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斤錘!”

“卑鄙”葉影暗念一聲,急忙擡劍。淡藍色鬥氣噴涌而出環繞於劍身,精神力也全部附加其上,一劍擋去!

“砰!”

葉影后退五步,嘴角已溢出一絲鮮血,和穆雷比力氣葉影果然還是不敵

“果然不能輕敵啊。”葉影暗暗想到。

抹了抹嘴角的鮮血,葉影再度持劍衝去,穆雷看到葉影衝來哈哈一笑,擡手就是一錘向其砸去。

“擋住!”葉影死死的盯着在眼前慢慢放大的巨錘。

忽然葉影只感腦海中好像突破了一層薄膜,精神力頓時大漲,劍錘相碰,葉影一劍竟然將其劈開!

葉影嘴角笑意展開:“終於,又達到念師境界了!”

那穆雷一臉震驚,剛剛還無法和他直面相碰,竟然一劍將他逼退!

感受那熟悉的精神力再度回來,葉影這次不再留情,劍身一轉行雲流水般向穆雷刺去。一劍刺傷其臂膀後,葉影一腳將他踢下了比鬥場。

比鬥場前臺葉天看着葉影哈哈大笑,葉麟眼中也露出喜色,他沒想到葉影竟真能做到這一步,有他當年的風範啊!就是不知葉影能否拿到第一。

不過現在他對葉影極具信心,葉影這小子的倔強脾氣不會變,既然說到那便會做到!

葉奇與陳坤的對戰沒有多大懸念,雖然葉奇這段時間也還算努力,但與陳坤這中階武師對敵還是不夠啊,在陳坤使出那詭異身法時葉奇最終落敗。

比試過了半個時辰後再度開始,最後一戰便是陳坤與葉影!

“葉家葉影,請指教!”

“沒想到我看走眼了,陳家陳坤,請指教!”

沒有太多廢話,說完葉影與陳坤便戰在了一起。

“好快的劍速!”這是陳坤對葉影的第一看法,“不過,我還能接住。”陳坤暗暗念道。

不過隨着長劍的不斷的交接,陳坤漸漸感覺不對了,葉影的劍速竟越來越快!比葉凌雲的瘋魔刀法都要快!

此時葉影的劍速從之前的兩倍提升到了極限四倍!

陳坤有心掙脫,可是葉影的劍法如海潮洶涌,波濤不絕,陳坤就像海潮中的魚,剛跳出水面又被一個海濤淹了下去。

葉影的寒冰之意不斷向陳坤侵去,陳坤手掌早已嚴重發紫,凍得發麻,終於抵擋不住,被葉影擊中吐血拋飛而去。葉影剛纔鬥氣、精神力全部附加其上,竟讓陳坤絲毫無法掙脫。

陳坤急忙起身,看了看雙手立即想用鬥氣將其逼出。

葉影一看便知意圖,此時正是痛打落水狗之時,哪能放過?葉影急速向陳坤衝去。

陳坤此時雙手已然凍僵,哪能與之對抗,急忙開始圍着比鬥場開跑。

葉影如何能讓他如願?急速追趕,於是比鬥場開始了大跌眼界的你追我趕。可惜陳坤在即將被葉影追上是便用他那詭異身法,葉影無奈無法追上。

終於過了許久,陳坤將手中寒毒全部逼出,此時他對葉影這詭異鬥氣才大感驚懼,暗想:萬萬不能與之纏鬥,否則他只會越戰越快,越戰越強!最後又要中其寒毒。


只見陳坤雙腳連點有使出了他那詭異身法,這次他卻不在是跑!

葉影一看他的動作頓時警惕起來,只見他忽然便在葉影眼前消失,再次出現已然在葉影身前!葉影急忙一劍向其長劍劈去,葉影劍速極快,一下就將長劍劈開。

陳坤見一擊不成果斷退去,再次出現一再葉影身後!

葉影看到他消失,又感到身後一陣勁風,急忙右手一轉,墨玉劍從身後右下角斜向上刺出將其擋住!

此時輪到葉影陷入被動,這樣下去葉影遲早落敗,不過葉影心智未亂,暗暗一想這身法所耗鬥氣極多,之前被葉影追趕時又用了幾次,再抵擋幾次,他必定力竭。

不出所料,陳坤攻擊了幾次後出現在了遠處,此時他臉色蒼白無奈的嘆了口氣,向葉影抱了抱拳說道:“葉兄,我敗了。這次我輸得心服口服,不過下次我必定勝你!”

