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然,半個時辰之後,舒炎感受到瓶頸的存在!

“給我破!”

舒炎一聲大喝,經脈之中靈氣的形成的金色大龍轟隆一聲,直接裝上修煉壁障!

不消片刻,舒炎感受到經脈一鬆,修煉壁障已經破除,舒炎正式進入到四段戰師的修爲!

可這還沒有停止!

舒炎繼續摘下一枚果實,想也沒想,繼續吞入肚中。再次煉化開來。

半日之後,舒炎再進階!五段戰師!

瘋狂的進階並沒有結束!舒炎並不甘心,再次吞入兩枚靈果,半日之後,六段戰師的修爲!

“小子,不要停,六段戰師到七段戰師是一個瓶頸,你要是趁這個機會,你就要等上許久。乾脆一不做二不休!”

舒炎心中也是一橫,既然天龍王都如此說,他自己當然沒有異議。

至於境界經驗的問題,舒炎可以在七段戰師的修爲時候再慢慢穩固,重要的是,趁這個機會,將戰師境界的壁障瓶頸全部打通!

這種機會可是百年不遇,若是錯過了,下一次如此瘋狂的晉級,舒炎不知道還要多久!

將剩下的靈果,舒炎一股腦的吞入肚中!

強大的靈氣支撐,舒炎不過是用掉一天的時間,只聽見體內“啵”的一聲,壁障已破!

這也就是說,舒炎在戰師修爲階段,將再也不會遇見任何的難題,若不出意外,舒炎將快速修煉到九段戰師的修爲!

濃郁的靈氣,即使舒炎用來衝破壁障,依舊剩下不少,這也怪舒炎最後一次太過於狠辣,將所有的靈果吞入口中!

“快,這些靈氣,足夠進入第二個階段的龍化!”

“好!”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舒炎深諳此道理,急忙把體內充盈的靈氣全部趕往丹田之中,只要丹田龍珠吸收足夠的靈氣,舒炎就能夠進行第二階段的龍化!


只要舒炎雙臂都龍化完畢!

到時候,龍化的雙臂不論是使用升龍拳,還是使用龍爪手,威力都要提升三倍不止!

而且,舒炎知道自己的修煉和天下所有人都不同,他是妖修,只有龍化完畢,龍族祕法才能夠順利施展,到時候天龍王的傳承,舒炎也就將發揮到盡致!

到時候身形一動,舒炎就可變成巨龍騰飛!天下高手,誰還敢爭鋒?

果然,丹田龍珠受到刺激,瘋狂的吸收着周圍的天地靈氣!

“噗!撕拉拉”舒炎上半身的衣物化作灰飛!赤 裸上半身的舒炎從丹田之處,再次漸漸浮現一塊特殊的圖案!

特殊圖案猶如某種遠古大陣的符文一般浮現在舒炎丹田之上不足一寸的地方!

“噗!”

清晰的入肉聲音傳來!特殊圖案猶如烙鐵一般,印在舒炎的丹田之上,觸目驚心!一個完整的經脈特殊圖案形成!從舒炎丹田之處開始,一直延伸到左臂之上!

“噗!噗!噗!”

入肉聲不絕於耳!

當特殊圖案完成入肉之後,舒炎身體再生變化!

一團紫金色的東西從舒炎的手臂胸腹之間延伸而出!

就如同全身不斷在長出特殊東西的怪物一般!

待到金光完全遁去,舒炎的上半身,從丹田,一直到左邊胸腹,再到整個右手臂,完全覆蓋一層金黃色的鱗片!

如同魚鱗一般,密密麻麻,讓舒炎看起來甚是可怕!

這就是龍化,第二階段的龍化。

龍化完成!舒炎睜開眼睛一看,左右雙手心意一動,全部變成覆蓋龍鱗的手,特別是十指之上那如同刀鋒一般的指甲!舒炎相信,這並不比一般的人階兵器差上半分!

“好!好!好!”

天龍王連叫三聲好!

“想在你的實力,憑藉龍化,只怕九段戰師都不是你的對手。不過要慎用,被人發現就不好了!”

