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子良聽的都快打瞌睡了,強打精神熬過阿黛麗的疲勞轟炸,他勉力咽下去一個哈欠,說:「我還是覺得我自己一個人守夜沒問題。」

「你到底有沒有聽我說話!」阿黛麗終於忍不住發怒了。

伊凡制止住阿黛麗,說:「那好吧,今晚上半夜就由華子良一個人守夜。」


等華子良離開做守夜的準備(選擇守夜地點,簡單做一些掩飾和防護措施),伊凡對阿黛麗說:「晚上你在暗處守夜,留心他那邊的情況,如果有事,可以讓華子良吃點苦頭。冒險的注意事項,沒有親身經歷過,很難聽得進去的,當年我們還不是一樣?」

阿黛麗想相確實如此,點頭表示明白。

當晚,華子良鑽進自己事先鋪好的小窩裡,考慮了一下,沒有用戰衣變成圓球把自己包起來。今晚星光燦爛,天氣很不錯,涼風習習,看起來不會下雨,幕天席地的露宿半晚也挺舒服。華子良躺下來,把手機定好鈴,很快進入了夢鄉。

阿黛麗在暗處一直分出部分精力留心華子良這邊的情況。過了好一會兒,她竟然沒發現那邊有任何動靜,阿黛麗不由得對華子良的耐性暗暗稱奇:要知道,即使是最老練的冒險者,守夜時也要偶爾動一動以免打瞌睡。

當然,這樣的動作不會太大,在叢林環境的背景中並不突兀,高明的冒險者還可以逼真的模仿小型魔獸的動靜,完美的融入到環境之中。

但不管怎麼樣,事先知道那裡有人,又一直留意的話,還是能夠分辨出守夜者的動作的。象華子良這樣,半天一點兒動靜也沒有的,只能是克制著一動不動才可以做到(阿黛麗根本無法想像冒險小隊的守夜者竟然敢毫無顧慮的直接睡覺)。

華子良睡覺比較老實,但多少總要偶爾翻個身什麼的,弄出一些響動。雖說這些響動間隔的時間有點長,又不象風吹草動、鼠爬蟲行那麼自然,至少有了點兒動靜,總算讓阿黛麗沒有因為起疑心而親自跑去查華子良的崗。

上半夜守夜時間快到的時候,華子良那邊突然傳出一陣輕輕的鈴聲,倒讓一直關注這那邊的阿黛麗緊張了一下。

片刻之後華子良按掉鈴,冒冒失失的站起來活動活動身體(他要用這個方法讓自己儘快清醒過來,不然被接班的人發現自己睡眼惺忪的樣子就露餡了),倒是讓暗處的阿黛麗大大的驚嚇了一回:這可不是在自己家裡,如此懶散的舉動,只能給周圍的魔獸發出最清晰的信號:我是啥都不懂的菜鳥,來吃我吧。

幸好阿黛麗擔心的事情沒有變成現實,直到華子良伸完懶腰,縮回守夜地點,也沒有一隻魔獸竄出來揀便宜。

「這傢伙,運氣也太好了吧!」阿黛麗簡直都有些忌妒華子良了。

做為資深冒險者,阿黛麗當然知道冒險小隊的一舉一動都不可能完全避開叢林的觀察。這些警惕戒備之類的行為,就是小隊向叢林表明願意遵守叢林內部規則的舉動,根本別奢望瞞過叢林里的眼睛。

華子良剛才的行為太悠然自得,不亞於是把叢林當成了自家後院,這可是對叢林魔獸的公然挑戰啊!

還好沒有引發魔獸襲擊,估計是剛才那些稍微強大一些的魔獸沒有留意,一錯眼的功夫被華子良鑽了空子(魔獸才不懂什麼隱忍的道理,當時不發作,以後也就沒事了)。但出來冒險不能全倚仗運氣,阿黛麗暗中打定主意,回頭要好好教訓教訓華子良,讓他明白冒險不是兒戲。

過了一會兒,有人來跟他們換班,華子良才知道阿黛麗也在暗處守夜。他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暗暗提醒自己以後多加小心,守夜時最好不變化戰衣。

一夜無事,伊凡也判斷不出到底問題出在那裡,只能讓大家提高警惕。阿黛麗揪著華子良,好好的數落了一通他昨夜的行為,華子良算是她的學生,學生學的不好,老師臉上也沒什麼光彩。幸虧她不知道華子良昨晚守夜其實是在睡覺,否則還不知要怎麼大發雌威。

