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念平連連點頭,表示完全相信。

他又問張多德,爲什麼何小健在之前,總是不能按時完成集團下達的工作任務,是不是在管理流程的設計上,公司的現行規章制度約束了基層單位的積極性,影響到加工廠那邊的運作效率。

張多德略微猶豫了一下,回答華念平道,要說公司的管理上存在問題,就出現在中層人事使用的失察方面。

比如何小健,此人就沒有把心思放在工廠的發展,不僅生活作風敗壞,還十分的貪財,藉着與供應商進行設備採購談判,欲圖撈取回扣。

張多德恨道,何小健主持口服液灌裝廠的工作,也不過是一個多月的時間,卻玩弄職權,侵犯了好幾名身邊的女下屬。

而且何小健對此並不感到慚愧,居然地向外人吹噓他的混賬邏輯:只有佔據了女人的身體,才能佔據女人的思想,然後才能放心把工作交給她們。

正是爲了隨時行樂,何小健才搞了那麼一個廠長休息間,恬不知恥地公開稱之爲“慰安室”。意思是廠裏的女工長年在外,難免不會思春,他正好予以捨身相助。

華念平等到張多德說完這一切,半晌無語。

他心裏清楚,把何小健這種卑鄙的傢伙委以關鍵崗位,恰是因爲自己的用人不當之過。

張多德臨走時,向華念平提出了一個私人請求。

他有一個叫董六的親戚,是位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新近從淮上市的家鄉過來投奔,不知是否可以安排到公司上班。

淮上市?

失憶的華念平,已經對此完全沒有概念!

他問張多德,這位叫董六年的年輕人是何學歷,有什麼專業特長?

張多德搖頭答道,自己有好幾年沒有回到過淮上市,與董六也是多年沒有見面,只曉得他小時候去了臨淮縣馬寨鄉的少年武術學校,習練過幾年。

華念平想了一下道,既然是由張多德直接推薦,自己同意適當照顧安排。

總裁要哪樣

張多德一再表示懇謝後,離開了。

華念平又挨在辦公室處理了幾件事務,眼見快要下班,韓勝美打了電話過來。

韓熙承回到深圳後,她和弟弟做了分工。

白天由韓勝美負責在醫院陪護父親,反正沃特公司的大多事情,她近來都交給了華念平和李莉全權打理。

韓勝泰則是白天去五道劍館上班,夜間就住在父親的病房裏,隨時照顧。

韓勝美告訴華念平,她此時正在前徃科技園的路上,想到公司接他下班,順便叫上李莉一起吃晚飯。

掛了電話,華念平找到財務總監室,把了韓勝美邀請共進晚餐的想法,告訴了李莉。

她們的系統有問題 ,今晚實在不能奉陪。

她解釋道,公司經營狀況好轉後,這幾天招進了多名財務人員。小琴剛被提拔到財務部主任,幹勁正足,安排從今晚開始,加班進行爲期三天的公司業務流程培訓。

李莉作爲財務總監,責無旁貸,打算陪了大家一同加班。 十多分鐘後,韓勝美驅車來到公司樓下。

見到華念平,她立刻從車裏拿出把一柄手杖,遞給了他。

“勝泰說,這是他送給姐夫的禮物,叫做香檀木魔杖。就是走遍全世界,它大概也是獨一無二!”

韓勝美的表情,現出十分得意的樣子。

華念平吃驚道:“這禮物也太貴重了吧!”

這柄手杖,就是那天華念平在韓勝泰的五道劍館,擺在會客室牆面玻璃櫃中,稱得上稀有的歷史珍品。

手杖有90公分長,華念平拎起來長短正合適。銀鑄的柄把,握在手裏也非常舒當。

不過爲何要在這柄把的上面,掛了一個極其精緻,用手指就能套鑽進去的小銅環,他難解其意。

“勝泰的禮物真就是太過貴重,”華念平又重複了一遍,“我真有些捨不得用呢!”