“嗯!”舒炎心意一動,龍鱗隱去,再次恢復光潔的雙臂!

站起身來活動一番,吃過一點事物,再次來到大殿之上!

“現在,是時候接受傳承了!” “現在我的修爲是七段戰師,晉級速度已經足夠驚人,但是比較起大宗派弟子來說,差得還不只是一星半點,齊勁,紫荊,這些人擁有靈丹妙藥,無數天材地寶,能夠到達大戰師的修爲,我並不驚奇,可惜我沒有如此大的福緣!”

“不過,現在只要傳承修羅王的戰技就能夠有一門上古絕頂戰技傍身,只怕這種戰技的來歷比所謂大門派的道統還要強橫許多!”

“至於通天大殿這件法器是與我修爲聯繫起來的,七階強者才能夠擁有的本命法器,雖然大戰師和戰王之中也有人使用法器,定然不如這上古通天大殿,若是我能使用通天大殿,哼!只怕戰師級別的人物,根本不是我的對手,至於大戰師級別的人,不是太離譜,也未嘗不能一戰!”

舒炎將心思捋清楚,心中暢快無比,可以說,這一次冒險進入,那還真的是一次大福緣!

將戒指中那關於修羅王戰技傳承的記憶水晶拿出來!

舒炎現在的精神力應用,雖然不是鋪天蓋地的強大,但接受傳承已經足夠。

盤膝坐下,屏氣凝神,將天龍功法運轉全身,每條大小經脈之中充盈着戰氣。畢竟是上古的傳承,做好防範未嘗不可!

精神力凝結成束,小心翼翼的進入記憶水晶之中!

“殺!”

舒炎精神一震,一道聲音進入精神之中!

“給我鎮壓了!哼!”舒炎精神力幻化人形,一聲大喝,以堅定的意志生生的將這股殺意按下!

“不能繼續這樣拖下去,說不定無窮無盡的殺意到時候反倒將我控制,必須速戰速決!”

“功法現!”舒炎再次發力,將剩餘的精神力全部涌入水晶之中。果然,修羅王既然要傳承,自然不會在水晶之中做手腳,舒炎憑藉壓倒性的精神力倒是牢牢佔據上風!

“大血龍九式!”

五個血色大字映入舒炎腦海之中,即使修羅王只是想要傳承功法,但僅僅是這五個字之上涌出的沖天殺氣讓舒炎有種瀕臨崩潰的感受!

“果然是上古戰技!”

舒炎雖然心中震驚,但手上絲毫不慢,依照天龍王以往教導的方法,十指結印,不斷的加強精神壁壘的厚度。

直到一炷香過後,舒炎額頭之上冒出豆大的汗滴,眼看就要支撐不住!

突然舒炎嘴角一笑,“就是這個時候,給我鎮壓了!”


記憶水晶之中,只見精神幻化的的舒炎突然伸出驚天巨手,將對面那襲來的血色手印一擊擊潰!

“大血龍九式,讓我看看你究竟有多厲害!”

將傳承的唯一阻礙征服,舒炎知道自己有時間來認真揣摩這大血龍九式!

“大血龍九式,吾全身戰技最強便是如此,吾昔日從遠古傳承而來,傳承者已不可考究,後來者若是有緣。望珍惜此戰技!切記,不可被其中殺戮意識控制!”

大血龍九式!以全身戰氣燃燒爲基礎施展的一份特殊功法,威力比同等功法強出不止幾倍!總共九式,但後面的四式憑藉舒炎現在的精神力根本不能觀看,屬於禁忌之術,只有先學習全面五式!

第一式血龍出海,就是以燃燒全身戰氣十分之一爲代價,形成一條血色巨龍,燃燒的十分之一戰氣,比舒炎全力爆發的力量還要強橫!

第二式血龍飛天,以此類推,燃燒的是十分之二戰氣。直到第五式血龍傲世,燃燒全身一半的戰氣。

“這大血龍九式還真的是霸道,直接用燃燒的方式,要求修煉者的經脈要足夠強橫,如若不然,戰氣在身體之內爆發的力量,只怕自身就是最先受不了的!”