接下來的行程同樣平安無事,四天就走完了原本需要七八天的路程,順利的讓伊凡等人無法想像。眼看已經接近那個小山包,伊凡他們不再關注叢林里的其他魔獸,只需要留心將要跳出來跟小隊戰鬥的那隻魔獸。

華子良還是那副無所畏懼的模樣,但這一路平平安安的,伊凡等人竟然找不到讓他親身體會冒險殘酷性的機會,單純說教又沒有什麼說服力,眼下也只能由他去。

小隊剛一接近山包,只聽一聲怒吼,一隻火焰獅子從藏身處跳了出來,直撲小隊中最漫不經心的華子良。

「七階魔獸,火焰獅子!華子良,快退回小隊!」伊凡大叫一聲,看來這就是要和小隊戰鬥的魔獸了。

華子良剛才太過大意,離開其他人有些遠。狡猾的火焰獅子看到有機會,不等小隊有所準備,立刻發動襲擊。這可是七階魔獸,沒有配合,小隊肯定是團滅的下場。

華子良不知是嚇呆了還是怎麼的,居然沒往其他人這邊跑。

伊凡忍不住罵了一聲,操控著幾個人施放出來的防禦魔法就往華子良身上套。阿黛麗等人也有些驚慌:如果華子良主動後退一點,小隊的防禦陣形就很牢固了,大家不需要全力投入防守,可以抽出幾個人反攻,即使是火焰獅子,冒險小隊照樣有相當的把握戰而勝之。


現在華子良一個人突前打亂了隊形,讓小隊沒了更多的選擇,只能放棄牢固的陣形被動出擊。但一遇困難就放棄冒險的隊員可不是諾拉的風格,所以明知這樣會讓小隊很被動,幾個人還是一邊調整陣形施放攻防技能一邊往前沖,先把人救回來再說。

說時遲那時快,眾人的防禦魔法還沒套到華子良身上,倉促變陣的攻擊還沒來得及發出,火焰獅子已經衝到了華子良跟前。

它張牙舞爪的正要攻上去,突然明顯的一個定格,停下來抽了抽嘴角的鬍鬚,竟收起了爪牙,低著腦袋噴了幾下鼻子,然後一轉身,走了。

這是什麼情況?冒險權的問題算是解決了嗎?伊凡等人站在那裡面面相覷,不知道是該繼續和火焰獅子打呢,還是任由它離開。而且,火焰獅子今天的表現也太奇怪,剛才華子良用了什麼辦法,讓它自己走開的?

其實,火焰獅子剛跳出來時,華子良還真沒反應過來,愣了一下火焰獅子就跳到他眼前了。

那麼大一隻魔獸凶神惡煞的跳到跟前,華子良到底不是諾拉土生土長的智慧龍,瞬間忘了自己的這個身份,只記得在地球上的經驗:鎮定,不能跑!所以,伊凡喊叫他也沒動。

等火焰獅子收斂了凶勢扭頭走開,華子良才想起來:咦?我是智慧龍啊,有什麼緊張的?不好!火焰獅子這樣表現,伊凡他們肯定要懷疑了。 華子良正想著用什麼理由解釋呢,伊凡已經走過來問:「剛才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火焰獅子就這麼走了?」

華子良故作不解,說:「我也不知道呀?難道不是你們表現出的實力太強,它自認不敵主動退卻的嗎?」

伊凡說:「七階魔獸是確認冒險權時,我們能碰到的最高位階的魔獸。這種戰鬥,可不是單憑實力強就能把對方嚇退的。何況火焰獅子在七階魔獸中,也是排得上號的強大存在,以我們小隊的實力,真不敢說穩勝它。而且,剛才我們的表現…」伊凡搖了搖頭,沒有明說。

阿黛麗也走過來說:「那天守夜我就感覺華子良的運氣實在太好,這一回,難道又是你的好運氣?」

華子良想了想,說:「其實吧,我覺得這就和’虛者實之,實者虛之’的道理一樣。那些魔獸見我表現的有恃無恐的樣子,自然懷疑我有倚仗。正好你們又表現出相當的實力,它們就認為我是誘餌,誘騙它們往陷阱里跳,所以,反而不來襲擊。估計剛才那隻火焰獅子也是出於同樣的原因才退走的。要知道,魔獸其實挺聰明的。」

