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戲志才和田豐,則是在腦海裏瘋狂計算,看看李易說的是否屬實,並且尋找剛纔李易所說的漏洞,希望讓自己更加堅定。

可惜,計算了許久,兩人苦笑一聲。

“看來真的如同他說的,天下大勢明瞭,本初敗象明顯。”田豐搖搖頭,學着高覽兩人的樣子,也準備入睡了。

唯有戲志才十分激動,沒想到郭嘉真的完成了當初的設想,讓曹操以幷州爲根基,拿下司隸然後奪下涼州,最後在拿下幽州,然後以北方爲根基,爭霸天下。

不過幽州可不是那麼容易拿下的,估計現在的郭嘉也在犯愁,如何將幽州納入曹操的版圖,省的爭霸天下的時候,李易在背後發動致命的一擊。

以幽州現在的實力,別說曹操一人,就算加上袁紹也是十分困難。

光呂布黃忠趙雲三名頂級戰將,就夠曹操喝一壺的,難啊難,難如上青天。

許久戲志才也不去想了,閉上眼睛準備睡覺,希望用睡覺來打發時間,不然以後的日子可是難熬。 「走吧,去看看咱們的游輪!看看那小玩意兒能不能合你們的心意!」

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林白,在看到人已經到齊了之後,興高采烈的一揮手,便領著眾人向著已經停靠在碼頭的游輪趕了過去。。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w.。(廣告)

「嘶……」往前走了一段路后,走進碼頭后,看到那停靠在港口的游輪之後,林白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氣。雖然這游輪是屬於他的,但他卻是純粹玩票,從開始購買到現在,根本不知道游輪長啥樣。而且剛才一路走來,他見了不少輪船,也算是有了個心理準備,但等看到那李嘉程替他訂購的游輪之後,還是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氣,面上滿是震驚之『色』。

華娛之光影年代 ,船身有兩百米長,高度則是在五十米左右,相當於十來層樓高!而且和這游輪比較起來,停靠在旁邊的一應遊艇,說成是蚱蜢舟都毫不為過。

不僅如此,整座船的船身更是被靜心漆成了純白『色』,在藍天白雲碧海的陪襯下,這游輪看上去更是恍若雲層在水面上的投影一般,帶著一種獨特的靜謐的美感。

「怎麼樣,這小玩意兒看起來還算滿意吧?」眼瞅著諸人同樣驚嘆的神情,林白笑道。

李嘉程聞言后,不禁苦笑搖頭,一艘遠洋游輪,而且還是一艘造價數億美元的游輪,到了李老爺子的嘴裡,竟然只是個小玩意兒,什麼是氣魄,這就叫氣魄。

都說有錢人玩遊艇,可是眼下看來,玩遊艇的也算不上是真正的有錢人!什麼是真正的有錢人,真正的有錢人就是在別人一股腦玩遊艇的時候,他去玩游輪,而且不光玩游輪,還要輕描淡寫的說這龐然大物,在他眼裡邊不過是個小玩意兒。

「這跟號稱世界之最的泰坦尼克號都差不多了吧……」向著游輪掃視了一遍后,賀嘉爾和夏小青幾『女』眼裡邊都滿是驚嘆之『色』,面帶不可思議之『色』,緩緩道。

「這游輪比泰坦尼克號還要大一些。」李開澤聞言后,面上的神情也是不禁有些得意,雖說林白是出資者,但談判和收購游輪,都是他一手促成的,對於這筆訂單,他還是比較得意的,而且也想在幾『女』面前挽回長輩的面子,便笑道:「泰坦尼克的世界之最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咱們這艘游輪的長度和泰坦尼克號相仿,但是高度要比它高出來二十多米……」

不得不說,李開澤還真是個天生當商人的料,說起這游輪的參數來是如數家珍,而且還頗為有趣,叫諸人聽得極其入神,而隨著他的講述,游輪的一切漸漸展『露』在了諸人面前:

這艘游輪的噸位達到了十萬噸之巨,如果放開載客的話,大概能拉接近兩千個人上船。而且在它的船身上,甚至都可以直接劃開兩個半足球場。整個船是由大概二十五萬塊鋼板並由九十個分段焊接而成,其中有些分段的數量,重量都超過了五百噸!

