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隨著孤魂手中的刀越握越緊,那高大的虛影逐漸和孤魂融為一身!而那光環最後飄在了孤魂身後!

此刻的孤魂黑髮飄舞,七尺高軀儘管沒有魔影高大,但是此刻卻是全身透發出一股霸天的霸絕之氣,於此同時孤魂身後似乎隱隱約約顯化處一個巨大的血棺!

儘管血棺很虛,但是卻是透出漫天的血腥之氣!

淡淡的血光從那棺材頂縫之中不斷綽綽而出,形成了一道巨大的血色屏障,此刻把孤魂映照的宛如古神魔一般!

「嗚嗚」

而此刻的那魔影似乎雙眸微蹙,不知道在想什麼?而此刻魔影發出的低吼聲中更是帶著低低的輕顫!宛如哭泣!

而隨著魔影的那聲低吼,血棺四周的血氣似乎更朦朧了些許!

「吼……」巨大地魔嘯震動天地!

魔影似乎動怒了!在看到那血棺的同時,魔影再次發出一聲震天動地的巨吼!

而與此同時遠在數千里之外的血魔突然若有所感的看向了這方天地!

「真的如傳言一般!真的如傳言一般呀!」

此刻從他的聲音之中根本聽不出是驚還是喜!不過更多的似乎是平靜!

而跟隨其後的血盟十二煞此刻卻是面色慘白!

面露驚容的眾人似乎來自靈魂深處的戰慄一般,不停的抖動著,顫抖著,宛如面臨死亡之時的絕望一般!

「血咒成真,預言不久便要兌現!」

此刻的血魔宛如宣判一個古老的詛咒一般,最終喃喃自語,但是臉上卻是面色全無!一副慘白!

遠遠望去,無盡的魔雲,直衝而起,漫天陰風怒號,這等天地異相,即便是五行宗以及血盟所在地此刻一些老不死的也是滿臉驚慌!

此刻的北斗七星所在之處更是黑雲滔天,七星完全被淹沒!

血洞也在咆哮!

古洞顫抖,華夏大陸咆哮不定!

此刻華夏大陸宛如一個洪荒猛獸一般不斷地咆哮!大陸極北之地極南之地更是一赤一白兩色光芒迴繞,環繞大陸,扭曲盤旋!

天地異象紛呈,大陸即便是涅槃境界的高手也是面露懼色!

萬萬鈞壓頂。魔影一隻大手狠狠地向下印來,巨大的手掌快速放大,將孤魂周圍的空間都遮攏了進去。在這一刻,孤魂也仰天發出一聲長嘯,戰意盎然,我修造化,天都不怕,何必怕你一個魔影!

一片璀璨的寒氣,化作一道光華,狠狠地應向了那張巨掌!

那寒光便是從那霸刀流出!

霸刀,霸絕天下!我便要得一身霸氣,稱雄天下,殺神滅魔亦奈何?

此刻孤魂全身的氣勢爆發!而融入了魔幡的他,此刻真真的跨入了生死境界!

而這一刀,便是他生死境界實力的全部爆發!刀芒如龍,逆天而上。向著巨大的手掌迎擊而去,那是孤魂此時全部實力的凝聚,也是霸刀絕霸之氣的凝聚。打出地時間力量!那可怕地光芒,由淡淡朦朧變得越來越強盛,最後照耀天地間。

即便是遠在數千里之外的血魔也在這龐大的光輝之中用手遮掩,急急而退!而離此最近的歷練者,更是受到波及,不是吐血而亡,便是被轟炸成碎末!「轟!」魔影那剛猛無匹地力量直接將孤魂砸飛了出去!不過,那浩瀚如海的般力量,並沒有全部作用在孤魂地身體上。

在關鍵時刻孤魂身後的蟬翼閃爍,不斷變換方位,一瞬間不知道變換了多少次,空間只有無數的孤魂身影顯現!

而最後孤魂依然是蒼白的臉色噴出了一口血!

「啊……」魔音也並不是毫髮無損,他發生了一聲吼嘯,他的那隻巨掌收到了孤魂冰寒霸氣的衝擊,似乎有乾裂的趨勢!

