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清立刻二話不說的抱住了母女二人。

「一家團聚怎麼少的了我?」舞舜粲也笑得燦若星辰,環抱著他的爹娘,還有妹妹。

「總算是一家團聚了!」藍老夫人抹了抹眼角的淚水。

藍夫人也笑著感嘆,「是啊~」總算是苦盡甘來了。

這邊的一家五口也是靠在一起,藍老夫人拍了拍兩個孫兒的手,「依依,粲兒,沐璃過來到外祖母身邊。」

三個外孫兒也齊過來,藍老夫人拉著他們的手,「三個孩子都是命苦的孩子。」

舜粲最大雖從小不離家人身邊卻也是兒時成熟肩挑起重任,成長的如此溫潤有禮也是孩子懂事。這些年為了娘親的病,妹妹的失蹤也是沒少操心。

沐璃這孩子她是看在眼裡的心疼,可是他們藍家不得不為大局考慮,葉家等家族的虎視眈眈,他們藍家的這個皇子一個不小心就可能不在了,皇宮的那段生活,這孩子應該是沒少吃苦,娘不在,爹不疼的。

至於依依,這孩子過去只是單純的可憐這孩子,沒個親人孤身在此的。她自己曾經還一度擔心這麼個野孩子會把她家的若昕和若愚帶壞了,哪知道這就是她那個流落在外的外孫女兒啊?還好她沒有對著孩子做過什麼過分的事情。

也是這孩子好,心善性子活潑討人喜歡。出落得這般的漂亮也是上天賜福了,「依依,沐璃,粲兒,還有若昕若愚,祖母看見你們能夠圍繞在我身邊也是老來安慰了,這輩子也算是沒多大的遺憾了。」

兒孫承歡膝下,她老人家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不過,「這孩子們也都大了,這婚事也差不多是時候了。」藍老夫人看了眼幾個孩子,「我這還想著抱上重孫子呢?」眼神即可鎖定舜粲和若昕。

舞舜粲:好日子要來了!祖母好樣的!

若昕:祖母咱們能不能不這麼直白的盯著? 304

第二日的大典

「你被封為太子的事情也已經過了好幾天了,還有必要再來一次嗎?」舞依炫問。

而且她還要陪他去。

「不僅僅是為了我的冊封大典也是為了父皇的大壽,而且我還有一件事情要宣布的。」

鳳沐璃覺得感覺好極了,她給他整理衣服,他看著她,他們就像是夫妻一般。

「宣布希么?」他不願意穿那種太子服飾,覺得金晃晃的,其實她覺得也不好看的。所以她就給他挑了一件淺色系衣服,看著精神一些,老是深色的衣服有些過於成熟了。

「就是昨晚說的事兒啊,既然你都那麼想著給我生孩子了,那就…」

舞依炫正給他束腰帶呢,這把雙手用力一扯,「現在我在想是勒死你好,還是讓你這輩子說不了話的好?」

「勒死我的話,你估計得哭死。不說話倒也是不可以,不過你就要累了,不過為了做好一個男朋友可是不能讓你累的也不能讓你哭的,所以兩個想法還是都不要的好。」

「油嘴滑舌。」舞依炫忍不住的偷笑。

「那我再問一次。」

鳳沐璃深呼吸一口氣,執起她的手,「我將要在今天宣布你將會成為我的太子妃,在我進宮之前你還有一次機會,只有一次。如果這一次逃跑的機會你逃不掉的話,你從今以後可是都逃不掉了。」

「我不想要在考察期了,男朋友這個身份沒有一點的實際意義,你那些爛桃花還是一個接一個撞過來,這麼看來的話最好還是昭告天下來的直接。」就這麼辦,接觸期不過是讓炫兒適應的一個過程。

沒錯,從一開始他就是再給舞依炫時間,而不是對他。他知道這個小丫頭在這方面迷迷糊糊的他需要點時間讓她清楚,看清楚自己的心,不然鳳沐清,慕容澈的事情都很難解決,她不會堅定自己的想法。

在沒有遇到讓她堅定的人之前,她都會是迷迷糊糊的狀態,拖下去只會是讓大家都不好受而她也會傷心自責的。而他也很早就決定了只要回了這京都,他不會拖延時間的,適當時機就好。他也不會讓她自責內疚的。