而從技術方面來說的話,這艘游輪的動力裝置是由兩個燃氣輪機和四個柴油發動機來提供動力,超過三分之二的能量用於給最新式的帶導流罩推進系統提供能量。在這樣強大的能量下,它能提供的最大航速接近30節,而且噪音低、振動小、適航『性』良好。

當然對於一艘游輪而言,和動力、外形相比,最重要的是游輪的內部環境。由於龐大的船體構造,所以整座船可以給超過一千五百人提供寬鬆的散步場所和奢華的住所。單單是酒吧這一項,船上就有十餘個風格迥異的酒吧;而籃球場、網球廳和模擬高爾夫球場,以及圖書館等設施都是一應俱全;甚至在船上,還有影劇院和天文館等多功能大廳!

而而此次『交』由林白等人住宿的場所,乃是位於船尾的五個雙向套房,能夠從兩層樓高的玻璃牆壁俯瞰海洋!這五個套房,每一個都有一千六百多平方英尺之巨。而且這裡面還包括了兩層樓高的『私』人體育館,陽台和配膳室!

不過相對於這些宏大的參數而言,這艘船最為引人矚目的地方,還在於文化味十足的氛圍。整座船內,十步之內,必有藝術作品!浮雕、壁畫、雕塑、油畫、水彩、水墨不一而足,可以說這已不僅是一個游輪,而是一個藝術品的陳列殿堂!


甚至於在其中有差不多一百餘件作品,是由當代的一些著名藝術家,為了這艘游輪而專『門』創作的!在第三層甲板通往夜總會的寬敞走廊兩旁,反映『春』、夏、秋、冬景『色』的四幅大型金屬浮雕壁畫,風格簡潔生動,用簡樸的雨、雪和植物形狀烘托出四季神韻。

七層甲板上的冬季『花』園四壁和天『花』板被世界各地的植物壁畫所覆蓋,顯得生機盎然。其它公共活動場合都有一些反映不同文化和歷史背景的大型壁畫。

高雅的鋼琴與小提琴演奏、爵士樂演奏和流行音樂演奏各有其所;而在多功能廳,抬頭仰望,穹形天幕可以讓人盡情的醉心於探索星空宇宙的奧秘。

當然一艘船在外在和內里之外,最重要的還是安全,畢竟九十多年前泰坦尼克號的那場海難,作為世界頭號海難歷史,還是振聾發聵。為了確保乘客的安全,這艘船上更是安裝了十分必要的反恐和安全設施,而且救生艇也裝備了二十艘,每艘都可以乘坐百餘人,就算是真的遇到了什麼事情,也能夠確保前行無虞。

「那這艘船的名字是什麼?」雖然李開澤講的熱情勁十足,幾『女』也聽得津津有味,但對於『女』人們而言,最重要的還是一件事物的命名權,當即便帶著期待向林白問道。

「船的名字暫時還沒有定……」林白聞言笑呵呵的向著周圍看了一圈后,捻了捻鬍鬚笑道:「咱們這一趟『女』客眾多,我看這艘船不如就叫『女』王號吧,這樣一來,只要諸位『女』士登上了這艘船,每一個人都會成為加冕的『女』王!」–55789+dsuaahhh+25501463–> “主公,難道不多待一會?”趙雲在走出大牢大門的時候問道。