而與此同時孤魂身後的血棺更是爆射出陣陣血腥氣息!

此刻這絲血腥氣儘管很淡,卻是宛如漫天血氣一般瀰漫!

絕地峽谷四周,每一寸土地都似乎能夠感受到濃郁的血腥氣!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如此強橫,此時的自己結合了魔幡的力量,藉助於霸刀的霸氣,都奈何不了對方!這東西到底是什麼?」

此時遠處的孤魂雙眸緊縮,他沉重的看著那魔影!

而此刻的魔影儘管不斷地咆哮,確實沒有上前的打算!

此刻魔影在哀鳴!

兔死狐悲的悲鳴?還是悲天憐人的哀鳴?

孤魂聽不出,但是悲愴之意所到,即便是此刻的孤魂也感覺到了一陣來自靈魂的悲戚!

「吼……」

魔影似乎突然怒吼著盯著孤魂,確切的說他是盯著孤魂身後的血棺,而孤魂並沒有感覺到此點!

吼嘯之聲直貫雲霄,震撼天地!

「轟」一聲驚天巨響,亂石穿空,而與此同時古老祭台所在地的兩座大山徹底崩碎!

而隨著那兩座大山的崩碎,那古老的祭台竟然有種搖搖欲墜的感覺,但是最終還是降落了數十丈狠狠的砸落在了大地之上!

但是祭台依舊,沒有絲毫的變化!而那上面的圖文卻是冥滅不定!

而那上面的圖文似乎隱隱約約描繪著些許什麼?


而兩座大山的崩碎,似乎卻是化作了無數的粉末,全部沒入了魔影之中!

此刻魔影更重!

顏色更濃!

咆哮更狠!

怒吼如滾滾天雷!

雙眸如同兩輪魔源!黑氣泛濫,魔氣滔天!

他是魔?

此刻孤魂心中不僅沒有一種恐懼,而且似乎激起了他的一種很久遠的戰意!


「你是魔?你即便是魔!那也沒什麼?我便是魔上魔!」

隨著孤魂的話語未落,似乎身後的血棺有所回應似地,血氣滔天,而孤魂身後的赤黃-色光輪此刻也更加的明顯!

尤其是那赤色!如血慘慘!

「轟!」又是一聲巨響。魔影之中幻化出一道比剛才更大的魔爪向著孤魂抓來!

而這一抓似乎撕裂虛空!虛空都有種顫抖的感覺!

「虛空崩碎了呀!」

「魔動了!」

…………

遠處修為高點的便向遠處奔走,便不停的恐懼的低吼著!

「啊!」

看著那巨爪而來!孤魂也怒了!身後蟬翼發出妖異的紅!血棺發出凄厲的血!光輪發出滅世的光澤!

此刻他便是魔上魔!

※※※※※※※※※※※※※※※※※※※※※※※※※※※※※※※※※※

兄弟們,這一章修改了一下,先送上了!反正每日兩更,一般情況下都是這樣子的!


不過下周我要裸奔了!希望沒有收藏的朋友收藏一下!

也謝謝關注本書的朋友!有意見的可以在書評區發帖!

每天呼喚票票,收藏,捧場之類的實在感覺到很無恥哦!嘿嘿!不過是沒辦法了!成績慘慘嗎?

… 「吼!」一聲魔嘯,整個絕地峽谷都顫動了!霸刀發出的氣勢此刻已經發揮到了極致!漫天的寒光此刻化作了無數的雪光映亮了整片天空!

而隨著孤魂的每一次揮動,高空之中宛如撕裂了一般發出「嘶嘶」的悶響!

而與此同時魔影巨大的手掌也是夾雜普天蓋世的氣勢向著孤魂碾壓而來!「啊……」孤魂仰天咆哮,亂飛飛揚,而那身後的血棺,更是宛如沸騰喧囂了起來,盪天撤地的血氣此刻似乎濃郁之極,而那血棺更是血氣蒙蒙,那氣息,好不弱於魔影!

「吼……」而此刻的魔影也似乎遇到了平生最大的敵人一般,一聲巨吼,吼嘯之聲直貫雲霄,透過重重魔雲,威壓整個絕地峽谷!