像慕容澈就是例子,拖拉了這麼多年總以為還有一個更好的時機,

一步步的試探,察覺到確定他覺得炫兒是喜歡她的,那麼何必還浪費時間呢?在舞舜粲和藍若昕定下了之後,不僅僅刺激了他更重要的是也觸動了她。所以那一晚,是他做過最好的決定。

「爛桃花?」

怎麼說她的朋友絕對都是良品中的精品!「你怎麼能詆毀月川的?」

「機會現在我數到三,要是你不跑的話,我可就是當你同意了。」鳳沐璃覺得有時候非正式的耍流氓才是真正的王道!看看舞舜粲,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溫潤如玉的假象,也就他們私底下知道這廝!藍若昕還是不是給他的無賴給沒轍?

這不靠著這君子樣先是把藍若昕的心給攏過來,再是對她以無賴的手法給牢牢抓著,再來是用著君子樣哄騙所有的長輩和朋友已達到他娶得美嬌娘的目的,不得不說高明!

這不昨晚上藍家老夫人也就是他外祖母把這門親事就這麼給訂了!

他這裡不得不加快了!

「一二三!」

「沐璃同志你知不知道作弊是一種不好的行為?」舞依炫簡直哭笑不得,這三數字數完有一秒鐘嗎?

「反正你同意了。」鳳沐璃眼睛一抬,隨她怎麼說了!

舞依炫給他戴上玉冠,「放心,我最近跑的有點多,跑不動了!」

「那需要我抱你嗎?」鳳沐璃說時遲那時快就把她給抱在了懷裡,當然也準備直接離地的那種。

舞依炫卻失笑,「看來談個戀愛確實讓人喜歡改變。」

「不過我還是覺得你高冷一點比較帥氣。至於耍無賴還是等我真的嫁給你以後再去後悔吧!」開玩笑哦,要是這廝真的帶著這張魅惑的臉出去指不定她就「大開殺戒」地弄瞎了不少姑娘的眼睛了。

要知道妹紙們的口味都差不多,這麼個帥氣多金的而且還有點小壞的男人誰不想要?她可不大方!「出了這璃府大門你最好不要笑,保持冷漠,保持一貫的風格就好!」

早知道就不把這傢伙弄得這麼招蜂引蝶了!失策!

可是她又是個追求完美的人,她的男人怎麼可以不帥呢?

「都聽你的!」鳳沐璃滿眼的寵溺。

突然的,鳳沐璃的腦海里突然冒出了一些奇怪的畫面,有些頭暈。

舞依炫以為他有些吃力了,「還有一個要求可以嗎?放我下來。」

「這個再等等~」

出了鳳沐璃的房門,秒變臉。

———————————————————————————————————————

皇宮

開場白的冊封大典隆重而莊嚴,可惜主人公倒是心不在焉,這全部的心思全都那邊笑得嫣然如花的女子身上,可是卻也不爽!

這在場的男子無疑不是習慣性的瞥向那個女子,或明或暗!

該死的,他就不該讓她把面具拿下。

「今天的大典,一則是為了祝賀父皇的大壽,二則是為了這太子的冊封,三則則是有一事要昭告天下。」

鳳沐璃暗了暗眼眸,「既然本宮大封為太子,那麼這太子妃之位也一併訂下,好事成雙。」

「我與此女子相識於微時,相知相許。她家世顯赫,名門望族,端莊賢淑,恪己有禮與本宮相配再好不過。」

而台下早就炸開了鍋,會是誰?要知道這太子說道這個女子的第一句可是用的是我這個自稱,可想而知是有多麼的重視。從小相識,又是家世顯赫?會是誰?

葉筱柔早已屏住了呼吸,這說的絕對不會是那個小舞的,一個孤兒又會有什麼家世?還和太子殿下相識甚早的人似乎也沒有什麼人了?那個南宮嘉兒?不可能的要是的話不會說是家世,郡主與錦國太子聯姻絕對不可能這麼的草率的。

會不會是她?她心中燃起了火苗。

那個小舞是絕對並不會是的,她就知道不可能的,這樣沒家教有這麼俗氣的將來又怎麼可以母儀天下?