“不過,大血龍九式強橫異常,品階我也完全不能夠估計,不過,相信和天龍功法修煉出來的戰氣結合在一起,肯定還有不少的加成!”

“哼!現在,即使我不適用龍化,只怕九段戰師我都有把握一試!”

舒炎得到大血龍九式前五式,心中信心大增。

大血龍九式偏向於一種戰氣的運用,以舒炎的悟性,直接就能夠領悟!也就是說,舒炎現在馬上就能夠使用大血龍九式前五式之中的任何一招!

“不愧爲遠古時代的功法,遠古時代,即使我龍族之中也未曾有記載,想不到當初修羅王還有此等福緣!”

天龍王幻化爲一道虛影,出現在空氣之中。

“若是我所料不差,出去的方法,應該就在通天大殿的控制方法之中,只要你順利的將這個東西掌握,不管你現在能不能發揮它的全部威力,但是,想要離開這個上古戰場只怕輕而易舉!”

“嗯!我想也是這樣!”舒炎站起身來,拍拍身上的塵土,將大血龍九式的記憶水晶收在戒指之中!

“不過,我暫時還不想出去,你看現在,我還有十餘天的存糧,我應該還能堅持半個月左右,這裏靈氣充沛,難得有這樣的地方,我可以在這裏先穩固境界,加上我身上現在還有許多東西需要整理!”

“這樣也好!”天龍王點點頭!“至於護體戰技,就出去再說吧,你現在趕緊就自身境界穩固,我回靈魂空間繼續恢復,有事叫我就行!”

天龍王吩咐完畢,一個閃身,消失在空氣之中,再次進入舒炎的靈魂空間!

舒炎也不多說,取出記憶水晶,一刻鐘之後,掌握通天大殿的控制方法。

雙手結印,“收!”

幾百丈高的通天大殿生生縮小爲巴掌大小的微型殿堂。而舒炎自身則緩緩下落在草地之上!

將大殿放在手中把玩一會兒就收回到戒指之中!

現在,他還有一個傳承,也是他最重視的傳承之一。已經閒置幾個月的時間沒有動用,那就是來自神算諸葛家,他師父諸葛毅豪留給他的奇門遁甲之術!

諸葛毅豪可以說是舒炎最重要的人之一,將神算諸葛家的祕密都給了他一個外人,能夠看出諸葛毅豪對於舒炎的信任。想到這裏,舒炎不禁想到諸葛毅豪近況,自從諸葛毅豪到中原之後,也不知道諸葛毅豪怎麼樣了。

舒炎也不是那種忘恩負義之人,想要報答諸葛毅豪的大恩,自然便是重建神算諸葛家!


將心中的雜亂拋下,舒炎將神算諸葛家的傳承水晶取出,精神力侵入,準備傳承!

精神力一進入傳承水晶,一個浩然正氣襲上心頭,將舒炎心中那隱隱存在的暴虐安撫而下。

神清氣爽之下,舒炎只覺得腦袋空明許多,認真研究起諸葛家的修爲!

“太極觀?”

“陰陽魚?”

“八卦?”

一種種舒炎從未接觸過的詞彙出現在舒炎的腦海之中,神算諸葛家的傳承水晶就猶如給舒炎打開一道從未接觸的大門一般,讓舒炎看到一個浩瀚的世界。

在這個世界之中,神奇處處皆在。讓舒炎受益無窮!

眨眼間,十三天的時間已過,而舒炎在這十多天的時間之中,利用浩瀚的天地靈氣不斷地穩固自身的修爲。同一時間,將諸葛家的奇門遁甲之術不斷同天龍王交談,舒炎對於法陣知識的運用也不斷的提升當中。

“是時候離開了!”

上古戰場之中的天氣似乎從來未曾改變過,舒炎站起身來,擡眼打量四周的環境。

想不到當初的一個冒險,讓舒炎得到如此大的造化,若是讓天下大宗門之中的人知道,只怕也要嫉妒得眼中充血。

“也應該離開了!你現在的修爲也不算弱,在魔門之中應該也能夠站穩腳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