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媚輕咬著唇,有點不知道怎麼解釋。

仿若這一刻,腦袋真的都不夠用了一般的,完全沒有了平時的隨機應變。


「葉媚第一次到我們家裡面來,有些緊張是嗎?!其實不用緊張,也不用拘束,都是一家人,以後慢慢就好了。」齊慧芬連忙說著,口吻裡面凈是向著葉媚。

「是有點緊張,必定第一次見到子寒這麼多家人,所以難免分心的,就想要馬上都熟悉完。」葉媚找了一個借口,笑著說道。

「早晚都會熟悉,不著急。」齊慧芬安慰著,「聽子寒說你喜歡吃蟹黃炒玉米,我專程吩咐廚房做的,你嘗嘗和你胃口不,要是不喜歡一定要說出來,以後在這裡住的時間長,別委屈了自己的胃。」

「謝謝阿姨,我覺得很好吃。我剛剛吃了很多。」葉媚連忙笑著回答道。

「還叫阿姨?!」齊慧芬故意有些生氣。

葉媚一頓,隨即明白,「媽。」

「好,好。」齊慧芬笑眯了眼。

顧子寒碰了碰葉媚,示意另外一個人。

葉媚咬著唇,隨即掛上好看的笑容,「爸。」

顧耀其滿意的點頭,「以後都是一家人,不用這麼拘束,我們家比較隨意,葉媚以後你待久了就知道。喜歡吃什麼多吃點,不和口味的一定要給你媽說。」

「好的,謝謝爸。」葉媚笑著點頭。

飯席間,基本都是圍繞著葉媚,葉夫人。


喬汐莞的眼神也有意無意的放在他們的身上。

顧子顏坐在喬汐莞的旁邊,顧子顏看著面前「矯揉造作」的人,有些不屑的嘀咕著,「你看葉媚,一臉狐狸精兒樣,我二哥怎麼就會喜歡的。還有你看我爸爸媽媽對她的態度,就跟娶進來一個菩薩差不多。」

顧子顏在對古源說。

喬汐莞敲好能夠聽到。

她嘴角忍不住一笑。

我家閣樓通異界

「別說了,吃飯。」古源依然溫潤好聽的嗓音,輕聲說道,然後自然的給她夾了一塊肉,放在顧子顏的餐盤裡面,「喜歡吃的就多吃點。」

「古源你對我真好。」顧子顏很是幸福的說道。

古源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

眼眸微抬,喬汐莞的視線也似乎是放在了他們這邊,兩個人四目相對,很快離開。

離開的時候,古源的眼眸似乎是閃過一絲,很淡很淡的憂傷情緒……

喬汐莞抿著唇。

她不喜歡古源和顧子顏在一起,真的不喜歡。

現在反而覺得,如果有一個人在古源身邊為什麼不好?!

他一個人,孤獨了那麼久了。

一頓飯,大家似乎都吃得各懷心思。

正時。

一個幼稚的女孩子聲音突然大聲的響起,帶著不能相信的質問口氣,「是不是以後我的媽媽就會變成這個女人!」

所有人轉頭,看著一個小姑娘穿著一件白色的公主裙,頭髮上還戴著一個銀白的皇冠,小臉蛋看上去乖巧漂亮,此刻卻因為怒氣漲紅著臉,插著腰狠狠的看著滿滿一大桌子大人。

「你怎麼出來了?還這麼沒大沒小的!」齊慧芬眼眸一緊,聲音有些嚴肅。

今晚上的特殊情況,齊慧芬吩咐了傭人把顧明月和顧明路都照顧好了,在房間裡面讓他們用餐,就怕小孩子有時候不好的生活習慣讓葉家人看到了不好,卻沒有想到,飯席都快結束了,顧明月突然就跑了出來,而且是這樣的毫無教養。

