廳葉寧見到了楚風。

“戰神,那個人已經斷氣了。”

楚風迎了上去,小心翼翼的說道。

“送到殯儀館燒了吧。”

葉寧皺着眉頭。

“是!”

楚風讓戰狼的人把屍體拉走了。

“戰神發生了什麼事情,什麼人敢狙殺你?”

楚風怒斥道。

“不是狙殺我,是狙殺那個老者。”

葉寧緩緩吐出口煙霧,若有所思的樣子。

“楚風從明天開始加大力度對戰狼的訓練,我需要一支不怕死的尖刀,敢於拼命的猛獸,江陵市是時候要從新制定秩序了。”

葉寧掐滅了菸頭,冷冷的說道。

“謹遵戰神令!”

楚風帶着戰狼的人離去後,當天下午就開始了大規模的訓練,三百多人的戰狼硬硬的淘汰掉一半多人。

吼!!

吼吼吼!!!

殺!

殺殺殺!!!

再工廠的一座後山上,咆哮聲震耳欲聾,殺氣沖天,一羣青年男子,光着上身,渾身都是泥土,正在拼命訓練。

這裏四周環山,枝繁葉茂,被葉寧臨時當做了訓練基地。

經受住殘酷訓練的戰狼只剩下五十多個人,加上之前三十個人,各個都是生龍活虎,眼神兇狠,訓練起來都是不要命的主。

被淘汰掉的戰狼也沒有被放棄,被葉寧安排進入了林氏集團做安保人員。

黃玉霸再醫院裏躺了一個多月終於出院了。

聞着外面的新鮮空氣他神清氣爽。

熱血沸騰。

這一個月他的骨頭都快生鏽了,無時無刻都再想着如何替戰神建功立業。

總裁,離婚請簽字

“老黃出院了?”

九陽神王 ,陳海年趕緊的沏上茶水,招呼着他坐下。

“躺了一個月骨頭都快生鏽了,這不寧哥讓我出來活動活動。”

黃玉霸笑呵呵的坐在了陳海年的對面。

端起溫茶喝了一口。

放下茶杯黃玉霸看着陳海年;“寧哥說了,有件事讓我通知你。”

“老黃但說無妨。”

陳海年神色鄭重,不敢怠慢。

“最遲一個月林氏集團就要殺向省城,所以江陵市務必要百分百的安全。”

“什麼意思?”

陳海年疑惑的看着黃玉霸。

“寧哥要把江陵市打造成一座鐵城。”

“打造鐵城?”

“是的。”


黃玉霸神色肅穆的點頭;“寧哥的意思很簡單,你和楚風互相配合,而我就是代替你執行,我負責清理地上圈子,楚風負責清理地下圈子,把江陵市打造成一座安居樂業的城市,清除那些毒瘤,比如王家、展家、以及錢家。”

嘶!

聞言陳海年微微變色,忍不住倒吸口冷氣,這個想法太瘋狂了,膽大包天,根本不可能實現。

儘管他知道葉寧是戰神,可並不知道這兩個字能有多大的能量,是否能壓得住東海省那些大佬以及巨頭,他很清楚江陵市的份量,這是一塊巨大的肥肉,各種豺狼虎豹都要咬上一口,先不說打造一座鐵城有多困哪,這還需要多個地上圈子的部門的極力配合,而且還要頂得住東海省的壓力。

“怎麼你怕了?”

黃玉霸笑吟吟的看着有些愁容的陳海年。

“打造鐵城這個想法不現實。”

陳海年搖了搖頭;“先別說那些省城的巨頭大佬,光是東海王族就不會答應。”

“省城的事不用你操心,會有人去處理。”


黃玉霸淡淡的說道。

“葉寧也會去省城嗎?”

陳海年看着黃玉霸。

“是的。”

“所以我們要儘快掃清江陵市的毒瘤,這樣林氏集團才能安穩的進攻省城市場。”

黃玉霸聲音堅定。

“我想知道現在是誰主導着省城?”

“你問的有點多。”

“我也是爲了江陵市千萬居民考慮,一旦東海省的一些巨頭和大佬問起來我該如何回答?難道要我說自立爲王嗎?”

陳海年的擔心其實並不是沒有道理的,他心思縝密,考慮周全,其實是在爲自己鋪後路。

表妹萬福

現在就是他下定決心站隊的時候,如果站錯了很可能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你還是看看這些舉報信吧。”

這時陳海年從抽屜裏拿出厚厚一摞的舉報信,足有三四百封。

“這是什麼?” 黃玉霸微微皺眉,拿起一封舉報信問道。

“這是最近兩個多月以來,一直有人舉報葉寧冒充戰神的舉報信,要求我們把他拘押送上軍事法庭,其中一半的舉報信是都是針對他的,而且王家一直再請求東海省軍方巨頭孟天縱懲處葉寧,要爲自己的兒子和兒媳婦報仇!”

陳海年笑容有些冷淡。


他心裏也是七上八下的,一時間拿不準主意,從陳海年一開始接到葉寧的電話,或者見到葉寧,他就在懷疑葉寧的真實身份。

只不過後來他沒想到葉寧居然擁有戰神令。

至高無上的戰神令當時就打消了陳海年的念頭,並且一開始收到舉報信他也並未在意,但隨着匿名的舉報信越來越多,陳海年一時心裏就犯起了嘀咕,所以他的態度一直對葉寧若即若離。

不偏袒葉寧,也不幫助其他家族,只是保持中立。

這樣一來東海省軍方巨頭孟天縱也不會怪罪到自己身上,況且陳海年還能保住自己的烏紗帽。

藍家的事情已經讓東海省軍方巨頭孟天縱老爺子震怒,差點就要親臨江陵市,若不是齊老當時以藉口攔着他,沒準就真來了。

“所以你讓我看這些舉報信,是再懷疑寧哥的身份?”

黃玉霸看向陳海年,態度有些漸冷。

難怪一開始寧哥會讓自己來陳海年身邊做事,原來早就猜到了這個老傢伙的心思。

“呵呵,老黃別誤會,畢竟這麼多舉報信都是針對葉寧的,我作爲江陵市的一把手肯定要調查和懷疑,最起碼也要做做樣子吧?”

“況且我也需要確認葉寧的真實身份不是?”

“然後呢?你查到了什麼?”

“什麼也沒有。”

“那我來幫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