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院長哼了一聲,不置一詞。

但對納蘭玉珠,他還真不敢動了。

他還要在京城混,而林絕已經具備全京城追殺他的能力。

不能爲了色心,自找死路。

龍虎門。

洪霸親自相送:“林老弟,爲了我龍虎門才連累納蘭家主,知然你儘管帶去,只要能救納蘭家主就行。”

林絕抱拳道:“門主你放心,知然我一定平安帶回來。”

洪霸嘆息:“如果真的鬥不過高仙宗,他們鐵了心要搶知然,我也無能爲力。”

言外之意是,洪知然就放棄了吧。

林絕的話帶着凜冽的殺氣:“高仙宗的人既然連我身邊的人都敢動,我林絕也容不得他們了。有我在,他們別想傷害知然一根毫毛,這是我對龍虎門的承諾。”

路上。

洪知然突然擡起頭看着林絕:“你和我老爹的話我聽到了,他是打算放棄我了嗎?”

林絕沒說話。

洪知然眼淚無聲滑落:“他從小就將我躲起來養,就因爲我是撿來的。直到現在,他終於放棄我了,要將我送給別人。林幫主,你不用管我,你就將我扔給敵人吧,我不怕的,能幫你換回來你心愛的人,我也算有點價值。” “你放心,我不會放任你不管的。”

林絕道。

“爲什麼?你會對我這麼好?”

洪知然淚眼朦朧問道。

林絕一笑:“因爲我的實力不允許我放棄一個無助的女孩。”

“去死。”

洪知然趴在座位上大哭:“我還以爲你是捨不得我呢?”

很快,林絕的車就停在了約定的地點。

“倒是挺謹慎,人手安排不少。”

шшш⊙ ttkan⊙ ¢ ○


林絕冷笑。

這些盯梢的人,在他眼裏形同虛設。

胡月娥和茅院長走了出來,納蘭玉珠看來是經脈被封印了。

“林幫主果然是個說話算話的人,開始交換吧。”

胡月娥看到洪知然,就忍不住笑道。

“同時換人,怎麼樣?”

然而林絕卻是笑道:“同時換人?宗女你怕是腦袋有問題吧?”

胡月娥臉色變冷:“怎麼?難道林幫主你有什麼好的建議嗎?”

“我的建議很簡單,你們先放人,等我確認我的人沒事後,我再放人。”

林絕的話差點讓胡月娥暴走。

“林幫主,你這是踐踏我們的誠意啊。對不起,你的提議我們不贊同。”

茅院長冷笑道:“林絕,你當我們傻呢?趕緊放人,不然我讓你的女人死無葬身之地。”

林絕冷哼:“茅院長,你跑得了人,跑不了廟,你在第一醫院的情況我調查得很清楚,聽說你還生了個小兒子,你敢玩花樣,我就請你小兒子去林幫總部喝茶。”

“林絕,你敢動我兒子,我和你拼命。”

茅院長被觸及軟肋,眼裏兇光大冒。

林絕不屑:“威脅對我沒用,你覺得我會怕嗎?”

茅院長臉色陰沉,他也知道,真鬥起來,絕不是林幫的對手。

這個林幫幫主,真是棘手啊。

手段無論黑白都通用。

絕不是那種迂腐,整天把正義掛嘴上,無能爲力的人。

“你們先放人,等我確定沒問題後,我再放。”

林絕冷聲道。

同時在洪知然耳邊小聲道:“等會你走到一半,就原地別動,我來救你。”

胡月娥恨聲道:“行,諒你也逃不出我們的包圍,納蘭家主,過去吧。”

納蘭玉珠緩緩走向林絕。

林絕突然皺眉,納蘭玉珠表情不對。

沒有得救的喜悅,反而是透露出一絲狡黠和陰狠。

瞬間林絕就得出真相:“這不是真的納蘭玉珠。”

胡月娥催促道:“林幫主,你也放人吧。”

林絕心理素質何等強大,臉色不變:“行,我也放人。”

洪知然緩緩也走了出去。

這時,納蘭玉珠已經匆匆來到林絕身旁。

“林絕,我怕,快救我。”

假納蘭玉珠裝作驚慌的撲向林絕。

林絕笑着張開懷抱:“快過來,沒事了。”

胡月娥大笑道:“林絕,你中計了。”

剛說完,撲向林絕的假納蘭玉珠就從袖裏滑落一把匕首,朝林絕心臟狠狠刺去。

“林絕,你死定了。”

胡月娥和茅院長心頭大定,腦海裏已經浮現林絕被當場格殺的場景。

然而,下一秒。

他們就不可置信叫了出來。

只見假的納蘭玉珠被林絕一把掐住脖子,然後提了起來。

“想暗算我?”林絕冷笑:“就你這個水貨,還想假扮玉珠,我一眼就看出你是假的。”

同時,洪知然轉身就跑。

胡月娥尖叫道:“給我留下。”

直撲向洪知然,茅院長也大吼着衝來。

林絕一把仍開手上的水貨,人如狂龍,也衝了出去。


胡月娥哼道:“林絕,你想一個人與我們兩個人對攻嗎?你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

茅院長陰沉道:“宗女,我搶人,你攔住他。”

“好,就讓本宗女徹底了結他。”


胡月娥嘲諷道。

轟!

林絕與胡月娥對了一招。

林絕稍微退後幾步。

胡月娥自傲笑道:“怎麼樣?我高仙宗的人,要殺你林幫主,輕而易舉。”

林絕卻是一笑:“你覺得是這樣嗎?”

胡月娥眉頭一皺:“你什麼意思?”

她有些納悶,林絕似乎一點不慌,反而帶着看猴耍戲的戲謔。

林絕冷哼:“跟我比鬥心機,你這個宗女連個屁都不是。你嘗試氣運丹田,看看滋味如何?”

“我倒要看你搞什麼鬼。”

胡月娥雖然不屑,但還是嘗試了下。

結果她臉色突然慘白下來,差點沒站穩,臉上毛毛汗就滲出來了。

“你……你對我做了什麼?”

胡月娥眼神噴火地盯着林絕,丹田內,一片狼藉,瞬間就喪失戰鬥力。

林絕輕鬆笑道:“也沒做什麼,就是小小的給你下了些藥,滋味不錯吧。”

“卑鄙。”

胡月娥怒罵,只是一動氣,牽動丹田,又是一陣劇痛,直接慘叫出聲。

林絕撇嘴道:“我卑鄙,你們劫持我的人,就不是卑鄙了?高仙宗行事肆無忌憚,眼高於頂,也是時候讓你們知道什麼叫規矩了,免得你覺得,這京城還沒人能收拾你。”

說着,林絕一把將胡月娥擒住。

“放開我。”

後者掙扎,卻是一點真氣都用不出來,只能任有林絕魚肉。

茅院長押着洪知然,不可置信道:“宗女,你怎麼會被他反制?”

胡月娥閉上眼不說話,太丟人了。

最主要是丹田太疼了,說話都費力。

林絕笑道:“把玉珠和知然都送回來,我就把你們的宗女交給你。”

茅院長咬牙大怒:“你休想。”

林絕冷哼,手上真氣強行破入胡月娥體內,後者立刻嘶聲慘叫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