葉影緊繃的神經終於放鬆了下來,剛剛他若在攻擊幾次葉影恐怕就抵擋不住了。

葉影轉頭看了看比鬥場前臺的父親,第一,他終於拿到了! 三族比試漸漸落幕,除了王家長老有些不快,其他各族都帶着滿意的心情回去,畢竟這也是對各族後輩的一次歷練。

這次最爲高興的便是葉家了,雖然最可能拿到第一的葉凌雲反倒大跌眼鏡的沒有晉入前四,不過有兩人進了前四,而葉影更是第一!

比試落幕後葉影便被葉奇拉出去吃了一頓。

傍晚葉影向葉麟書房走去,此時的葉影還帶這一絲高興與自豪的,畢竟對於一個孩子來講,這些情緒難以掩飾。

推開房門,鍊金燈下葉麟正在安靜的看書。

葉影慢慢將房門關緊,看着葉麟小聲的叫了一聲:“父親?”

“嗯,來啦”葉麟放下書看了看葉影繼續說道:“這次不錯。”

雖然僅僅這有四個字,但葉麟眼光中的欣慰之色難以掩蓋。

看着葉影聽了自己的表揚露出的絲絲笑容,葉麟臉上卻又忽然一變,嚴肅的說道:“影兒,這次你拿了第一是不是有些自豪啊?”

葉影一聽,撓了撓頭又摸了摸鼻子,低聲說道:“是有那麼一點點……..”

“也對,不自豪那就不正常了。不過你要知道,你父親我在你這個年紀時早已是高階武師了。可後來呢,我還不是落得如今這個下場。”

葉麟擡頭如同陷入沉思:“我當年還是太過猖狂了………我天賦雖好,但這個世界看得僅僅是實力,沒有實力一切都是妄談!”

葉影看着父親的樣子,低着頭不敢講話,只能細細的聽着。

葉麟又看向葉影:“影兒,我希望你能看清自己,等你真正能讓一方顫抖的時候,那纔是你真正該自豪的時候。”

葉影重重的點了點頭,他想起了那天那個紫衣女孩,與其差不多年齡卻已是高階武師。他現在的天賦拿到外面去也許也微不足道,他今天自豪的成就也許僅僅是跳樑小醜的行爲罷了。

許久,葉影吐了口氣,對葉影淡淡道:“影兒,我和你大伯決定送你和阿奇去武雷特學院學習。”

“武雷特學院?”葉影之前好像聽說過,但也不確定。

“嗯,武雷特學院是我們大夏王朝最好的學院之一。”葉麟對武雷特學院印象極深,因爲他就是武雷特學院畢業的。葉麟的眼中透露出淡淡的回憶,顯然他對這學院是有些感情的。

武特雷學院其實是大夏王朝排名第二的學院,排名第一的是北方王都的鈺格學院。而南方第一的就是這武雷特學院了。學院內每名導師都起碼是高階魂級強者,而據說武雷特學院的幾位正副校長更是絕級強者!

“這武雷特學院確實不錯,影兒你若是沒什麼意見,下個月便去吧,下個月便是九月了,正是學院招人之際。”葉麟語氣嚴肅,雖然是詢問,不過聽他的口氣這事其實已經定了。


想了想,葉影知道父親這是爲他好,便同意了。

夜晚,葉影冥想了一整夜,現在冥想基本可以代替睡眠了。

早晨,現在正是夏季,即使是早晨葉影也感覺有些炎熱。

吃了一些飯葉影就向武技閣跑去,今天葉影想去學一些念技。自從三族比試碰到了那陳博那念師,葉影忽然感覺到了念技的重要性。

匆匆進了武技閣,葉影見到了姑姑葉智,此時葉智一如既往的在看書。

“姑姑,我今天便想學念技。”葉影對着正在看書的葉智說道。

葉智放下了書:“哦?兩個月了,想必你精神力也熟練了,既然如此,跟我來吧。”

說完,葉智便向武技閣一樓走去,葉影也急忙跟上。

走過一個個放着武技的架子,葉智向着一樓邊緣的偏僻架子走去,然後轉過頭對葉影說道:“這就是葉家的一些九品、八品念技了。”

葉影拿出一本看了看:“《擒敵手》,九品念技,可將精神力幻化成巨手將敵方抓住,拖至身前,練到大成可直接捏碎敵人。”

捏碎敵人?這樣太吹了吧,恐怕得實力相差很多才能將敵人直接捏碎。不過能將敵人抓到身前這倒是不錯,不過恐怕這也需要實力相差許多才能抓住。

葉影看了看還是決定要學,不爲別的,畢竟拿東西方便啊!

葉影又拿出了一本《神光眼》,搖了搖頭。又拿出一本《尖靈錐》。葉影無奈問道:“姑姑,這怎麼都是這精神念技?這些都是返虛念師學的吧?”

