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捲男一屁股坐在車頂之上,看着唐術刑走進大樓之中,坐在那喃喃自語道:“唐……唐術刑?”

唐術刑走到樓梯口的時候,發現上面涌下一羣打手,但是打手們看到他那一刻,立即集體朝着後面退着,唐術刑繼續朝着上面走,也不說話,直到打手們退無可退之後,只得散開一條道來給他——他們都在上面將唐術刑如何解決外面那三十多人看得一清二楚,都深知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唐術刑走過打手們讓開的通道時,一個藏在後面的打手提起手中的匕首,隨後朝着唐術刑的後腦直接拋了過去,誰知道匕首快觸碰到唐術刑的瞬間,唐術刑頭也不回地接住了匕首,扔在地上淡淡道:“只此一次,下不爲例。”

那人臉色大變,其他人也立即散得更開,慢慢跟着唐術刑來到了破樓最頂層的那個房間,看樣子那房間像是從前的老會議室,但座椅板凳都保留着。整齊地碼在一旁,會議室原本禮臺的位置擺着一張巨大的沙發,沙發上坐着一個看不清楚模樣的人。那人將一柄長劍橫在自己的雙腿之上,雙手撐着下巴看着大門口。

等唐術刑出現在門口之後。那人放下雙手,靠着椅背,淡淡道:“唐術刑?”

“是。”唐術刑笑道,“想不到,在一座監獄中竟然還有人會冒充我?真的是奇了怪了,看樣子你對我瞭解不少嘛。”

“我們沒見過面,但我知道你,瞭解你。明白你,大概因爲咱們都是怪物吧,所以,感同身受。”黑暗中的那人一字字道,“但如果你看到我,也許能知道我是誰,也許你早就忘記了,因爲時隔多年,你又沒見過我,你不一定知道我是誰。”

唐術刑不明白對方話中的意思。什麼叫見到他也許知道他是誰,但又說自己從未見過他?這是什麼意思?哪兒有沒見過一個人,見到那個人的樣子又知道他是誰的道理?

唐術刑朝着屋內走去。屋內的光線很暗,那人依然坐在那,用手指在劍身上輕輕彈着,在那吟唱着什麼歌曲,時不時還停下來,說兩句什麼話,但聽對方的口音,唐術刑知道對方是中國人。

終於,唐術刑走到距離那人幾米開外的地方。那人也沒有發動進攻,氣氛也沒有那麼緊張。唐術刑甚至沒有覺察到對方的殺氣,倒是在屋外偷看的那些打手們都屏住呼吸。心跳加快,很想知道,來的這個唐術刑是唐術刑,還是坐在裏面的那個唐老大才是唐術刑。

坐在沙發上的那人,用手指在劍身上猛地滑動過去,產生出的火花掉入旁邊的火盆之中,火盆中的酒精立即被點燃,緊接着熊熊燃燒起來,隨後那人如法炮製,點燃了自己周圍的四個火盆,然後起身走到唐術刑跟前道:“你現在可以看清楚我是誰了。”

唐術刑看到那人的時候,乍一看是覺得眼熟,但仔細看去,越看就越覺得陌生,完全不可能認識這傢伙是誰,於是搖頭:“我不認識你是誰。”

“對,你不認識我,但你知道我,你也應該熟悉我,因爲在近八年前,你在美國找了我很久,最終都沒有找到!”那人說完露出一個笑容。

唐術刑聽着對方的話,看到他那個自信的笑容,猛然想起來了,指着對方道:“你是段龍!”

“看!我說你能認出我是誰吧!”段龍將長劍扛在自己的肩頭,“對,我就是你當年一直找,卻沒有找到的段龍!”

“我以爲,你不是已經……”唐術刑說完又搖頭,“不,當年那件事根本就是一個局。”

“是,是一個局,一個偶然的局,我只是一枚棋子,直到後來我真的被尚都生擒之後,才知道我到底是個什麼樣的角色,但是已經晚了。”段龍搖頭,“我被他們拿去做實驗,不斷的折磨,注射着各種讓我痛苦不堪的藥物,足足折磨了我一年多快兩年的時間,我死過無數次,但都扛過來了,最後他們對我宣佈了一件事,那就是,我根本不是那個合適的突變體,你纔是,你纔有資格,我沒資格,我只是一個廢物,一個失敗的天然臨牀屍化突變體!”

