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自己真的打了人家的人,那後果是極其嚴重的。

以後南瞻學府都別想分享到萬族研究局的研究成果了。

圖書館和老師們教授的課程、教材、版權大部分都是萬族研究局的,若是撕破臉,學府內至少割掉一半的課程,這就意味着一半的老師失業、學生們學習不到有關萬族戰場的大部分相關知識……

而後萬族研究背靠軍方,得罪了軍方,怕是武教局都得小心翼翼。

軍方,是人族最大的勢力,也是征伐萬族戰場的主力。

而武教局,僅僅是為軍方等各大勢力培養人才的教育體系。

後果太嚴重了,易歌不敢想了!

幸好,他並沒有干出對中級研究員動手這事。

呃不對,易歌突然一怔:「易老還說我差點廢掉中級研究員的修為,他所說的中級研究員難道是陳玄?」

不可能,中級研究員哪有那麼容易。

一般年輕人,能進去萬族研究局就算是天才了,就算能進去,也要做出一定貢獻才能被提升為初級研究員的,至於中級研究員,除非做出突出貢獻,或者混個二十年資歷才有資格擔任。

陳玄才多大,他怎麼可能是中級研究員?

易歌注視着顧三秋,卻見他只是冷笑,心中不妙的感覺越發強烈。

他那邊還在思忖,楚習卻臉色大變。

他急忙問道:「顧老,這位陳玄同學就是咱們研究小組一直缺席的那位神秘的中級研究員?」

看到顧三秋冷峻著臉沒有說話。

他心中如驚雷,心道完了,顧老沒說話這就是默認了。

這個陳玄,原來就是那位隱藏的神秘人物!

雖然他只是中級研究員,也從未參與過「食金獸血脈攻關小組」的任何研究任務,但,在顧老偶爾的嘀咕中,他們都知道有這麼一位「神秘人物」,雖然從未參加過研究,但是卻對整個研究小組有着至關重要的作用。

特別是最近幾天,素材用完了,研究小組的研究員們都在眼巴巴的等著顧老往外掏素材。

可顧老也在着急,他只是一遍遍的划著手機,翻著沒幾個人通訊錄,口中經常念叨著:「我的小老弟呦,你在哪裏?」

「我怎麼就把你弄丟了!」

「我的素材呦,你在哪裏?」

他們私底下討論中,都猜測著顧老足不出戶,卻能拿出上萬具雲琅域異族素材,應該是古老的這位小老弟弄來的……

這位能拿到大量位於萬族戰場大後方的雲琅域異族素材的「神秘人物」,在他們看來簡直手眼通天!

整個研究局都在拭目以待的「食金獸血脈提取計劃」,「神秘人物」的作用是至關重要的,沒有他提供的素材,他們的技術再高也只能空談。

沒想到,這位「神秘人物」竟然就是眼前這個一年級新生。

跟着顧老一起來的幾位研究員都是「食金獸血脈攻關小組」的,皆是非常震驚。

他們剛才都以為顧老為了給自己的小老弟找回面子,鬧得太大了,有點咄咄逼人了。

現在才明白顧老的良苦用心,就算是萬族研究局的局長親臨,怕也是要狠狠地為陳玄找回公道了。

誰讓他們太需要陳玄呢。

瞬間,幾位研究員眼神一凝,那神色,分明是要力挺顧老,就算是在學府大鬧一場也在所不惜。

楚習心道完蛋了,這事還是因我的這個「遠方侄子」而起,我絕對要狠狠的懲治他一下,好讓陳玄消氣,否則我就是半個罪人。

他嗖的一聲站了出來,一臉嚴肅道:「這事我的責任很大,陳玄同學先是被我故意針對,而後才被易歌找這個由頭來為難的。而這一切的開端都是因為我本家這個不肖子弟,楚流風故意跳出來推薦陳玄,目的卻是為了讓陳玄同學難堪。」

他冷聲道:「楚流風,你思想扭曲行為不端,妄圖對付我們萬族研究局的中級研究員陳玄老弟,鑄下大錯,等我回到家族之中自然會提請家族會議,解除你的重點培養待遇。你可服氣?」

楚流風已經嚇的說不出來了。

他沒想到這個在家族中很有聲望的長輩竟然會這麼嚴厲責問他,還要讓家族廢去他的重點培養待遇。

他根本就沒有思想準備,本以為挨一頓批評就能解決的事,突然鬧大。

怎麼就變成他妄圖對付萬族研究局的中級研究員了?

陳玄竟然是中級研究員!

太離譜了,早知道,給我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對付萬族研究局的人啊。

楚流風一臉的失魂落魄,他喃喃道:「是我不該動惡念,我任憑家族處置。」

楚習又轉向周處長道:「楚流風行為不端,不配留在學府,我作為學生家族長輩,建議周處長做開除處理。」

他倒是果斷,竟然主動要求學府開除自家子弟。

周處長一怔,他此時還能不明白是什麼情況嗎?

陳玄真的是萬族研究局的中級研究員身份,可這怎麼可能….

中級研究員,已經是有一定的身份,在校外的話,自己都得給他幾分面子。

而看楚習的態度,似乎連他這個高級研究員都在「恭維」陳玄。

這個時候已經不容他多想,楚習正在等他的答覆。

他當即道:「我覺得楚研究員說的很有道理哦,楚流風,行為不端,禍害其他同學,立刻開除。」

全場皆驚。

剛才易歌還要接着楚習的原因開除陳玄呢,這一轉眼,楚習又要求周處長開除自家的楚流風了!

這世界變化太快,他們有點反應不過來。

台上這些大人物,張口廢掉修為,閉口開除,把下面的一眾學生嚇得心驚膽戰,特別是那些沒怎麼見過世面的學生。

還有,陳玄不是顧老的老弟嗎?怎麼又變成中級研究員了?