小滿和自家郡主坐在太后的後邊上,「郡主?」

「先等著看。」南宮嘉兒心裡也是一陣的緊張。面上波瀾不驚可是雙腳上的鏈子早就發出了響聲,真的很是期待呀~ 305

「依炫到我身邊來。」他從來都不會在舞依炫的面前自稱別的,只有「我」。

舞依炫提著稍長的裙擺,她今天穿得可是正式了。當然是被鳳沐璃要求的。

她身著玫紅色的衣裙,不是特別艷麗的玫紅但是看著女子也是光彩照人還有透著一些成熟的味道,青澀的稚氣褪去了不少。女子沒有掩去額間的曼珠沙華,看起來妖嬈極了。加上那種本就是美到窒息的臉龐,她是妖精,是仙女,是魔女,總之她美的似乎不真實。

她一步一步地走向不高的台階上的男子,優雅高貴,整個世界似乎只看得到這個女子,就連那個同樣出色的男子也稍遜色了。

她來到男子的身邊,男子紳士地伸出手,女子亦是伸出手放在其上。她提著裙擺,其手一揚,傲視一切,她像個高貴的女王。

鳳沐璃同樣第一次見到這樣的舞依炫,不苟言笑面帶嚴肅,這動作氣場似乎她與生俱來。還好眼睛中的明亮依舊在,這樣的她讓他覺得不該讓旁人看見的,她是這般的不可褻瀆!

「小璃子,我有點緊張。」舞依炫嘴巴不動的說著話,真的很多人。她認識的不認識都在。

鳳沐璃稍稍的緊了緊她的手,低聲道,「放心,我在。」

鳳沐璃再次大聲地說道,「這位北國舞家小姐,舞依炫便是我鳳沐璃的未婚妻,是本太子的將來太子妃。」

先是他鳳沐璃的人才是。

「因為舞家小姐年紀尚幼,故此婚期將與北國舞相再作商談。當然本太子相信不少大臣應該已經發現舞相和舞夫人今日也被邀請在此。所以大婚之日將會很快到來。」

舞相臉都氣的要歪掉了,這小子竟然直接給他下套了。雖然今日他是錦國的上賓但是錦皇在這大典之前還是沒有說明的——說明這小子竟然直接在今日把他的女兒給直接歸到他家去了。而且這麼一公布,不是直接讓他就範嗎?這婚期怕是會快了!

舞夫人倒是滿懷欣慰,「你也彆氣了,這女兒終究是要嫁人的,早嫁晚嫁都是一樣的。還好咱們女婿是沐璃,不也是挺好的嗎?」

藍枝反正是喜歡她這女婿的,沐璃多好啊,護著她女兒十幾年的。

「哼!」舞清反正是不太爽。

舞舜粲也在一邊樂呵,「我看要不然讓妹妹我和一起辦個婚禮也不錯?」若若和妹妹情同姐妹的,這樣也不錯啊!

藍家是和舞家坐在一起的,藍若昕這一聽自然是羞澀的低下了頭。她老爹藍石自然是和舞清畫上了同款的臭臉!

至於眾人則是一片嘩然!

怪不得,這一直住在璃府的孩子會和藍家如此親近!

怪不得,剛才和舞家打招呼的時候,舞家夫婦一個勁地對著身邊的少女噓寒問暖的!

怪不得,這個孩子一直自稱叫做小舞,原是他們不識得這塊菲玉了!

舞家是什麼?那是一個比得上慕家還要勵志的一個家族!為什麼?

因為二十多年前,錦國有這麼幾個年少輕狂的人。皇族鳳家的風晨鳳陽,藍氏家族的藍石,葉族旁支葉宏,而最後還有一個人便是舞清。當時的慕升還沒有來到這京都,林家的子孫更是夠不上邊的。

葉宏自然是不和他們一派的,他與徐家,林家,唐家等其他家族的人關係較好。

舞清既不是有著過人家世的公子哥,也不是皇室貴族子弟,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家寡人。就這麼一個人,卻讓皇族子弟的人紛紛與他交好,世家子弟的人紛紛想結交於他,官家小姐無一不想下嫁於他。皇帝更是想要照他於麾下!

他在錦國的光圈足以讓他此生大富大貴,可卻在娶了藍家小女兒之後連夜趕到北國。不過短短的半年時間他就坐到了北國丞相的地位。何人能夠做到?