“什麼?”唐術刑上下打量着身體很強壯,但看起來與普通人沒有區別的段龍,“什麼叫天然臨牀屍化突變體?”

“我偶然間成爲了突變體,其後又接受了臨牀屍化,最終演變成現在這幅模樣,你根本不知道我現在是什麼東西,因爲我幾乎無敵了,所以尚都的人害怕,他們將我弄到了這個地方,並隨時找人與我談判,希望我歸順,但是晚了,我要報仇!”段龍咬牙道,“我要報仇殺死他們,殺死所有對不起我的人,還有,要殺死你,如果不是你,我也許不會被拋棄!”

唐術刑覺得段龍已經屬於精神分裂了,正要開口解釋的時候,卻發現段龍的身體正在發生變化。 段龍的身軀不斷在壯大,並且變高,身體的皮膚也生出瞭如鱗甲一樣的東西,渾身的骨骼發出怪響,面部也變得無比猙獰,喉頭髮出了痛苦的叫聲——幾分鐘之後,一個體型兩米多高,渾身由鱗甲覆蓋,模樣像是巨型人形蜥蜴的怪物出現在了唐術刑的跟前。

“這就是他們的研究結果!”段龍嘿嘿笑着,“他們稱爲什麼新妖化體,從他們的研究人員口中得知,似乎是想從我身上做實驗,找出遠古人類妖化者身上的祕密,試圖在普通人身上完成妖化者的突變實驗,雖然失敗了,但已經讓我的戰鬥力提升了不止一個檔次!”

說着,段龍還抓起那柄長劍道:“這柄長劍雖然和你的龍麟刃不一樣,但卻是我親手從自己身上挑選出的骨骼打造出來的,我給它起名叫妖麟刃!至少就現在而言,我還沒有發現比它更鋒利,威力更強的武器!”

唐術刑仰頭看着段龍:“你爲什麼要恨我?這件事與我有什麼關係! 總裁的小小妻 你該記恨的是萊因哈特希,你該記恨的是當年把你變成這副模樣的罪魁禍首!”

“是嗎?我應該記恨他們?不不不,我應該記恨的人是你!”段龍沉聲道,“如果你還記得黛西,你可以回憶下,我應不應該記恨你!”

唐術刑一驚,再一喜:“你見到黛西了?太好了,你們倆團圓了,既然都團圓了,爲什麼還要這樣?”

面對唐術刑的不解,段龍將手中的妖麟刃插在沙發之中,冷笑一聲道:“是的,我們是團聚了,但是她卻變了。她親口告訴我的,所以,我只能結束她的性命!”

唐術刑雙眼瞪大:“你說什麼?”

“我說——”段龍惡狠狠道。“我親手殺死了黛西,殺死了那個我曾經愛得死去活來的女人!我一刀刺進她胸膛的同時。將她踹進了火坑之中,當時她還沒死,在火坑中痛苦的掙扎,我很享受地看着她那模樣,因爲背叛我的人就應該受到這樣的懲罰!”

唐術刑指着段龍罵道:“你是個瘋子!當年黛西爲了你忍受多少的痛苦和折磨,就是爲了爲你報仇,她一輩子心中只有你,當年不也爲了你甘願背黑鍋。不再在fbi任職了!你竟然說她背叛你?”

段龍冷笑道:“當年如果不是她誘惑我當什麼污點證人,我會變成這幅模樣嗎?她當不了fbi是她活該,她那叫損人不利已!”

唐術刑搖頭:“黛西爲了你什麼都肯做,付出了那麼大的犧牲,沒想到換來的卻是這樣一種結果。”

“對呀,她什麼都肯做!嘿嘿嘿嘿!”段龍瞪着唐術刑,“你們倆發生了關係,對嗎?這些事兒她都告訴我了,這種口口聲聲說愛我,卻打着愛我的旗號和別人亂搞的賤貨。是不是該死?你說,是不是該死?”

“段龍,我沒想到你竟然是這樣的人。”唐術刑搖頭。拔出龍麟刃,“黛西付出了那麼多,到頭來,卻沒有看清楚,你是這種小肚雞腸,滿腦子自私自利的王八蛋!”

段龍大笑着:“太好了,我終於可以與萊因哈特希口中所說的那個也許是世間最強突變體的傢伙一戰!我倒要看看,是我這個新妖化體厲害,還是你這個天然突變體厲害。是我手中的妖麟刃兇猛,還是你的龍麟刃更勝一籌!”