葉智淡淡說道:“念技,大多數是精神念技。畢竟化形念師只需不斷增強精神力並配合武技便可。所以每一個化形念師必須是一個武師,這樣才能發揮化形念師最大的實力。”

化形念師強大的地方便是不僅可以近戰,還可以控制暗器遠處攻擊,精神力結合鬥氣能發揮出巨大的力量。

“哦,那這精神念技我就不用學了。”葉影喃喃道。

葉智一聽反而搖了搖頭:“不,精神念技最好修煉一門。雖然化形念師無法發揮精神念技的最大威力,但使用出一般也能讓敵人眩暈一些時間。”

“不過,這精神念技不能常用,精神念技本來就是比誰的精神力多,損耗敵人的同時也會損耗自己相同的精神力量,所以使用一次後需要等精神力恢復才能繼續使用。”葉智嚴肅的說道。

“哦”葉影仔細聽了聽頓時明白了,於是葉影便抱着兩本念技回到了房間。

回到房間葉影便盤膝準備修煉,葉影看了看手裏的兩本念技思考片刻嘀咕道“先學這本吧,這《擒敵手》應該容易些。”

擒敵手確實不難,只需按着念技上的精神力運轉法門在外面凝聚出手掌便可。

腦中精神力隨着葉影的控制游出體外慢慢凝聚成一個透明光團,又慢慢變化成手掌狀,

“砰”,

淡淡的破碎聲傳來,手掌破裂,失敗了。

一次不行,再來一次!

精神力手掌再次慢慢凝聚成形,葉影露出一絲笑容。

正是此時葉影忽然感覺腦海又是一陣熟悉的刺痛,葉影只來得及唸叨了一聲“靠!”就昏了過去。 葉影忽然感覺腦海一陣刺痛就昏了過去,等他再次醒來時已然正午了。

醒過來的一瞬間葉影急忙看了看自己的精神力,果然葉影的精神力又掉到了聚元三層!

看了看現在的精神力葉影真的要發瘋了,他恨不得現在就將這黑色紙張這腦海中拿走!


過來一會兒葉影終於冷靜下來,再次看了看腦海,靈魂圓球下正浮着那張黑色紙片。葉影仔細一看,那黑色紙片上竟然出現了三個金字‘鍛’‘神’‘篇’。

那三個金字寫的龍飛鳳舞,葉影一看就被其吸引住了,恍惚間葉影感覺大量的信息往腦子裏傳來,葉影都感覺有些眩暈。

一會兒,葉影感覺腦子中多了一些記憶,向着腦海中那新出現的記憶尋去,眼前忽然出現了一副畫面。

那是一個虛幻般的男子,身穿白衣,長髮飄飄,雙手負於背後,他有着一雙深邃無比的雙眼如同可吞噬日月一般。

而他的對面是無比巨大的猙獰巨獸,巨尾隨意一擺,周圍山脈分分破碎。而且他居然口吐人言,可惜葉影明明記得他說了幾句話,卻始終想不起來他說了什麼話。

那白衣男子與那巨獸開始交戰,這等交戰真可謂是天崩地裂,白衣男子與那巨獸僅僅氣勢散發,周圍的山河就如同豆腐一般化爲粉末!而那白衣男子負手一壓,空間都立刻破碎,竟出現一個真空空間,空間亂流都被逼開!

那白衣男子與巨獸勢均力敵,此時身上都各有破損,正當他們要分出勝負之時,葉影只感眼前一黑,畫面早已消失不見。

那等強者交手必然是在瞬間,若不是在記憶中出現,以葉影的實力恐怕都無法看到他們在交手。

畫面消失,葉影腦海中出現一部功法《鍛神篇》!

葉影看了看,這功法沒有一絲介紹,但葉影知道他必然不凡,恐怕修至大成真有那白衣男子那般毀天滅地之威。

仔細一看這功法修煉必須先散去之前的精神力修爲!還好現在葉影的境界也不過是聚元三層,否則若是葉影已是念靈甚至念魂境界,葉影都不一定狠的下心來修煉。

很快葉影便按着鍛神篇功法散去了自己的念師修爲,散去修爲並不是毀去靈魂,而是毀去能自主控制的精神力。

就像武師,他的精神力、靈魂強度也強大,但他無法自主控制精神力去攻擊。而要自主控制精神力那便需要天賦了。

這鍛神篇竟然要先碎開靈魂然後從新組合,不斷重複下磨練靈魂!

葉影一咬牙,精神力都散了,現在不練也得練了!

按着鍛神篇上的方法,葉影小心的運作,此時有一個沒做好的地方葉影恐怕真的魂飛魄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