“幹嘛不捨得用!”韓勝美笑道,“我想,勝泰之所以下定決心送給你,其用意就是幫助你這位姐夫今後行走方便。”


華念平真就拄着手杖走了一圈,果然感覺走起路來,變得輕巧多了。

“不過,勝美,”華念平好奇地問道,“你剛纔爲什麼要把它叫做香檀木魔杖?”

“勝泰就是這麼叫它的。只有他才能對你解釋清楚。”韓勝美道。

“既然被稱爲魔杖,就一定有其異乎尋常的法力!”華念平笑着揣摩道。


“以我看,它這法力就是帶你走更遠的路。”韓勝美跟着笑道,“快上車吧,我們飯後去紅樹林風景帶散步,試驗一下魔杖的法力到底如何。”

……

在華念平與韓勝美訂婚的這天,有一位專門從韓國趕來的重要客人親臨現身。

他就是韓熙承的哥哥,首爾的韓熙泳社長。韓勝美前段時間剛去首爾探望過這位大伯父。

韓熙承的父母是朝鮮開城人,先前開了一家中醫館。

一九五零年朝鮮戰爭開始前,開城尚歸屬於當時的南朝鮮所有。戰爭結束後,則被併入了北朝鮮。

幾年的連綿戰事之中,開城之地在中朝部隊與聯合國軍之間幾度易手,韓熙承的父親就在雙方反覆爭奪的炮火裏,死於非命,中醫館也夷爲了平地。

沒了家庭生計,哥哥韓熙泳被母親領着投奔了在漢城的親戚,也就現今的首爾,韓熙承則由叔父帶着,向西逃難,涉過圖們江,流落到吉林的延邊朝鮮族地區,後來便申請加入了華國籍。

國家改革開放時,韓熙承已在東北的一個叫五大連池的小城市參加工作,此地聚集多個有機鍺原料生產廠家。

韓熙承學的是生物工程,他始終癡迷地認爲有機鍺對增強人體免疫功能,有着不可替代的藥理作用,具有防治多種疾病、明顯抗衰老、增白美容功效。


所以剛在深圳特區成立不久,他就果斷地辭職創業,在科技園籌建了沃特有機鍺口服液生產廠。經過多年的積累發展,公司漸漸形成了一定的規模氣候,開始向製藥、醫院、印刷、酒店等多個行業涉足。

但是在醫療界,這些年始終沒有停止過關於有機鍺功效的各種爭論。

也正是基於社會上對有機鍺的雜音太多,日趨影響到口服液系列品牌的市場推廣,華念平才決定對沃特公司的這一傳統產品,通過引進尖端配方,予以全面的創新升級和產品換代。

韓熙泳此次來到深圳,一是探望身患絕症的弟弟,二是參加侄女韓勝美的訂婚儀式。

他與弟弟韓熙承的跨界經營策略大有不同,會社只專注於對娛樂產業的投資經營,如今不僅在韓國本土擁有相當的規模,且與新加坡、港九、臺島都有過業務拓展。

明天還將有一位來自上海的客商,與韓熙泳約好在深圳當面接觸,就內地一個叫做遊湖影視基地的項目合作,進行洽談。

韓熙泳年輕的時候就擔任了會社的社長,屢有花邊新聞纏身,性格保守內向的妻子,不堪丈夫放縱生活帶給她的精神壓迫,雖然帶有身孕,還是毅然含恨墜樓。

妻子的自殺,令韓熙泳深受打擊,此後幡然悔改,且一直沒有再婚。

韓熙泳如今年事已高,跟前沒有親身孩子繼承龐大的家業,胞弟膝下的韓勝美、韓勝泰兩個子女,無疑便成爲了他所有財產的未來繼承人。

訂婚儀式後的第二天一早,華念平與韓勝美就來到沃特大酒店,先是要陪了伯父韓熙泳一起用早餐,然後再接他去寶安的口服液灌裝工廠進行考察。

韓熙泳送給他們兩人的訂婚禮物,懸殊有別。

韓勝美所拿到的禮品,不過是一套還算上乘的韓國飾品,而華念平卻分享了一塊馳譽世界,價值相當不菲的瑞士江詩丹頓男士手錶。

由此可見華念平在韓氏家族心中的重要位置。

吃完了早餐,韓熙泳回去房間一趟,華念平與韓勝美先下了樓,在酒店的大廳等候。

“念平,你有沒有在意過,自從多了這把香檀木魔杖在手裏,看上去可是神氣多了!”

