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琰這才轉頭看著她,臉上是似笑非笑的表情。

「你覺得我像是在開玩笑?」

「你為什麼就不能聽我解釋?」傅歆向前垮了兩步,在莫琰的注視下游猛然停住。

「聽你解釋?你有苦衷對不對?而且不能告訴我?」

傅歆無言以對,他說的沒錯,她是不能告訴他。

「哼!傅歆,早就該結束了!」

傅歆沒有反應過來他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希姐姐,琰哥哥,原來你們在這裡啊!」身後傳來甜美的聲音。

甄芙走上前來挽住莫琰的胳膊,一臉的天真無邪。

「你們在說什麼呢?可以說給我聽嗎?」

莫琰朝她溫柔的笑了一下,伸手揉揉她的頭髮。

「好了,我公司剛遷回來,還有很多事要處理,先走了!」深深的看了一眼傅歆,轉身走了。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傅歆突然覺得好陌生。

墨唐 「傅歆,我說過琰哥哥是我的,現在我是他的未婚妻,所以請你以後離他遠點!」甄芙見莫琰走遠,還是那一派天真的笑臉。

「你不用刻意強調,我知道你是他的未婚妻!」傅歆越過她就要回屋。

「知道就好,如果以後讓我發現你纏著他,我不會放過你的!」天使的嗓音說著魔鬼的宣言。

傅歆沒有再回答,轉身回了自己的房間。

躺在床上,她開始思索,既然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而自己選擇了這條路也不能回頭,未來會發生什麼誰也不知道,也許這樣是最好的。

現在傅曦已經解決了,下一個就輪到金睿了。

對於金睿來說,最重要的東西莫過於他對盛南集團也就是莫家公司的繼承權!

當初會同意娶她,一方面是徐麗華的促成,一方面是因為金睿需要傅家的幫助,會被傅曦勾引其實並不見得他有多愛傅曦,最主要的原因大概是因為傅曦在傅家比她受寵吧!

自己當初堅持離婚是為了莫琰,可是現在,她離婚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既然已經結束了,就不要再糾結了。

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

想著想著,困意襲來,她漸漸睡了過去。

再睜眼的時候是被一陣敲門聲吵醒的,起來去開了門,是甄芙,她竟然還沒有走。

「希姐姐,該吃晚飯了,奶奶讓我上來叫你!」

「知道了,馬上就下去!」傅歆不想再看甄芙那張虛偽的臉,關上了門。

門外,甄芙立刻變了臉,傅歆,都到這個地步了,你還在擺譜,一會兒我看你再怎麼擺。

下了樓,徐麗華問她怎麼一個人下來了。

「呵呵,姐姐想必是度假太累了,還沒有休息好,不太願意下來吃飯呢!」

「真是越來越沒樣子了,不等她了,我們吃吧!」徐麗華當先往飯廳走去。

甄芙趕緊上前攙扶,「伯母,還是等等姐姐吧!一會我還有事跟她商量呢!」

徐麗華看著她的笑臉,拍了拍她的手道:「她要是有你一半懂事就好了!」

剛下樓的傅歆聽到這句話,心裡不由冷笑一聲,你要是知道她的真面目,你還會這麼說嗎?

徐麗華見她下來了,也沒搭理,只說了聲「吃飯!」

這次沒有了傅曦,傅歆自然就和金睿坐一起了,對面就是甄芙和莫琰。

因為醫院有急診,所以載淳早就走了。

傅歆低頭認真的吃飯,儘管她沒有抬頭。可還是能感覺到對面是不是看過來的灼熱目光。

「小歆啊!你之前說的和金睿離婚的事,離婚協議已經準備好了,你看你什麼時候方便就簽字吧!」

吃著吃著,莫琮突然開口打破了沉默。

傅歆此時一臉平靜的說道:「奶奶,爸,上次的事是我不對,我已經想清楚了,我想和金睿好好過日子!」

這句話如平地機扔了一個響雷,莫琰的眼睛已經快要噴火了。

「啪」,徐麗華把筷子拍在桌子上,滿臉怒氣的看著傅歆。

「你以為莫家是什麼地方,你說離就離,你說不離就不離?」

傅歆微微一笑,「奶奶,之前確實因為一些原因我是想和金睿離婚的,可是我現在才知道,其實我只是不了解金睿而已!」

金睿知道這一切不過是傅歆的借口,不過他也不明白傅歆突然說不離婚了是什麼意思?難道是為了氣小叔?

其實經過這次度假的事,他很清楚傅歆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任人擺布的女人了,她現在提出不離婚了到底是想幹什麼?

「金睿,你的意思呢?」徐麗華嚴肅的問金睿。

金睿還在揣摩傅歆的用意,傅歆伸手握住了他。

「啊!哦,奶奶,小歆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先暫時把她留在身邊吧!這樣才能知道她究竟想幹什麼。

「你們真是太兒戲了,唉!奶奶老了,也管不了你們了!不過傅曦怎麼辦?還有她肚子里的孩子呢?」徐麗華無奈的道,至於當初那個錄音,既然都不離婚了,也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吧!