聽到趙雲的問話,李易搖搖頭,回頭看了一眼大牢,在看看趙雲。

“子龍,該說的我都說了,他們都是聰明人,也都有自己的底線,我今天來,不過是抱着試試的態度而來,並且我得到了我想要得到的。”李易說完,在侍衛的保護下回去了。

留下趙雲一個人思索了一會,忽然他想明白了,臉上充滿了笑容,在陽光的照射下,是那麼的自信。

等到趙雲想要回家的時候,想起要去找呂布和黃忠去商討探尋草原的事情,不敢怠慢,急速的前去尋找。

等到他到了,兩人已經商議完畢。

“子龍你來了,我和漢升大哥已經商談完畢,決定第一個月是漢升大哥,第二個月是你,第三個月纔是我,這樣你覺得怎麼樣?”呂布開口道。

並且看着走來的趙雲,戰意一點點激發,讓他的熱血都是有點沸騰了。

自從他晉升紅色品級之後,對戰鬥更加熱愛,而黃忠是弓箭類戰將,和他戰鬥時,要是距離遠,自己會十分吃虧,竟然被黃忠的弓箭追着打。

要是距離近,那自己就算贏了,也會十分不爽。

想要和近戰類戰將對戰,可是除了黃忠,其他人無法在他的手中支持太久,所以更加不爽。

如今趙雲回來了,並且晉級紅色品級,實力也是不弱,就算不如他,也是可以對戰幾百招,這可難得的對手。

不僅是他,還是黃忠所渴望的,和不同種類的強者對戰,是每一個戰將進步的捷徑。

當然了,張角那樣的巔峯強者不再這個行列,已經有了部分仙級力量的他,可是太作弊了。

“哦,可以,我還以爲是第一個月呢,好想去草原內部看看。”說道草原的時候,趙雲的眼中充滿寒光。

估計是想到了小時候不好的經歷,知道趙雲經歷的呂布,則是很開心,小時候的痛苦,長大後一定會讓敵人加倍償還,至於是多少倍,就看他們的心情了。

“好,走,咱們去戰鬥一下,至於地點,那就是外面,赤兔出來!”說着說着,呂布一聲大喝。

神駿並且通體血紅的赤兔馬出現了,一個翻身上馬,呂布拉着繮繩,快速的衝向城外。


趙雲和黃忠見此,嘿嘿一笑,各自召喚出自己的坐騎。

黃忠的坐騎是已經成年的爪黃飛電,通體純黃的寶馬,搭配黃色鎧甲的黃忠,真是威武不凡,給人一種厚重的感覺。

而趙雲的白龍馬,則是通體雪白,彷彿由雪花構造而成,可以看出,白龍馬也是實力大漲,在紅色品級可以排行前列。

三人,三馬,如同三種顏色的閃電,向着無天城西門而出,不一會,就跑出城門百里,然後尋找一個無人的地方,三人開始交戰。

那劇烈的戰鬥,無天城內的強者清晰可聞,感受三人的戰鬥,他們唯有羨慕,可是卻不敢前往觀看,因爲除了金色頂級的戰將,他們去了,是會受傷的。

……

平淡的日子雖然無趣,但是會讓人感覺到一絲平淡的快樂。

至於煩惱和焦慮則是離你而去,不會讓你不爽,當然了,大起大落也是和你無關。

自從趙雲回來之後,李易的日子繼續平淡。

每隔七天去張合那裏看看,和他們談一談天下的大勢,

白天和陳宮等人暢談一下心中所想,晚上和三女繼續造人,只是對他的努力,好像沒有什麼用,三女的小腹繼續扁扁的,一點懷孕的跡象都沒有。

差點把李易逼到瘋,要不是認爲雙方都沒有事,差點去找于吉仙人,求一顆增加懷孕的丹藥。

七月,盛夏之月,一年當中天氣最熱,也是最極端的月份。

有時候持續數十天酷熱難當,有時連續下了數天的暴雨,讓人很是無奈,只能看老天的臉色行事。


漁陽城內,李易再次來到位於城市中心的州牧府,看着**的府邸,和院子中央高大的槐樹,感受樹蔭下面的涼爽,心情很是不錯。

“這天氣,越來越熱了。”微微擦去額頭的汗水,一旁的侍女使用蒲扇,爲他扇風。