一日三變,這身份變化的也太快了吧。

一個中級研究員,竟然讓高級研究員讓步,還主動要求開除自家子弟。

怎麼看都覺得荒謬,難道陳玄的實際地位更高?

還是說?楚習是看在顧老的面子上才這麼讓步的?

可陳玄,怎麼就成了中級研究員?

難道是靠着顧老的關係?

.

張偉和宋千絕又是吃驚不小。

他們還在為成為萬族研究局實習生而努力的時候,陳玄已經交結上了大佬;不但交結了大佬,還打入了研究局內部;不但打入了內部,還成了身份地位不低的中級研究員。

中級研究員,已經能接觸一些機密資料。

陳玄將為他們帶來大量的珍貴情報!

他們都是自愧不如!

卧底能做到這種程度,他可謂是天生的卧底材料。

他們真的可以說是發現了一塊寶!

小貓眼神發亮,小手又摸上來了。

這次陳玄沒有甩開她…..只是有些無奈。

女孩子,有時候真的是太麻煩了。

唯有楚流風,呆若木雞,自己這就被開除了?還是長輩要求的。

好不容易考上南瞻學府,要是被開除了,以前的苦讀全部白費,以後也徹底完了。

此刻他心中是萬分悔恨,後悔不該招惹陳玄。

原來,本以為他只是借小貓上位的社團部部長,現在看來,陳玄是他招惹不起的人。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可後悔也晚了。

突然,他眼中升起希望,朝向陳玄道:「陳玄同學我錯了,我錯了,再給我一次機會可以嗎?」

陳玄置若罔聞!

楚流風又喊道:「小貓同學,幫我說句話好嗎?小貓同學,我以前還請你吃過飯呢,你還記得嗎?」

楚習怒道:「聒噪!事已至此,你還想留在學府,別做夢了!」

喝止楚流風,楚習這才轉向陳玄,小心問道:「陳研究員,你看,這樣處理可以嗎?」

陳玄淡淡道:「楚習研究員做事還是很講究的!」

這是他在事發后說的第一句話!

楚習立刻開懷,他已經明白,在自己的雷厲風行「自我救贖」行為下,陳玄算是原諒了自己。

顧老臉上也露出笑容,楚習這小子差點沒把事情搞砸,還好最後給挽回來了。

現在楚慣用自己的行動跟易歌劃清了界線,接下來就看易歌是什麼態度了。

這時,陳玄突然問小貓:「他真的請你吃過飯?」

小貓桌下握住陳玄手的小手不由得一緊,臉紅道:「是上次他們社團要搞活動,請我們宣傳部的幫忙宣傳一下,不是請我一個人,是我們整個宣傳部哦。」

陳玄點了點頭,似乎在跟小貓閑聊般輕聲說道:「楚流風能考上南瞻學府也不容易,就這麼直接開除了也挺可惜的。」

呃……

周處長立刻會意,宣佈道:「楚流風同學改為記大過,根據表現決定是否有後續處罰。」

楚流風瞬間驚喜非常,卻沒敢再說話,向陳玄和小貓投去感激不盡的目光。

楚習也是忍不住露出一絲喜色。

陳玄年紀不大,為人卻是挺大度,自己的這個子侄總算保住了學業。

其他同學卻是一陣羨慕,特別是那些女同學,滿眼的小星星。

就因為楚流風請小貓吃過一頓飯,陳玄就饒了他,給了他繼續留在南瞻學府的機會。

非要這麼寵女孩子的嗎?

這波狗糧簡直是撒的遍地都是啊。

小貓嬌美的臉蛋紅的發燙,心裏好似灌滿了蜜蜂。

她暈乎乎的坐在陳玄身邊,似乎沒有了開口說話的勇氣,只有桌下軟綿綿的小手仍是用力的握著陳玄。

陳玄倒是沒有想太多。

剛才易歌對他發難之時,唯有小貓為他說話,甚至還打算動手的時候幫自己。

不管她是不是出於想泡自己的目的,能做到這些都很難得。

陳玄自然會投桃報李。

何況,楚流風僅僅是要讓自己難堪,他的長輩又給足了自己面子。易歌卻是想要直接開除自己,甚至要廢掉自己修為!

楚流風,小懲即可;易歌,絕不能放過!

他目光一凝,看向仍在台上堅持,但已眼神慌亂的易歌。

7017k 她為了湊夠這些錢,將首飾全部都賣了個七七八八,然後再加上自己這幾年的存款,勉強湊夠了五個億……

但還剩下的五個億,可究竟該怎麼辦。

她臉色變得極其難看,整個人也都是憂心忡忡的。

要是湊不齊這個錢的話,許楠那個瘋子。可是會真的殺了她們的。

現在可究竟該怎麼辦?

蘇雪玲不想繼續待在病房裡面,覺得再看下去恐怕會被氣死,眼不見為凈,就乾脆走了出來透氣,然而沒想到的是,出來就看到了母親憂心忡忡的模樣。

「媽,你怎麼了?」

看到自己的女兒,盧曼這才回過神來,臉上露出了些許驚恐,朝著四處看了一眼,壓低了聲音,說道:「雪玲,今天晚上就到了要支付錢的事情了,可是我們的錢到現在都還沒湊齊,這可該怎麼辦?」

盧曼心急如焚,按照許楠那性格要是見不到錢的話,她們可是要死定了。

蘇雪玲勾起了唇角,「放心吧媽媽,我早就已經準備好了一切。」

盧曼楞了一下,稍微有些聽不懂,皺緊了眉頭,眼眸中滿是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