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瑪也是愣在了原地,這些名字她大部分都很熟悉,都是在逃亡路中曾幫助過她的熱心人。

他們都是奴隸出身,可面對苦難的生活,他們都選擇堅強與反抗!他們是真正的強者!心靈上的強者!

「我好難受呀,艾瑪姐姐!」小麻豆嚎啕大哭道。

一群猶如親人般溫暖的人逝去對他造成了極大的影響,這些痛苦甚至超過了兒時的折磨。

「怎麼會這樣?」艾瑪搖著頭,無法接受現實。

他們熟悉的面孔彷彿就在昨日,一舉一動都是那麼平常。

「有人背叛了我們,地宮堡壘被發現了!很多很多的魔族下來了,他們見人就殺!尼克哥哥他們拚死反抗,才讓我們逃出來,路上,塔吉爾大叔和瑪麗大嬸為了保護我也死了。嗚嗚,為什麼!」小麻豆揚起一張臉,咬著嘴唇。

「背叛?」

多麼沉重的兩個字,一如當年的歷史重演。

「優力克!是優力克!我親眼看著他帶人進來的!這個混蛋!」小麻豆的雙眼再次充血,他張牙舞爪著,精神有些不對頭。

星最快反應過來,他一記手刀便打了下去,小麻豆隨即倒地暈死。

「你幹什麼?」艾瑪憤怒道,控制力瞬間向星侵襲而去。

星一記潛行躲避了控制,快速解釋道,「我不把他打昏過去,他可能會失智瘋狂的!」

艾瑪哼了一聲,就當是認可星的主意了,可她心中卻還是存著不滿。 「現在該怎麼辦?」墨達克抱著昏死過去的小麻豆,心情不由煩躁起來。

「噓————」星伸出自己的食指放在了嘴唇上,用目光示意外面。

三人隨即不再說話,場面頓時安靜下來。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

外面的滾石已然過去,剩下的便是雜亂的腳步聲。

隔著這一面牆壁,三人靜靜聆聽著。

「古···」

一連串的魔族言語讓人腦袋發脹,好在三人之中墨達克精通此道,獲取了不少信息。

「這些老鼠真是麻煩,竟然在地下造了這麼長的通道,聽說上面是雷霆震怒。」

「恩恩,是呀,害的連我們都要加班,呵,這段巡邏時間,我要把他們都吃光!」

「不過為什麼我們還要找一個人類女人?」

「上面自有用意,這個叫艾瑪的女人逃不出我們的手心。」

···

「不會吧?」墨達克倒吸一口冷氣。

艾瑪?不就是帥妞嗎?魔族這麼快就得到消息?他們才進來多久?

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墨達克將幾名魔族的對話翻譯了過去。

艾瑪沉默著,她表現的極為淡定,反倒是星顯得有些憂慮。墨達克眼睛一轉,沉聲道,「你是不是又知道了?」

「我身上被動過手腳,只要靠近奴城,就會有消息。不過,他們不會知道我的具體位置,所以我們還沒有暴露。」艾瑪知道這種事情隱瞞不了多久,索性也就說了出來。其中也有開誠布公的意味,她並不想失去兩位好同伴。

「還好。」墨達克鬆了一口氣,事實上他剛才都做好最壞的準備了。

幾分鐘后,腳步聲又漸漸遠去,為了安全起見,幾人又等了足足半個小時,這才膽敢打開空間。

遭受過魔族嚴密搜查的過道顯得很是凌亂,兩側牆壁之上原本精美的浮雕也被毀的面目全非,那一顆顆燦若星辰的熒光石也碎了一地,好似一條碎星小路。

染指成婚 「他們沒發現倉庫?」星瞥了一眼通道的盡頭,那裡雖然也被魔族破壞個一乾二淨,但那個魔法陣卻並未觸發。不過,那個魔法陣也被徹底損壞了,等於他們的一條退路被切斷了。

「地下迷宮很大,當初為了建設它大叔他們耗費了大量的時間與精力。我也只是知道其中幾條岔路的走向。我想,即便魔族攻入了這裡,他們也會被繞的暈頭轉向,一些地方還是很安全的。」艾瑪開口道。