伊凡半信半疑的說:「真的是這樣嗎?」雖然他覺得華子良的說法很荒謬,但以前還從沒有人這樣做過,所以,伊凡也無法確定那是否有道理。

但魔獸很聰明他是知道的,或許果真如此也說不定。伊凡這樣想著,決定繞著小山包轉一圈,如果那隻火焰獅子沒有再跳出來與小隊戰鬥,這片叢林今年的冒險權應該就到手了。

小隊圍繞著山包轉了兩圈,沒有遇到任何襲擊。這次的冒險權獲得的經歷,實在讓伊凡等人感到莫名其妙。不管怎麼樣,既然已經獲得了這片叢林的冒險權,那也不必在這裡久呆,趕往下個地點才是正理。

今年伊凡本來預計的就到這裡為止,剩下的時間,是留給返回格魯曼城堡的。

格魯曼領的這種繼承權競賽,一年中每個參與者的時間都有規定,過了時間就該下一個競賽者來確認冒險權了。

伊凡小隊今年的動作不慢,給後面留出了相對充裕的時間。但正常情況下,再想完成一片叢林的冒險權,時間就顯得有些不夠。

特別是在上一片叢林因為華子良還多停留了兩天,按照以往的經驗,完成這片叢林的任務后,他們就必須返回格魯曼城堡了,否則時間根本來不及。因為確認了冒險權之後,必須回去通告一下的,讓當代領主派人檢查認可,也讓下一個競賽者不會白跑。

但是華子良的存在,使確認這片叢林冒險權的時間大大縮短,不僅抵消了耽誤的那兩天,還多爭取了幾天時間,讓伊凡小隊可以多完成一片叢林的冒險權確認。

華子良也不懂這個,他只知道伊凡小隊是來確認冒險權的(繼承權競賽的事阿黛麗沒明說),還不知道自己的存在給伊凡增加了額外的優勢。既然伊凡小隊還要去一片叢林,那就跟著去唄。

小隊又順順利利的來到一片叢林,這回要和冒險小隊戰鬥的魔獸乾脆就露了一下臉就走了。讓伊凡等人大為驚訝的同時,也讓他們對華子良的看法有了很大的改觀:華子良就是冒險小隊的福星啊!實力高的冒險者還好找,運氣能好到這個程度的,也就是華子良獨一份了。

要說伊凡小隊的實力早就和現在差不多了,哪次出來確認冒險權,也沒有嚇退沿途所有的魔獸,更別說要跟小隊戰鬥的魔獸了。怎麼華子良一來,那些魔獸就變得如此會審時度勢了呢?到最後,大家也只能把這歸結到華子良的運氣身上。

結束了這片叢林的任務,剩下的時間不多,也只能先返回格魯曼城堡。他們倒不用一直走回去,只要回到最進的鎮子,那裡有通向城堡的傳送陣。

有伊凡等人在,他們自然選了一條最短的路徑。走了三天,他們居然迎面碰到了兩個外來的冒險者,而且其中一個人華子良還認識。

「龍凱利?怎麼是你?」「華子良,你還真的沒有死啊!」兩個人幾乎同時認出了對方,也幾乎同時開口說。

「你們認識?」伊凡正對外來冒險者的出現驚訝不已,聽到兩人的對話,隱隱感覺有一絲不對勁。

「他就是華子良啊。」另外一個外來冒險者嚴格來說與華子良也有些關係,正是得了華子良最早給出去的兩顆魔力晶核的安格爾。

安格爾用魔力晶核煉製了自己的魔杖后,最終決定成為自由貴族,要獲得財富,冒險可比向其他貴族效忠來得快。當然,也危險得多。

安格爾的運氣不是很好。他加入的第一支冒險隊,隊員都差不多是菜鳥(以安格爾的條件,那些好一些的冒險隊他也進不去)。這支冒險隊的隊長只指揮過兩次冒險,隊員也是臨時組建的缺少默契,卻不小心帶隊誤入了叢林深處。

他們被豐厚的收益所迷惑,忘了冒險的一條金科玉律:收益大的地方,危險也大。結果小隊沒有及時撤退,被十幾隻四階魔獸圍攻。且戰且退時,慌忙中沒選對方向,怎麼也擺脫不了魔獸的攻擊(一般冒險者離開魔獸的活動區域后,那些魔獸不會追出去太遠)。