段龍說完拔出妖麟刃。朝着唐術刑迎頭劈了下去,唐術刑直接閃開。看到妖麟刃劈在那水泥地之上,直接將那裏劈開一道裂縫來,妖麟刃的鋒利加上段龍本身的力道,讓這柄古怪的長劍變得如段龍自身所說的那樣“兇猛”,就像是一頭髮狂的野獸一樣。

此時,在唐術刑的眼中,段龍和他手中的妖麟刃都是野獸,他正在對付兩頭嗜血成性的瘋狂野獸!

一劍沒有命中,段龍收刀提刀再劈:“你的速度很快,但速度快只能說明你很會逃!”

第二劍劈下的那一刻,唐術刑並未躲閃,而是舉起手中的龍麟刃直接從正面擋住,他想知道對方的妖麟刃與龍麟刃相比到底誰更強,妖麟刃在段龍的手中又會發揮多大的威力。

唐術刑舉起龍麟刃結結實實擋住了那一記重劈,同時啓動了屍化狀態,緊接着雙腳直接陷入了地上的水泥地板之中,兩柄長劍交匯之處也不斷冒出火星,段龍則咬着牙在那狂笑着:“想不到竟然勢均力敵!我還有點小看你了,唐術刑,不過接下來的事情就沒那麼容易了!”

段龍說完擡腿就朝着唐術刑的腹部踹去,因爲唐術刑雙腳陷在水泥地之中根本拔不出來,只得結結實實捱了這一腳,段龍隨後架着手中的妖麟刃擡腳狂踢,同時罵道:“還手啊!還手啊!你這個雜碎!你當年和黛西兩人發生關係的時候,你有沒有想過有今天?你這個雜碎,我要殺死你,把你也活活燒死,讓你們在地獄相見,我是不是很仁慈?哈哈哈!”

段龍罵罵咧咧地踢着,足足狂躁了好幾分鐘,唐術刑立在那舉着龍麟刃一動不動。

門外的那些打手目瞪口呆地看着,其中膽小的早就跑了,因爲在屋內戰鬥的根本就不是人,而是兩頭怪物,兩頭就算是2號內監所有人聯合起來都無法戰勝的怪物!

許久,段龍終於停了下來,他看着依然立在那維持那姿勢的唐術刑,自言自語道:“死了嗎?沒有半點氣息了。”

“段龍——”唐術刑突然開口說話了,讓段龍很是吃驚,他下意識看了一眼自己的腳,又看着先前自己不斷命中的唐術刑的腹部,連續踢了那麼久,就算是恐龍都應該被他踢死了纔對,怎麼會……

段龍害怕唐術刑突然反制,朝着後面猛地一退,退到牆邊蹲着,看着唐術刑。

唐術刑微微擡頭:“在黛西的眼中,你是個男子漢,她告訴我段龍的過去時,我也認爲你是個頂天立地的男人,你爲了她做出了巨大的犧牲,而且,你認爲那值得,因爲你覺得自己做得對,但是我和黛西都錯了,你不是那樣的人,那樣的段龍根本就不存在,你只是個膽小鬼,只是個再普通不過的小肚雞腸的上班族,爲了那點吃喝整日奔波,你真的比不上你弟弟段虎,至少他敢面對,他知道自己應該去尋找什麼,做了也不後悔,可是你呢?你加入了幫會,你認爲是你弟弟的錯,你出賣幫會,你認爲那是fbi的錯,是黛西的錯,但是你要清楚的知道,如果你不加入幫會呢?你充其量就是一死,對吧?如果你不和fbi合作呢?事情敗露,你大不了就是蹲監獄,可是你呢?你怕,你是個膽小鬼,人家只要稍加威脅,你就會立即軟弱的低下自己的頭!你根本就是個小人!自己選擇錯了,做錯了,就會將錯誤完全推到其他人身上的小人!”