「我不要這個女人當我的媽媽,我就要我的媽媽,我討厭你們!」顧明月嚷嚷著,絲毫沒有退縮的意思。

顧明路在顧明月的後面,似乎是拉扯著顧明月的裙子想要讓她離開。

在顧家,顧明月刁蠻任性得多,顧明路一向乖巧,所以一般都不敢主動惹什麼事兒,現在的情況,顧明路估計也是勸顧明月離開,在這樣的情況下,又不敢說話。

「顧明月,回房去,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準問!」顧耀其臉色一沉,嚴厲無比。

「我才不要回去!我才不要讓這個女人如願以償的當上我的媽媽!」顧明月鼓起勇氣,大聲的說著。

顧明月已經在家裡面叫了好幾天的媽媽了,突然知道自己的媽媽換人了,不能接受其實也理所當然,只是在這樣的場景下,讓顧家這麼多人下不了台,顧耀其自然是不開心得很。

很顯然,顧明路都被顧耀其驚嚇著,拉扯顧明月的衣服又重了些。

顧明月被顧明路弄得似乎不舒服,轉頭狠狠對著顧明路說著,「你拉我做什麼,不要碰我的裙子!」

顧明路被顧明月突然的聲音嚇了一跳,連忙放開手上的裙子,不敢說話。

顧明月狠狠的瞪了一眼顧明路,又對著大人們說道,「你們把我的媽媽還給我,還給我!」

「顧明月,怎麼這麼沒有教養!誰教你的?!是不是跟你那沒教養的媽學的?!」齊慧芬聲音難聽了些,臉色也很不好,轉頭對著傭人吩咐著,「吳嫂,把小小姐帶回房間去。」

吳嫂連忙過去,低哄著顧明月。

顧明月怎麼會聽,她本來就是來要媽媽的,怎麼可能三言兩語就能夠聽話。

飯廳搞得有些烏煙瘴氣。

顧子寒突然從飯桌上站起來,二話不說,走過去直接站在顧明月的面前,「你還要任性多久?!」

顧明月一怔,看著自己的爸爸。

「我問你還要任性多久?嗯?!」顧子寒一字一句,冷冷的口吻,不應該這樣對一個才5歲大的孩子。

顧明月咬著唇,也被自己爸爸的模樣嚇住。

「進房間去!」口吻,依然嚴厲無比。

「可是我要我的媽媽……」顧明月憋紅著臉,眼眶也紅紅的,聲音也沒有了剛剛的底氣,有些哽咽。

「不要讓我再多說一個字!大人的事情,你都不要問!」顧子寒繼續冷漠的威脅著。

顧明月咬著小嘴巴,眼淚再也忍不住的,噼里啪啦的往下掉,看上去委屈到不行。

顧子寒卻連半點隱忍之心都沒有,對待顧明月,依然冷酷到不行。

顧明路見勢,連忙上去拉著顧明月的手,「明月,我們先回房間去,我陪你玩你最喜歡的芭比娃娃。」

顧明月突然一把推開顧明路,「我討厭你,討厭你,討厭所有人!」

然後哭著,大步跑開。

顧明路被顧明月的蠻力推開了好幾步,傭人手快的拉住顧明路,才讓顧明路沒有被推到在地上。

顧子寒看著顧明月哭著跑上樓的模樣,似乎連半點心疼都不會有,只是轉身有些抱歉的說著,「從小就有些任性,還讓岳母見笑了。」

葉夫人笑了笑,「小孩子,該有的天性正常。不過小媚嫁進來,本來也是做人後母的,現在的小孩子自我意識又很強,還得靠你們都多幫助點。」

「不會的不會的,明月看上去任性,其實是個好孩子。」齊慧芬連忙解釋,「我相信要不了多久,明月就一定會接受葉媚的,這點你放心吧,葉夫人。」

「是這樣當然最好了。而且現在都已經是這樣了,葉媚你以後自己也要多注意些知道嗎?!」

「我會的。」葉媚忙點頭。

喬汐莞抿著唇看著葉媚,按照平時葉媚的處事態度,肯定早就主動走過去哄明月了,而現在,卻是坐在翻桌子上,一動不動,半點沒有想要主動討好的成分,而且今晚上的低調,一點都不像平時葉媚一向愛表現的樣子。

眼眸微緊。

轉眸看著顧明路還有些拘謹的站在客廳。

酒名千愁醉 ,恭敬的說著,「我帶著明路回房間,順便去看看明月,葉阿姨,爸媽,子寒葉媚,還有弟弟妹妹們,你們慢慢吃。」

齊慧芬點頭,「你去看看也好。」

顧明月任性歸任性,從小就沒看這麼委屈過,心裡也有些不放心。奈何現在的情況她也不能放下筷子去看看,喬汐莞突然能夠這麼理解,倒是讓她欣慰不少,也不得不承認,喬汐莞越來越得她心,仿若她想要做什麼,喬汐莞都能夠揣測得到,這點,她確實滿意得很。

喬汐莞嘴角一笑,看著顧耀其,顧耀其微點了點頭,喬汐莞才離開。


由始至終,她都表現出了兒媳婦該有的覺悟。

她拉著小猴子的手,然後上樓。

兩個人走遠了些飯廳,喬汐莞才低聲問道,「剛剛明月推疼你了嗎?」

「沒有。」小猴子一口咬定。

「小孩子不能撒謊。」喬汐莞眼眸一沉。

「只有一點點。」小猴子低著頭,聲音很小。

喬汐莞摸了摸小猴子的頭,感嘆道,「處處為別人著想,這點你怎麼和你老爸這麼不像。」

小猴子不明白的看著她。

喬汐莞只是一笑。

你爸只會氣死人不償命!