傳言舞相和天下第一閣的閣主關係匪淺,和景閣閣主同樣交情不淺。

舞清之子更是人中之龍,在十四歲之時便得到北國第一公子的稱號。傳言這舞舜粲身份神秘,具有龐大的組織在其後面,但不管怎麼說北國皇族對其極其重視。看看這北國太子和他這形影不離的就知道了。

一度傳言這北國太子是有斷袖之癖的,而這被斷袖之人便是這舞家公子!畢竟舞家公子的容貌絕對承襲了父母的。

不過今日看這北國太子身邊多了一位女子,而且看其態度……(有點膩歪還是不說了)絕對是好女色之人!

而舞家公子似乎身邊也有了藍家大小姐這個良人。

怎麼搞得,這一個個優秀的青年都已經有了佳人在旁。今天確實見到了不少的佳人才子。

這個小舞,舞依炫算是這輩子是要過著富貴人生了。且不說她的容貌會如何,就她這家世背景,舞家藍家甚至於北國赫連家,還有著一字閣似乎也可以算作後盾。

這個女子無疑會是夫家最強有力的助手,看來他們的太子真的精於計算!

男人們無一不羨慕太子不僅僅得到了一個傾城傾國的女子更是得到了一個穩固的勢力,女人們則是羨慕嫉妒,這個女子成了他們錦國最高貴最英俊的男人的妻子,還有她的家世。

舞家是一個強悍的存在!

這一段姻緣確實是天作之合。

太后笑著寬慰,「這孩子哀家早就瞧著眼熟原來是小枝的女兒,難怪!」雖然不是十分的像,但是有幾分和藍枝一模一樣,和舞清在一些地方也是非常的相像。

舞清和藍枝站了起來說話,「今日很是感謝錦皇陛下邀請我舞家來參加大典。相信不少的人都是非常好奇也對台上那位漂亮的少女的身份甚是好奇!」

舞舜粲搖搖頭:老爹,誇女兒這點還是適當的收斂一點的好!

舞家小姐這歲數稍大的一些的人也都知道,舞家從來都會是幾國之內的焦點,就像是藍家,葉家等。這舞家小姐十多年前降世,可是知道見過的人甚少,舞家從來是緘口不言,不知道為何竟然在錦國出現了,畢竟這個小舞姑娘在京都也是頗有名氣的!

曾傳言舞家小姐一兩歲的時候就被殺了,也有人說是被人擄走了,總之就是和舞清的仇家有關的。為此舞家夫人曾經瘋了,總之這個舞家小姐命運多舛! 306

Ohmy!她老爹實在是太可愛了!有爹的感覺不賴!

舞清接著說,「因為一些原因,我女兒依炫流落到錦國,這些年舞家一直在尋找,所幸的是依炫兒時與太子相識,來到了京都。后在這五國盛典,犬子認出了失散多年的妹妹,本相與夫人便馬不停蹄地趕來了錦國。」

「所幸孩子一切安好,也找到了歸宿。本相和夫人希望太子與小女永結同心,相守一世。」

舞依炫鬆開了鳳沐璃的手,直接跑過去到舞清的面前,「爹!」

說實話,當初鳳沐璃說舞清答應了他們的婚事,她可是半信半疑的。女兒剛剛回到身邊,依著她爹的性子怎麼可能呢?

舞清摸了摸女兒的頭髮,低聲說道,「依依,不用擔心你和鳳沐璃的關係。」

「當初既然你哥哥和若昕我們答應了,那既然你們也不會有問題的。」

說的隱晦卻也直白,「孩子,放心和他在一起吧。」

舞依炫看著舞清,認真嚴肅,「謝謝爹!」既然她爹都這麼說,那麼這其中一定有什麼秘密,不過她和鳳沐璃沒有什麼近親關係那就再好不過了。

鳳沐璃也順勢走了下來,舞依炫立馬抓住了他的手,「我又有了一個好消息!」

錦皇說道,「眾愛卿各自入席吧!」

「謝吾皇萬歲!」今天的訊息有點多,需要趕緊坐下緩緩神。

……

這是場不太拘謹的宮宴。

「恭喜啊!」

鳳沐清和鳳沐心走了過來,「我就知道他就是想要早早地把你給拐回家!」鳳沐心自然和舞依炫如膠似漆的粘著。

鳳沐心實在是沒想到依依這麼早就要嫁給別人了,她可是比她還要小的!「依依,你說你是不是被逼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