段龍咧嘴笑道:“對呀,我是小人,那又怎樣?我就他媽是個小人,就算我是小人,我也是個強悍的小人,你有種……”

段龍話未說完,已經說不下去了,因爲他的胸口已經被唐術刑一拳擊中。

那一瞬間,段龍根本沒有看清楚唐術刑是如何到自己跟前的,只知道自己說着說着就看到了唐術刑的臉出現在眼前,隨後自己被那一拳命中,直接朝着後面撞去,撞開旁邊的那堵牆壁,從樓上直接朝着樓下摔去,重重地砸在下面的帳篷之上。

段龍摔下去的那一刻,2號內監區所有人都涌了過來,先是看着落在帳篷中還在掙扎的段龍,隨後又仰頭看着站在樓頂牆壁窟窿口的唐術刑。

2號內監區辦公區中控室內,一直通過監視器觀察的坤宏也認真地看着,看見掉落出來的段龍時,他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自語道:“這傢伙,難道是真的唐術刑?那個什麼唐老大才是假的?”

這件事的真相,不僅是坤宏,2號內監區的其他人也想知道。

段龍爬起來之後,仰天狂嚎了一陣,將周圍圍觀的犯人全部嚇跑,有些稍微膽大的則趴在火車車廂頂上,遠遠地看着,期待着兩人下一步的戰鬥。

唐術刑站在牆壁窟窿處,提起龍麟刃指着段龍,隨後搖了搖頭。

段龍在那冷笑着,反指着唐術刑道:“別得意,這只是開始,你根本不知道我真正的實力!我還沒有用全力呢!”

唐術刑此時跳了下來,直接落在段龍跟前,竟然解除了屍化狀態:“我根本就沒盡力。”

段龍嘴角一扯,隨後狂笑着:“你是在說笑嗎?你那一拳沒盡力?真是笑死人了!”

“好吧,你盡力吧,我想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本事。”唐術刑將龍麟刃回鞘。

段龍雙臂突然一震,緊接着他身體外表的鱗甲完全豎了起來,整個人就像是刺蝟一樣,他指着自己身上的鱗甲道:“從這一刻開始……”

“別廢話解釋了,我不想聽,來!”唐術刑打斷段龍的話,朝他揮揮手。

“媽的!”段龍罵道,朝着唐術刑撲去,緊接着揮舞着拳頭砸了過去,在唐術刑躲避的瞬間,段龍直接張開雙臂緊緊抱住了唐術刑。

段龍在抱住唐術刑的那一刻,喊道:“你已經死了!” 段龍抱住唐術刑的瞬間,遠處的那錦承等人也看得很清楚,但是他們都絲毫不擔心,倒是紅花上前一步道:“我們應該幫幫他!”

“不用。”白戰秋冷冷道,“如果他需要人幫忙,他就不是唐術刑了。”

那錦承點頭:“是呀,唐術刑與其他人不同的地方,就是他骨子裏面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自信,我認識他的時候,他就那樣,對自己看不上眼的人,永遠透露出的都是那種鄙視,現在他對段龍也一樣。”

紅花不是很明白他們話中的意思,只是搖頭。

齊佳魅上前站在紅花旁邊道:“你如果對一個人發狂,無比的憤怒,說明你很重視這個人和讓你發狂發怒的這件事,但現在你看唐術刑,已經徹底冷靜下來了,也就是說,在他眼中,段龍只是個雜碎而已,現在他只是想測試下段龍到底有幾斤幾兩,不,準確的說,就像是一隻貓抓住了一隻耗子,沒有馬上殺死吃掉,而是在那玩弄,將耗子活活玩死……”

不知爲何,紅花聽完齊佳魅的話,瞬間覺得汗毛都立起來了,眼前的唐術刑遠比古蘭達所說的還要恐怖。

段龍將自己身體豎起的鱗甲全部刺入唐術刑的體內,在他胸口感受到唐術刑身體的鮮血流淌出來的時侯,段龍更加得意了,他知道,唐術刑被他這樣抱住,根本就是死定了,因爲他沒有維持屍化狀態,如今也一動不動,那肯定是失去知覺了,渾身上下無數處都在涌出鮮血,遲早也會流血而亡。

遠處的衆人,也看着被段龍抱住的唐術刑雙腳腳踝位置一直在流着鮮血。大部分的人都認爲唐術刑死定了,紅花也捂住嘴,卻發現周圍的那錦承等三人依然是用那種冷漠的眼神看着。她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都已經這幅模樣了。怎麼還可能存活?

足足過了十來分鐘,段龍感覺到唐術刑依然沒有任何動作,連肌肉反應都失去了,這才慢慢鬆開唐術刑,並且低頭去看他,但低頭的那一瞬間,卻看到唐術刑仰頭用一種平靜的眼神看着他,同時還問道:“這就是你的實力?結束了?”