拖了幾天的時間,小隊的資源耗盡,隊員也死的死,傷的傷,最後只剩下安格爾和隊長兩人。

到這個時候,他們已經覺察到安格爾的魔杖非同小可了:以安格爾第一次冒險菜鳥的身份,居然和隊長堅持到現在。而且隊長還傷得不輕,安格爾卻毫髮無損,能做到這一步,他手裡的魔杖居功至偉。

可惜當時安格爾自己也還沒有完全掌握這柄魔杖的奧妙。否則區區十幾隻四階魔獸,根本不可能威脅到小隊。但直到這個時候,他還是沒法發揮出魔杖的全部威力,竟被剩下的七八隻四階魔獸逼得險象環生。

關鍵時刻,還是被龍靈仙一句話支出來尋找華子良的龍凱利經過附近,出面斬殺了剩下的魔獸,救下安格爾和隊長。

隊長其實已經奄奄一息,全憑一口氣在撐著。得救之後,他對安格爾說了半句:「你的魔杖有古怪,好好…」便咽了氣。

龍凱利救了人,本來準備自己離開。龍靈仙是七階龍戰士,每次都是單獨出來冒險,所以他也要單獨冒險。可是安格爾不敢一個人走,他第一次出來冒險就碰到團滅的事情,心虛膽寒也正常。龍凱利只好帶著安格爾,一邊搜尋華子良的下落,一邊向最近的城鎮行進。

接下來的事情就比較簡單了。龍凱利在叢林里可沒龍靈仙那麼自在,大多數情況下,他與叢林里的魔獸相比,也是處於弱者的地位,只是憑著老練的冒險經驗不去招惹那些厲害的魔獸。有些時候躲不過去,也只能邊打邊逃。

這個過程中,安格爾的魔杖威力越來越明顯,龍凱利最終決定和他組成一個冒險小隊,一起去找華子良。

兩人結成冒險夥伴,龍凱利自然不能再按開始的打算,把安格爾隨便送到一個村鎮就完事,首先必須幫安格爾把前隊長的屍骨遺物送回家。

冒險隊的倖存者護送死亡冒險夥伴的屍骨回家是必須履行的義務,其他隊員的屍骨落在魔獸口中他們沒辦法尋回,否則也要一一送回去。

其中的過程不必細表。隊長家裡也算是冒險世家,知道其中的風險很大,得知隊長死亡的事情,雖然痛苦卻也沒有方寸大亂。向安格爾表示感謝后,把隊長遺物中一個大約三四立方的儲物袋送給了他。

隊長那裡有記錄所有隊員信息的影像捲軸,其他隊員的死訊也由他們幫忙通知。另外,隊長的家人還告訴兩人一個冒險任務信息:有人在格魯曼自由領發布了一個尋人任務,尋找一個叫華子良的人,報酬很豐厚。

如果僅僅是報酬豐厚,龍凱利也不會考慮這個任務,但他尋找的正是華子良。所以他聽到這個消息,立刻就決定去格魯曼領。


雖然龍凱利認為華子良挨自己那一下必死無疑,這段時間的搜尋也只是想找到一些確鑿的證據。格魯曼領那個華子良很可能是同名同姓的另一個人,但這麼久一直沒什麼線索,偶然聽到一點可能相關的信息,他還是要去看看。

只是消息傳到這裡已經很含糊不清了,龍凱利和安格爾最終只了解到:要去格魯曼領,必須先去凱倫公國。

兩人都有貴族的身份(安格爾總算能憑自己的力量使用三階魔法了),通過傳送陣去凱倫公國並不麻煩。但到了地方一打聽,從這裡去格魯曼領卻很麻煩。

此時的凱倫公國,外來的冒險者已經到了幾批,都是瞄著這個尋人任務的。

凱倫大公擔心被別人搶了先,已經讓人不要隨便談論此事。所以龍凱利也沒打聽出更多的事,沒有得到華子良的魔法影像,甚至不知道發布任務的就是龍靈仙。

——————

元旦期間事情多,放假幾天一個字也沒寫,這段時間只能消耗存稿了。而且思路斷了感覺很不順,希望很快能恢復,要不然,我的全勤獎恐怕很危險。 不過,怎麼去格魯曼領的信息被他打聽到了。實際上,原來默默無聞不被外界所知的格魯曼自由領,如今名聲大噪,要打聽這個事情倒不太困難。