儘管魔影受到了孤魂手中霸刀霸絕之氣的腐蝕,但是這傷很輕微!

而與此同時,高空之中的萬丈魔雲開始翻滾不定!

此刻!魔影才是正正的出現!

墨雲翻滾,天地間剎那無光,無盡黑暗籠罩而下,像死亡的幕簾垂落了下來,陣陣森然恐怖的氣息瞬間瀰漫於天地間。此刻!絕地峽谷便是如九幽地獄,九淵之極!

而此刻那漫天的黑雲魔氣似乎從那魔影之上發散而出,根根宛如遍體鱗毛一般,鋪散揮灑!

這真的是個魔!

孤魂心裡暗驚!

黑雲翻滾,墨浪滔天,這裡真是如一片黑色的大海般在狂亂洶湧澎湃。萬千道墨色大河,在魔影四周奔騰咆哮!冥古宙時期的遺迹!難道這惡魔會是冥古宙至今而來的惡魔!

「轟」

「轟」

「轟」

跺一跺腳,天地動搖!

這是什麼威力,可想而知!

此刻,絕地峽谷眾人撤地的瘋狂了!

數丈粗的魔腿,儘管是個虛影,但是每一次狠狠的跺地,都會帶起大片的灰塵!

數十丈寬的軀體,每一次扭動,都會帶起漫天風雲!

………

魔氣涌動,一股浩瀚無匹的精神威壓宛如天地一般凌駕於眾人心頭,眾人感覺心中像壓了一座大山一般壓抑、難受,有一股精神彷佛要崩潰般的感覺。而修為未達到御空境界的歷練者,除非有絕對後手,不然大多數崩潰癱軟!

「惡魔!」

「那是惡魔,此處是魔穴呀!」

「媽呀!那是天柱呀?」

…………

哀嚎低鳴,斷斷續續不斷在決堤峽谷響起!

儘管此刻孤魂藉助魔幡和霸刀的氣勢感覺到輕鬆,但是他知道,一旦自己稍露緩意,自己馬上會崩潰!

此刻,他便考得是著一股氣勢支撐!儘管他此刻修為生生的提升了一個境界!但是這也許就是所謂的強弩之末!猙獰的雙眸散發著黝黑的蒼茫,腥紅的大嘴更是噴吐著無盡的血氣!

而那大嘴之中可以看到一個深淵一般的血池!

難道這魔影便是這絕地峽谷所化!

此刻的孤魂心中升起一股奇怪的想法!

在剛才那一刻,額頭印記似乎讓他看清楚了整個絕地峽谷下方的場景!

而那下方明顯是一方血池!熔爐!此刻魔影滿身黑色的爪臂飄飄蕩蕩,宛如八爪魚一般,但是這爪不止八隻,而那爪臂末端那鋒利的巨爪更是宛如一把把鋒利的寒針一般,散發著幽光森光,望之令人膽寒。

「轟隆隆」

「轟隆隆」

魔影對著孤魂張開血盆巨口,露出那幽深的血源,發出一聲恐怖之極的咆哮,直震的孤魂兩眼發黑,如果不是額頭印記發出的幽幽光華,恐怕此刻的孤魂也經不住這一聲巨吼!如此威勢,當真驚天動地!「你爺爺的,老子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

此刻突然出現在數百丈之外的孤魂面色凄慘,擦了擦嘴角的血跡不由暗暗怒吼道!

「你魔氣滔天,那我就霸氣凌絕!看你魔氣厲害,還是我霸氣無敵!」

「魔幡可容神魔!」

「給我吞!」

突然孤魂扯出了身後的魔幡,魔幡化作了一道數百丈大小,狠狠地向著眼前的魔影罩去!

「今天我就讓你消失!」此刻的孤魂儘管嘴角血跡殘缺,面色蒼白!但是這一發狠,其勢頭卻是霸絕天地!

「吼唔」

數百丈大小的魔幡,宛如潑天之雨一般向著魔影罩去!

「吼」

這是最原始的咆哮,這也是最具威力的震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