那一刻。段龍猛地甩開唐術刑,連續後退好幾步,站在那氣喘吁吁地看着從血泊中爬起來,滿臉蒼白,張口時還露出長舌和尖牙的唐術刑,突然間意識到了什麼事情,他指着唐術刑道:“你不是以前那個簡單的突變體,你是什麼東西?”

唐術刑搖頭:“我也不知道,不過你應該關心下你自己。”

唐術刑說着,指着段龍胸口的那個血洞。段龍低頭看着那血洞的時候,突然間覺察到了什麼,雙腿一軟。跪了下去,隨後一股酥麻感傳遍了全身。

唐術刑慢慢上前,低頭俯視着段龍:“我以前還不是突變體,還是個普通人的時候,我就喜歡說,不管是打架還是動嘴,都應該用腦子比用力多,現在也一樣,你應該多用用腦子。想想,我爲什麼會那麼簡簡單單就讓你抱住了。另外,你應該嘗一嘗地上這些血。到底是我的,還是你的。”

段龍跪在那,聞着那股血的氣味,明顯是他自己的,是從胸口那個血洞涌出來,又順着唐術刑的身體流淌下去的,同時他也看到唐術刑的體表皮膚沒有任何傷口。

“你怎麼……”段龍看着唐術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因爲他腦子越來越迷糊。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你的鱗甲很軟,刺不進我的皮膚中去。”唐術刑微笑着說,“在你抱住我的瞬間,我就用舌頭刺穿了你的胸膛,同時,我舌頭中分泌出的那種毒液也進入了你的身體,讓你麻木,不知道疼痛,我都不知道我怎麼會具備這種能力,也許是某種吸血鬼的能力吧?還是異血族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當年我接受了他們的那種古怪儀式,變成了另外一種東西。”

“媽的!”段龍罵道,“你爲什麼不說這件事?你犯規了!”

唐術刑搖頭:“你看看你,連生死相搏這種事,到頭來你輸了,要喪命了,你都得怪對方沒有做好,才讓自己去死的,你不覺得你活着就是個笑話嗎?”

段龍掙扎着要爬起來,但根本無能爲力,他只是在那閉眼罵着,就像是個潑婦一樣。

唐術刑擡手抓住他的嘴巴,將他下顎骨直接拉開:“閉嘴吧,你也就能撒潑耍賴了,你簡直就是個無賴,我就不明白了,就你這種人,也就比這些人稍微強那麼一點點,怎麼會成爲2號外監區之王?”

段龍已經說不出話來了,他身體也被唐術刑輕輕一推向後躺了下去,隨後唐術刑跳起來,跳到車廂頂端道:“2號外監區的所謂王,也就是這個唐老大,在你們這裏稱王稱霸已經很久了,據我所知,他對你們幹了不少的壞事,現在他倒下去了,但是還剩下一口氣,讓他活着還是……你們自己決定,我不插手,我的事情做完了。”

說着,唐術刑跳下來,朝着在人羣中正慢慢朝着後面躲着的菸捲男走去,犯人們在唐術刑走來的時候,自然而然讓出一條道來,讓唐術刑徑直走向菸捲男。

菸捲男見唐術刑走來,雙腿一軟,直接跪倒:“我錯了,我錯了,是我的錯,我該死,請饒我一命,我是賤命,你拿走也不會讓您開心的。”

唐術刑提着那人的衣服朝着火車頭的位置走去:“開火車,帶我們離開,你的火車頭能帶多少人?”

“加我最多六個人!”菸捲男哭喪着臉。

唐術刑左右四下看着,指着火車車廂道:“去找一列車廂,可以動的,不,兩列,掛在火車頭上,我還要帶一批人,人數也不多,幾十個而已。”

“啊?”菸捲男驚訝,“但是b區域的老大會不同意的。”

唐術刑也不說話,只是看着菸捲男。

菸捲男隨後猛地點頭:“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唐術刑招手叫來紅花,吩咐她帶着族人去找車廂掛在火車頭後面,隨後朝着古蘭達所在的車廂走去。

此時,2號外監區的那些個犯人開始圍攏無法動彈的段龍,大部分人還帶着一種害怕的眼神,看着段龍變化出來的那種所謂的新妖化體。

婚外貪歡,前夫請簽字 段龍在那叫罵着:“下手啊!來呀!殺不死我,老子就殺死你們所有的人,我要吃光你們,我要吃光你們,你們這羣雜碎,低級的雜碎!”