她的言語中滿是哀嘆,小麻豆他們也是運氣不好,直接被魔族撞倒了槍口上,這才導致了全滅。

若是按照原先的設想來,即便是地下通道被發現,憑藉著複雜的走向與網路,居住在這裡的奴隸們也能周旋很長的時間。

「又有動靜了。」星突然道,作為一名盜賊,對於周圍環境的變化他最是敏感。

「左岔路。」艾瑪徑直朝前走去,她也從墨達克的手裡接過了小麻豆,這個孩子此刻正在她的背上酣睡。

距離此處隱藏空間不遠,就出現了一條從岔路,岔口足有三個,分別延伸向不同的方位。艾瑪只是瞄了一眼,便扭頭扎向最右側的一條小路。

接下來的時間裡,艾瑪帶著星與墨達克於通道之中穿行。

漸漸地,路上的魔族腳印消失了,一大片未被開墾的土地出現在了三人面前。

「再轉一個路口就是一個小型的會議室了,那裡也很隱蔽,通過魔法陣連接的。我記得裡面存儲了有半年的百人口糧的食物,為的就是應對突發事件。」

「希望可以遇到其他人。」艾瑪背上的小麻豆低聲道,他於路途之中蘇醒,對於星略顯粗暴的手段倒也很是感激。

艾瑪低下頭,她覺得碰到人的概率很低,因為這裡既沒有打鬥的痕迹,也沒有轉移的痕迹。雖然會議室很隱蔽,但還是有很多負責人知曉此處,不可能一點動靜都沒有。

「等等!」星揚起了自己的手臂,兩把匕首攥的緊緊。

「怎麼了?」

「有人!」星環視四周。

「現在?」

「一分鐘前。」星言簡意賅,墨達克神情凝重。

「跟我玩陰的?」星雙眸燃燒起了雄雄火焰,他相信自己的感知,也相信那個所謂敵人的存在。很顯然,這個敵人,也是一位出色的潛行者,盜賊的技術玩得很溜。

一方隱藏,一方尋找,場面頓時僵住了,時間就這樣在一分一秒之中流逝。

在堅持了近半個小時之後,小麻豆第一個堅持不住,他的身子本身就比較虛,更別提耗費太多的氣力了。

「小星,你不會感知錯了吧?」艾瑪小心翼翼道,即便是用上了血脈的控制力量,她也沒有任何發現,所以她的第一感覺是星的判斷出錯了。

「毒蛇總喜歡在最不經意間發動關係。」星低沉的聲音極富磁性,待到他話音一落,匕首瞬間劃出。

當!

一陣金鐵交鳴之聲響起,火花四濺,兩把匕首碰撞若流星划落。

那一條毒蛇終於等不及了!就是現在! 咻!

眼見一擊不中,那暴露了身份的毒蛇再次邁起隱匿的步伐,光影在此刻交錯,他又消失了。

「抓住你了豈會讓你離開? 暴君獨寵囂張妃 心瞳網!」星雙眼散發出淡淡的金輝,一條條只有在他眼中出現的絲線開始朝著周圍延伸,構造成一張巨大的網路。

體術之中有一門叫心眼的秘笈,那是體術強者的專屬技能,擁有極其不可思議的力量,其精深者甚至可以窺伺未來,掌握萬物變化之規律本質。

星的這雙隱異瞳便有如此可怕的效果,可以說這是他的天賦,畢竟他是瞳族的後裔。

瞳族是埃爾洛上一個古老的種族,這個種族的天賦也很奇特,那就是他們天生異瞳,藉助眼睛可以施展特殊的能力。每一位瞳族的能力都不相同,但都十分強力。

星也正是因為這雙疊心瞳也才選擇了盜賊這個職業,這是他最契合的職稱!

毫不客氣的講,一雙異瞳讓星直接從普通的職稱者變化為特殊職稱者,這也是瞳族強悍的地方。

噔噔!

在金黃色的心網之中,一人形身影不斷穿梭著,他的步伐精妙玄奧,每一步都踩在了眾人的盲區之中,這才導致了他的隱形。

換言之,這個傢伙根本沒有釋放魔法,連盜賊的潛行都不是,而是利用高深的步伐技巧做到了同樣的效果。這無疑是不可思議的,而這樣的步伐也能大大降低他被發現的概率。尤其是法師,法師原本就是憑藉元素感知魔法,或利用探尋類的魔法搜尋敵人,但現在敵人就在眼皮底下,你怎麼找都沒用!

「穿梭!」星低喝一聲,身影若流光幻影,兩把匕首翻飛如水光波動。

「嗯?」那道身影輕嚀了一聲,反手就是一匕。

當!

兩人的第二次交鋒開始,這是獨屬於盜賊的舞蹈!

「控制!」艾瑪握緊雙拳,開始將域場散於周圍,並不斷侵蝕向兩人大都的戰場,試圖直接切入,控制住那盜賊。

「沒想到奴隸中還有你們這樣特殊的存在。」那盜賊開口了,只是他的身影在晃動,好似波濤洶湧的水面。

「糟糕!」星踏前一步,直直刺出一匕首。

咚!