「奶奶,這個我單獨跟你說吧!」

「這真是太好了!恭喜你們和好如初!琰哥哥。你說是不是應該恭喜希姐姐啊!」甄芙高興的拉著莫琰的胳膊。

莫琰沒有說話,只是盯著傅歆,她果然還是愛著金睿。

「王小姐,等你成為小叔的未婚妻再叫我希姐姐恐怕就不合適了,你說呢?未來嬸嬸!」傅歆把「嬸嬸」二字咬的很重。

甄芙臉上的想一僵,她的年齡沒有傅歆大,這樣的稱呼雖說輩分沒有問題,但就是說不出來的彆扭。

「那有什麼,本來就是應該的!」莫琰溫柔的看向甄芙。

甄芙頓時笑逐顏開,看向傅歆的眼裡多了一絲得意。

「啊!對了,希姐姐,我想等我和琰哥哥結婚的時候請你給我當伴娘好嗎?我很希望得到你的祝福!」甄芙兩手合十放在胸前,期待的看著她。

這個丫頭還真厲害,是要她親眼見證他們結婚的全過程,好讓自己死心嗎?

「這不合規矩吧!伴娘哪有讓結過婚的人來當的!」傅歆放下筷子,沒有了食慾。

甄芙的大眼睛里瞬間就積聚了一層水汽,委屈的撇了撇嘴。

「希姐姐,你是不是不喜歡我,我知道你喜歡琰哥哥,你是不是怪我搶走了他!」

傅歆沒有想到甄芙居然會這麼直接的說了出來,她是想要自己難堪嗎?

「王小姐,你不覺得你說這個話很不合適嗎?」

甄芙似乎也覺察到自己好像說錯了話,不安的看了眼莫琰,不過莫琰並沒有什麼表情,猜不透他在想什麼。

「好了,般若,結婚的時候再說吧!」徐麗華說道。

甄芙立刻乖巧的點頭「嗯,奶奶,對不起,是我錯了!」

徐麗華看她如此乖巧懂事,臉色稍稍好看了些。

「奶奶,爸,我想去盛南集團,既然決定和金睿好好過日子,我想多學點東西以後也可以幫助金睿!」傅歆提出了第二個要求。

「女人就應該在家裡相夫教子,去什麼公司,有這個心思還不如趕緊給金睿生個孩子!」徐麗華責備道。

「是啊!小歆,我還等著抱孫子呢!」莫琮附和道。

傅歆暗中戳了戳金睿,哀求的目光看著他,希望他幫自己說句話。

「小歆,我覺得奶奶和爸說的對,你呢沒事就出去逛逛街,做做美容什麼的,我又不是養不起你!」金睿拍拍她的手。

傅歆突然提出要進公司,他不能不防,他可不會認為她想進公司是為了幫他。

傅歆咬了咬嘴唇,有點不甘心。

「希姐姐,要不你到琰哥哥的公司來吧!他的公司剛遷回來,應該正好是需要人的時候!」甄芙篤定莫琰是不會讓傅歆進公司的,所以才敢這麼自作主張。

傅歆心裡暗笑,莫琰最討厭女人自作主張替他做決定,這個甄芙還沒有正式成為他的未婚妻就開始以女少爺的身份行事,真是不自量力。

可是接下來莫琰的話卻令她意外至極。

「若若說的沒錯,公司確實需要人,如果你願意,明天來公司找我!」莫琰優雅的喝了口茶水,眼皮都沒抬的說道。

甄芙一臉錯愕,隨後又開心的道:「希姐姐,太好了,琰哥哥同意了呢!」

她現在後悔的腸子都青了,她本來是想借莫琰讓傅歆難堪的,沒想到……

傅歆看到甄芙眼裡那抹明顯的懊悔,嘴角扯了扯。

「不用了,我什麼都不懂,怕把你的公司搞垮!」傅歆才沒那麼傻呢,明知道莫琰恨她,還跑去送死。

「小歆,既然阿琰都開口了,你就去吧!」徐麗華不失時機的說道,如果真能搞垮莫琰的公司,她倒是樂見其成。

傅歆無奈,她這算不算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她又不能在拒絕,否則會讓人懷疑她的目的,只好硬著頭皮答應了,大不了到時候離他遠點。