犯人們的眼神從害怕變成了厭惡,又從厭惡變成了憎恨,隨後一個孩子抓起手中的石頭扔了過去,砸在段龍的頭上,孩子母親下意識一把抱住孩子,擔心段龍的攻擊,誰知道換來的只是段龍的一頓痛罵而已。

大家知道了,段龍是真的無法再爬起來了,隨後,人們開始用石塊,利刃和其他工具對付着跟前的這個怪物,段龍開始還在瘋狂的叫罵,隨後叫罵聲變成了慘叫,慘叫又變成了求饒……

坐在車廂中的唐術刑,靜靜地聽着外面段龍的慘叫聲和求饒聲,同時將龍麟刃抽了出來。

掛在對面的古蘭達看着唐術刑的龍麟刃道:“你又救了我們一次。”

“碰巧而已。”唐術刑將劍橫在腿上,“你想好了嗎?真的要死?”

“我無法恢復以前的模樣了,能撐到現在,完全是因爲我是異族的關係,否則的話,我早就死了。”古蘭達低聲道,“我的心願已經完成了,沒有什麼可惜的了,我應該下去見邦德了,當初邦德不也是因爲相信你,才保住我們這一族最後的血脈嗎?”

唐術刑微微點頭:“也許吧,但還不算好,如果你和雪雅有個孩子,那才叫保住了血脈。”

“是吧……”古蘭達笑道,“這裏的老大已經得到了應有的懲罰,你也應該帶着我的族人上路了,來吧,讓我痛快點,讓我徹底解脫。”

唐術刑點頭,持劍起身走到古蘭達的跟前,舉起龍麟刃對準古蘭達的腦袋:“古蘭達,認識你很高興,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有這一句話了。”

古蘭達用自己那張扭曲的臉擠出個不是笑容的笑容:“唐術刑,我也很高興能認識你,你的人情,我下輩子再還了,再見。”

“再見。”唐術刑揮劍刺進了古蘭達的頭中……

唐術刑離開車廂的時候,將先前準備好的一些酒精和可燃物都一一扔進車廂之中,隨後點燃車廂,後退到安全的距離,看着被熊熊大火包圍的車廂。

在另外一頭,憤怒的犯人們已經將段龍的屍體砍成了一段一段的,一些異族的甚至開始啃食段龍的屍體,而其他人則將段龍的屍體高高掛起來,亦或者在地上踩踏着。

紅花從遠處奔來,奔來的同時,手中還拿着段龍的那柄妖麟刃。

唐術刑接過紅花的妖麟刃,點頭道:“差點忘記這個寶貝了,這是好東西,不知道他找誰鑄造的,威力和龍麟刃不分上下,留下吧,是好東西!”

唐術刑收劍的時候,紅花道:“車廂已經掛好了,可以準備出發了。”

“不着急了,休息吧,吃飽喝足好好睡一覺再出發。”唐術刑看着峽谷的方向,“b區域說不定還有一場惡戰在等着咱們呢。”(未完待續) 第二天清晨時分,唐術刑領着那錦承等人,將古蘭達的族人,不管是狼人還是其他的異族都安排上了火車,隨後吩咐菸捲男開車,朝着b區域前進,行駛過那段足以讓任何人喪命的死亡峽谷。

菸捲男看着那幾十個上車的異族,皺眉低聲道:“老大,人太多了。”

“你不滿意?”唐術刑問道。

“不不不!”菸捲男連續擺手,“不是我滿不滿意的問題,這和我無關呀,不是我不滿意,而是我怕b區域的老大不滿意,他們的老大聽說很強,比唐老大,不,比這裏的老大還要瘋狂!”

那錦承在一旁問:“你去過b區域嗎?”

菸捲男點頭:“當然,但是我只是進入過,沒有在b區域真的生活過,不過與b區域s相比的話,a區域就是地獄,那邊就算不是天堂,也算是人間吧。”

“什麼意思?”齊佳魅問。

菸捲男尋思了一下,回答:“我的意思是,b區域有秩序,不象這邊這樣混亂,他們那邊的人過的日子也比這邊好,不過b區域的老大雖然不是怪物,但比怪物還要怪物,只要違反他所定下的規矩,要不被處死,要不就被流放。”

“流放?”唐術刑有些好奇,“都是在副24號監獄中,還能流放到哪裏去?”