龍凱利和安格爾選了一個方向朝格魯曼領進發。他們不是來的最早的,也不是走的最快的,卻是運氣最好的。

本來龍凱利的打算也是先到一個格魯曼領內的鎮子,通過領地內部的傳送陣到格魯曼城堡,了解到確切信息后,再決定是否留下參與這個任務。結果,還沒走到鎮子,他們先直接碰到了華子良。

幾人碰面說了開頭的幾句話后,稍稍冷了一會兒場。龍凱利握住了劍柄,卻沒有進一步的動作。

伊凡使了個眼色,小隊成員提高了警惕。安格爾也覺察到氣氛不對,攥緊魔杖不開口。

只有華子良懵懵懂懂的,聽到龍凱利開口就說「你還真的沒有死」,一口氣噎在胸口。好不容易才喘順了,他氣憤的說:「怎麼說話呢你!咱們遠日無冤近日無仇,你就這麼盼著我死啊!放心吧,你死了我都不會死!」

龍凱利考慮了一會兒,還是放開了劍柄,說:「現在有一個尋找你的任務,我不會出手。但任務結束后,我一定會找你一戰的,龍靈仙說了,只要我能殺了你,她就給我一次挑戰的機會。」

其他人都是一驚:敢把這種話當面說出來,龍凱利的信心很足啊!他就不怕華子良借用伊凡小隊的力量先把他滅了?阿黛麗輕聲問伊凡:「我們要插手嗎?」

伊凡想了想:看來這事涉及到一個女貴族,還真有點麻煩。不過龍凱利的話里倒是透漏出一個信息,華子良應該是領地外的人。估計他進入領地后,最先到達的是艾格村,所以華子良在說明自己的來歷時,雖然不算撒謊,但也沒有完全說實話。

他意味深長的看了看華子良,問:「需要我們幫忙嗎?」

阿黛麗已經把華子良當作小隊成員,剛才那句雖然是問句,表示的其實是肯定的意思,她那樣說只是尊重伊凡的意見。

但伊凡的話,就是實實在在的詢問了。他是上位者,華子良的來歷不明,會不會牽扯到什麼麻煩?小隊幫他之後,能不能讓華子良全心全意的加入格魯曼領?這些問題,阿黛麗可以不考慮,伊凡卻不得不考慮。

「不用不用,他殺不了我。」華子良趕緊拒絕,又對龍凱利說:「誰發布任務找我?是靈仙嗎?」

龍凱利搖了搖頭,說:「這個我也不清楚,正打算去格魯曼城堡打聽。不過現在這個問題不重要了,確定是你就行,我並不在意這個任務的報酬。安格爾,這次的報酬都是你的。」

「憑什麼呀!華子良明明是我們先找到的。」阿黛麗在一旁插話說。

伊凡也點頭,說:「的確如此,是我們先找到的華子良。還有,歡迎你們來格魯曼領冒險。現在我們所處的叢林已經確認了冒險權,你們可以在這裡獲得超出想象的收益。」

外來冒險者在格魯曼領還是很受歡迎的,至少他們可以幫領地分擔一些冒險權的壓力。只是領地沒有傳送陣與外界相通,外來冒險者進出很不方便,就算冒險收益比一般的叢林高,也沒什麼人願意來。

龍凱利根本沒把任務報酬放在心上(關鍵他也不知道報酬是什麼),聽阿黛麗和伊凡說的也有些道理,點頭表示贊同,但他一定要跟著伊凡小隊走,也就是跟著華子良走,好隨時監視華子良。於是和安格爾一起臨時加入小隊。

發生了這些事情,伊凡讓阿黛麗暫停訓練華子良,等確定他願意加入格魯曼領再說。這些訓練控魔師的手段,也算格魯曼領的獨得之秘,輕易泄漏可不好。


眾人合在一處,走了一天暫時還在叢林里,到了傍晚安營紮寨埋鍋造飯分派守夜等等正常的工作忙完,眾人各自進帳篷休息。

當晚,華子良沒有輪到守夜,他在帳篷里睡的正香,身上突然一緊,被一些鑽進帳篷的藤條牢牢捆住,隨即被拉進幽深的叢林。

這個過程悄無聲息,伊凡的帳篷又不象福列娜的那麼高級,所以並沒有發出警報。直到第二天早晨,他們才發現華子良失蹤了。

不說伊凡他們怎麼徒勞無功的尋找了一番,最後只能垂頭喪氣的回格魯曼城堡。

只說華子良,他被拖出帳篷沒多久便醒了過來,但嘴巴上纏了一幾圈藤條無法出聲,身體更被捆得動也不能動,只好無可奈何的任由藤條把自己往叢林深處拖。

不用想他也能猜到動手的是誰,所以眼下這個場景雖然經常在恐怖驚悚片里,作為一個製造恐怖氣氛的經典橋段出現,身臨其境的華子良卻完全沒有恐懼感,只是在心裡嘆氣:自己又落在陰魂不散的小妖女手裡了。