下一秒,那盜賊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只有半空中還有燃燒的紙頁化為灰燼散去。

「瞬傳空間捲軸!」墨達克打散了那團火焰,周圍空間魔法的波動還未停止。

瞬傳空間捲軸的作用就是將使用者送到周圍百米外的地方,在正面戰場或是地形開闊的地方,這種捲軸的實用性並不大。

但對於地下通道這種地形複雜,狹隘寨長的場地來說卻是逃生的一大利器。

「我們暴露了。」星收起匕首,三人當機立斷,繼續往前跑去。

沒過多久,又有一隊魔族士兵追了過來,他們對這一塊區域進行了地毯式的搜查。

「這地方還真是大。」

空曠的會議室中,墨達克坐在椅子上,累的跟死狗一樣。

「果然是沒人。」艾瑪搖了搖頭,這裡的擺設跟她之前離開時一模一樣。

「好吧,我們至少有一個落腳的地方了,這裡還有食物和水,暫時不需要為之後的日子發愁了。」星拿起一罐堆放在角落的肉罐頭隨意道。

「西柳那邊一定還有人!」小麻豆道。「我們該去西柳!」

「西柳?」

「整個地下通道有十幾個大節點,每個節點都有一座地下小鎮,而每一座小鎮則是管轄著一片區域。」艾瑪解釋道,「平日里大家都是生活在各自的區域,只有當大事發生之時,才會被召集到西柳。」

「可以收,西柳就是一個戰略小要塞,固守在那裡,魔族即便有大批的軍隊也只能和那裡的人打消耗戰!除非他么直接摧毀整個地下!不過那也是不可能的,畢竟這地下網路聯通著奴五城,想要摧毀就會將魔族數十年的心血一起毀掉。」

星和墨達克相視一笑,這底下通道構架的網路比想象之中還要寬大,他們再一次對設計的人感到由衷的敬佩。

「小麻豆,從這裡到西柳只有三條路,可現在魔族正在進行掃蕩,我們不可能過去的。」艾瑪在一旁安撫著小麻豆,頭也有些痛。

因為四人暴露的原因,魔族對這片區域的掃蕩力度加強了不少,唯一的好消息就是魔族還不知道類似於會議室這樣的隱藏空間存在。

「過會我再出去看看。」作為唯一一名掌握了隱藏技巧的盜賊,星當仁不讓的接過了打探的任務。

事實上,他一個人在通道之中才方便行事,從一開始他就有這樣的打算了。

「艾瑪,你有周圍的地圖嗎?」

「地圖我沒有,為了地下通道的安全,這裡根本就沒有地圖,全靠記憶。所以東西都在我腦子裡,我可以幫你大概畫出來。」艾瑪道。

「沒問題。」 無望城城主府,幽暗的房間之中傳來了窸窣的響聲,兩道聲音正在交流著。

「你確定嗎?」

「就是那個人類,小丑的女兒,我的手下已經把影像拓印下來了。」刑主大惡魔瓮聲瓮氣道。

「是這樣嗎?那好,給我抓住她,在小丑找到她之前。」

「是,大人。」

「還有,無望城事宜皆有你一言而決,若是他們有什麼異動,直接幹掉就好了。」

···

蹉跎城。

「殿下,有艾瑪小姐的消息了。」方塊K恭敬道。

「哦?她回來了?我能感覺到一絲絲淡淡的血脈味道。」那個名為黑暗第四巨頭的男人此時此刻正逗弄著木架上立著的一隻怪異大鳥。

「魔族率先得到了消息,他們已經派人去搜尋艾瑪小姐了。」

「他們打算插手,我不意外。」小丑甩了甩手上的餵食棒,轉過了身子。

「我已經讓方塊Q帶人去了。」方塊K正色道。

「方塊Q嗎?也好,讓他去吧,你給我盯著點唐克,其他的事情不用管了。」

「殿下,我有些不明白。」

「不明白我為什麼要留下唐克?」小丑一挑眉頭,那張被塗得慘白的臉頰如同夢魘一般可怖。

「任誰都能看得出來,他根本不甘位於人下,更何況他可是···」

「神?別說是古神了,就算是真的神站在我面前又如何?他們不過只是一群幸運的開拓者,沒有他們,也會有人取代神位!方塊K,我從來不掩飾自己的夢想,我也可以成為神!」

「他最近小動作有些多。」

「哈哈,這我倒是不得不佩服他,來我這裡,能那麼快拉攏道一批人。」

「哼!那些傢伙都該死!」方塊K殺氣凜然道。

「不用不用,那些廢物就留給他吧,我相信他會玩的很開心的。」

「方塊K,還有事嗎?沒有的話就出去吧,我想一個人休息會。」小丑擺了擺手。

「還有一件,那就是魔族了,無望城最近發生了些事,戰鬥一觸即發呀,我想離我們攤牌的日子已經不遠了。」

「那邊是什麼動靜?」

「還跟以前一樣,就在獸魔殿中,沒有出來過。」

獨寵傲嬌王妃 「他這是打算閉關坐化了?哼,這種時候還表現的如此鎮定,肯定在想著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