兩個人手牽著手,喬汐莞準備把小猴子送進他的房間時,小猴子仰頭問道,「不是說去看明月嗎?」

「我去看就行了,你乖乖的在房間玩,免得顧明月這麼霸道,又拿你出氣。」喬汐莞颳了刮小猴子的小鼻子,笑著說者。

顧明路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又似乎是很努力的忍住了。

喬汐莞也沒多想,讓顧明路自己在房間,轉身走向顧明月的房間。

房門口站著吳嫂,吳嫂有些無奈的說著,「大少奶奶,明月一回來就關上房門哭,我敲也敲不開,也不敢大聲了打擾到老爺夫人用餐。小小姐才5歲,真是擔心一個人在裡面……」

「家裡有備用鑰匙嗎?」

「有。」

「你去幫我拿過來。」

「好的,我馬上去。」吳嫂連忙說著。


沒多久,吳嫂把鑰匙拿給喬汐莞,喬汐莞打開,裡面就傳來撕心裂肺的哭聲,扯著嗓子,哭得很用力。

似乎是感覺到房門被人打開,顧明月淚眼婆娑的轉頭看著喬汐莞,「你們都是壞人,出去,出去!」

喬汐莞關上房門,自己沒有出去,而是走了進去,走到趴在床上哭得很猛的顧明月身邊,「哭夠了我們談談。」

「我沒什麼和你談的。你就是壞人!我媽說了,你就是壞人,如果她離開了我們家,就是被你攆出去的!我恨你!」顧明月狠狠的說著,聲音越來越大聲。

喬汐莞眼眸動了動。

言欣瞳到死那一刻都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變成現在的地步嗎?!

她眼眸一直看著顧明月,看著她哭花的小臉蛋,「你要哭就哭個夠。但是顧明月,不是以為眼淚可以換來什麼,你哭得再厲害,你媽也回不來了!」

「誰說我媽回不來了!我一定會把那個女人攆出去!」

「你憑什麼把她攆出去?!」喬汐莞反問。

顧明月一怔,有些茫然的看著喬汐莞,似乎是沒有想到什麼辦法,又撕心裂肺的哭了起來。

喬汐莞揉著自己的耳朵,顧明月不去唱歌都是糟蹋了。

「夠了。」喬汐莞聲音稍微大了些,「一天都哭,你媽走的時候,是這麼對你說的嗎?」

顧明月收住聲音,有些抽泣的看著喬汐莞,「不是,但是……」

她真的很想哭。

「你媽走的時候,對你說什麼了?」喬汐莞問她。

顧明月還是單純的,不太能夠藏得住話,所以儘管言欣瞳走的時候肯定對顧明月說了很多喬汐莞的壞話,顧明月卻還是,對喬汐莞沒有防備,她抽泣著,有些哽咽的說著,「媽媽說要乖乖的,不能惹爺爺奶奶生氣,要不然在家裡面不會好過。」

「還有呢?」

「還有說,如果爸爸娶了另外的女人,讓我表面上要順著她,不能再任性,否則我會被那個女人打。」顧明月繼續說著。

喬汐莞眉頭一揚。

看來言欣瞳是知道, 嬌寵名後:皇上,您要點臉!

她現在真的越來越懷疑,言欣瞳的死真的不只是被逼急了而已,大多是成全,或者換一個角度講,就是不能接受,不能接受,眼睜睜的看著顧子寒,娶了另外的女人。

言欣瞳對顧子寒,已經愛到不能自己的地步。


她微微調整的情緒,看著顧明月,「那你今天做的這些,惹到爺爺奶奶生氣了嗎?惹到你爸新娶的女人生氣了嗎?!」

顧明月不承認錯誤的,咬著唇。

「我說的話你可以不聽,但是你媽媽說的話,你就不應不聽,要不然你媽媽知道了,你覺得她會不會很傷心?」喬汐莞問她。

顧明月嘟嘴,她也不想。

但是她就是不喜歡那個女人,她就是不喜歡,她就是要她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