可是在這炎熱的中午,一點作用都沒有,扇出的風都是熱的。

“算了,你下去吧,讓我一個人靜靜。”揮揮手,示意附近的下人侍女都退下。

寬廣的庭院內,只有李易一個人。

不過細心的人會發現,庭院附近已經被無數士卒包圍,並且巡邏的戰將都是很多,他們是保護李易的存在,是爲了他們的主宰不被打擾,而特別創建的。

雖然在單打獨鬥上,基本上沒人是李易的對手,但是人數在兩個以上,李易就不行了。

以謀士瘦弱的身體和屬性,除了生活職業之外,都無法戰勝。

靠在槐樹上,李易準備小歇一下,自從他當上州牧之後,感覺遊戲世界越來越真實,真實的不像話,就好像在現實中一樣。

除了系統的提示和身體的屬性,無法發現其他的異樣,就好像自己穿越到異世一樣。

“呵呵,我何時才能站在世界的巔峯,探尋那世界的祕密,這可是我一直想要追求的,但是現在看來,還有很大的差距,仙級纔是開始……”

迷迷糊糊中,李易睡着了,做了一個很美的夢,這是在遊戲中第一次做夢。

以前的睡覺,不過是將思考暫時停止,讓思維放鬆,但是這一次,就好像在現實中睡覺一樣,連做夢都是無法分辨。

在夢中,李易成爲了仙級強者,舉手投足之間,輕易可以摧毀一顆星球,眨眼間可以飛躍星系,探尋星空中的奧祕。

不知過了多久,一陣嘈雜聲中,星空的夢境破碎了,李易醒了過來。

感受空氣的溫度,他知道現在還是午時。

“什麼人!”一聲輕喝,李易問了出來。

一揮手,一隊隊侍女走入,爲李易擦去臉上和身上的灰塵,然後爲李易梳洗。

等到熟悉完畢,纔是看正前方。

一錯成婚:腹黑總裁太傲嬌 ,看他滿頭大汗,知道是剛纔他的梳洗讓下人在暴日下曬了許久。

“說吧!”李易命令道。

“老爺,陳宮大人有事稟奏,大人說,閣樓已經要建好,請老爺去看看。”下人說完,直接離開。

李易聽言,雙目放光,沒有理會離去的下人,直接越過他,向着漁陽城內的傳送法陣而去。

通過法陣,回到了無天城,然後直奔自己在無天城的州牧府府邸而去。

此時的州牧府,被重兵把手,連正在外面訓練士卒的呂布和趙雲都是趕了過來,防止意外的發生。

“主公。”

“主公。”

一聲聲“主公”的問候,預示着李易的到來,然後把手大門的趙雲迎了過來,和李易一同走了進去。

在州牧府東邊,一座巨大的閣樓正在進行最後的裝飾。

看高聳如雲的樓頂,和上面鑲嵌了無數寶石珍寶的樓體,就會發現是多麼的珍貴,隨便拿下一些都足以買下一整條街道,還是無天城這樣的富庶城市,要是一些偏遠的地方,能否買下一個縣城。

“主公,凌雲閣即將完畢,再有一刻鐘,即將建成!”陳宮激動的話語響起,讓李易很是開心。

經過半年多的努力,第一個特殊建築終於即將完工,比預期的半年還多出一個月,不過這些都是值得的。

只要這建築完成,李易的實力就會大大增加,只要凌雲閣不被摧毀,那李易就是不敗的。

當然,想要摧毀凌雲閣,不是什麼人都能完成的。

前世曹操等人消失後,有玩家強要搶奪特殊建築,但是以他們仙級的實力,根本無法摧毀或者移動特殊建築,只能看着特殊建築發呆。

就連仙級的原住民也是如此,前世十多年都沒有聽說有誰能破壞特殊建築。

“傳我命令,戒嚴州牧府,任何可疑人員,一律驅趕,不聽者殺無赦!”李易的聲音是那麼的寒冷。

但是在呂布等人的耳中,是那麼的暢快,早就想在城內打開殺戒的他,欣喜若狂的出去巡邏了。

希望找到幾個犯事的人,用他們的鮮血來讓兵器痛飲。

唯有趙雲跟在李易的身邊,時刻保護李易。