過了一會兒,華子良被拖到林中一片開闊些的空地處,柔和的月光從樹頂的缺口照下來,照在空地正中一個窈窕的身影上。不用說,那人正是龍蠍。

淡淡的月光下,龍蠍明眸善睞,笑靨如花,對拖到她腳邊的華子良說:「沒良心的小賊,咱們又見面啦。」

龍蠍只遲了一天的時間就趕上了伊凡小隊。要悄悄把華子良偷走,機會有的是。

但龍蠍趕到時,正好看到阿黛麗折騰華子良,讓龍蠍大呼過癮的同時,也感到大為解氣。

再怎麼樣,她知道華子良是智慧龍,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能用這樣的方法來折騰他。所以,龍蠍決定把華子良暫時留在伊凡小隊,讓阿黛麗好好折騰折騰,為她自己,也為龍靈仙出上一口氣。

就是,靈仙希望的明明是儘早生育後代,這個壞傢伙,磨蹭了這麼久居然還不著手去做,靈仙心裡也有些怨氣,說不定也很想這麼折騰折騰他吧。龍蠍每天津津有味的躲著偷看,一邊暗暗欽佩阿黛麗的手段,一邊在心裡自以為是的幫龍靈仙拿主意。

纏住華子良的藤條顯然也是一種魔法。把他拖到龍蠍身邊后,多數藤條嗖的消失,只在華子良腰上和胳膊上還各留了一圈。

華子良從地上爬起來,說:「哎,你別亂說話啊。我可沒答應你什麼事情,別叫的跟咱倆的關係有多不一般似的。這是什麼東西,快都給我解開。」華子良一邊說一邊去撕扯腰上胳膊上的藤圈。

龍蠍哼了一聲說:「和魔獸溝通的能力還是我教你的,你居然用來對付我?這不叫沒良心叫什麼。你別不識好人心啊,那幾個滕圈可是植物系的四階防禦魔法聖藤守護,意外遇到襲擊它能主動幫你防禦的。你看,我對你還是很好的,是吧。」

「我不需要,快解除。」

「解除?你想得美!解除了讓你好施展空間跨越再逃跑?明說吧,我阻止不了你施展空間跨越,但是我可以干擾。有了聖藤守護,我就能隨時干擾你施展空間跨越了,而且,還給你增加了一重安全保障。怎麼樣,我聰明吧。」

華子良嘗試了一下,果然,自己調集魔力準備施展空間跨越的緊要關頭,總會突如其來的被一道額外的魔力振動干擾,無法順利施展。

他有些惱怒,說:「小妖女,你到底想幹什麼!」小妖女這個稱呼,兩人成了朋友之後,華子良已經不在使用,現在他忍不住又叫了出來。

「你又叫我小妖女?」龍蠍有點兒不高興。

華子良梗著脖子說:「你能叫我沒良心的小賊,我為什麼不能叫你小妖女?」

「好吧,隨便你。沒良心的小賊,我看你在那個阿黛麗跟前可乖得很,她說什麼你聽什麼,一點折扣也不打,甚至做的比她要求的還多。兩相對比,真是讓我和靈仙傷心。」

「你別胡說,阿黛麗那是幫我訓練提高實力,很平常的事情怎麼被你一說,聽起來就那麼曖昧呢?」

「還不是你心裡有鬼?你是智慧龍,她區區一個人族六階魔法師,就能訓練你提高實力?實在太可笑了。」

「這有什麼可笑的。三人行,必有我師,我有一段時間的確能施放二階魔法,而且身體素質也比以前強了一些,難道這不是訓練的效果?」

「你的身體素質提高那麼一丁點兒有什麼好誇耀的。至於二階魔法,我感覺那不是你自己施放出來的,而是從身邊什麼地方借用過來的。對了,你看看自己的魔力空間,是不是裡面有什麼東西被你利用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