所有人晚上都被徐麗華留了下來,甄芙也想留下來,只是徐麗華說畢竟還沒訂婚,不合規矩,叫了家裡司機把她送回去了。

金睿跟著傅歆來到她的房間,他有太多問題要問傅歆了。

還未等他開口,傅歆已經先開口說道:「金睿,我知道你想問什麼,我只能告訴你,我是認真的,也許你現在並不相信,可是請你給我一個機會,我會證明的!」

金睿想從她的臉上看出些什麼,可是除了認真,期待,沒有別的情緒。

「如果你說你不愛小叔,你覺得我會信嗎?」

傅歆笑了笑,「時間能證明一切,金睿,我累了,想休息了!」

金睿本來有一肚子的問題現在也無從問起了,來日方長,就看看她能耍什麼花樣。

金睿出去后,傅歆躺在床上昏昏欲睡。

迷迷糊糊間感覺有一道灼熱的目光注視著自己,她猛然一驚,睜開眼睛,就看到一個人影站在床邊一動不動。

雖然看不清楚,但傅歆就是知道是誰,因為那人的氣息對她來說實在是太熟悉了。

她正要翻身坐起,莫琰卻是快她一步將她禁錮在床上。

「你想幹什麼啊!小叔!」傅歆也不掙扎,亮晶晶的眼眸中帶著明顯的挑釁。

莫琰的並不說話,灼熱的氣息噴洒在她的臉上。

低頭,準確的吻住她的雙唇,該死的,還是忘不了這雙唇的香甜。

傅歆熱情的回應著,她不想控制自己,如果這樣是能夠維繫他們之間的最後一種方法,她想她也是願意的。

房間的溫度慢慢在升高,親吻已經不能滿足雙方的需求,他們開始迫切的撕扯對方的衣服,然後擁抱,然後……

當一切歸於平靜,兩人的肌膚都布了一層薄薄的汗水,傅歆躺在莫琰的懷裡,手指在他胸前畫著圈。

莫琰一把握住她作怪的手,「不離婚,原來是你喜歡這種偷情的滋味!」

傅歆仰頭看著他:「小叔,你不覺得很刺激嗎?比起以前在床上的感覺刺激多了!」 莫琰翻身壓下,語氣里止不住的嘲弄。

「你就這麼賤?」

傅歆,原來你的感情真的可以這樣收放自如,我真是小看你了!

傅歆的心在哭泣,可是她還是在笑,拉下莫琰的頭,吻住他的雙唇。

這一夜,兩人似乎都在較勁,最後還是傅歆先求饒。

但是莫琰不得不承認傅歆有一句話說的很對,這種感覺確實很不錯。

次日清晨,傅歆醒來的時候,莫琰早已經走了,身上留下的痕迹提醒她昨夜的一切,自嘲的笑笑,穿衣起床。

吃過早飯,傅歆打車來到KaiLin總部大樓。

一進門就被前台小姐攔下,兩個女孩看見傅歆只是穿著普通的襯衣牛仔褲,而且一開口就是找總裁,臉上立刻露出不屑的表情。

拜託,勾引總裁也得投資把自己包裝下吧!這個樣子連她們前台小姐都看不上的衣服她怎麼穿的出來。

很乾脆的,告訴她總裁不在,就不再搭理她。

「噠噠噠」一陣高跟鞋敲擊地面的聲音。

傅歆回頭一看,好有氣質的美女,一頭泛紅的大波浪捲髮,精緻的妝容,一身幹練的職業套裝。

走過前台,兩個前台小姐立刻鞠躬示意,而且眼裡是止不住的羨慕。

大美女看了眼傅歆,以為是來應聘的,也沒有理會,徑直向電梯而去。

傅歆裝作好奇寶寶,向那兩個前台小姐打聽剛才那個美女是誰?

其中一個一邊撇嘴一邊說:「她啊!是總裁新聘請的秘書!」說著又把傅歆從上到下打量了一遍,那意思就是你怎麼跟人家比。

傅歆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從褲子口袋拿出手機撥通莫琰的電話。

「在哪?」簡單明了。

「在前台嘍!前台小姐說你不在,我就問問你在哪呢?」傅歆很無辜的看著那兩個頂著她的前台。

「等著!」電話掛斷了。

傅歆收起電話,開始四處打量起來。

不得不說莫琰真的很有實力,就大廳一角用來休息的一組沙發都是義大利名家的純手工真皮沙發,低調而奢華。

兩個前台小姐交頭接耳的議論起來,眼神時不時的都瞟向她。

不一會兒,電梯門「叮」的一聲開了,走出來一個西裝革履,大概三十歲向左右,帶著眼鏡的斯文男子。

前台小姐立刻掛上職業的微笑,「韓特助!」

那個斯文男子點了下頭,然後走了過來。

「傅小姐,總裁讓我下來接你!請跟我來!」

說完又走向電梯,而他站立的電梯正是莫琰平日里的專用電梯。

傅歆微笑著點了下頭,跟在他身後,兩個前台小姐全都瞪大了眼,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身份,竟然可以讓總裁的私人特助親自來接。

震驚過後,不禁又在為自己擔心,不會因此丟了工作吧!

來到頂樓總裁辦公室,韓特助敲了敲門。

「進來!」

韓特助打開門,恭敬的道:「總裁,傅小姐來了!」

等傅歆進去,他把門關上。

傅歆站在辦公桌前,莫琰低頭看著文件,並不搭理她,她也沒有出聲。

這間足有一百平的辦公室就跟莫琰這個人一樣,深沉,內斂。

以黑色係為主的裝修風格,靠牆並排三個大書架,裡面整齊的擺著很多書,寬敞明亮的落地窗,前面就是那張超大的辦公桌。

目光又落回那個正在認真工作的男人。

他就那樣坐在溫暖的陽光里,怪不得說認真的男人最有魅力,傅歆的記憶里似乎還沒有他如此認真工作的場景。

不知過了多久,莫琰終於處理完手中的文件,抬頭就撞進那雙閃著光芒的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