韓勝美笑道。

“的確是很有法力,我還真是覺得方便很多!”

華念平把手仗隨意舞動了一下,笑着承認道。

等到韓熙泳從電梯出來,三個人立即向寶安出發。

何小健被開除沃特公司後,張多德按照華念平的授意,對灌裝工廠進行了徹底整頓,新的生產設備安裝快速就位,各項工作井井有條,一改之前的壓抑氛圍。

韓熙泳在華念平和韓勝美的陪同下,從工廠的研發中心、製藥車間,直到正在調試的新設備單元,興致不減地逐一參觀完畢,嘖嘖稱讚。

他尤其對華念平近日親自部署,在生產部門成功推行了日國的“6S”現場管理模式,印象深刻。

張多德忍不住對韓熙泳誇耀道,他們的這位華總堪稱企業經營管理奇才,爲增加品牌拓展力,一直都在要求公司的所有系列產品,都必須杜絕虛化包裝,在保證質量的前提下,全面降低成本。

韓勝美也對伯父道,華念平的骨子裏有一種“天下爲公”的思想,他一直在追求,讓所有對沃特產品有需求的老百姓,都能買得起最好的藥,這就是公司微賺,中間商少賺。

按照華念平的這種理念去經營產品,毋庸置疑,市場競爭力、品牌優勢都跟着出來了。

“勝美真的就沒有選錯郎君!”

韓熙泳的心中頻頻讚許。

他這兩天經過對華念平的深入瞭解,對這個殘了一條腿的侄女婿,在其人品、能力,各項觀察指標都給出了很高的評價,如果自己有一天徹底退休,把在韓國的產業託付給了華念平管理,也會讓人覺得特別安全可靠。

他唯一的顧慮,就是盼着華念平的失憶千萬不能恢復,永遠紮根在韓氏家族。

在韓熙泳幾個人即將上車離開時,張多德把了一個保安叫到了跟前。

他向華念平介紹道:“這就是我那位從淮上市過來的親戚,名字叫董六。行政人事部的黃主任暫時安排,先在工廠這邊做一段時期的保安。”

華念平對董六點了點頭,客氣道:“張廠長介紹過你的情況。委屈你先從保安幹起,以後有更合適的崗位,再做調整。”

董六卻是極有驚恐之態,發傻似地看盯着華念平,半晌都沒能緩過神來。

“你是哪裏不對勁,怎就這麼一副呆相,還不趕快謝過華總對你的照顧!”

張多德不滿地責怪董六道。

已經上了汽車的韓熙泳,突然聽張多德講到董六是淮上市人,立時激起了興趣,又從車裏鑽了出來。

他問董六:“你是淮上市人?”

“是!”

董六向韓熙泳迴應道。

當着親戚張多德的面,他知道自己沒法撒謊。

“你知道淮上市那裏有個遊湖溼地麼,目前正在開發一個據說規模很大的影視產業基地。”

韓熙泳又問。

“大概,是有吧!”

董六小心回答道,不安地看了華念平一眼。

但是讓他疑惑的是,華念平居然毫無反應,顯得對淮上市、遊湖這些地方,很是陌生的樣子。

“那麼,你有去過這個正在建設影視產業基地麼,能不能向我簡單介紹一下。”

“不,我什麼都不知道,也從來沒有去過遊湖。”

董六又看了華念平一眼,表情變得更是不安起來。

華念平看出了韓熙泳的明顯失望。

對董六一直所表現出來的過分緊張,華念平始終並沒有多想,反而覺得他大概是對保安崗位的目前安排,或許心有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