菸捲男面露難色:“等你們到了那頭就知道了,總之小心吧。”

就在衆人上車之後,一個黑影慢慢走到唐術刑身後,唐術刑轉身,看到是個將自己全身裹得嚴嚴實實的人,卻不知道是誰。

“我能跟着你們一起離開嗎?”那人開口說話了。此時唐術刑聽出來,來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個吸血鬼黑煤。

唐術刑點頭:“可以。不過你得回答我兩個問題。”

黑煤下意識擡頭,但馬上低下頭去。他擔心被陽光照射到:“你問吧,只要能離開這裏,我什麼都能做。”

“你是純血嗎?”唐術刑問,因爲他第一次看到黑煤的時候,算是傍晚,那時候太陽沒有完全落山,但是黑煤也沒有穿戴這麼整齊,只是全身塗黑出現在他們跟前。看樣子不算是純血。

“不,不是。”黑煤搖頭,“我是異血族和吸血鬼的混合體。”

唐術刑有些驚訝:“我不懂,這兩者怎麼能混合?”

“突變體,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以前遇到過一個研究的學者,他查看了我的身體,研究了我的血液之後,就這樣告訴我,說我是突變體。我被吸血鬼和異血族同時咬過,按理說我死定了,但是我活下來了。”黑炭低頭道。

唐術刑點頭:“咬你的人是誰?你知道嗎?你知道哪裏還有吸血鬼和異血族嗎?”

黑煤只是搖頭:“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哪裏還有吸血鬼和異血族,我醒來的時候就是一個人,當時快到清晨了,若不是我跑得快,已經被陽光殺死了。”

唐術刑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上車。

等黑煤上車,那錦承走來,看着滿滿的車廂,低聲問:“行嗎?這麼多人?”

“不行也得行。我答應了古蘭達,我要帶他們離開。”唐術刑看着車廂道。“以前我救過狼族一次,再救一次算是送佛送到西吧。”

那錦承搖頭:“要是其他人也想走。怎麼辦?”

那錦承說完,看着齊聚在火車尾部後方的那些個犯人,大家都用可憐巴巴的眼神看着唐術刑。

唐術刑扭頭看着峽谷中:“只有一個辦法了,那就是打通b區域,然後與典獄長談判,把這個峽谷廢除了,這樣不就行了嗎?要知道,典獄長自己也想離開。”

“雖然是個辦法,但是這個過程會很複雜,你知道2號外監之後萬一還有3號和4號呢?”那錦承皺眉,“麻煩會接踵而至的。”

唐術刑跳上火車頭:“既來之則安之。”

說罷,唐術刑站在高處,看着後面那些犯人:“我們現在會去b區域,如果可能的話,我是說如果可能的話,我會將b區域和a區域打通,接着,我還是會繼續前進,到時候願意跟着我的人,就跟着我,不願意跟着我的人,那就留下來,繼續過以前的日子,但是,我可以向你們保證的是,就算你們過得再艱苦,也不可能比從前那個老大在的時候還艱苦。”

犯人們沒有歡呼,不少人略微點頭,然後散開了。

紅花站在一側,抱着雙臂,看着失望的人們散開,搖了搖頭:“你不應該那樣說。”

“我沒說錯。”唐術刑看着紅花,“不能輕易給人承諾,一旦給了,就得兌現,我都不知道前方有什麼,我怎麼給承諾?萬一無法兌現呢?他們會更加失望,現在我這樣說,如果將來會有更好的結果,相反帶給他們的就是驚喜。”

紅花點頭,看着唐術刑道:“明白了,我又學到了。”

唐術刑笑了笑,用手拍着菸捲男道:“開車吧,朝着b區域前進。”

菸捲男點頭,啓動火車,隨後蒸汽火車朝着b區域以非常緩慢的速度前進,同時菸捲男擔心地將身體縮下去,怕有子彈襲來將自己化成血水。

此時,在2號外監的中控室內,坤宏已經對周圍的士兵下達了不允許開槍的命令,同時也告誡所有人——不管接下來2號外監b區域發生什麼事情,哪怕是天塌了,獄警們也絕對不能插手,不管是什麼方式,連警告都不允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